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16章 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贺兰小新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抓住机会的岳临城父子,肯定会从今天开始,就启动岳梓童“下野”的计划。

    李南方没死,却不能再和岳梓童结婚的事实,也导致岳家无法从中获得荆红命等人的助力。

    既然岳梓童无法再通过李南方,来为岳家补充养分,那么她凭什么还要窃据岳家家主之位?

    真以为岳家诸位男丁,很喜欢被一个晚辈女孩子骑在脖子上,作威作福吗?

    为消弭她在担任家主时,曾经试图与贺兰家大小姐女女结婚的现实,不会成为“业内”的笑柄,那么让她早早离开这个世界,以她的小命来洗刷给岳家带来的耻辱,就成了势必在行的了。

    残酷的事实,把李南方((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如果是花夜神的丈夫,岳梓童就会被玩死。

    他如果继续和小姨保持未解除的婚约,那他就会被万众口水给淹死。

    相信内战内行的岳家父子,已经开始大肆散播李南方和花夜神的(爱ai)(情qing)了。

    唯有用花夜神的(爱ai)(情qing),来绑架李南方不能离开她,转而投进小姨的怀抱,才能让岳梓童死不瞑目。

    那么,李南方又该怎么办?

    他在想。

    左手抓着门把,倾听着背后传来的呼吸声。

    贺兰小新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因为她很清楚,李南方接下来的话,就会关系到岳梓童的生死。

    也间接关系到,贺兰扶苏能否力踩贺兰群星等人,成为贺兰家唯一的第三代家主候选人。

    “我,不会,坐视她被人,欺负的。”

    短短的十一个字,却仿佛用尽了李南方全(身shen)的力气。

    因为他很清楚,在他说出这句话后,他就不得不帮岳梓童,面对强大的岳家。

    这与他此后一心想在商界发展的初衷,完全相违背。

    可以预见,从昨晚起就开始启动拉岳梓童下马计划的岳家父子,会把他视为生死大敌,开始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打击,报复他,给他处处设卡,做小鞋。

    放在以前,岳家还是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对付他,毕竟他背后站着荆红命等人的。

    岳清科倒是尝试过,结果不是太好,本来负责保护他老爸岳临城的两个最高现役,马上就被荆红命给调回去了。

    别的家主(身shen)边,都由最高现役提供贴(身shen)保护,但唯独岳临城没有,多丢人?

    那次事件,也是岳老觉得他不配当家主,开始考虑让他下台的导火索。

    但现在岳家相信,无论他们怎么对付李南方,荆红命都没理由出手了。

    原因很简单。

    岳临城等人和岳梓童之间的斗法,是人家的岳家家事。

    你李南方一不是岳家的女婿,而不是岳家的人,却要插手人家的事,这纯粹就是狗拿耗子了。

    道理上站不住,或者说是师出无名。

    那么无论荆红命等人再怎么想帮他,都只能袖手旁观。

    因为荆红命等人一旦出手,也就等于干涉别人“内政”,触犯了圈内的最基本的忌讳。

    就会引起所有豪门的不满,继而联合起来打压他。

    连累荆红命等人,当然不是李南方所希望的。

    所以他要想插手岳家内政时根本不用他通知荆红命等人别管,那些人也不会管的。

    失去了荆红命等人庇护的李南方,能抗得住岳家的全力打压?

    能吗?

    李南方不知道。

    他只知道,当他艰难的说出这十一个字后,浑(身shen)忽然轻松了起来。

    想到了一句话:“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

    有些事,不能做。

    而有些事,明知道去做会很惨,也必须要去做。

    男人来世界上走一圈,总要遇到一两件这种事。

    既然这样,那就去做吧。

    不然,李南方就算是活到一百岁,也会每晚做恶梦,梦到她小姨满脸是血的来扑他,尖叫着:“李人渣,还我命来!”

    他在关上浴室房门的瞬间,听到了女人的哭声。

    这是喜悦的哭声。

    贺兰小新一个晚上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其实人活着,也就那么一回事罢了。”

    李南方穿好衣服,自嘲的笑了下,开门走出了客房。

    清新的太阳,正在慢慢地爬上树梢,透过大玻璃窗洒在七星会所大堂内。

    上千人依旧在静坐,有的实在坚持不住睡着了,有的却在窃窃私语。

    相比起心累到不行的会所员工们来说,混迹其中的各路记者们,则是个个精神奕奕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随着太阳的升高,那个叫李南方的家伙,很快就要出来了。

    “于组,你说李南方会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小白抬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轻声问道。

    于组反问道:“你说呢?”

    “我觉得,他会。”

    小白想了想,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

    于飞随口又问了句后,心中晒笑:“到底是刚来的新手,一点也不懂别人的心理。要不是看在你能陪我苦熬一个晚上的份上,我肯定不会告诉你,这时候无论是谁试图采访李南方,都会被他视为火上添油。他会勃然大怒,说不定还会当众抽人耳光的。”

    小白可不知道于组暗中在想什么,在想了想后认真地说:“因为我是女人。我觉得,我该了解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于飞愕然,随即哑然失笑:“呵呵,那你猜猜我现在心里怎么想的。”

    “你肯定是在想,等会儿会把采访李南方的机会让给我这个新人。”

    “你猜对了。”

    于飞故作惊讶的用力点头时,心里却在想着,等本次采访任务结束回到单位后,就马上请上司换掉这个助手。

    长相很一般也就罢了,关键是还特愚蠢。

    不过有一点,于飞还是很认同的。

    那就是等会儿他会让小白去采访李南方。

    希望本来长相平凡的她,在被很抽耳光后,能够变得漂亮些吧。

    最好是也能变聪明点。

    愚蠢的小白,看到于组真把本次采访机会让给她后,立即兴奋的握拳,低低的耶了声。

    却不知道和她坐在一起的所有同行,都为她的愚蠢而翻了下白眼球时,也都默默地在心里打起了草稿。

    草稿的标题,就叫李南方怒抽女记者吧,观众们对这种标题可是很感兴趣的。

    “来了,来了!”

    就如同岳梓童昨晚乘坐电梯下来时那样,大堂内也不知道是谁在低低喊了一嗓子。

    顿时,盘膝静坐在电梯门口的上百人,齐刷刷的抬头。

    陈副总更是用力抿了下嘴角,回头看了眼。

    她看到后面的人群里,已经有人举起了手机,开启了录像功能。

    远房堂妹陈燕说的没错,员工内混迹了好多记者。

    不过陈副总已经顾不上在意了。

    这些记者昨天一整天,都没机会吃到这块大(肉rou),如果再让人把他们轰出去,那就太不体谅人了。

    “唉,就随他们去吧。反正李南方能做出对不起花总的事,也正需要记者们曝光呢。”

    陈副总心中低低叹了口气时,电梯门缓缓地打开了。

    唰!

    好像有无形的声音响起,数千道目光再次调整焦距,齐刷刷看向了电梯内。

    更有数十声按下拍摄键的咔咔声响起,这是那些记者在行动。

    电梯门开后,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个人,并没有让大家伙失望。

    李南方。

    还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让诸人苦等整整一个晚上的李南方,终于出现在了人们视线中。

    碍于他是花总新婚夫君的事实,心中对他再怎么不满,也不敢表达出来的陈副总,刚站起来却又接着噗通坐在了地上。

    任何人在坐了一个晚上时,浑(身shen)的血脉流畅度都不会太高。

    好像早就知道,下面有这么多人静坐那样,李南方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之色。

    神色淡然的走出电梯,停住脚步看着陈副总:“坐着说话也可以的。”

    从现实角度上来说,李南方已经算是陈副总的老板了。

    早在青山时,李老板和员工们说话都是和颜悦色的,尽显他是个良心(奸jian)商的本色。

    可此时此刻,李老板的和颜悦色却被陈副总等人,误以为是心虚的表现。

    “你是我们花总的丈夫,在她为救你老(情qing)人(身shen)受重伤后,你不但没去医院守护,反而在会所内接连和岳梓童,贺兰小新俩人发生了不得不说的关系。

    尤其是后者,根据线报传来的最新消息,她还没有自客房内出来,应该是被你搞下大胯来了吧?

    色狼。

    负心汉。

    挨千刀的臭男人!

    真不知道我们花总怎么会看上你,才招惹了大灾难。

    你怎么不去死啊?

    你还有脸面对我们愤怒的目光,保持你卑鄙的绅士风度吗?”

    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大通后,陈副总居然忘记该和李南方说话了。

    她算是七星会所的二号人物了。

    她不说话,别人当然不好说什么。

    一来是这样会让她没面子,二来则怕说错话后,会遭到李南方的记恨。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话想问我。现在可以问了。”

    李南方也算是察言观色的老手了,当然能从陈副总(阴yin)晴不定的脸色上,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他没因此责怪她们。

    因为他觉得,设(身shen)处地的想想,他也会有这些想法的。

    被人误会,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

    等她们提出疑问后,再逐一回答清楚就好了。

    “我”

    受到李南方虚(情qing)假意的提醒后,陈副总知道她必须为上千员工站出来才行。

    只是她刚说出这个字,就被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我能不能代替陈副总她们,向李先生您提出几个问题?”

    这谁呀?

    这么善解人意。

    陈副总有些纳闷的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会所女工装的女孩子,满脸没心没肺的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手里还举着手机,对李南方不住地咔咔拍照。

    她刚站起来,生怕会被殃及池鱼的于飞等人,哗啦一声挪向了旁边。

    李南方笑了下:“可以啊,你过来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