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05章 万夫所指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他叫龙南城。”

    犹豫了下,龙城城抱着孩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房间内的光线虽然不是很亮,但李南方仍能从女人的脸上,看到清晰的泪痕。

    被她抱在怀里,明显能看出正在大口大口吞咽(奶nai)水的孩子脸上,也有许多重叠的唇印,搞得好像小花猫那样。

    “他姓龙?”

    李南方走过去,抬手轻轻揽住女人的腰,和她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龙城城白了他一眼,低声说:“他是我儿子。他不随我姓,难道还要随你的姓?”

    “我觉得,他就该随我姓。”

    李南方讪笑了声,争辩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种”

    “是啊,他确实是你的种。”

    龙城城打断他的话:“可你除了撒种子之外,还做过什么呢?”

    李南方很认真的说:“其实撒种子,也是个体力活,对不对?”

    “去死。”

    龙城城抬起右脚,重重踢在了李南方腿上。

    房间里铺着地毯,人在进来后脱掉鞋子能让脚更舒服些。

    所以龙城城是光着脚丫的,再怎么用力踢在李南方腿上也不是很疼,反倒被他一把抄住脚踝,托在手中在脚背上轻抚起来。

    李南方可以保证他并没有恋足癖,不过龙大小姐这双小脚生的太好看,都快赶上她的脸了,每次都会忍不住把玩一下。

    “去,守着儿子呢。”

    龙城城只觉一阵麻酥酥的电流从脚上传来后,慌忙缩了回来,丰(臀tun)一抬顺势压在了上面。

    “这小崽子懂个(屁pi)。”

    李南方嘴里骂了句,伸手去抱孩子:“来,让老子来抱抱。”

    他可是第一次见到长子。

    有道是父子亲(情qing)血浓于水,在看到儿子的第一眼,就有种幸福的暖流自心中流淌,只想抱在怀里,好好的亲一番。

    父子之间的亲(情qing)很奇怪。

    李南方只看到儿子时,还能保持他男人的淡定,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儿子他老妈秀气的小脚,以及半敞开着的白嫩酥(胸xiong)上了,受到刺激的视觉,很快就撩拨起了他那根代号“禽兽”的神经,只想把小崽子推开,他趴在怀里。

    千万别指责李南方,夜神姐姐还在重症室内,说是生死未卜也不为过。

    可他这时候还有心思想和美少妇厮混,这就有些不是人了。

    请原谅男人,他们本来就是靠下半(身shen)来思考问题的生物,美色当前却不色胆包天,那么他就不被称之为男人了。

    可当他把儿子抱在怀里后,立即就升起龙城城刚才被他捉住小脚时的那种过电感,浑(身shen)颤了下时,鼻子居然有些发酸。

    这就是父子亲(情qing)。

    望着儿子那张粉嘟嘟的小脸,李南方再也无法控制对他的(爱ai)意,低头在他小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孩子离开母亲很久了,几乎与都已经忘记母(乳ru)是什么滋味了,今天总算重归母亲的怀抱了,正逮住(乳ru)、头大吃特吃呢,忽然被人抱走后,心中本来就不爽,还没来得及哭呢,一层地的细钢针就扎了下来。

    青虚虚的胡茬对婴孩来说,扎在脸上真如细钢针那样的疼,孩子立即张开小嘴,哇哇大哭起来。

    如果孩子懂事,能说话,肯定会破口大骂:“草,拿开你的臭嘴!”

    “你怎么搞的啊。”

    看到孩子哭了后,龙城城急了。

    慌忙从李南方怀里把孩子夺了过去,抱在怀里左右摇晃着,左手轻拍着他后背,嘴里说着宝贝别哭宝贝在嗅到最需要的(奶nai)香味道后,再哭就是傻子了,当即张嘴咬住,嗯嗯了几声。

    仿佛在告诉妈妈,只要有好吃的,老子是绝不会哭的,但你不能再让长了满嘴巴细针的家伙扎我了。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两个大人,一个孩子都没有说话。

    孩子在忘(情qing)的吃(奶nai),两个大人在忘(情qing)的看着他,幸福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屋子,时间仿佛凝滞了那样。

    这一刻,两个大人什么都没想,就这样望着孩子,目光温柔。

    无论正在吃(奶nai)的这小崽子长大后又多么混账,但现在他都是俩人(爱ai)(情qing)的结晶。

    确切的来说,是和(爱ai)(情qing)沾不上边的。

    因为龙城城当初在怀孩子时,对李南方可没有哪怕是丁点的(爱ai),完全是为了报复岳清科时,(身shen)体上的生理(欲yu)、望而已。

    可不管怎么说,每一个孩子都是小天使。

    他只要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能改变一些本来很龌龊的东西。

    最起码,就是他的出世,才让龙城城(爱ai)上了李南方。

    所以说他是俩人(爱ai)(情qing)的结晶,也算是很正常的。

    不知不觉中,孩子吃饱了睡着了。

    两个人依旧直勾勾的看着孩子,不说话。

    婴孩在睡熟中,总是会忽然莞尔笑一下。

    婴孩熟睡时的笑容,绝对是世界最最纯净的东西了,又叫天使的笑。

    “这孩子,不容易。”

    沉默叙旧的李南方,终于说话了。

    他在青山见到龙城城时,就已经听她说起过,在龙老仙逝当晚,如果不是师母及时带人赶到,孩子肯定和他老妈一起被活埋了。

    李南方这才由衷地说他不容易,毕竟世界上绝大多数婴孩在出生后,不会经历龙南城这般的凶险经历。

    龙城城淡然一笑,低声问:“你只说你儿子不容易,难道他老妈我,就很容易吗?”

    “你当然也不容易了。”

    李南方抬头看着她,满脸都是自责的样子:“最起码,孩子被师母抱走后,正处在哺(乳ru)期的你,乃子会胀的很酸痛啊。那可是最大的不容哎,松开你的魔爪!和谁学的这臭毛病,动不动就掐人。”

    赶紧打开龙城城掐住他肋下软(肉rou)的手,李南方咧着嘴向旁边坐了下。

    别看他没正形的胡说八道,可说却是事实。

    流落小荒岛的那半年,李南方可是亲眼所见正处于哺(乳ru)期的艾薇儿,因为没有女儿吃(奶nai),那两个雪白的大馒头是如何的鼓胀,酸痛的要命,稍稍用手一碰就会有(乳ru)汁淌下了。

    龙城城(身shen)材虽说没有艾薇儿那样高大,但放在国内与同龄女人横向比较,绝对算得上(身shen)材(性xing)感的佼佼者了。

    (身shen)材自凡是(性xing)感的女人,(奶nai)水必然会旺。

    如果是“太平公主”,呵呵,会有(奶nai)水吗?

    龙南城被师母抱走后,正处于哺(乳ru)期内的龙城城,会有多么的酸胀就不说了。

    反正她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儿子不在(身shen)边,酸胀感刚下去,今天看到儿子后又喂上了,那么即将枯竭的(奶nai)源就会再次旺盛。

    可等儿子被抱走后,她又要迎来酸胀的疼痛了。

    李南方觉得,他就是特别疼女人的好男人。

    于是在想到儿子离开,龙城城又会新一轮的酸胀后,就趴在她耳边说:“以后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再酸胀了。”

    龙城城抬头,媚眼如丝的模样:“那,你算是我什么人呢?”

    “你不是让我喊你姑(奶nai)(奶nai)吗?”

    看在能接替儿子替龙城城解决酸胀痛苦的份上,李南方倒是不在意给她当侄孙子。

    “不行。”

    龙城城摇头:“我忽然不想再当姑(奶nai)(奶nai)了。”

    “那你想当什么?”

    “唯有我儿子,才能吃我的(奶nai)哦。”

    龙城城无声的笑了下,笑容(阴yin)险,(奸jian)诈,还特流氓。

    这对男女在这儿打(情qing)骂俏时,七星会所的一楼大堂内,则鼓((荡dang)dang)着充满敌意的气氛。

    让气氛不正常的源泉,就在大堂吧台左边的待客区内。

    几乎每个走过大堂的会所员工,在看向这边时,都会用恶狠狠的瞪一眼。

    瞪眼时能让眼神多凶狠,就有多凶狠。

    仿佛唯有这样,才能让同事们知道,他是不惧权贵,坚决拥护花总,视会所如家的。

    更有甚者,还会抬手望那边狠狠戳一手指。

    这就是传说中的万夫所指。

    当然了,这些人在拿手指狠戳岳梓童时,都是从她看不见的角度。

    真要被她看到哇靠,真以为在京华随便跺一脚,就能踩死一只蚂蚁的岳家主,会因为你是七星会所的员工,就能容忍你对她的无礼?

    没谁敢保证她不会打电话,然后警车就呼啦呼啦的跑来,把你带走了。

    岳梓童坐在沙发的右边,贺兰小新坐在左边。

    岳梓童微微低头,双眸也不知道盯着哪儿,动也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姿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就仿佛只要她总是这样看下去,脚下的地板上就会有朵花儿长出来那样。

    贺兰小新没这样,几乎是每隔几分钟,她都会抬头看向电梯那边。

    尤其每当电梯门开了后,她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都会瞪大。

    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每次从电梯里出来的人,都没有她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从午后两点,到现在晚上九点,她们两个已经在这儿枯坐了足足七个小时。

    在这七个小时内,经过待客区的人次至少得有三百人以上,但却没谁过来和她们说一句话。

    更没谁,为她们奉上一杯香茗。

    嗯,最好是再来盘披萨。

    荷包蛋面条也行啊。

    七星会所这些没礼貌的东西,真以为长相漂亮,(身shen)材(性xing)感,(身shen)份地位又崇高的美女,是朝饮白露,暮餐晚霞的不食人间烟火仙子吗?

    她们同样会饿,会渴啊!

    筹划多天的旷世婚礼终于要进行了,届时保证全国人民都会大吃一惊。

    想到要惊掉一地的眼球,前几天才从监狱“退役”的新姐,心中就激动的不行。

    昨晚更是一夜无眠,早上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就等着收获人们的震惊后,再狂笑着大吃特吃一顿了。

    谁成想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又困又累更心躁的贺兰小新,被饿得都前心贴着后背了。

    借着去上厕所的机会,她都偷偷喝了几次凉水了。

    蹲监狱都是好吃好喝的贺兰小新,尊贵的胃哪受过这种折磨?

    当然会起反应了。

    于是,她跑厕所的次数,随着夜色更深,越来越频繁了。

    当肚子里又传来咕噜声时,贺兰小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猛地抬手,重重拍在了案几上,厉声喝道:“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