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11章 那对男女狼狈为奸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那个害我们花总生死未卜的岳家主,此时正和姑爷在某客房内,呆了已经两个小时了。

    此时已算是深夜时分,孤男寡女的独处一间隔音措施良好的包厢内,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只要看到顺眼异(性xing)就想推倒人家的正常人类,都会想到某些不健康的画面。

    并从中获得快乐的感觉,那是别想了。

    他们只能收获,更加浓厚的不安。

    要是论起谁更会撩拨男人那根名为“禽兽”的神经,(身shen)材高挑也不错的岳梓童,当然无法与(性xing)感妖媚的花总相比。

    可岳梓童胜在年轻啊。

    据说她今年才刚满二十三岁,绝对一朵(娇jiao)滴滴的小黄花呢。

    再说人家可是堂堂的豪门家主。

    虽说花总(身shen)份貌似也很尊贵,但单论(身shen)份的话,终究没资格与豪门家主对怼的。

    男人有时候对一个女人心生非礼之心,其实并不是她年轻啊,长得好看啊等等,而是因为她的(身shen)份地位。

    比方,那些有着成千上万粉丝的女明星,要是论起(身shen)材相貌,相信艺校里那些小妹子强过她们的不知多少人,但双方在男人眼里的价值,却不可同(日ri)而语。

    能泡到一个不知当过几百次新娘的女明星,比泡到一百个纯(情qing)小妹更让男人有成就感。

    这就是女人的(身shen)份地位在做崇了。

    所以没有人看好花总。

    都在担心姓李的那个家伙,会趁着她重伤住院时,趁机把会所给谋夺说不定,还会当个男版的潘金莲,与女版西门庆岳梓童一起,趁机毒害花总。

    会所易主后,姓李的还会像花总那样,对大家好吗?

    如果不是担心自己的饭碗是否牢靠,大家伙傻了才会齐聚大堂内,面色不安,仿似即将被推进毒气室内的犹太人。

    早就三五成群的凑到一起,八卦一个新郎和两个新娘的故事去了。

    一通八卦后,睡觉特别香。

    “来了,来了!”

    不知道是谁,忽然低声说了句。

    声音很轻,但在聚集了上千会所员工的大堂内,却像个炸弹那样,让沉默着的所有人心中一凛,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了电梯那边。

    电梯门边墙上的按键,正在不住的闪烁,显示有电梯自至尊楼层,正在下行。

    当然了,乘坐电梯下来的人,也可能是别人。

    但上千员工却都有种真实的预感!

    现在乘坐电梯下来的人,就是岳梓童。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心跳,加速。

    当岳梓童受气小媳妇似的,和李南方走进了电梯后,这个消息立即以风一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会所所有的大小员工耳朵里。

    今天是花总大婚的好(日ri)子,会所上千员工都不许歇班。

    所以人员从没有过的嘻唰唰,不,是齐刷刷。

    本来还有人打算,等婚礼结束后,晚上再去外面和亲朋好友的大吹牛比来着,可谁能想到白天会出现那种事?

    花总的生死未卜,一下子把所有员工的心都提了起来。

    上到已经逐渐成为花总头号心腹的陈副总,下到厨房内帮厨的小伙计,哪还有心思离开会所去找人吹牛?

    吹牛比,也得看心(情qing)呢。

    当前大家心(情qing)都不好,或者说都在忧心自己的前途,当然得聚集在大堂内,等待命运之神的审判。

    上千员工的命运之神,由两个人组成。

    一个是岳梓童,一个就是李南方了。

    虽说白天的婚礼并没有完成,但李南方已经是大家伙心目中的“老板娘”了。

    老板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就此死翘翘,那么老板娘当然会成为她的唯一继承人,接手市值数百亿的七星会所。

    假如老板娘和害花总受伤的岳梓童狼狈为(奸jian),在这两个小时内成就好事后,再精心策划下依照他们的实力,要想彻底掌控会所,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大家伙才把这对男女,当做自己的命运之神。

    他们想让大家好过,那么大家的明天就会更加美好。

    毕竟岳梓童是豪门家主,而李南方又是灰道中人,这俩真要狼狈为(奸jian)了,绝对能横扫黑白两道的。

    他们要想大家别他么的好过了,那么大家也只能接受这苦((逼))的安排。

    估计,这种的可能(性xing)很大。

    别忘了,在白天的婚礼上,花总掌抽岳家主时,会所员工们可是齐刷刷站在她(身shen)边,横眉立目过岳梓童的。

    岳梓童能不因此怀恨在心吗?

    一旦用她的美色、不,是用她超级尊贵的(身shen)份,彻底掳获“老板娘”后,就等于掌控了七星会所,成为绝对的掌权人。

    到时候,她想收拾谁,还用得着和谁打报告吗?

    只需上嘴唇轻轻地一碰下嘴唇,就会有大批的人卷铺盖滚蛋的。

    “但愿岳家主出来时,是一幅灰头土脸的样子。但愿我们老板娘能扛住她尊贵的(身shen)份,义正词严的把她拒之门外、不对,是拒之(身shen)外。那样,我们就不用担心被她掌权后,再逐一算账了。”

    “老板娘,你一定要对得住花总!”

    “老板娘,你一定能抗得住岳梓童尊贵(身shen)份的(诱you)惑!”

    “老板娘,我们相信你,全国人民都相信你”

    当人们在心中如此深(情qing)的呐喊时,停在一楼大厅内的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一个(身shen)穿月白色古式内、衣的绝色女郎,自电梯内高傲的昂着下巴,女王般的走了出来。

    上千员工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如坠冰窟。

    果然如此。

    人们最担心的事(情qing),真的发生了。

    岳梓童啊,不要脸的岳家主,真在和我们老板娘独处的这两个小时内,和他发生了苟且的关系。

    如若不然,她穿着的大红嫁衣怎么不见了呢?

    肯定是“狼狈为(奸jian)”时弄脏了,索(性xing)不穿了。

    你们再仔细看看她的精气神。

    如果她被老板娘给严词拒绝的话,肯定会满脸的沮丧,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趾高气扬的。

    我呸!

    我啐你满脸的口水。

    你个不要脸的,我们花总是为了救你才生死未卜的好不好?

    就算你再怎么没良心,可也不能在今晚的此时,和本该与我们花总入洞房的老板娘,急不可耐的成就好事啊。

    还有那个没良心的李南方。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我们花总那么(爱ai)他,他不去医院伺候花总,却和这个妖女都闪开,让我去杀了这个臭女人!

    上千会所员工心中呐喊,有悲愤至极者准备举起拳头,高喊一声是爷们的给我冲上去,一起打死这妖女时,一个低沉的喝声响起:“闪开,闪开,都闪开!”

    大家本能的一看,就看到岳梓童的大管家宗刚,带着一队头戴钢盔,左手持防爆盾牌,右手拿着警棍,腰里还别着枪(套tao)的武警,杀气腾腾的自大堂门外冲了进来。

    防暴武警们仿佛知道会所员工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个个都高举着警棍,嘴里呼喝着,用防爆盾牌用力向外推挤着,很快就杀开一条不是血路,却胜似血路的、的路,跑到了电梯那边。

    把岳梓童团团围住,缓步走向大堂门口。

    别看刚才众员工们看到岳梓童时,都一个个怒火填膺的,下定决心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把豪门美女家主活生生打死,算不算是惊天大事儿?

    肯定算啊。

    反正大家也不是太怕后果,毕竟老祖宗可是说过这样一句话:“法不责众。”

    但当这些助纣为虐的防暴武警出现后,大家伙心中的万丈怒火,却被淋了一场特大暴雨。

    熄灭了。

    还没有谁,敢和成编制的防暴武警对着干。

    除非活的不耐烦了。

    生活如此的美好,有谁愿意去死呢?

    于是,在防暴武警突现后,大家只能在心中暗骂宗刚多事

    岳梓童只穿着月白色古式内、衣的样子,早就在门外时刻关注着的宗刚,当然也看到了。

    宗刚的感受,与上千会所员工的沮丧、愤怒感受截然相反。

    他是欣喜(欲yu)狂啊。

    这是他最最最想看到的结果。

    只要大小姐能成功掳获李南方,那么不仅仅是她自己舒服哎哟,挖槽,是谁砸的板砖?

    好吧,不仅仅是岳梓童个人的胜利,更是宗刚,整个岳家的胜利。

    两个人的完美结合,代表着岳梓童在岳家的地位更加坚固,岳临城之流的,这辈子都得乖乖蛰伏了。

    不然,你动一个试试!

    岳梓童与李南方夫妻合璧还不算,还有贺兰家的大小姐呢。

    当然了,要想动用贺兰家的力量,难么岳家主就必须得答应与贺兰小新“共享”李南方。

    这种事虽说很有些见不得人,会有损岳家主的威望,可只要能确定她家主的优势,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大小姐,贺兰、贺兰公子呢?”

    在诸多防暴武警护送下,宗刚紧随岳梓童走出会所大堂门口后,才低声问了句。

    他所说的贺兰公子,当然是贺兰小新。

    宗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新姐,唯有用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了。

    “不用管她。她没事的。”

    走到加长的防弹房车面前,岳梓童回头看了眼会所最高处,淡淡然的笑了一个。

    “唉,你明明狗(屁pi)都没得到,却装出心满意足的样子。梓童,你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

    站在三楼某窗前的贺兰小新,放下窗帘后,满脸忧国忧民样子的叹了口气。

    新姐现在对岳梓童的了解,可谓是到了窥一斑而知全豹的超然境界。

    如果岳梓童走出会所时,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贺兰小新立马就会跑出餐厅,飞速的追去安慰她:“行了,别装了啊。得手时的感觉,是不是特酸爽啊?两个小时内,高了几次啊?”

    有的女人明明失败了,却偏偏会装出一副成功的样子,来让围观群众愤怒,差点把她撕成碎片。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反正上千会所员工没看出来,宗刚也没看出来,贺兰小新却看出来了。

    “看来,又得新姐亲自出马,启动b计划了。”

    贺兰小新秀眉紧皱着,喃喃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