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02章 大婚之一片狼藉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当然会!”

    李南方痛苦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时,依然是满脸甜蜜的笑容。

    他用最最温柔的声音,对怀里那个双眸瞳孔已经有扩散迹象的女人,笑道:“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没谁能阻止我们完成婚礼。我可不是那种太大度的男人,真怕不和你成婚后,你会在一怒之下发疯嫁给别的男人。那样,老子岂不是哭,都没处哭去?”

    “我会给你生,生一窝小崽子。”

    花夜神的眼睛蓦然一亮,让死神袭来的脚步暂时停滞。

    “少于八个,就别想下(床chuang)。哈,哈哈。”

    李南方胡说八道着,抬头哈哈大笑时,后脑却重重的挨了一下。

    ((操cao)cao),谁在打我脑袋?

    这是李南方在昏过去之前,脑海中闪过的一个念头。

    打他脑袋的人,是荆红命。

    如果他的精神哪怕有一点正常,双眼不是那样妖异的血红,荆红命也不会下手的。

    那样的李南方,就会保持一点最起码的理智,知道当前他最最需要做的事(情qing),不是与花夜神继续婚礼,而是抓紧时间抢救她。

    并不是所以被筷子刺了个透心凉的女人,都必须得死。

    前来参加婚礼的嘉宾中,有曾经的青山中心医院第一刀蒋默然,有无论去哪儿,都会随(身shen)携带八百疗伤圣药的老头如果放任这对新人胡闹,宁可拼死也要完成这场婚礼,那就是荆红命等人不懂事了。

    你们再怎么恩(爱ai),貌似也该你妹的先救人要紧吧?

    只要人还活着,以后(爱ai)举办几次婚礼,就举办几次婚礼好了。

    休说最少生八个小崽子了,就算是生八十个,八百个,只要你两口子有那本事,荆红大局长就能保证计生办工作人员,不会把你们((逼))成超生游击队的。

    可现在李南方明显失去了理智,此时整个人都处在暴走的边缘,随时都能被黑龙彻底控制,发疯,来伤害所有来劝他先救人要紧的人。

    那么,这时候拿起一支红酒,照着他后脑狠狠来一下子,就成了很必要的了。

    “南方!”

    只想闭上眼,躺在丈夫怀中,幸福睡过去的花夜神,看到荆红命一瓶子就把李南方给夯的双眼翻白后,立即大惊失色,丝毫不考虑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就要翻(身shen)坐起。

    却被一双手按住了肩膀。

    是师母。

    师母看着她,低声说:“孩子,先睡会儿。”

    花夜神可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师母,就算再怎么关心李南方,也不敢对她造次,下意识的点头刚要说什么,眼睛就被师母右手盖住了。

    看不到外界后,黑暗迅速袭来。

    不等花夜神有所反抗,她就被黑暗淹没。

    “刀!”

    蒋默然清脆,沉稳的声音,自陈副总率十数名女侍应生围城的人墙内,穿了出来。

    七星会所肯定有医生。

    事实上,花夜神在布置婚礼时,就做好了能应付最糟糕(情qing)况出现的充足准备。

    其中就包括安排数名外科医生,背着急救箱藏在墙角里随时候命,以防万一有群殴事件发生后,能尽快抢救比方被酒瓶子砸伤的伤员六月十号这两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注定不会一团和气的。

    智商颇高的夜神姐姐,早就想到了。

    却没想到,她居然成为了被紧急抢救的人。

    会所安排的那些外科医生,医术再怎么高超,也不会高过现在京华总院都小有名气的蒋默然。

    也唯有默然姐姐这种在手术台旁,心思素质超硬的白衣天使,才能迅速收敛心神,以她精湛的外科医术,在现场对花夜神展开紧急抢救。

    师母就是个见不得血的,只是把八百的疗伤圣药放下后,就走出了人群。

    忽然有刺客现场大发(淫yin)威,居然用一根筷子,硬生生把花夜神给刺了个透心凉后,根本不用任何人嘱咐,几个最高现役就护送不想走,必须得留下看(热re)闹的梁主任撤退了。

    梁主任都已经安全撤退了,其他对明天充满美好向往的人们,又有什么理由呆在这是非之地?

    谁能保证现场人群中,不会藏有武力值那样的变态的刺客?

    说是变态,一点点都不假的。

    没看到刺客刺杀岳家主失败,在龙腾胡老二,秦老七俩人双双暴喝着扑过去,仓惶逃向窗口时,把阻碍她的人们,当稻草人那样的抓住随手一甩,就放了风筝么?

    我擦,大家可是亲眼看到有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大胖子,以绝美的姿势自空中穿行时,发出的凄惨叫声有多么让人讨厌了。

    更亲眼目睹在龙腾两大高手的扑击下,那个假扮会所女侍应生的刺客,居然直直撞碎了窗户玻璃,飞了出去。

    而龙腾两大高手,就和那追兔子的猎狗那样,先后追了出去。

    乖乖,这是六楼好不好?

    距离地面足足有二十米左右啊。

    靠近窗户的人们亲眼看到,那个女侍应生在没有携带任何安全措施的(情qing)况下,扑出窗外急速下坠后,恰好砸在了一棵法国梧桐上,狸猫般的一((荡dang)dang),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会所后院的绿化带里。

    龙腾两大高手也不是吃素的。

    虽说在砸到树梢上时的样子有些狼狈,一点都不如刺客飘逸洒脱,秦老七甚至还大喊了一声“哎哟我擦,树枝插着蛋了”,但依旧安全落地,没有丝毫停顿的追了下去。

    这还你妹的是人吗?

    估计龙腾两大高手,都不一定能摆平刺客吧?

    更何况,最厉害的两大高手追出去了,如果人群中再出现一个同等重量级的刺客,手舞菜刀从南天门杀到蓬莱东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那是肯定的。

    别和我说不会再有那么厉害的刺客出现了。

    更别说荆红命,贺兰扶苏,段储皇等人做出警惕防御,就能保护所有人都能安然无恙的看大戏。

    还是,撤了吧。

    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哭声,铁血男儿怒骂“都给老子闪开,我先跑”的吼声,组成了人世间最动听的乐章。

    幸好七星会所当初在设计东西大厅时,预留了足够多的安全通道,同时能供数千人仓惶撤退。

    但饶是如此,当最后一名心中暗骂“老子以后再也不参加任何人婚礼”的观礼嘉宾,打摆子似的扶着墙走出去后,现场还是一片狼藉。

    什么女式细高跟,男人大皮鞋,什么的包包,手机钥匙之类的,还是撒了一地。

    东大厅内,能留在现场的,唯有贺兰扶苏,宗刚,梁谋臣等寥寥几人。

    至于岳大伯,二伯母之类的,早就像在岳梓童(阴yin)婚仪式上遭遇龙卷风时那样,大显神威推开挡在前面的人,一骑绝尘的去了。

    反倒是西大厅,因为有荆红命,谢(情qing)伤还有叶小刀,老头等人坐镇,喝令所有人都你妹的抱头蹲下,谁敢站起来闹事,老子手里的酒瓶子可是能砸死人的

    数百充量的服务生,以及那些(身shen)份不怎么尊贵的观礼嘉宾,都乖乖遵从吩咐,这才没有搞得像东大厅那帮人如此地狼狈。

    再看胡老二,谢老四秦老七荆红第十那帮花枝招展的老婆们,此时也都个个杀气腾腾的样子,怒骂叶小刀挡住她们大展雌威缉捕凶手的前进道路。

    (性xing)子爆裂如阿莲娜,薛星寒李默羽者,干脆用细高跟猛踢刀爷的(屁pi)股。

    刀爷宁可(屁pi)股被踢成十七八瓣,眼泪哗哗地流,却连个(屁pi)也不敢放。

    最多只能在心里大骂:“一群没素质的八婆!你们真想显(身shen)手,我一个人哪能挡得住你们啊?就知道踢我(屁pi)股,怎么不踢谢老四的哎哟,是谁把一把瓜子皮撒我衣服领子里了?八婆!”

    这群花枝招展的八婆,个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

    她们不曾现世太多年,刺客的出现,让花夜神血溅华堂后,激起了她们极度追忆曾经的少女轻狂时代。

    脾气不怎么样的按着叶小刀(屁pi)股狂踢,脾气好一些的呢,则嗑着瓜子在旁边(娇jiao)声叫好。

    乱扔垃圾,就不怕刀爷会化(身shen)十万神魔,把她们粗暴的按在地上咣咣掉吗?

    看人家龙城城,段香凝,才是真正出(身shen)豪门的大小姐啊。

    人家既没有抬脚踢,更没有撒瓜子皮,只是用手指甲狠掐刀爷腰间嫩(肉rou)。

    她们和叶小刀很熟吗?

    不熟。

    她们和叶小刀有夺妻之恨吗?

    没有。

    那她们为嘛这样打施(阴yin)招?

    还不是因为对现实不满,急需找个缺口来发泄吗?

    看了眼在那边不知道是在当保护神,还是在当出气筒的叶小刀,师母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到了岳梓童面前。

    岳梓童依旧跪在地上,苍白的脸上,有几滴早就凝固的血迹,双眸木然的盯着人墙那边,小木鸡般的纹丝不动。

    贺兰小新垂首站在她(身shen)边,双手十指用力搅着衣角。

    饶是贺兰狐狸诡计多端,智商超群,可突遭这种事后,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唯有假装发呆。

    她不敢劝岳梓童。

    这时候,谁劝岳梓童赶紧逃离险境,回到自己卧室绣(床chuang)上盖着被子打哆嗦去,她就会和谁翻脸。

    别忘了她可是个半吊子特工,真发疯翻脸时的武力值,也是很吓人的。

    唯有师母,此时能走到她(身shen)边,单膝跪地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把她缓缓拥在怀里,拿手绢擦着她下巴上的鲜血,再次轻叹一声:“唉。梓童,这件事不怪你的,别内疚。夜神,也许会没事的。”

    岳梓童僵滞的双眸,终于转了下,声音虚弱的好像大病初愈:“大、大姐,对不起。这,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做错什么的。”

    师母摇了摇头:“这个结果,不是我们所有人想要的。一切都是天意。”

    一切都是天意。

    除了用这句话来解释,或者干脆说是搪塞,师母还能说什么?

    总不能说:“如果你刚才没表现的那样淡定,就不会遭到某刺客的看不顺,对你下黑手了。”

    岳梓童好像笑了下:“大姐,她没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