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2章 不好的感觉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咱们的结合,只是利益的交换。”

    陆航说出这句话时的脸色,是相当的平静,犹如他的心态。

    他从没有真正的把段香凝,看做是妻子。

    所以他从没(爱ai)过她,甚至都没因她为了段家去勾搭别的男人,去吃醋。

    无论段香凝做什么,陆航都不会在意。

    最多,只会在段襄和他说了很多话后,得知帽子被绿了后,感觉受到了羞辱,男人的尊严,被可劲儿蹂躏了。

    他有满腔的怨气,只想用段香凝的生命,来洗清他尊严上所受的羞辱。

    正如他现在所说的那样:“段香凝,你在死后,不要恨我。因为真正要杀你的人,并不是我。”

    “我知道,就算你胆子再大十倍,没有段家的许可,你也不敢动我分毫的。”

    段香凝嘴角勾起,勾起一抹让陆航看了后,眼神蓦然凶狠起来的讥诮。

    这个臭女人,明知必死了,还敢践踏我的尊严!

    陆航怒了,猛地迈步向前,忽地举起了右手。

    他要狠抽段香凝的耳光!

    段香凝当然能看出他要做什么,却没躲。

    马上就要死的人了,休说是被人抽耳光了,就算被三五个男人在光天化(日ri)之下扑到轮了,又能怎么样?

    受伤的,只是这具(性xing)感成熟的躯体罢了。

    但段香凝的精神,却依旧是纯洁的

    段香凝目视陆航,却毫无所动的清澈双眸,就像一堵看不到的墙,挡住了他要抽下来的手。

    陆航竟然不敢抽这个该死的臭女人。

    夕阳下,他那张脸不再英俊,气度不再翩翩,变得狰狞了起来,还有无言的恐惧。

    就仿佛他这一巴掌抽下去后,就会遭雷劈那样。

    慢慢地,他缩回了手。

    方才还很得意的淡然,也变成了沮丧。

    “废物。”

    段香凝满脸轻蔑的骂了句。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特别希望陆航能抽她嘴巴。

    最好是把她(娇jiao)媚的容颜抽成丑八怪,让她死都不瞑目。

    唯有那样,她心里才会好受些。

    才会觉得,不再欠陆航什么了。

    她此前从没觉得欠陆航什么,无论是在被迫成为李南方的(情qing)人之前,还是之后。

    她都只是把陆航当作是可有可无,完全可以无视掉,无论她做什么,他都没有权力管。

    可事到临头,段香凝才意识到她此前的感觉,是错误的。

    就算她把陆航当做一条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都无法改变他是她丈夫的事实。

    遥想当年,小段初嫁了,京华陆家为迎接她的入主,安排了何等的排场。

    那时候的陆航,又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可惜陆航只能是陆航,永远不能成为李南方!

    把她明媒正娶过门的陆航,全家人都把她当做姑(奶nai)(奶nai)给供着,包括陆家老爷子在内的所有人,都对她言听计从,从不会对她提出的任何要求,说一个不字。

    渐渐地,陆航不再意气风发。

    段香凝多次午夜梦回,看向(身shen)边的陆航时,都能从他那张英俊的脸上,看出谄媚的神色。

    只要和段香凝在一起,在梦里,陆航都是这种态度。

    段香凝很清楚,陆家这样对她,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能干,有多么的漂亮,而是因为她是大理段氏的嫡系大小姐。

    简单的来说,她嫁给他,就是一场交易而已。

    交易进行时,陆航做梦都在向段香凝献殷勤。

    交易失败后呢?

    他不该像个男人那样,狠狠惩罚她,从她的痛苦中,找回他这些年来所受的气吗?

    陆航不敢。

    李南方就敢。

    如果陆航是李南方,他才不会放任他的女人,去伺候别的男人呢。

    休说是为了段家的利益了,就算有人用推倒段香凝,来换取李南方脖子的脑袋坐安稳了,他也不会答应。

    李南方的女人,真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去伺候别的男人,他可能不会伤害女人,但那个男人还是别活了。

    再说,就李南方那样的人渣,会放过敢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吗?

    一顿不分青红皂白的胖揍,那是必然少不了的。

    也唯有在临死前被胖揍一顿,段香凝的心里才会好受些。

    为此,她在陆航萎缩了后,才轻蔑的骂了声废物。

    她希望,废物这两个字,能激起陆航该有的男儿血(性xing),再也不要怕她,扑上来采住她的头发,狠狠抽一顿大嘴巴后,再撕碎她的衣服,光天化(日ri)下当着某些人的面,像个男人那样粗暴的占有她。

    陆航真那样做,才配做男人,配做她段香凝的丈夫!

    在受到女人极大的羞辱后,却不敢打她的男人,又算什么男人了?

    陆航让段香凝失望了。

    他明明听到她在骂他废物,可他在用实际行动来回答她:“你,说的没错。”

    “废物,废物!没种的东西,滚!滚开,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

    从没有过的讨厌,还有恶心,让段香凝忽然愤怒起来,尖声大叫着,抬手就在陆航那张英俊的脸上,狠狠抓了一把。

    陆航慌忙后退,抬起胳膊挡住了脸。

    他只顾小白脸不被段香凝抓坏了,却没想到他还有个致命的地方暴露了出来。

    胯下。

    砰地一声响,段香凝的高跟鞋,狠狠撩在陆航的胯下。

    “啊!”

    陆航长声惨叫着,再也顾不上留下几道抓痕的小白脸了,双手捂住裤裆,(身shen)子蜷缩成了大虾米,萎顿到了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废物!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段香凝彻底疯狂了,扑上去抬脚狠踢陆航。

    在陆航倒在地上时,段香凝忽然明白了。

    陆航敢来杀她,就像当初他迎娶她那样,也是一笔交易。

    她死在他手里,陆航就会得到一定的好处。

    连杀为自己戴了绿帽子的老婆,都要用好处来换取的男人,真他么的恶心!

    对他(身shen)上狠狠吐了口口水后,段香凝忽然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烽火台。

    那边的人,才是要杀段香凝的人。

    段襄就在距离这边不远处的烽火台下,姿势很帅的坐在垛口上,一(身shen)黑色的紧(身shen)皮衣,显得(身shen)材更加窈窕。

    尤其是那穿着及膝马靴的长腿,更爆发出让古华等人看一眼,就会心脏狂跳的野(性xing)。

    古华,是京华北城区的地下老大,手下小弟上百人,开着一个修路公司。

    因为业务上的关系,古华与陆航是好朋友。

    嗯,确切的来说,是利益上的好朋友。

    也正因为这层关系,陆航才把他带来了长城上,替他做点事。

    古华看着长城外,接连几个深呼吸,才把心中的某种悸动,狠狠压了下去。

    他的心儿悸动,来自段襄。

    他多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把她从垛口上拉下来,衣服拉链都懒得解,直接拿刀子在紧要部位割几刀,然后扑上去。

    这种浑(身shen)爆发出野(性xing),高贵,冷漠到让人联想到猎豹的女人,可不是他们能占有的。

    尤其她手里的那把手术刀。

    小小的手术刀就像有了生命那样,在段襄五指间灵巧的飞舞着。

    她又不是外科大夫,怎么能把手术刀玩到这种地步?

    当然是因为杀人?

    古华无法确定他想的对不对,却有了种清晰的错觉,那就是假如他再敢偷看她,怀着那种龌龊的想法,那把刀说不定就能电光般飞(射she)而来,割断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可他又无法克制自己,不去看。

    这是男人的本能吧?

    你能阻止三年没喝酒的酒鬼,在桌上摆着一瓶开了口的美酒时,不咽口水吗?

    不能。

    却又必须得这样克制自己。

    幸好,古华很快就用别的方式,摆脱了段襄散发出的强烈(诱you)惑。

    陆少那边也有个美女。

    无论是论长相,(身shen)材,还是气质,这都是个比段襄还要更出色些的美女。

    段香凝与段襄相比,所缺少的,只是那股子让男人着迷的野(性xing)罢了。

    但她却有段襄没有的东西。

    比方高贵的气质。

    事实证明,野(性xing)能冲散高贵的。

    而且古华对段香凝,可是在很久以前,就对她有想法了。

    段香凝不认识古华。

    哪怕他是陆航的好朋友。

    她连陆航都没放在眼里,会在乎一个刻意巴结陆航的混子吗?

    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古华每次远远地看到她时,都异常渴望能得到她。

    哪怕,得到后就去死呢。

    不过古华很清楚,他和段香凝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是翱翔在蓝天下的白天鹅,一个是在泥坑里蹦达的癞蛤蟆。

    关键是,古华很清楚陆航在段香凝眼里,最多也就是个丑小鸭罢了。

    被古华倚为后台的陆航在段香凝眼里,都是个丑小鸭了,那么古华这癞蛤蟆,唯有把对白天鹅的垂涎,深深压在心底,默默祈祷老天爷,有一天能开恩,让他吃到天鹅(肉rou)。

    一口,也行!

    老天爷满足了古华的部分心愿。

    今天,他终于可以像个男人那样,把白天鹅踩在脚下,欣赏她临死时的恐惧,哀求和哀嚎了。

    虽说仍然无法吃到天鹅(肉rou),但能亲手弄死一只白天鹅,也是不错的。

    “时间不早了。”

    就在古华听到陆少的惨叫,慌忙看过去时,耳边响起野(性xing)美女的淡淡声音。

    段襄在提醒古华,是时候送段香凝上路了。

    明明已近黄昏,温度有所下降,可段襄心中却很烦躁。

    不是因为眼角余光看到临死前的段香凝在发疯。

    也不是因为陆航太窝囊了,居然连一个((贱jian)jian)人都不敢打,还被人一脚踢倒。

    而是因为一种不好的感觉。

    至于哪儿不好,段襄却又偏偏察觉不出来。

    她只想送段香凝上路后,赶紧离开这个让她感觉不舒服的地方。

    “是。我这就过去。”

    古华慌忙点头,伸手拿出掖在后腰的军刀,对四个小弟摆了下右手,快步走向了段香凝那边。

    段香凝的发疯,段襄的不耐烦,彻底打消了古华要霸占段香凝的想法。

    让他清晰的意识到,他可以杀段香凝,但绝不可以肆意践踏她。

    不然那把雪亮的手术刀,就会割破他脖子上的大动脉!

    古华,当真可以杀段香凝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