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19章 她是我的小姨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以为这个世界很美好。

    以为已经和李南方成为了朋友。

    因为他说“(爱ai)笑的女孩子,运气总是会好一些”的小白,并没有意识到她说出的这句话,会可能给她带来致命(性xing)的伤害。

    她说:“昨晚,现场上千人,可都知道岳女士离开会所时,和你单独在某客房内,呆了足足两个小时。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懂得孤男寡女独出一室这么久,会发生哪些事。而且,岳女士出来时,也只是穿着贴(身shen)衣服出来的。”

    她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抬手拢了下垂在眼前的发丝时,才蓦然发现背后三米内,已经成为了真空地带。

    于飞等数十名记者看着她的眼神里,都带着满满地怜悯神色。

    仿佛在和她说:“小白呀小白,你该叫白痴才对。这么敏感的私人关系,也是你能问的吗?”

    虽说大家都在心中肯定,李南方会在勃然大怒后,抬脚——再拿出大笔赔偿,让小白换上一口漂亮的烤瓷牙时,却也很希望李先生,能如实回答她提出来的这个问题。

    尤其是陈副总等会所高层,更是迫切想听到李南方的真心话。

    甚至暗中都下了决定,无论李南方会不会回答,会所都会帮小白换上一口最好的烤瓷牙。

    李南方接下来的回答,或者说是态度,都和现场上千会所员工,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

    李南方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

    他低头看着小白,神色复杂。

    更不说话。

    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致命错误的小白,紧张到不行。

    她想转(身shen)逃走。

    在她背后三米之内,是真空地带,没谁来阻挡她的逃亡。

    可是,她的双腿,怎么会像灌了铅块那样沉重,让她无法挪动半步?

    沉默良久的李南方,终于有所动作了。

    不是抬脚。

    更没有扑下来,采住小白的头发,把她抽成猪头。

    而是抬头四十五度角的仰望着大堂天花板,缓缓说道:“我先解释一下,昨晚我和岳女士在客房内的那两个小时里,都是做了些什么。又是说了哪些话。”

    昨晚,岳梓童和他说了三件事。

    一个游戏。

    第一件事,和他郑重的说对不起。

    第二件事,告诉他说,她并没有背叛他。

    第三件事,问他,他还(爱ai)她吗。

    一个游戏,则是猜她哪只小手里没有笔帽。

    她输了,她就去刷碗了。

    她在刷碗时,李南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怕李南方着凉,就把带着她体香的大红嫁衣脱下来,盖在了他(身shen)上。

    “然后,她就静悄悄的走了。”

    李南方说到这儿后,低头看着小白笑道:“我敢发誓,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小白,你不要怕,我是不会不会对你动粗的。因为我这个人再怎么混蛋,但从来都没有打过朋友。”

    小白所有的担心,都随着李南方最后这番话,化为乌有。

    她终于能肯定,她可能真和李南方成为朋友了。

    李南方又说:“现在,我再回答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

    小白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也是陈副总等人最关心的问题。

    他,和岳梓童以后会是一种什么关系。

    “我是个刚出生,就被抛弃的孤儿。”

    李南方明明说他要回答小白的第二个问题,却开始讲解他的不幸(身shen)世,这明摆着是跑题了。

    但包括最小白的小白在内所有人,都没打断他。

    都在静静地凝神静听。

    “我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一对伟大的夫妻所收养。虽说我对抚养我长大的老头,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的,甚至还会骂他糟老头。但我对女人的尊敬——”

    说到这儿后,李南方笑了下,轻声说:“她,就是我的亲妈。很早,很早以前,我就不想喊她师母,而是想喊她一声妈妈了。可是,她不(允yun)许。”

    七星会所的最顶层,某房间内。

    坐在沙发上的师母,听到显示器里的李南方,说出这句话后,泪水忽地就涌了出来,转(身shen)趴伏在了丈夫的怀里,哽咽着说道:“南方,南方。其实,其实我特想你喊我一声妈的。”

    “你长大了后,一定要喊她(奶nai)(奶nai),记住了吗?”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龙城城,低头看着怀里那个白胖胖的臭小子,在心里轻声说道。

    李南方的声音,自音质绝佳的音箱内,清水般继续缓缓流淌了出来:“我不知道师母为什么不许我喊她一声妈,但我只能遵从,在心里把她当亲妈孝敬。”

    停顿了下,李南方终于说出,他为什么要提到师母的原因了:“岳梓童,是我师母最疼(爱ai)的小堂妹。所以按照辈分,我就该喊她一声小姨。最最关键的是,因为我十三岁时,曾经偷看她洗澡——差点被糟老头打死后,和已经仙逝的岳老做主,把小姨许配给我当老婆。”

    “我无比的尊敬师母,无比尊敬她为我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其中,就包括她为我订下的未婚妻。”

    李南方说着,下意识的拿出香烟,叼在嘴上一颗后,才发现当前,貌似不适合吸烟。

    抱歉的笑了下,他把香烟重新放回烟盒:“只要师母还认我是她的南方,那么我就会遵从她老人家当初的意思,把岳梓童当做我的小姨来看待。”

    师母的泪水,流得更急:“你是我的南方,永远都是我的南方。”

    好像遥遥感受到了师母的泪水,李南方眼圈也有些发红,再次沉默很久后,才说:“是,我承认,我现在的妻子是花夜神。我已经失去了,再迎娶岳梓童为妻的机会。但,谁都不能忘记,她还是我的小姨。”

    有些抱歉的笑了下,李南方低头看着小白:“现在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了。我和岳梓童的关系,就是小姨和外甥的关系。对我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小白能说不满意吗?

    满大堂极度渴望知道他和岳梓童以后是什么关系的人,能不满意吗?

    小白用力点头:“李先生,我可不可以问第三个问题了?”

    “可以。”

    李南方终于耐不住烟瘾,点上了一颗烟。

    小白今天也是豁出去了,反正她有个敢和京华林家对怼的朋友,就算接下来的问题再敏感,会引起某些人的不快!

    她,也不怕:“据我所知,岳女士在你‘死而复生’后,已经中断了与贺兰家大小姐的婚礼。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她中断的不仅仅是一场看似荒唐的婚礼,还有可能是她的前程,甚至是生命。毕竟岳家的人,是不(允yun)许——”

    “是不(允yun)许任何人欺负她的。”

    李南方打断了小白的话。

    有些话,自己知道就可以,但最好不要说出来。

    如果一旦说出来,就会遭到大、麻烦。

    李南方当前一再强调,(爱ai)笑的女孩子运气都好些,但绝不包括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某些不能说的话后,还有今天的好运气。

    所以,他及时打断了小白的话,笑道:“不但是岳家诸人不会(允yun)许任何人欺负她,我也不会。”

    小白被李南方打断后,才猛地意识到,她差点就犯下致命(性xing)的错误。

    幸亏李南方打断的及时。

    满脸感激的神色,小白仰面看着李南方,深吸一口气后,问题理智了起来:“请问李先生,您能不能解释下,您也不会的具体意思呢?”

    李南方淡淡地回答:“就是无论‘谁’想欺负她,都要先过了我这一关。无论,我是谁的丈夫。也无论,她最终会嫁给任何人。”

    他在说到“谁”这个字眼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这个“谁”里面,就包括岳家诸人!

    小白也听出来了,却实在忍不住地问:“李先生,请(允yun)许我打个比方。众所周知,华夏和某国家是兄弟之国。但兄弟之国内部高层,如果发生不愉快的事,那么华夏是不方便插手的。毕竟,那是人家的内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华夏都无权干涉的。您说,对吗?”

    采访经验为白痴般的小白,在今天得了质的突破。

    懂得利用国和国之间的关系,来委婉的暗示,岳梓童如果被岳家诸人欺负时,李南方这个外人,是没资格,也没理由干涉的。

    这是人家岳家的家事。

    李南方笑了,低头看着她反问道:“小白,那我问你,我刚才为什么一再强调,岳梓童是我的小姨呢?”

    岳梓童是他的小姨。

    他是她的小外甥。

    当小姨被欺负时,小外甥为她出头站队,谁能说出个错来?

    小白呆愣下后,喃喃地说:“你,您仿佛说的很对。这是亲(情qing)。亲(情qing)之间,是没有所谓的派系,内政。您既然是岳女士的外甥,那么您当然有权利,也有资格去保护她不受伤害了。”

    笑吟吟的点了点头,李南方说:“对,就是这个意思了。”

    “可是,可是——”

    小白明明赞同李南方所说的这些,却感觉很不对劲。

    李南方没有催促她可是什么,悠然自得的吸烟。

    可是了老半天后,小白终于说出了于飞等人恨不得扑过来,掐住她脖子替她说出来的话了:“可是,您在保护岳女士时,会不会连累您(身shen)边那些亲朋好友?毕竟,只有您和岳女士的亲戚关系。但您的朋友们,却不方便帮您一起干涉某些事的。”

    大家都知道,小白所说的“亲朋好友”,就是吊到不行的荆红命等人。

    他们虽然吊,却没权力帮李南方这个岳家主的小外甥,来干涉岳家家务事的。

    不然,就会引起某个圈内所有人的不满。

    面对小白这个很敏感的问题,李南方再次反问:“我为什么要连累我的亲朋好友?”

    小白愣了下,随即恍然:“您是说,您只会一个人?”

    “对,就是我一个人。”

    李南方抬起头,看着电梯门口的贺兰小新,徐徐地说道:“岳梓童只是我一个人的小姨,并不是别人的。所以,我的亲朋好友不会掺杂其中,我也不喜欢他们掺杂其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