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3章 为什么不叫四鸡呢?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古华可以。

    他如果不这样做,以后都别想在京华混了。

    别看陆航只是个京华不入流的豪门少爷,在岳家,大理段氏等一流豪门面前总是夹着尾巴,可对付古华这种混黑的家伙,也就是一个电话,就能让他滚出京华,或者去把牢底坐穿了。

    所以,他必须听从陆航的命令,干掉段香凝。

    再说古华以前也不是没杀过人,左右不过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哆嗦中慢慢地消失罢了。

    最让古华放心的是,他这次是“奉旨杀人”。

    不然的话,古华就算敢杀人,也不敢在光天化(日ri)之下的长城上杀人。

    这边游人虽说稀少,并不是说一个人也没有。

    古华把军刀藏在右肘下,快步走向段香凝时,就看到有个年轻人,自那边烽火台后转了过来。

    这个年轻人边走,边玩手机。

    现在大街上随处一看,就能看到低头玩手机的人。

    古华觉得,发明手机的那个人,应该干医生出(身shen)的。

    因为手机被当代年轻人视为第二生命后,自(身shen)健康,以及走在路上还不忘玩手机时会遭遇车祸的机率,都大大地增加了。

    病者,伤者剧增,受益最大的不就是医生吗?

    横过公路时,当代年轻人都能低头玩手机了,更何况是在爬长城时呢?

    所以古华在看到年轻人玩着手机走过来后,也没放心里去。

    看这厮入神的样子,说不定段香凝被一刀捅死时发出的尖叫声,都听不到呢。

    听到了,看到了,也不打紧。

    年轻人如果识相,就该在懵((逼))过后,转(身shen)抱头鼠窜。

    不然,就等着麻烦缠(身shen)吧。

    几十米的距离,古华很快就走完了,来到段香凝面前后,亮出了右肘后的刀子,看着女人(阴yin)(阴yin)地笑了下。

    不用他吩咐什么,两个小弟就把陆航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杀、杀了她!古华,你给我杀了这个臭女人!刺花她的脸,让她变成个丑八怪!”

    一张英俊的小脸,因剧痛而扭曲的陆航,嘶哑的尖叫着。

    他不敢动段香凝一手指,但他可以让古华来代替啊。

    只要古华遵照他的意思,残忍的干掉段香凝,和他亲自下手,还有什么区别呢?

    陆航的嘶声尖叫,终于惊醒了处于某种疯狂内的段香凝,让她清晰的意识到,她生命中的最后时刻,已经来到了。

    自凡是人,就想活着。

    能多活一秒钟,都多活一秒钟,这是人类的本能,无论临死前是多么的不惧死亡。

    但等死亡真正来临后,她才会猛地意识到她是多么的不愿去死!

    夕阳这么红,长城这么长,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她是这般的年轻漂亮,怎么舍得去死呢!

    面对在夕阳下闪着森寒光芒的军刀,忽然对生命留恋的段香凝,本能的向后退去。

    可她能退到哪儿去?

    长城虽然很长,但她的高跟鞋不擅奔跑。

    除了古华之外,还有他另外两个小弟,也一起狞笑着,分左右慢慢地包抄了过来。

    “陆夫人,你跑不了的。还是快快受死,早死早托生去吧。可别怨哥们,其实我也舍不得杀你。”

    古华(阴yin)恻恻地说着,忽然猛地向前,一刀狠狠刺向段香凝的心口!

    狗急跳墙此类的成语,用在段香凝这种超级大美人儿(身shen)上,明显的不是太恰当。

    更谈不上什么垂死挣扎之类的。

    但她的求生本能,会促使她尖叫一声,转(身shen)就跑啊。

    砰地一声。

    段香凝转(身shen)刚跑出一步,就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这个人,正是古华刚才看到的那个年轻人。

    段香凝转(身shen)就跑时,边玩手机边向前走的年轻人,恰好走到她(身shen)后。

    恰好撞了个满怀。

    “卧槽,我的手机!”

    年轻人惊叫一声,左手搂住了段香凝的纤腰,右手向旁边一抓。

    一把抓住了被撞飞出去的手机。

    他这才松了口气,低头骂道:“美女,走路不长眼吗?”

    “快走开!”

    段香凝急于逃走,想都没想抬手就去推这个人的(胸xiong)膛时,本能的抬头看去。

    有首歌里是这样唱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套tao)用这句歌词来说就是,段香凝只是因为抬头看了年轻人一眼,呆愣瞬间后,满脸的惊恐立即就烟消云散。

    夕阳斜斜的洒在她脸上,镀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让她看上去格外的(娇jiao)艳,迷人。

    尤其是那双眸子里,更是绽放出让人心悸的色彩。

    李南方。

    你终于来了。

    你其实并没有抛弃我!

    我,好喜欢。

    段香凝张嘴,很想说出这些话。

    但泪水却抢先一步,喷涌而出。

    全(身shen)更是被抽走了筋那样,软绵绵的没有一丝丝力气,瘫倒在了他的怀里。

    害的他只能左手环抱住她的腰肢。

    “滚开!”

    古华只以为他是个路人甲,军刀在眼前晃了一下,脸色狰狞的骂道。

    “你是谁?”

    被古华认为是路人甲的家伙,居然傻乎乎的这样问他:“为什么要欺负女人?”

    这厮肯定是个瞎子。

    要不就是看手机看傻了的弱智。

    唯有这两种人,才能看不出老子手里拿着刀子,要杀人!

    古华狞笑着这样想时,旁边那俩小弟就扑了过来,伸手要去抓路人甲的胳膊:“真尼玛的废话,滚开!”

    他们扑过来的速度很快,可忽然倒飞出去的速度,更快。

    快到连他们重重摔在地上后,才发出一声惨叫。

    李南方脚下留(情qing)了。

    虽说古华等人要杀他女人,但他相信这几个哥们都是被迫的。

    任何人在被迫去杀人时,心里都会或多或少的不爽。

    人家心里本来就不爽了,李南方要是在痛下杀手,让人腿断胳膊折的,那就太没人(性xing)了。

    “卧槽,怎么回事?”

    古华明明站在李南方两米处,居然没看清他是怎么把两个小弟踹出去的。

    对他的疑问,李南方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

    可能是古华脑子的确转的慢,好些被大锤砸了下肚子,像他两个兄弟那样重重摔在地上后,依然没搞懂他们是怎飞出去的。

    不远处的陆航,还有搀扶着他的那两个小弟,可能是因为旁观者清的原因吧,倒是看到怀抱着段香凝的那个家伙,好像抬了几下右脚,然后古华他们三个就飞出去了。

    这人是谁?

    高手!

    我们哥几个,惹不起。

    搀扶着陆航的那两个小弟,满脸呆((逼))样子的对望了一眼,齐刷刷的松手,随即猛地转(身shen)就跑。

    现在李老板也是有(身shen)份的人了,不再是去年那个为了生活费就坑孙大名等人的人渣了,自然不会与古华等小人物一般见识,任由他们跑就是了。

    只是这俩人刚跑到段襄(身shen)边,就觉得眼前黑影一晃。

    好像在打雷啊。

    这是两个小弟在被高腰马靴踢飞出去时的真实感受。

    至于是不是真的在打雷,被一脚踢昏过去的人,应该不会知道。

    其中一个人,更是被踢的飞出了垛口,落在城外的斜坡上,滚下了数十米深的山谷内。

    他们可不是肚子,(屁pi)股中脚,而是脑袋。

    虽说不一定有生命危险,但被踢成植物人的可能(性xing)却很大。

    看着从墙垛上跳下来的紧(身shen)黑衣女郎,李南方皱起了眉头。

    他认出这个女人是谁了。

    这不是他十号那天早上时,在车站停车场内遇到的那个飒爽女郎么。

    怪不得,那天飒爽女郎在看清他的样子后,对他的态度马上就改变了。

    这是大理段氏的人。

    也是让段香凝自这个世界上蒸发的执行者。

    只是这女人也太心狠了些。

    刚才逃跑的那俩小弟,想要杀他的女人,李南方都没怎么在意,算是和他们一伙的女人,却对他们下了毒手。

    “她是谁?”

    看着晃了晃脑袋,肩胛骨发出嘎巴嘎巴爆豆声响的段襄,李南方淡淡地问。

    “段襄。”

    已经用双手抱住他脖子的段香凝,低声回答:“大理段氏四凤之一。”

    “为什么不叫四鸡呢?”

    李南方觉得,仗着出(身shen)大理段氏,就敢肆意伤害他人的女人,无论长得有多么让男人心动,都配不上“凤”这个字眼。

    甚至,喊她是鸡,都是对鸡的侮辱。

    鸡,哪有这么残忍的?

    人家可是对人类的生活,做出了无法替代的奉献。

    不说该为它们大唱颂歌的话,起码也别用它来形容某些女人。

    段香凝眉梢挑了下,用更低的声音说:“我,也是四凤之一。”

    “为凤默哀一下。”

    李南方学着欧美人耸耸肩时,段襄走到了他面前,一双眼微微地眯起,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好像在市场上挑选牲口那样。

    李南方毫不示弱,目光也在她脸上,(胸xiong)上,腿上扫来扫去。

    不像是在挑牲口,只像在挑鸡。

    “李南方,这是我们段家的家事,你一个外人,没权力干涉的。”

    段襄有些受不了李南方的目光,感觉就像她没穿衣服。

    “我当然不会管你们段家的家事,我来,只是为带走我的女人。”

    李南方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女人,淡淡地说。

    “她是你的女人?”

    段襄冷声问道:“你有什么凭证?”

    “段襄。当初就是你”

    段香凝想说,当初她在被迫勾搭李南方时,就是段襄在她房间里安装了窃听器,又要求她开着窗户,只为能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

    李南方抬手,捂住了段香凝的嘴。

    他不想听段香凝给段襄这种女人解释什么,淡淡地说:“我说她是我的女人,她就是我的女人。这个,还需要凭证吗?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非得看到我和她睡觉,你才肯相信我说的话?”

    “好吧。”

    李南方好像明白了什么,想了想说:“那就走吧。”

    “去哪儿?”

    段襄问。

    “请你现场观摩我和段香凝睡觉啊。或许,你也会看的(热re)血沸腾,非得加入我们的战团”

    李南方刚说到这儿,段襄就(娇jiao)叱一声:“你这是在找死!”

    明天回家,恢复四更。人在外地,状态欠佳,还请原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