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23章 熟悉的陌生脸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没有谁想死。

    尤其刚苦尽甘来的蒋默然。

    但命运却给她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在她自“丧夫之痛”的寒冬中,迅速转换(春chun)天模式,让她美丽的生命之花,为那个男人彻底绽放开来时,林康白对她扣下了扳机。

    罪恶的子弹,在这一刻好像被放慢了一千倍那样,在蒋默然看来。

    发出瘆人的咻咻厉啸声,旋转着飞了过来。

    林康白的枪法还是很不错的。

    他以前就经常在靶场打靶,数米的距离内,一枪击中蒋默然的心脏,还是很有把握的。

    蒋默然看到了死神。

    原来,死神的模样,是如此的鲜艳。

    是由大朵大朵的鲜血之花,组成。

    在她眼前蓦然绽放。

    死神之花绽放后,蒋默然立即深陷在了空灵的状态中。

    看到了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看到了他们在抵死缠绵时,他勇猛的香艳一幕。

    “希望,我的生命,能永远定格在那一刻。那么,我就是快乐的。”

    蒋默然的心,瞬间的无比平静,幸福的笑了。

    就好像,这才是她最好的归途。

    最佳的落幕方式。

    砰!

    清脆的枪响声,在走廊中迅速漫延时,也扑出了窗外,夹杂着数名吃瓜群众的惊叫声。

    “枪响声?”

    刚走上门诊部大楼台阶的李南方,听到突兀传来的响声后,本能的停住脚步,抬头看向了响声的来源方向。

    就像出色的酒鬼那样,根本不用去品尝美酒的滋味,仅仅是通过嗅觉,就能辨别出美酒档次那样,玩枪的高手,也同样能根据枪声在空气中传播的速度,在瞬间判断出来自哪儿。

    “七楼!”

    李南方刚抬头,就精准判断出枪声来自哪儿了。

    就像被一把巨锤狠狠砸了下那样,李南方的(身shen)子猛地晃了下,随即化(身shen)猎豹,扑向了大厅门内。

    花夜神所处的重症监护室,就在总院门诊部的七楼。

    这是陈副总告诉他的。

    此时七楼忽然传来枪声,无论是不是和花夜神有关,都足以撩拨起李南方的恐惧神经。

    他想不出,有谁会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敢对花夜神下毒手。

    所以才听从了师母的劝说,昨晚没有跑来医院陪护她。

    但现在响起的突兀枪声,却让李南方无比的后悔。

    更害怕。

    他不该这样大意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疯子的。

    疯子做事,可谓是鸿泥雪爪,无处可寻。

    他的第六感神经,提醒他七楼传来的枪声,肯定与花夜神有关的。

    从没有过的恐惧,自责,让李南方扑上楼梯时,动作居然变形了,噗通一声扑倒在了楼梯上。

    幸亏他的本能还在。

    不然这下肯定会磕掉他满嘴的牙。

    不等下巴落地,李南方左手及时一撑,按在台阶上,(身shen)子急速飞起的同时,右手已经搭上了楼梯扶手。

    两个等电梯等到不耐烦的小护士,刚好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一个趴在楼梯上的男人,忽然好像鬼魅那样,只在扶手上搭了下,就刷地不见了。

    这俩小护士的眼睛,竟然没有捕捉到李南方借助楼梯扶手,蹭地翻上二楼的动作。

    她们怀疑是不是见鬼了。

    还别说,李南方真恨不得他此时是个鬼。

    唯有鬼,才能穿透墙体,忽然出现在七楼的。

    尤其在第二声枪声传来后,眨眼间就已经窜到三楼的李南方,就像再次被巨锤狠砸了下那样,差点从扶手上摔下来。

    他的恐惧,紧张,惊醒了气海丹田内的黑龙。

    猛地直蹿出来,急速上下左右盘旋着,一声声的咆哮,激发出了李南方所有的潜力,动作变得比鬼都要快!

    可他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秒速能超过六百米的子弹。

    连在空气中以秒速三百左右的声音,都追不上。

    所以等李南方用最快的速度,扑出七楼的楼梯口时,隐隐的尖叫声,以及第三声枪声传来了。

    噗通一声,李南方因扑出来的动作过快,过猛,差点撞在对面走廊墙壁上,赶紧横起右肘一挡时,巨、大的反弹力,竟然让他双膝跪倒在了地上。

    他霍然抬头!

    然后,看到了一抹黑蕾小三角。

    还有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

    除了这两样东西之外,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李南方懵((逼))了。

    幸好李老板的反应速度超级快,懵((逼))瞬间后就意识到怎么回事了。

    他的脑袋,在一个女人的裙子下面。

    这都怪那堵该死的墙。

    如果不是它故意挡在那儿,预谋要让李南方狠狠碰在上面,撞个万朵桃花开,他怎么可能会及时横肘挡在墙上后,被强大的反弹给搞到跪在地上?

    李南方双膝在跪在地上时,惯(性xing)当然不会就此完全消失,促使着他顺着光滑的地面向前滑行了一米多。

    好巧啊,好巧。

    低着头在地上滑行的李南方,好巧的钻进了一个女人的(套tao)裙下。

    本能的抬起头来时,就看到了裙下迷人的风光。

    “好迷人的小裤衩。”

    为什么说人渣就是人渣呢?

    因为正常人是绝不会在新婚(娇jiao)妻可能被人强喂花生米时,还能有当前这个想法。

    只会赶紧从迷人小裤衩的主人腿下爬起来,匆忙的说声对不起,再做其它事。

    李南方发誓,他就盯着迷人小裤衩看了最多,最多两秒钟,以非常纯洁非常纯洁的欣赏态度,正要爬起来时,受惊的小裤衩主人,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左脚猛地后撩!

    挖槽,这么尖尖地高跟鞋鞋跟,好像锥子那样,这要是狠狠击在李老板的下巴上后,还不直接从他口腔内,噗的一声贯穿而出,让他一缕英魂,悠悠飘向西天极乐?

    这迷人小裤衩的主人,简直是太黑心了。

    李南方又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和墙壁发生了误会导致,有必要下如此的狠手?

    啊,不,是狠脚。

    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的娘们,怎么个个都心狠脚辣到不行?

    李南方可不想去西天极乐,于是在黑色小皮鞋的细高跟,匕首般电闪刺向他下巴时,及时摆头,脸颊贴在了小裤衩主人右腿上时,左肘横挡,啪地挡住了那把“匕首”。

    好疼。

    李南方顾不上痛,挡开小皮鞋后,脑袋迅速后仰,翻出裙下时又特么做了个本能的动作。

    居然在那条光滑白嫩的美腿上,用力亲了一口。

    “卧槽,我特么真该死。”

    亲过后,李南方就后悔了。

    暗中强烈的谴责着自己,抬头看向小裤衩的主人。

    很巧啊,很巧。

    迷人小裤衩的主人,也羞恼成怒的低头看来。

    四目相对,俩人齐声说道:“是你!”

    “是你!?”

    看到死亡之花绽放,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蒋默然,在第三声枪响过后,终于从无痛状态的懵圈状态中清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陌生脸。

    熟悉的陌生脸。

    这句话脱胎于熟悉的陌生人。

    什么是熟悉的陌生人呢?

    泛指一对曾经深(爱ai)过,并熟知对方任何优缺点,却分道扬镳的男女。

    吕明亮的脸,对于蒋默然来说,就是熟悉的陌生脸。

    甚至,已经品尝到苦苦相思滋味的蒋默然,都已经忘记吕明亮的模样了。

    他对她来说,或许连一个生命中的过客,都算不上了。

    但就是这个被她极度看不起,更无比痛恨过的男人,却在林康白举枪对她扣下扳机,要收割她美丽的生命时,忽然就像从地缝里冒出来那样,及时扑在了她面前。

    完全是昨天的两场大婚中,当杨逍用一根筷子要刺穿岳梓童后脑时,花夜神及时补位,舍己救人的翻版。

    林康白的两枪,都准确击中在了吕明亮的后背上。

    即便是这样,吕明亮都没敢很实在的扑在曾经的妻子(身shen)上。

    他只是像一座山那样,双手扳着蒋默然的双肩,随着两声枪响声,(身shen)子急促的颤动了两下。

    有鲜血,自吕明亮的嘴角淌下。

    原本保养很不错的红润脸庞,立即苍白如纸。

    却偏偏,带着解脱的赎罪笑容。

    他,终于用这种方式,还上了对前妻的无比愧疚。

    随后那声枪响声传来时,吕明亮的(身shen)子,并没有再次剧颤。

    只因没有子弹过来。

    就算是过来,那又怎么样?

    他,依旧能用他的(身shen)体,为前妻挡住邪恶的子弹!

    吕明亮,曾经邪恶过。

    为了往上爬,把(娇jiao)滴滴的(娇jiao)妻,主动推到别的男人怀中。

    并在得到想得到的东西后,对彻底霸占他(娇jiao)妻的李南方,尊敬有加。

    尊敬李南方,并甘心按照他所说的去做,这对吕明亮来说,也是一种无法饶恕的邪恶。

    可所有的邪恶,都在这一刻,被他的鲜血洗清。

    就像他对前妻坚强的笑着,说出来的话:“默、默然。从此后,我、我终于不再欠你什么了。”

    蒋默然呆呆地望着吕明亮,大脑内一片空白。

    却又格外的清醒。

    伤害,永远都是伤害。

    曾经的伤害,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的。

    但是能偿还。

    就像,吕明亮舍(身shen)为蒋默然挡住子弹后,蒋默然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去(爱ai)他。

    她现在的芳心,已经全部被一个叫李南方的家伙填满。

    再也无法接纳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不过,她必须承认,吕明亮说的没错。

    从此后,他已经不再欠她什么了。

    “我如果死了,请帮我照看下现在的妻、妻子。”

    吕明亮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

    他想笑。

    只是刚咧嘴,就有鲜血从嘴里淌了出来。

    “好、好。”

    蒋默然木然的点了点头。

    “谢”

    吕明亮只来得及说出一个谢字,脑袋就迅速后仰,(身shen)子向后摔去。

    他的意识在彻底消失之前,促使他做出了推开蒋默然的动作。

    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谁都不欠谁的了。

    那么,吕明亮就没理由死在人家怀里。

    “吕明亮!”

    当吕明亮(身shen)子后仰摔倒时,蒋默然终于彻底的清醒,惊声尖叫。

    她的尖叫声未落,眼前黑影一闪,有人及时伸手,抓住了吕明亮的肩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