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24章 谁在吃我的豆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这次的京华之行,可算是让吕明亮开眼了。

    他不但荣幸成为了这场旷世婚礼的见证人,见到了当今华夏影响力最大的两大新娘,见到了以前唯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更全程观看了婚礼上的巨变。

    在花夜神受伤倒地后,吕明亮其实也很想跑过去,用他很出色的医术,来协助蒋默然抢救她的。

    却被段香凝及时拉住了。

    段香凝拉住他的理由很简单。

    吕明亮是男人,却又不是李南方。

    虽说在医生眼里,伤者是没有(性xing)别之分的。

    但那也得看看这个伤者是谁啊。

    如果只是普通美少妇,极具菩萨心肠的吕明亮,完全刻意施展他的回(春chun)妙手,与原本就配合默契的前妻一起,展开抢救。

    可伤者是花夜神。

    正如段香凝在事后所说的那样:“花夜神,是真正的天之骄女。现在除了李南方之外,就没有哪个男人,有资格碰她一根手指头了。哪怕,因她没得到及时抢救,就这样香消玉损。在她看来,也远远要比被其他男人看到她的(身shen)体,要好很多。”

    听完段香凝的一席话后,吕明亮这才明白,他此前所熟悉的某些世俗法则,在这个圈子里是完全被颠覆的。

    为此,他真心感谢段香凝的提醒。

    却又征求她的意见:“我能不能在离京之前,再和我的前妻,说一声真挚的对不起?”

    段香凝原本觉得,他没有这个必要。

    吕明亮对蒋默然的伤害。可不是一声对不起,就能弥补的。

    不过,老吕却说:“我必须要这样做。哪怕我明知道她不会原谅我,但也算是解开了我的心结,此后才能真正全(身shen)心的,投入到新生活中。”

    段香凝被老吕给感动了。

    并不是所有的混蛋,永远都像林康白那样。

    也不是所有的好人,都像李南方似的不变。

    老吕,可能就是从混蛋变成好人中的一员吧。

    于是,在段香凝的陪同下,吕明亮悄悄来到了总院。

    段香凝来总院,肩负着段家的使命,是来看望花夜神的。

    哪怕她见不得花夜神,但只要她能来过,就已经足够了。

    他们上来时,林康白恰好要点鞭。

    对于林大少这种活着就为给家里抹黑的东西,段香凝还是深恶痛绝的。

    不过,她不会出面阻止林康白胡闹。

    只因她如果出面了,就代表着大理段氏与京华林家对立了。

    无缘无故的得罪林家,是大理段氏不(允yun)许的。

    所以她只能躲在旁边看(热re)闹。

    她都不方便出手了,在京华连根葱都算不上的吕明亮,能有什么表现?

    唯有好好充当他的吃瓜群众角色,就好。

    可当蒋默然出现,和林康白越闹越僵时,吕明亮藏不住了。

    他觉得,他有责任和义务,去帮李兄弟的女人。

    吕明亮刚悄无声息的走到蒋默然(身shen)边,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呢,林康白亮出了手枪。

    对手枪这玩意,吕明亮也是很害怕的,慌忙贴墙,双手抱头,不敢再乱动。

    他以为,林康白亮出枪来,只是为吓唬蒋默然而已。

    却不料,林大少真会开枪。

    吕明亮也不知道,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他想了些什么。

    直到他后背被子弹打中时,吕明亮才猛地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他要还债。

    用他的鲜血,他的生命,来弥补他曾经对蒋默然造成的大伤害。

    老天爷念他自从当上院长后,确实按照李南方提出的“为人民服务”宗旨,脚踏实地的干,当然得满足他这个小小的心愿了。

    并让他(身shen)子后仰时,彻底挣出了恶魔般死缠着他的愧疚。

    让他无比轻松的,笑着仰面倒下。

    段香凝却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段大小姐打心眼里,看不起吕明亮。

    一来是双方的(身shen)份地位,确实不在一个档次。

    二来是她特看不起为了往上爬,不惜把(娇jiao)妻送人的混蛋。

    可当吕明亮勇敢的扑上去,为蒋默然挡住子弹后,段香凝在震惊之余,才猛地意识到吕明亮,也算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真正的男人,总能获得女人的尊重。

    不然,段香凝也不会及时出手,抓住他肩膀后,转(身shen)厉声喝道:“快,把他送手术室!”

    走廊墙壁上贴着好多人啊,其中当然不乏医院里的大夫。

    大家同样被林大少在光天化(日ri)下,就敢持枪杀人的英雄壮举给吓坏了。

    所以段香凝的厉喝声,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耳边风。

    刮过,就刮过了,别把她当回事。

    “吕明亮!”

    幸亏蒋默然再次尖叫了声,扑上来一把抱住老吕的左臂时,那些医护人员清醒了过来。

    意识到危险已经过去了。

    没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林康白,右手满是鲜血,手枪都掉在了地上么?

    至于是谁及时开枪,制止了林康白的疯狂动作,大家伙实在不想在管了。

    倒不如沉着抢救伤员的机会,速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呼啦一声,七八个白大褂冲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抬起吕明亮,往西边跑去。

    那边还有一间空闲的重症监护室,也是手术室。

    大门一关,我自逍遥,哪管它外面闹得天翻地覆!

    蒋默然抬手擦了下脸上的泪水,转(身shen)追了上去。

    无论吕明亮此前对她怎么样,她现在都必须参与对他的抢救。

    或许,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们俩人谁也不欠谁的了,他就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伤者,蒋默然(身shen)为总院小有名气的外科一把刀,参与对他的抢救,也是职责所在了吧。

    蒋默然在追向那群人时,曾经回头急匆匆的看了眼。

    她想看看,是谁制止了林康白继续发疯。

    她看到了岳梓童。

    岳大小姐今天来总院,当然也是为了看望花夜神的了。

    尽管昨晚她在与李南方倾心交谈时,提出要来这边看望花夜神的要求,被小外甥无礼的拒绝了。

    但被李南方拒绝是他的事,来不来医院,则是岳梓童的事。

    花夜神是为了救她,才被刺客来了个透心凉的。

    那么,无论俩人之间存在多大的矛盾,于(情qing)于理,她都该来看望花夜神。

    其实岳梓童早就来了。

    比段香凝俩人来的还要早。

    不过,在花夜神的危险还没彻底消失之前,她无法进监护室。

    堂堂的岳家主,亲临总院看望病人,当然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站在走廊中干等着了。

    根本不用任何领导的吩咐,负责重症监护工作的小领导,就把岳家主请在了办公室内,好生伺候了。

    鉴于岳家主在半个月内,(阴yin)婚、大婚现场两次被人刺杀,她的安全问题,宗刚自然是高度重视了。

    齐月还在住院,但却不代表着除她之外,就没有高手来给岳家主提供贴(身shen)保护了。

    同样是来自最高警卫局,与齐月一起并称为十二金钗的王阳,今天一早五点半,就拿着荆红命亲笔签名的委任书,敲开了岳家四合院的大门。

    无论荆红命对岳梓童是什么态度,他都是一名称职的警卫局大局长。

    给当前自(身shen)安全严重受威胁的岳梓童,配备最出色的保镖,也是他的职责。

    当然了,王阳可不像齐月那样,来到岳梓童(身shen)边的同时就退役了,成为她的专职保镖。

    她是最高现役。

    有了王阳这个高手,宗刚总算才稍稍放下心来。

    也只是稍稍而已。

    因为他也很清楚,无论是王阳,还是齐月,都不是那个试图刺杀大小姐的刺客对手。

    不然,吊到不行的秦老七,此时也不会还被他那帮老婆,囚(禁jin)在后面住院部大楼的特护病房内,接受喋喋不休的埋怨,甚至恐吓了:“我保证,你要死了,坟头上会是常年绿色。”

    如果可以,宗刚不希望大小姐来总院。

    谁知道那个刺客,指不定再蹦出来呢?

    可不来又不行,于(情qing)于理,岳梓童都得来。

    宗刚唯有安排大批人手,来保护大小姐的安全。

    也幸亏岳梓童今天来到了医院内。

    不然,林康白完全可以把吕明亮打死后,再轻松敲碎默然姐姐那颗美丽的脑袋瓜了。

    林康白持枪叫嚣所有人,都你妹双手抱头滚一边去时,察觉出不对劲的王阳,马上就向坐在沙发上,右手托着香腮,闭目养神的岳家主汇报了。

    “几个意思?林康白要持枪行凶?”

    听完王阳的汇报后,昨晚一夜未眠的岳梓童,立即神采奕奕了:“走,出去看(热re)闹。”

    她早就知道林大少在外面闹了。

    不过,正如段香凝不方便出面那样,岳梓童更不方便出面。

    别忘了她可是一家之主,(身shen)份超然好吧,其实她早就和林家秘密会晤过了,准备大家联手,共享荣华富贵。

    虽说因为她的大婚终止,这种可能(性xing)不是很大了,还是不想多掺和林康白的事。

    反正她以为,林康白只是在走廊中闹腾罢了,自然会有人制止他的。

    她只需假装不在就好了。

    可她万万没想到,林康白居然闹到了要开枪的地步。

    这就有些过了啊。

    再怎么说,花夜神也是岳家主的救命恩人,蒋默然又是她小外甥的女人,无论伤了哪一个都不好。

    于是,岳梓童带着王阳、宗刚等人,就快步走出七楼值班室。

    出来的很巧。

    恰好林康白抬枪对准蒋默然,扣下扳机。

    根本不需岳梓童说什么,王阳立即本能的掏枪第一声枪响之前,在走廊中乱跑的几个吃瓜群众,干扰了王阳的视线。

    枪声,让这些人尖叫着抱头蹲下,总算给王阳的子弹,让开了道路。

    但这已经是林康白第二次开枪了。

    王阳当机立断,立即开枪。

    只一枪,就把林康白握枪的手腕打碎。

    手枪飞了出去。

    岳梓童没有为王阳的神枪而暗中喝彩。

    她只是为没能及时出现,制止林康白发疯而后悔。

    正在后悔呢,忽然好像有个人,从后面钻进了她(套tao)裙下。

    “哇靠,还敢有吃我豆腐的!”

    岳梓童呆愣了下,随即左脚细高跟猛地后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