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25章 让我情何以堪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不把那人满嘴牙踢掉,都不足以平息岳梓童的愤怒。

    一来她是堂堂的岳家家主,(身shen)份地位在世界上都具备一定影响力,绝对是属于那种只可仰视,而不能亵渎的。

    二来她当前正为没能及时阻止林康白发疯而后悔,满肚子怨气正不知道往哪儿发呢,忽然有人从后面钻进她的(套tao)裙下,窥探她的裙下(春chun)光,这就是个找死的。

    所以,岳梓童向后撩起这一脚时,没有留丝毫的余力。

    能把某个混蛋下巴直接击穿,或者把眼珠直接换掉,最好。

    可是让岳梓童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这迅雷都不及的电闪一脚,居然被裙下之人横肘挡住不说,还又在她白嫩的大腿根,重重亲了一口。

    人渣!

    岳梓童气疯了。

    真想张嘴喷出一口老血。

    被人窥探裙下风光也还罢了,本该只属于小外甥一人的部位,居然还别人强吻!

    这,这还有没有天理?

    “无论你是谁,你都死定了。你们全家都死定了!”

    狂怒中的岳梓童,猛地转(身shen)低头看去的同时,正要再飞出一脚时,动作却忽然僵住。

    望着那人呆愣片刻,脱口说道:“是你?”

    岳梓童再次做梦也没想到,这个胆敢窥探下她裙下(春chun)光,又强吻她白嫩大腿的登徒子,居然是李南方。

    所有的怒气啊,杀气啊之类的,随着李南方跃然出现在她视线中,悠地烟消云散。

    只有说不出的惊喜,还有(娇jiao)羞。

    本来气急败坏下有些发白的脸上,更是迅速浮上红云,双眸中亮晶晶地吓人。

    小外甥当众非礼她太好了。

    岳梓童又开始后悔了:“早知道是他的话,我才不会起脚踢他。我只会双腿一夹,夹住他的脑袋,把他捉个现形。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他思念哀家思念到了何种地步。到时候,他如果再离开我,还不得被世人的口水给淹死?”

    小姨在这儿思想不纯洁的胡思乱想时,李南方则是后悔不迭。

    更多的,则是郁闷。

    天地可鉴,无论岳梓童是不是岳梓童,随便是哪个女孩子,他钻进人家裙下的动作,完全是因为那堵该死的墙。

    真心不愿他的。

    他是被迫的。

    被迫的

    但有谁会相信,他是被迫的呢?

    因为他们四目相对后发出的惊叫声,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尤其是宗刚。

    岳梓童刚抬脚,试图踢碎李南方满嘴的牙时,宗刚就已经有所察觉,迅速回头了。

    恰好,他看到有个男人,钻进了大小姐的裙下。

    裙下忽然多了个人后,要说岳梓童只是怒火填膺的话,那么宗刚则是被这一幕给气的眼前发黑!

    有道是君辱臣死。

    君主受辱后,还能效仿阿斗刘禅乐不思蜀,把脸埋在裤裆里,说当前的生活好幸福啊。

    但他的臣下,则会感觉收到了奇耻大辱,不抄家伙和人拼个同归于尽,也要横刀自刎。

    为什么要自刎呢?

    因为没能保护好君主,导致他受辱,这就是做臣子的不对了。

    唯有以死谢罪才行。

    这就是所谓的君辱臣死。

    别看岳梓童不是君王,宗刚也只是她的大管家。

    可从某个角度来说,岳梓童就是宗刚的君王。

    现在君王被登徒子窥探裙下风光,摆明受到无法弥补的羞辱,宗刚能不气的眼前发黑,瞬间就想到了至少十八种无痛死亡法让这厮快乐的勇赴极乐吗?

    宗刚也有资格配枪的。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也没谁看到过他亮出过家伙。

    他,才是岳家主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

    所有人都不会把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当回事,正为干掉岳梓童(身shen)边所有保镖而沾沾自喜时,这老家伙却忽然亮出了手枪。

    叭狗!

    一切都结束了。

    故此,人们才会常说,最不起眼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

    最不起眼的宗刚,眼前一黑过后,伸手掏枪!

    刚抓住藏在后腰的枪柄,宗刚正要展现他不次于职业杀手的高超枪法,先把某人渣左腿打断手,一下子就松开了。

    因为李南方已经从他小姨的裙下爬了出来,正腆着一张无辜的脸,和岳梓童大眼瞪小眼呢。

    如果说岳梓童发现裙下之人是李南方后,在呆愣瞬间后就是惊喜,羞恼。

    那么宗刚则是彻头彻尾的狂喜:“李南方,居然当众非礼大小姐!”

    假若可以,宗刚真想抱住李南方,张大嘴在他脸上狠狠亲个三天三夜。

    人,确实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生灵。

    同样是非礼,如果把李南方换做是吕明亮之流,这会儿左腿肯定会被宗刚一枪打断了。

    可就因为此人是李南方,宗刚却在感谢各路大神保佑。

    并稍稍有些埋怨大小姐,干嘛要动手动脚的反抗李南方呢?

    干嘛不趁机用腿夹住他的脑袋,再尖叫着坐在他(身shen)上,让全世界的人,都亲眼看到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是怎么非礼不,是忘不了您!

    哪怕已经和花夜神结婚了,却仍然不顾一切的来追去您呢?

    真要这样,我完全可以顺势运作一下,以无法更改的事实,迫使他和花夜神分道扬镳,重新回归您温暖的怀抱。

    如此一来,您的个人安全不但能得到大保障,而且更间接取得了荆红命等人的支持。

    就算岳家两大公子再怎么恨死您,咬牙发狠的把您给拉下马,您也是稳如泰山了啊。

    唉,大小姐,您失策了啊,失策了!

    宗刚暗中连连惋惜顿足时,就听岳梓童脆生生的说道:“南方,你想看我,咱们回家去看。我会让你仔细的看。想看哪儿,就看哪儿。想看多久,就看多久。可你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看我呢?你、你让我(情qing)何以堪?”

    刚才还不是所有人都看到李南方钻进了岳梓童裙下,毕竟那边发生了流血事件。

    大家正在楞到不行呢。

    可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岳梓童的说话声吸引了过来,齐刷刷的回头,看向了这边。

    地上应该有道裂缝的。

    依旧双膝跪在地上,腆着个脸好像在给岳梓童跪地求饶的李南方,心里这样想。

    地上有裂缝,他就能嗖地钻进去了。

    就再也不用被数十人围观,以刚开始的茫然,到惊讶,再到恍然大悟,最后才是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呀,这厮在钻了美女裙底后,不但没有受到该有的惩罚,美女还对他这样说?

    这还有没有天理呢?

    察觉出数十道目光,好像刀子那样嗖嗖地飞过来后,李南方很想哭。

    更想痛骂岳梓童的不要脸。

    误会!

    纯粹是误会啊。

    哥们可没打算钻你的裙下,更没想过要看,我只是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还想看哪儿就看哪儿,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这不是故意误导别人吗?

    (情qing)何以堪?

    哇靠,岳梓童,你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竟然还好意思的说(情qing)何以堪这个成语。

    不要脸。

    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望着不要脸的岳梓童,李南方的脸就像猴子(屁pi)股那样,通红通红。

    (身shen)子更是被气的发抖,只想大喝一声“妖女,休要坏我清誉”,腾(身shen)跃起,一刺把她刺个透心凉。

    就此,为人世间除此一害。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想的。

    只能想想而已,是绝不能这样做的。

    别忘了,今早他刚在七星会所内,当着数十名记者,上千名会所员工,大言不惭的昭告天下:“岳梓童是我小姨。谁敢欺负她,必须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哦,也可能是先过我这一关。”

    无论是必须从他尸体上踏过去,还是先过了他这一关,意思都是一样的。

    这是李南方的态度。

    万万不能早上刚对世界表过态,不到中午就要干掉保护人的。

    这么没水平的事,李南方当然做不出来。

    至于解释,说他只是不小心才钻到人家裙下的呵呵,事实胜于雄辩,有谁会相信呢?

    所以他唯有呆呆地望着岳梓童,满脸都是咬牙切齿的发狠样。

    叫花子般。

    而岳梓童呢,则像个瞎子似的,丝毫没有看出小外甥此时连杀她,再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她只是化(身shen)博(爱ai)世人的圣母玛利亚,在众目睽睽下弯腰,俯首。

    额头都碰着李南方的额头后,她才轻声说:“南方,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的。无论我对你做过哪些对不起你的事,你有没有和别的女人结婚。你还是会原谅我,始终会(爱ai)我一辈子的。对吗?”

    “不,对!”

    这俩字,是从李南方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冲天的恨意。

    岳梓童却恍如不知,再次问道:“为什么不对呢?”

    “两点。”

    李南方说着,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下时,才意识到又在效仿她说话时的臭毛病了,赶紧缩回了手。

    他这个有些突兀的动作,立即让岳梓童明白了什么。

    此女在心中狂笑:“哈,哈哈!南方啊小外甥,你连本小姨说话时的习惯都学了个十足,足见我对你的影响力有多大。休说是你自己不要我了,估计就算用棍子砸你,你都不会走啊。真亏我一直为失去你,而担心受怕的。”

    “第一。”

    李南方明显感觉出岳梓童蓦然间爆发出的浪兮兮、不对,是狂喜气息,稍楞了下时,就看到她竖起了两根白生生的手指,在他说出“第一”这俩字后,很优雅的弯曲了一根。

    “唉,这个不要脸的,算是吃定我了。”

    李南方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懒得再理她,唯有配合道:“我虽然会原谅你,但我绝不会离开夜神。”

    “我知道了。我不会怪你,更不会因为你(爱ai)我(爱ai)的无法自拔,就胁迫你和新婚(娇jiao)妻离婚,来追随我。那样,我虽然很高兴,但我会看不起你。毕竟,女人都特讨厌男人喜新厌旧。”

    岳梓童点头,唧唧歪歪了一大通后,又问:“第二呢?”

    听她这样说后,李南方想发疯。

    更想把她满嘴的贝齿都打碎:“你哪知眼,看我(爱ai)你(爱ai)的无法自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