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5章 段香凝的价值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有些人吃软不吃硬。

    李南方就是这样的人。

    熟悉他的人,尤其是女人,绝不会在他眼前耍横,除了他小姨岳梓童之外。

    贺兰小新,龙城城,汉姆,段香凝几个人,都曾经对李南方耍横过。

    可结果呢?

    并不是太好。

    这还得亏她们对李南方的态度,转变的够快。

    如果一直强硬下去,贺兰小新会把牢底坐穿,龙城城母子俩会被岳清科活埋,汉姆会葬(身shen)鱼腹,段香凝好吧,李南方不需对她做什么,只需今天不来长城就好了。

    算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段香凝,对此是感触颇深,这才轻声提醒段襄,千万别让李南方听到她以后要做什么。

    不然,就凭李南方那吃软不吃硬的倔驴脾气,听到她居然还敢威胁他后,非得过来弄死她的。

    大理段氏的嫡女怎么了?

    大理段氏很牛比吗?

    哥们是专草、不对,是专治各种牛比的。

    “呵呵,那你就让他过来,把本小姐弄死吧!”

    段襄脸色稍稍变了下,冷笑着说道。

    她虽然嘴硬,可气势却下降了很多。

    段香凝秀眉皱了下,转(身shen)走向了古华。

    被李南方一脚踢飞的古华,这会儿还在地上抱着肚子,好像大虾米那样的低声哼哼。

    用来准备杀段香凝的军刀,就在他旁边不远处的地上。

    段香凝走过去,弯腰捡起了军刀。

    感觉肠子快要断了的古华见状大恐,以为这娘们要宰了他,吓得慌忙挣扎着坐起来,大声求饶:“段、段姑(奶nai)(奶nai),请您放过我一条狗命。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儿,还有个瘸腿舅舅需要我来养老送啊!”

    古华可不是段襄这种(身shen)子熟嘴还硬的,他在社会上闯((荡dang)dang)多年了,深知“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绝不会因为逞口舌之快,而把小命搭上。

    从他求饶时说出这番话的流畅度来看,就证明他以前没少做这种事。

    也证明他是个聪明人。

    真正的聪明人,总比那些自以为是的蠢货更清楚,唯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实现心中的愿望。

    只是不等古华哀嚎着说完,段香凝抬脚就踢在了他下巴上。

    这一脚,段香凝用上了全力。

    也幸亏段香凝刚才转(身shen)逃走时,小皮鞋的细高跟因为崴脚折断了。

    不然这全力一脚踢在古华下巴上后,比锥子粗不了多少的细高跟,应该能把他的下巴贯穿。

    饶是这样,挨了段香凝狠狠一脚的古华,还是很配合的惨叫一声,张嘴吐出了几颗牙齿,翻着白眼脑袋后仰,后脑勺重重磕在了青砖上,昏过去了。

    谷老大都这样惨了,段香凝竟然还不肯放过人家。

    连续几脚,对着他的肋下。

    千万别得罪女人。

    尤其得罪段香凝这种心黑手辣的。

    真要得罪,就把她得罪到底,从(身shen)体上像李南方那样。

    不然,她在抓住打击你的机会后,就算不用军刀把你刺个透心凉,但一脚踢飞你半嘴的牙后,再踢断你几根肋骨这种事,她干起来还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接连踢断古华几根肋骨后,段香凝顿觉神清气爽,忍不住的深呼吸,昂首正要纵声狂笑,说些“让你为虎作伥,想杀姑(奶nai)(奶nai)”时,却又猛地想到李南方应该不喜欢她这样子。

    连忙闭嘴,回头看向李南方。

    李人渣依旧背对着这边,看着关外的崇山峻岭,悠哉悠哉的吸烟,好像聋子那样没听到谷大哥的惨嚎声。

    这证明他是支持段香凝“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

    但千万别太过火了。

    因为段副院长现在总算知道这小子,喜欢女人嚣张时,仅限于在(床chuang)上。

    把笑声硬生生咽回去后,段香凝晃着军刀,走向了古华那两个小弟。

    那两个小弟受打击程度,要比老大,和被段香凝踢飞的那两个同伴轻很多。

    这会儿都能站起来了。

    但他们在段香凝手持军刀,杀气腾腾的走过来时,却不敢跑。

    而是很光棍的跪下来,二话不说抡起巴掌咣咣地自抽耳光。

    传说中那些为了颜面宁死不屈的江湖侠客,只存在于武侠中。

    古华的手下,百分百都懂“能屈能伸是条龙”的真理。

    而且刚才古华老大也给他们亲(身shen)示范过了,他们假如还不知道这样做,而是试图逃走就算逃得了一时,能逃得了一世吗?

    倒不如光棍点,当前跪地认错。

    今天怨,今天报。

    明天,哥们又是北城响当当的好汉一条!

    老祖宗总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俩哥们倒是没笑,可人家在自抽耳光啊,段香凝如果再对他们拳打脚踢,那就太小家子气了。

    “滚。”

    等这俩人只把脸抽肿了后,段香凝才冷冷地说了句。

    俩人如蒙大赦,齐刷刷的腾(身shen)跳起,转(身shen)刚要跑,却又想到他们的同伴了。

    看了眼古华,还有那个被段襄踢昏过去的同伴,俩人再看向段香凝的眼神,就无比的(热re)切了。

    他们希望,段香凝能(允yun)许他们带走同伴。

    “滚。”

    段香凝把这个字重复了一遍,不再理他们,走向了陆航。

    那俩人这才飞快的跑到古华他们面前,背在背上狼狈的去了。

    至于被段襄踢到长城下的那哥们,段香凝不用担心,没心思去管。

    这俩人不忘带着同伴撤退,还算古华平时教导有方,也算是识时务的。

    陆航却不怎么识时务。

    可能是因为他是陆家的少爷?

    是因为他和段香凝做了数年的夫妻?

    还是因为他觉得,真正撕破脸后,段香凝反倒是不敢真正伤害他了?

    总之,段香凝在踢掉脚上不一样高的高跟鞋,裹着黑丝的秀足踩着青砖走过来后,陆航竟然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是因为胯下的余痛,以往很英俊的小白脸,依旧狰狞的有损风度。

    “我知道,你今天敢带着那些混子来杀我,是受到段襄的胁迫。或者说是,为了给陆家争取真正的好处。”

    段香凝走到他面前后,脸色平静的如是说道。

    貌似,很体贴人的样子。

    俩人结婚数年,陆航还从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

    尤其是在场上形势逆转后,他不该顺着段香凝的话,接连点头,连连称是吗?

    毕竟从段香凝对他的态度来看,是想给他找个台阶下。

    可能是因为女人觉得,他们当前仍旧是合法夫妻吧?

    数年的同(床chuang)共枕,就算没有(爱ai)(情qing),也有“交”(情qing)的。

    陆航却不稀罕!

    他不稀罕段香凝当前给予他的一切。

    他只知道,他们全家都小心伺候,供奉着的姑(奶nai)(奶nai),已经主动勾搭上了李南方,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了。

    这一刻,陆航骨子里的男人血(性xing),勃然爆发,促使他猛地跨前一步,眼睛瞪的几乎都要突出眼眶,嘶声吼道:“没有谁胁迫我!更没有谁给我好处!我带人来杀你,就因为你对不起我,给我戴了绿帽子!段香凝,你他么的来杀我啊,来啊!”

    段香凝可能是被陆航当前状若疯狂的样子给吓坏了,本能的向后退去。

    她的后退动作,就像一阵强心剂,扎在了陆航的心口,让他更加来劲了,蹭地伸手一把抓住她握刀的手腕,往自己心口猛拉:“来呀,你来杀、杀了我啊。”

    段香凝在猝不及防下,被他抓住手腕向他心口刺去后,锋利的刀尖,很轻松就刺穿了陆航的衣服,扎进了他的皮肤。

    立马,就有殷红的鲜血淌了出来。

    有的男人见血后,会忘记一切,去做他要做的事。

    可有的男人在见了血后,却会忘记他当前正在做什么。

    陆航就是后一种男人。

    (身shen)体上传来的剧痛,鲜血的颜色,让他猛地从疯狂中清醒。

    让他清晰意识到,他不想去死。

    一点都不想!

    于是,陆航那让段香凝害怕的盛气凌人气势,立即萎顿,吼叫声也小了很多。

    根据此消彼长的大原则,本来良心发现对陆航有所愧疚的段香凝,立即抓住了主动权,嘴角弯起明显的嘲讽。

    要是刚才,陆航肯定会大骂:“你一个臭婊砸,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

    现在他没这个底气了,而是连忙看向了别处,嘴里喃喃自语,说什么有本事你杀了我之类的(屁pi)话。

    段香凝轻声问:“段襄,给了你什么好处?”

    “保我成为实权副处。”

    陆航心虚之下,脱口说出了这句话。

    “官升副处,就说动你杀我了?呵呵,原来我在你眼里,也就是个副处的价值。”

    段香凝笑了。

    笑得有些凄惨。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qing)?

    她再怎么不(爱ai)陆航,可俩人毕竟是数年的夫妻。

    她在走过来时,还是诚心诚意的想给陆航道歉,并给予厚重的补偿。

    无论是陆航要钱,还是要官,段香凝都能给得起,说动段家。

    因为李南方的及时赶来,有力证明了被大理段氏抛弃的段香凝,又焕发了她的第三(春chun),成为了“有用之才”,当然会满足她补偿陆航的小小要求了。

    可在得知陆航今儿来杀她,不是因为他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而是为了个实权副处的职务后,段香凝对他的愧疚之(情qing),立即烟消云散,空余说不出的凄凉了。

    她从没(爱ai)过陆航。

    陆航,也从没(爱ai)过她。

    俩人的结合,只是利益促成罢了。

    既然是这样,段香凝还有必要再对他愧疚吗?

    尤其在听陆航又嘴硬的说出这句话时:“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以家族前途为重。反正,反正我们也没任何的感(情qing)。我们的结合,只是利益的交换。”

    “你说的不错,我们的结合,就是利益交换。”

    段香凝轻轻点头,左手揪住了陆航的衬衣稍稍用力,把衣角从皮带里拽了出来。

    “你想干什么?”

    看到段香凝手中刀割下衣角后,陆航慌忙后退。

    “给你实权正处。代价是我们必须保持夫妻关系。”

    段香凝把衣角割下后,扔在了陆航脚下,淡淡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