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7章 最后的美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不到临死,不知道生命的宝贵。

    在此之前,展星神听这句话听过不下一万遍了。

    每次听,都会觉得是句废话。

    再伟大的真理,总是反复听到后,都会被当做废话置之脑后。

    现在展星神才知道,这句话不是废话。

    确确实实的是真理。

    她是深有感触。

    在得知王上安然回归后,她忽然消失多久了?

    一天?

    两天还是三天?

    还是,一个世纪?

    她已经记不清了。

    任何人在亡命逃亡时,都会忘记今天是哪年哪月哪一天。

    只会关心白天,黑夜。

    更会变得害怕人群,哪儿偏僻,哪儿植被茂盛,就往哪儿跑。

    逃亡的恐惧,与遭遇极度危险时的恐惧,都是恐惧,但感受却是截然相反的。

    遭遇诸如外星人入侵时的恐惧,是哪儿人多,就往哪儿钻。

    而逃亡时的恐惧,却犹如惊弓之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全(身shen)所有神经猛地绷紧,只想去人迹罕至的地方。

    展星神就是这样。

    她觉得,李牧辰也应该是这样。

    两个人一起得到王上安然回来的消息,立即意识到危险临头后开始跑路时,并没有一起行动。

    她们却是爹死娘家人,个人顾个人,一个往南,一个往北。

    虽说两个人只比一个人多一个人,而且在逃亡路上,也能相互照顾一下,但同时暴露的机率会增加一倍。

    更重要的是,俩人南辕北辙的分头逃走,会让王上不知道先追谁。

    这就是在对赌了。

    展星神与李牧辰在为自己能多活一阵对赌。

    她们都虔诚的希望,王上能先去追对方。

    这样,她就有机会逃得更远些了。

    当然了,在这场俩人对赌的逃亡中,没有赢家。

    因为她们俩人很清楚,就算她们逃得再远,躲的时间再久,早晚都会被王上抓获的。

    既然这样她们还逃,只是想多活一段时间罢了。

    其实还有一种逃亡,就算王上再厉害一万倍,也永远抓不到她们的。

    但她们却不甘心踏上那条路。

    那条路,是死。

    但是两个人都已经决定了,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甘心放弃活着的权力。

    逃到这座大山里后,展星神才有些后悔。

    她后悔当初在和李牧辰紧急商量逃亡方向时,为什么没有选择往北逃。

    因为在华夏的北方,有一个神秘的国度。

    只要她能逃到那个神秘的国度,被王上抓住的机率,就会大大地降低。

    这个神秘的国度,叫南韩。

    之所以把这个国家称为神秘的国度,那是因为他们总是宣称,全世界所有的文化名胜古迹之类的,都是他们的先祖创造的。

    这就是神秘的,伟大的南韩。

    南韩的整容业,则是全宇宙最发达的,仅次于他们影响整个世界发展的文化遗产。

    只要你有钱,无论你长得有多丑,整容专家几刀下去后,保管你能成为闭月羞花的大美人儿。

    展星神有钱。

    红遍全国甚至整个东南亚的当红影星,会没有钱吗?

    随(身shen)携带的银行卡里,足足多达三千万。

    别看长老会里那群吸血鬼,总是可劲儿吸她的血,都没能阻止心思缜密的展星神,发扬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慢慢积攒了三千万的私房钱。

    这笔钱,应该足够展星神在整容后,衣食无忧的活下去了。

    但可惜的是,展星神在选择逃亡方向时,没有想到这点,而是在李牧辰的暗示下,选择了向南逃亡。

    李牧辰是这样暗示她的:“为确保我们中会有一个人生存下来,我们还是分南北两个方向逃走。南边多山,而且植被茂盛,不易被人”

    电话里,李牧辰刚说到这儿,就被展星神打断了:“我向南!”

    李牧辰沉默片刻,才说好。

    展星神现在想起来,才知道她被李牧辰的暗示,带进了沟里。

    不过后悔也晚了。

    逃亡途中的人,最不应该做的事(情qing)就是后悔。

    因为她们比谁都清楚,后悔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

    它除了让你心神不定,意志消沉,对生的渴望被削弱之外,不会给你任何的好处。

    所以展星神不会后悔。

    她只为该怎么逃过王上的追杀,而绞尽脑汁。

    从逃亡开始到现在,展星神都没奢望去坐飞机,坐动车,或者是开始浪漫的自驾游。

    王上是不懂利用机票,车票的来追查她下落,更没能力通过交管部门来彻查她车子的下落。

    但别忘了,王上(身shen)边还有个李南方!

    那个混蛋能和王上一起回来,并获准与花夜神结婚,肯定已经和王上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关键是,李南方有理由去帮王上,缉拿俩人。

    原因很简单啊,在王上与李南方自英三岛外海双双出事后,展星神和李牧辰俩人,可是联手威胁花夜神造反的。

    就凭李人渣对美女的执著他若放过协助王上追杀俩人的机会,才怪呢。

    李南方参与进来,就代表着他背后的荆红命也参与了进来。

    荆红命这个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参与进来,就代表着最后估计能代表着整个华夏的暴力机关单位,都参与了进来。

    既然这样,那么展星神如果再坐飞机坐动车玩自驾游的,那和通知王上她在哪儿,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明明有无数个可以让展星神用最快速度远走高飞的交通工具,她最终却只能选择用两条腿。

    喀嚓!

    随着一道雪亮的闪电刺破夜空,一道炸雷在这座不知名的大山上方炸响,惊醒了蜷缩在大树下,草丛中沉睡的展星神。

    恰好,她正在梦中被王上抓住,弯曲的右手五指,好像五把短匕那样,狠狠刺向她的头顶。

    “啊!”

    展星神凄厉的尖叫一声,自草丛内腾地翻(身shen)坐起。

    王上消失不见。

    整个世界,只剩下不断在黑漆漆夜空内银蛇乱舞的闪电,轰隆隆的雷声,还有四周那些被大风猛吹下好像活了般,左右摇晃着的大树。

    原来只是一场梦。

    盯着漆黑的远处,比黄豆还要大又杂乱无章砸下来的雨点,展星神呆愣了足足三分钟后,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疲倦的闭上眼,倚在了树(身shen)上。

    她实在是疲倦至极,不然也不会睡得那样沉。

    更不会在意在电闪雷鸣的野外,千万不要躲在大树下,不然就有可能会遭到雷劈的古训。

    她只想让自己的心脏能平静下来,切(身shen)感受下还活着的喜悦。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相信即便是她最最铁杆的妃粉,也认不出她是谁了。

    这还是在舞台上那个青(春chun)(性xing)感,冷艳高贵的展妃吗?

    街头上要饭的叫花子,都要比她好看些呢。

    披头散发,满脸污垢还在其次,关键是她的衣服,早就被荒山中的荆棘给撕成了一条条了。

    就算最最落魄的叫花子,也不屑穿这(身shen)衣服的。

    不过就算最牛比的叫花子,也没有展星神这(身shen)细皮嫩(肉rou)。

    大雨倾盆而下后,在把她淋成落汤鸡的同时,也替她冲洗着(身shen)上的污垢。

    雨水从她(身shen)上淌下,果露在外面的皮肤,显得格外白。

    尤其是两条修长的美腿,更是几近一览无遗。

    可惜这美色,没谁能看到。

    展星神自己倒是能看到,不过就算她和绝大多数迷恋自己(身shen)体的女孩子那样,这时候也没心(情qing)去欣赏什么了。

    她只是在心中默默地感激这场暴雨的袭来,这样她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再也不用像刚才被炸雷惊醒之前那样,哪怕是只想死了那样沉睡过去,全(身shen)的神经也是紧绷着的。

    几乎是在所有逃亡的人潜意识内,像当前这种恶劣的天气内,追兵是不会出现的。

    展星神也是这样。

    所以她在长长吐出一口气后,就闭上眼,任由大雨浇灌,却很快进入了真正的梦乡。

    在梦里,她回到了童年。

    以往每当做回到童年的梦时,她都睡得格外香甜,醒来后精神格外的饱满。

    那是因为她的童年,是金色的。

    虽说她不知道父母是谁,却有三个(情qing)同手足的姐妹。

    尤其是比她大的大姐月神与二姐夜神,始终在照顾她和李牧辰。

    说她们俩人是展星神的母亲,也不为过。

    因为在她的童年,从没有被人欺负过,受过苦。

    但从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展星神不再把花夜神当做如母的长姐了呢?

    而是,把她当做了往上攀爬的垫脚石!

    为此,在发现神姐与组织里苦苦寻觅上千年的某人有染后,不惜用王上赐给的百(日ri)夫妻来暗算她。

    展星神现在都搞不懂,当初她怎么能狠心,把钢针刺进花夜神(身shen)体里的。

    又是怎么,对花夜神的痛苦熟视无睹,最后与李牧辰联手,一起来威胁她,要求她做出生死选择。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展星神才变得如此冷血?

    她已经忘记了。

    做梦,都想不起来。

    但她会后悔。

    做梦都后悔。

    不然,她明明深陷幸福的童年美梦中,却流下了自责的泪水。

    就像正在瓢泼而下的大雨,泪水越淌越急。

    最后,她泣不成声。

    随着又是一个炸雷横掠过上空,她哭醒了。

    雨,还在下。

    风,还在刮。

    子夜时分的夜空中,银蛇乱舞!

    一个修长的白色人影,站在大树前三五米的地方,就像个鬼魅那样,静静地望着她。

    好像,不忍心打搅她的美梦。

    展星神最后的美梦。

    美梦再美,也终究有醒来的那一刻。

    展星神自美梦中醒来后,就看到了这个人。

    她的双眸瞳孔,骤然一缩!

    完全是下意识的,她右手迅速伸向了后腰。

    衣服再破烂,也能藏住一把手枪的。

    手枪是上膛的,随时可以扣下扳机。

    但她的手刚碰到后腰衣服,却又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抬手用力擦了擦双眼,展星神再次睁大了眼时,就听到一个很温和的声音说:“你不是在做梦。你的梦,已经醒了。”

    “是、是。我的梦,已经醒了。”

    展星神颤声说着,慢慢地站起来。

    腰板还没有(挺ting)直,双膝就已经弯曲,直(挺ting)(挺ting)的跪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