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04章 她好像是个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你相信她的药?”

    目送杨逍飘然离去,胡灭唐问低头拉开裤子往那什么上抹药的秦玉关。

    “我能选择不相信吗?”

    秦玉关抬起头,满脸的惬意,就仿佛终于被他家里那群虎狼放过时的样子。

    胡灭唐笑了下,没说话。

    秦玉关不能选择不相信杨逍,只因他实在无路可走。

    杨逍说他最多再等十分钟,就会变成华夏最后一个太监的话,老秦是感触颇深。

    他受伤有多严重,心里比谁都清楚。

    就像,他在敷上药膏后,比和他那群虎狼鏖战半天还要惬意。

    “是真的。可惜,没办法复制。”

    秦玉关拿着药瓶看了片刻,满脸遗憾的摇了摇头,扔给了胡灭唐。

    胡灭唐伸手接住,有些纳闷的问:“既然药是真的,而且还非常管用,那你为什么不留着呢?我可不记得,你以前也是这样大方。”

    “唉,你觉得我这次侥幸没变太监后,我家里那群八婆,还会轻易放我再出来吗?”

    秦玉关倚在墙上叼上一颗烟,抬头说:“老胡,我真羡慕你只有一个阿莲娜。下辈子,如果老天爷再给我这么多女人,我肯定会自己拿剪刀咔嗒掉。”

    胡灭唐满脸鄙夷的神色:“你现在也可以啊。”

    “现在不行了。唉。”

    秦老七再次叹了口气,有些飘忽的目光看向了七星会所那边,喃喃地说:“女人,有时候就是跗骨之蛆。一旦沾上你后,无论你怎么躲,都躲不掉的。”

    胡灭唐忽然说:“杨逍,好像也是女人。”

    秦玉关马上反问:“她算是个正常的女人吗?”

    “她能不能正常,就看那个小王八蛋的了。”

    胡灭唐也点上一颗烟,抬头说:“我觉得这计划,大有可行的机率。”

    秦玉关反问:“就因为,她忽然要刺杀岳梓童?”

    胡灭唐耸耸肩,没说话。

    他相信比他还要更了解女人的秦老七,应该比他更明白,杨逍为什么忽然间就要暗杀岳梓童。

    杨逍对岳梓童下黑手,那是因为她蓦然发现,岳梓童在李南方心中的地位太重,太重了。

    重到(身shen)中红粉佳人后女(性xing)魅力四(射she)的花夜神,对他百依百顺,仍然无法占据岳梓童在他心中的地位。

    这让堪称是矛盾组合体的杨逍心中很不舒服,立即出手杀人。

    果不其然,秦玉关很快就明白了:“你是说,杨逍在不知不觉中,对小混蛋产生了朦胧的感(情qing)?她杀岳梓童,只是吃醋。”

    “谁知道呢。也许,杨逍杀岳梓童,只是为了帮花夜神而已。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天小混蛋能带着她来到老子面前,乖乖喊一声二叔,您老人家好。嘿,嘿嘿。”

    胡灭唐说着说着,嘴角勾起了(阴yin)险狡诈,且得意的笑容。

    就仿佛,他已经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事可怕的大魔头,就像一朵无助的小黄花,正在遭受李南方狂风暴雨般的践踏。

    李南方被吓醒了。

    浑浑噩噩中,他居然和杨逍发生了那种关系。

    而且,还是他用在岳梓童(阴yin)婚之夜对付她的强硬方式。

    他想吐。

    因为杨逍是男人啊。

    无论他杨逍长得有多么英俊,他都是个男人。

    只要是男人,(身shen)心健康有钱有女人的李南方,怎么可能会用那么恶心的方式,把他当女人那样的推倒呢?

    难道,就因为杨逍用一根筷子,刺杀了夜神姐姐?

    所以,他才拿出最擅长的本事来惩罚杨逍?

    而梦中的杨逍,还真想个女人那样,大声的(娇jiao)啼着。

    明明是在泪流满面,痛不(欲yu)生的样子,却又紧紧抱住他,不许他起来

    任何人在做这么恶心的梦时,都会被吓醒的。

    “滚开!”

    李南方低喝一声,翻(身shen)坐起,满脑门的冷汗。

    “南方,你怎么了?”

    师母那充满呵护的声音,立即从耳边响起。

    李南方睁眼,就看到师母正拿着一个手帕,来给他擦汗。

    “我、我没事的。就是刚才做了个恶心、啊,不是恶梦。”

    看到师母后,李南方立即想起了在昏迷之前,他遭遇了哪些事。

    顾不得问好,他就抬手抱住师母的胳膊,急急地问:“师母,夜神怎么样了?”

    师母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老头的声音:“哼,当然是没救了。”

    就在一个炸雷,要在李南方耳边爆响时,师母及时回头厉声喝斥:“你胡说什么呢?”

    老头可是疼老婆出了名的,赶紧讪笑着:“嘿,嘿,那个什么,开个玩笑而已。”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你来会所的这些天,夜神可是把你当亲老子来孝敬的吧?”

    “那是,那是。是我不好,我该死,我有罪。我不该咒夜神,我、我出去撒尿。”

    眼看事(情qing)不对劲,老头立即爬起来尿遁了。

    “别听那个老东西的,年纪越大,越不会说话。”

    师母这才转(身shen),用手帕给李南方擦着又冒出来的冷汗:“夜神没事的。但蒋医生说,她还没有度过危险期,需要送医院内密切观察。哦,对了,我觉得默然这孩子很不错。”

    大部分的女(性xing)长辈,基本都有这样一个缺点。

    她们极力反对丈夫在外沾花惹草的,却偏偏希望自己儿子多走桃花运。

    最好是能把全天下的漂亮,贤惠女孩都娶回家。

    至于别家少年会不会因此打光棍,那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温柔善良如师母者,都不能免俗。

    她的南方已经勾搭了龙家的大小姐,七星会所的花总,贺兰家的狐狸精她仍然觉得蒋医生是个标准的贤妻良母。

    “她,本来就不错的。”

    确定花夜神没有当场死翘翘后,李南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现代医术如此的发达,花夜神又是练武之人,(身shen)体素质超好,那么在重伤被及时抢救后,应该能逢凶化吉的。

    李南方抬脚下(床chuang)时,触动了后脑的伤口,疼地他咧了下嘴。

    被师母看在眼里后,自然再次小声埋怨起了荆红命,说他下手太狠了。

    纯粹就是要给她的南方开瓢的节奏。

    “你先别去医院了。”

    看李南方下(床chuang)穿上鞋子就要向外走,师母连忙提醒他。

    “这不是在医院吗?”

    李南方愣了下,才发现这是在会所的花夜神房间内,窗外的天上有繁星闪烁。

    荆红命那一瓶子确实够狠,居然让李南方从上午十点多,一觉睡到了晚上十点。

    不狠不行。

    荆红命发现李南方眼神不对劲,随时都会因极度心疼花夜神将死而走火入魔后,立即果断施以重手,把他打昏了。

    任何人心(情qing)再怎么激((荡dang)dang),昏睡整整一个对时后,心气儿就会顺了。

    “今晚默然在重症室内守护她,你去了也见不到她的。”

    师母犹豫了下,有些为难的低声说:“况且,有个人想见你。她想和你仔细聊聊,从你昏迷后,就已经在下面等了。当然了,如果你不想见她的话,我会去和她说,再约定个时间段吧。”

    李南方根本不用问,也知道想见他的那个人是谁。

    除了他小姨岳梓童外,还能有谁?

    师母话说到一半时,他就想说不见。

    花夜神还在重症室内接受观察,现在李南方哪有什么心思,和岳梓童探讨谁对谁错呢?

    可他刚要张嘴,却发现师母脸上带有为难的神色了。

    无论李南方和岳梓童之间发生过哪些误会,误会又有多么大,师母内心深处,却依旧希望他们两个能走到一起。

    一个孩子是她亲手抚养长大的。

    一个孩子,则是她娘家最有出息的小堂妹。

    所以,就算没有其它暂时不能说的原因,师母也衷心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

    师母为难,则是因为架不住小堂妹的苦苦哀求,只有答应帮她好好和此时满心里都是花夜神的李南方说说。

    李南方一口拒绝,也是很正常。

    毕竟仔细推断下来,岳梓童就是花夜神差点丧命的罪魁祸首。

    师母不会责怪他。

    李南方也很清楚,却不想让师母为难。

    这一年来,多年来心态淡泊的师母,鬓角已经悄悄多了几根白发。

    她人在八百,却为李南方((操cao)cao)透了心。

    李南方如果连师母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满足,那么他以后都没脸和人说“孝”这个字了。

    “我去找她。她在下面大堂内吗?”

    听李南方这样说后,师母脸上立即浮上欣慰的笑容,轻轻点头嘱咐道:“要心平气和,不要冲动。”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她又说道:“梓童虽然现在贵为岳家的家主,其实她还是个比你小一岁的女孩子。才二十三岁的女孩子嘛,任(性xing)些也是有(情qing)可原的。咳。当然了,她如果做的太过分了,你不用顾忌我的面子。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我可不敢。她再怎么年轻,再怎么跋扈,终究是岳家的家主。想收拾我,很轻松的。”

    李南方脱口说出这句话后,才意识这样说有赌气的嫌疑,会让师母担心的。

    师母才不会担心。

    年轻气盛是年轻人的特征,如果南方也像丈夫那样沉稳,那就是个老头子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出门后左拐,先去最东边那个房间里去一趟。也许,你心(情qing)就会好很多了。”

    走出房间的李南方刚要带上门,师母忽然想起了什么,这样嘱咐他。

    谁在这房间里?

    师母为什么会说,我进来看看后,心(情qing)可能就会好很多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李南方伸手推开了门。

    门刚被推开,就有一股子(奶nai)香迎面扑来。

    还没等李南方看清屋子里有谁在,就有女人的低叫声响起:“啊,谁?”

    女人的轻叫声未落,就有婴孩的啼哭声响起:“哇,哇”

    婴孩刚哭了两声,哭声就嘎然而止。

    (爱ai)哭的孩子有(奶nai)吃。

    小孩子在重新咬住(奶nai)、头,贪婪的猛吸时,一般就顾不上哭了。

    李南方没看是谁抱着孩子,只是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小崽子,很久后才轻声问:“他,叫什么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