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30章 她被全世界所抛弃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对李南方的认识不同,就是段储皇和段香凝之间的差距。

    别看段香凝已经正式成为李南方的(情qing)人,俩人也疯狂过几次了,但对他的了解,也只局限于(身shen)体上的。

    至于李南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概不知,最多知道他很吊。

    可段储皇只和李南方结交过一次,还是后者对他心存戒备的(情qing)况下,可他依然能肯定,李南方在得知段香凝即将成为家族的牺牲品后,绝不会袖手旁观。

    正因为能肯定这些,所以段储皇才会在考虑很久后,才悄悄的来找段香凝。

    他不能明目张胆的来找段香凝,甚至都不能打电话给她。

    段储皇不想段香凝去死。

    至于他为什么不想段香凝去死这个重要吗?

    段香凝绝不会在随时都被诛杀时,把精力浪费在这上面。

    她只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所以在段储皇前脚刚离开,她就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总院。

    在走到七楼走廊中时,她还在犹豫,这时候去打搅正在办公室内与岳梓童“卿卿我我我”的李南方,会不会惹那家伙生气,直接把她轰出来。

    她犹豫着抬起头时,就看到李南方正倚在办公室的墙上,独自闷头吸烟。

    两人四目相对后,都笑了下。

    李南方是随意的笑,因为他早就见过段香凝了,没觉得她出现在这儿有(射she)门不对。

    冲她笑笑,只是单纯的打个招呼罢了。

    当然了,也有一丁点的难为(情qing)。

    毕竟段香凝也是他钻人家女孩子裙底,还又亲人家大腿的“目击证人”。

    段香凝的笑,却带着小心的讨好。

    甚至还有谄媚。

    别看俩人的关系那么那么那么深了,但段香凝始终以为她在李南方的心里,就是个(身shen)体上的交易物罢了。

    不掺杂任何的感(情qing),更谈不上什么(爱ai)(情qing)。

    在完事后他从她(身shen)上爬起来的一刹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暂告结束了。

    说白了,段香凝以为她在李南方眼里,就是个((妓ji)ji)、女。

    还是不要钱的那种,最多比一般出台站街的高级,漂亮也有风度很多罢了。

    所以当她为继续活下去而有求于李南方时,笑容中本能地带有谄媚的讨好意思,也是很正常的。

    李南方却觉得不正常了。

    笑了笑后刚低下头,又抬了起来,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段香凝,淡淡地问:“又做什么亏心事了?”

    “做、做什么亏心事?”

    段香凝愣了下,下意识的摇头:“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啊。”

    “真没做?”

    “真,真的。”

    段香凝慌忙摇了下头,接着好像明白了什么,赶紧地解释:“哦,你是说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吗?我在青山时,就已经和你说过了啊。”

    “你来参加我的婚礼,我知道。”

    “那我”

    “你眼神躲闪个什么劲?”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如果你没做什么亏心事,就没必要讨好的对我笑。有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jian)即盗。”

    “我对你讨好的笑了吗?”

    段香凝抬手,摸了摸脸颊,接着目光黯淡了下来,低声说:“是。我确实在讨好你。”

    李南方没有再说什么,缓步走到她(身shen)边,趴在窗台上,望着窗外远处公路上的行人,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他这是在等段香凝解释,为什么要讨好他。

    李南方以为,无论他与段香凝之间,有没有那种((荡dang)dang)气回肠的(爱ai)(情qing),她都是他的女人了。

    在她亲口对他说出那句“从此后,我就是你李南方一个人的女人。除了你之外,就连我的合法丈夫,我都不会让他碰我一下”后,在他心里,她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段香凝年轻貌美,成熟(性xing)感,气质非凡,在(床chuang)上对他百依百顺关键是,她是别人的合法妻子。

    别人的合法妻子,此后却只(允yun)许被李南方一个人霸占。

    嘿嘿,任何男人只要想想,都会心生邪恶的自豪。

    既然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就不该再有求于他时,还得讨好他。

    这是妥妥地没摆正自己的位置。

    “真是个蠢女人,真以为哥们是那种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男人呢。”

    李南方心里有些生气的这样想时,段香凝开始解释,她为什么要无事献殷勤了。

    段香凝当前所面临的(情qing)况,一般人听了后,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哪有这样的父辈兄长啊,把自己闺女当工具来利用不说,还在核心层判断失误后,要把她当遮羞物来处理掉。”

    但李南方却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因为他现在对此是深有感触了。

    在那些所谓的豪门里,休说是女人了,就算是贺兰群星这样出色的年轻人,在他的利用价值能对整个家族产生决定(性xing)的影响时,贺兰老爷子不也是毫不犹豫的,把他当做了与岳梓童交换利益的筹码?

    更何况岳梓童为了岳家,都不惜把小外甥最后一丝利用价值榨干殆尽。

    刚开始知道这些时,李南方也是接受不了这种现实。

    因为这和师母从小灌输的“尊老(爱ai)幼”思想,完全相反。

    但现在,他却觉得理所当然了。

    如果让他来当岳家、贺兰家和段家的家主,他也会做出这种决定。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只享受,却不付出的好事存在。

    就拿段香凝来说吧。

    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在成长过程中,会接受最好的教育,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的饭,玩最帅的男人

    同样是人,凭什么她就可以锦衣玉食,要什么就有什么,而别人却在为下顿饭的着落而犯愁呢?

    得到多少,就得付出多少。

    老天爷从来都是公平的。

    事实上,也正因为那些豪门很早就懂得了这个道理,并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该做出牺牲就做出牺牲,必要时甚至会上演“壮士断腕”的戏码,所以才能让家族传承数百年。

    段香凝此前的27年中,享受到了别人十辈子加起来,都享受不到的精神物质,那么是时候该付出了。

    很可惜,她的觉悟“不高”啊,所以在说到后来时,已经珠泪涟涟,语气里更是多了不甘心的愤慨。

    李南方把第三个烟头弹出窗外,回头看着她,眼神平静。

    抬手刚要擦泪水的段香凝,立即从他“冷漠”的目光中,察觉出了让她心悸的东西。

    他没有“可怜”她,更没有因为大理段氏这样对待她,而生气。

    段香凝因愤慨,激动而运转欢快的血液,流速骤然慢了下来。

    心,也感受到了冰凉的味道。

    原本有些涨红的脸,更是在瞬间苍白。

    她嘴唇颤抖着,轻声问:“怎、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很对。”

    足足十五分钟只是在倾听她诉苦的李南方,点头回答:“如果你向全世界的人,说出你当前所面临的危险,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为你感到不平,痛骂你家里人冷血。”

    段香凝张嘴,刚要说什么,李南方就抢先说道:“但我不会。”

    但我不会。

    这四个字,就像一把大锤,狠狠击打在了段香凝的心上。

    让她(身shen)子猛地晃了下,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窗台。

    脸色苍白的更加吓人,望着李南方的双眸里,全是绝望。

    绝望的外衣下,还隐藏着怨恨。

    在(床chuang)上,她都那样竭力伺候,讨好他,让他深深体会到(身shen)为雄(性xing)动物的无边骄傲了。

    可他却如此的冷血。

    “也许,我本来就不该听储皇的话来找他。那样,我就不会在临死前,还自取其辱了。”

    眉梢眼角不住颤动的段香凝,呆望着李南方过了足足半分钟后,忽然张嘴。

    一口口水,吐在了李南方(胸xiong)前。

    李南方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早就知道她会这样做那样。

    段香凝也没再说什么,转(身shen)走进了楼梯口内。

    她还能再说什么?

    她倾心讨好巴结过的男人,在她最危险,最需要他的庇护时,却说不会可怜她。

    她能活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由此破灭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走下楼梯,怎么走出住门诊大楼,又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她只觉得,她就是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rou),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一个人。

    不但段家觉得她该死,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她也该死了。

    被家族,被李南方同时抛弃后,段香凝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呢?

    滴!

    刺耳的喇叭声,惊醒了梦游状态内的段香凝。

    她这才发现,她已经来到了一个路口。

    她前行的方向,亮着红灯。

    一辆从左至右而来,正常行驶的出租车,及时刹车,车头距离她最多三十厘米。

    “挖槽,你他么你是不是找死啊?找死去找豪车啊,找我一个破出租,很有意思吗?”

    被吓出一(身shen)冷汗的出租车司机,脑袋探出车窗外,刚破口大骂,却又被段香凝那不俗的容颜气质给震了下,语气稍稍放缓了些。

    像这种仪态万千,(娇jiao)媚(性xing)感,浑(身shen)名牌,手里拎个包就价值十多万的美少妇,可不是他一个破出租车司机能招惹的。

    但语气严肃点呵斥她几句的胆子,出租哥们还是有的。

    段香凝没说话,就这样直愣愣的望着司机。

    司机这辈子,都没和段香凝般美少妇凝视超过三秒钟的时候。

    明明是他占理,哪怕开门跳下来抽她一个大嘴巴,都不会有谁觉得不对。

    可为什么,他却在七八秒种后,却慌忙挪开了眼睛,看向路边。

    这条公路的一号车道内,有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过。

    轿车车窗是落下来的,所以司机能看到开车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三十来岁,长相俊朗,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的整齐铮亮,苍蝇落上去都会打滑劈叉,一看就是那种豪门大少。

    司机还注意到,那辆车在缓缓前行时,豪门大少也在看着车前这位美少妇。

    目光森冷,歹毒。

    让出租车司机猛地联想到了眼镜蛇。

    “这个男的,认识这个美少妇。”

    出租车司机心里这样想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