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10章 最后一次游戏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岳梓童右脚即将迈出客房门口时,忽然又落了下来。

    转(身shen)。

    满脸的纯洁笑容。

    李南方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你又想做什么呢?出个门而已,有必要这样一波三折的吗?”

    岳梓童愣了下:“你,很害怕我纠缠你吗?”

    “切,我会怕你?”

    李南方不屑的撇撇嘴:“你又不是什么吃人的老虎。我只是烦你总是墨迹个没完没了的,不如以前干脆。”

    “我以前,很干脆吗?”

    岳梓童立即追问。

    李南方闭上眼,躺在了沙发上。

    他算是看出来了,岳梓童不想走。

    她在竭力寻找留下的理由,继而试图说服他,俩人能重归于好,开启新的篇章。

    也是为了把他的利用价值,给彻底的榨干。

    这女人,简直是太(阴yin)险,太狡诈了。

    稍不留神,就能上了她的当,落进她的陷阱,在她精心编织的温柔乡内,化为一幅枯骨的。

    李南方当前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唯有脑子里漂起了拖鞋,才会甘心被他压榨呢。

    正所谓一朵鲜花固然很美,很香,很想让男人采下来藏在家里,但能比得上一片森林更让人向往吗?

    所以李南方绝不能因为一朵鲜花,就失去一片的森林。

    他在躺在沙发上后,就已经想好了,无论岳梓童接下来耍哪些(阴yin)谋手段,他都会只说一个“不”字。

    绝不会给这蛇蝎美女一点,不,是半点俘虏他的机会。

    哪怕,她脱光光了,在他面前大跳艳舞。

    李南方也会把她当做一具红粉骷髅。

    岳梓童当然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话说,那可是她最后的绝招,不到万不得已时,是绝不会动用的。

    她只是重新走过来,坐下后又拉开了案几的抽屉,拿出了一个笔帽。

    李南方睁开了眼,眼神木然的看着她。

    心中刚硬的男人,倒是真想看看,这(娇jiao)俏美女能玩出什么花来。

    “你明天就回青山吗?”

    岳梓童拿着笔帽,轻声问。

    已经打定主意的李南方,淡然说道:“不。”

    他只需说不就好,不用和她解释,夜神姐姐当前还在总院的重症观察室内,青山那边就算有天大的事,他也不能扔下她不管的。

    “哦。”

    岳梓童螓首轻点:“你会放过刻意打击陈大力等人的康维雅吗?”

    “不。”

    李南方心中冷笑:“我会放过你的走狗才怪。恐怕你现在还不知道,你忠实的走狗,已经被我用重卡撞翻车了吧?”

    “你会永远都呆在京华,和花夜神一起来经营会所吗?”

    岳梓童其实并不是太关心康维雅的死活,她只是看似无聊的,说一些无聊的话:“那样,以后我想见你就容易多了。虽然咱们今晚之后,就再无任何瓜葛,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有些事,确实至死难忘的。不能走到一起,经常能看到你,也不错。”

    “不!”

    李南方大声的回答。

    他说这个字,有两个意思。

    一是在回答岳梓童,他不会永远都呆在京华。

    诚然,花夜神的七星会所,是全世界都能数得着的知名会所,每年所创造的利润,远比当前的南方集团更大。

    会所的经营模式,管理人员等经过这么多年的不断磨合,探索后,已经堪称完美。

    李南方真要把花夜神取而代之了,以后哪怕什么工作都不管,也能躺着数钱的。

    但他不想当个吃软饭的。

    他说不的第二层意思,则是:“就算我永远都留在京华,我也不会让你轻易见到我的。”

    “哦。”

    岳梓童的眸光黯淡了下,又问:“那,我邀请你们两个去我家做客,你会去吗?”

    “不。”

    “你邀请我。”

    “不。”

    “你已经不(爱ai)我了。”

    “不是!”

    李南方刚说出不字,猛地醒悟这是个圈(套tao)了。

    岳梓童肯定是早就看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所以才故意先问了那么多废话。

    当然了,那也不完全是废话,而是李南方对那些问题的真实态度。

    她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废话,都只是为了这句话:“你已经不(爱ai)我了。”

    李南方如果顺口说不,就代表着还(爱ai)人家。

    那样,早就做好充分准备的岳梓童,就会立即打蛇踩着鼻子上脸,用李南方想不到的方式,来((逼))着他不得不承认,他还是(爱ai)着她的

    幸亏李南方的反应速度也不慢,不字刚出口,就马上改为了是。

    岳梓童有些遗憾的想:“这混蛋的反应速度,越来越快了。”

    李南方心中冷哼:“哼,这蛇蝎美女的(阴yin)险狡诈指数,越来越高了。”

    岳梓童也没(阴yin)谋失败就沮丧,只是很雍容大度的笑了下,伸出了白生生的右手。

    右手掌心,正是拿个笔帽。

    李南方眉梢一挑,意思是在问,几个意思?

    “玩最后一次游戏。”

    岳梓童缓声说出的话里,带有明显留恋:“谁输了,谁就去洗碗。”

    这儿是七星会所最高级的客房之一,有单独的洗澡间,有书房,甚至还有小健(身shen)房,但就是没有厨房。

    不过洗碗时,也不一定非得在厨房里洗啊。

    在浴缸内,在马桶内都可以的。

    关键正如岳梓童所说的这样,谁输了谁去洗碗,只是他们俩人之间的游戏。

    最后一次,游戏。

    去年夏天,李南方刚入驻岳家不久,小姨还是很讨厌很讨厌他的,却不讨厌他烧的饭菜两个人搭伙过(日ri)子,哪有一方只管吃喝,却一点事都不做的道理?

    于是很有男人气概的李南方,就拿出一枚硬币,利用她小姨骄纵跋扈的(性xing)格,和她对赌。

    谁输了,谁洗碗。

    十赌九输。

    这句最适合滥赌棍的话,用在岳梓童(身shen)上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躺在沙发上,叼着烟卷看着尊贵的岳总,腰间系着小围裙,在厨房里怨声载道的刷盘子洗碗,那是李南方最大的乐趣之一。

    只是这种乐趣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李南方差不多都已经忘记了。

    可现在她提出这个要求后,他脑海中立即浮上当初那些很温馨的画面。

    心中一((荡dang)dang),点头轻声说:“好。”

    “暂时找不到硬币,就用笔帽来代替吧。猜左右手,一句定输赢。”

    岳梓童两只手都放在背后,说:“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那就让你来选择有,或者没有。”

    李南方从来都很讨厌岳梓童总是把他当晚辈。

    天底下有哪个晚辈,在和长辈生活在一起时,总是没正形的打(情qing)骂俏啊。

    尤其肩膀上扛着她的两条大长腿时想想,就会有种邪恶的冲动啊。

    “这蛇蝎美女是故意这般说的,我才不会上她的当。”

    李南方在心中提醒了自己一句,淡淡地说:“那我就猜没有吧。”

    “好。那你来猜,哪知手里没有?”

    岳梓童两只白生生的小拳头,都摆在了桌面上。

    李南方随意扫了眼,说:“男左女右,我就要右手吧。”

    这人真混蛋,嘴里明明在说男左女右,却偏偏去猜右手没有笔帽。

    岳梓童的左手,好像放慢了三十倍的昙花盛开那样,俏生生的绽放开来。

    手心里,空空如也。

    “你赢了。我去刷碗。”

    岳梓童有些遗憾的耸耸肩,特别光棍的站起来,把盘子碟子碗的放在一起,也不怕脏了她价格不菲的大红嫁衣,抱在怀里走向了浴室。

    “这样做,有意思吗?”

    等岳梓童走进浴室,顺手把房门关上门后,李南方扫了眼她坐过的地方,轻轻摇了摇头。

    岳梓童坐过的沙发与靠背缝隙里,藏着一个黑色笔帽。

    如果不是李南方躺着的角度恰好,还真发现不了这个笔帽。

    在李南方选择没有后,双手都藏在背后的岳梓童,就悄悄把笔帽藏在了沙发缝隙内。

    她摆在案几上的两只手里,都没有笔帽。

    所以,无论李南方选择右手还是左手,他都会赢。

    她都会输。

    正如,她心甘(情qing)愿的去洗碗。

    她想用俩人曾经都很(热re)衷的方式,来向李南方,向她的(爱ai)(情qing),正式说再见?

    谁知道呢。

    女人心,海底针。

    有时候连她们自己,都猜不到她们要做什么,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南方又不是神仙,怎么能猜到呢?

    无论她故意认输的行为中,隐藏了哪些(阴yin)谋诡计,李南方都不想去考虑。

    不考虑?

    能行吗?

    人只要活着,总是会有那么多事,需要人费脑子去考虑的。

    李南方还不想死,所以他必须得考虑,岳梓童接下来会怎么玩。

    他又该怎么应对,才能让她彻底的死心。

    “和她说,以后别再缠着我了,算我求您老人家大发慈悲,高抬贵手?不行,傻子才会这样做。”

    李老板心里胡思乱想着,居然有了困意。

    他被荆红命一酒瓶子砸昏过去后,已经昏睡了大半天。

    当先才晚上十点左右,按说他不该感到困意。

    可他偏偏感觉到了。

    他不是困,是累。

    心累。

    相信任何一个男人,被要想以后活的快乐,就万万不能被岳梓童缠上的问题死死纠缠后,都会这样累的。

    虚掩着房门的浴室内,不时传来清脆的盘子碗的碰撞声。

    就好像一幅动听的催眠曲。

    听着听着,躺下来后就拿胳膊盖住脸的李南方,居然慢慢地睡了过去。

    当然了,他的睡眠一向很浅,稍稍有点风吹草动的就能听到,就别说岳梓童蹑手蹑脚走过来时的脚步声了。

    “她要干什么?

    不会趁我睡觉,要非礼我吧?

    如果她真那样做,那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拒绝时,才能不让她羞恼成怒,以和我不死不休为活着的动力呢?”

    李南方胡思乱想中,就感觉有带有幽香的轻微风扑来。

    有一件宽大的衣服,盖在了他(身shen)上。

    应该是岳梓童穿着的那件大红嫁衣,带着她好闻的体香,还有夜神姐姐白天舍(身shen)救她时,溅到衣服上的血花,散出的淡淡血腥气息。

    接着,猫儿般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却是越走越远。

    终于,在一声轻微的关门声后,消失在了外面的走廊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