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01章 大婚之血染嫁衣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这场婚礼是李南方主动要求的,花夜神为了满足(爱ai)郎的需求,这段时间内把所有精力都投在了这上面。

    在花夜神看来,这场婚礼只是(爱ai)郎反击薄(情qing)寡义岳梓童的一个行动。

    最终无论是什么结果,都比不上他们已经是既定夫妻的事实。

    所以她心里特轻松。

    但当贺兰小新出现,花夜神搞清楚岳梓童那场婚礼的主要目的后,才蓦然感觉出了极大的危机感。

    这种危机感促使她希望这场婚礼能顺利完成,让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她和李南方,就是谁都无法拆散的夫妻!

    洒脱如花夜神者,在察觉出浓浓地危机后,也想用世俗的方式来证明什么了。

    于是,本来是她送给(爱ai)郎的一场大婚,就变成她保卫自己幸福的重要仪式了。

    只是李南方当前正处于绝对懵((逼))状态中,只想什么都暂且放一下,彻底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后再说。

    花夜神刚要再说什么,却忽然纵(身shen)扑向正走向东大厅的岳梓童,张开双手。

    李南方虽说正处于绝对懵((逼))状态,可在发现花夜神忽然有所动作后,潜意识内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腾起一个念头:“她要杀小姨!”

    岳梓童是个半吊子特工,对付三五个街头小混混还是没问题的。

    可如果被曾经把李南方都给虐成臭袜子的猛人,自背后偷袭,她有多少条命都不够用的。

    花夜神为什么要忽然对岳梓童动手呢?

    李南方潜意识内以为,她在看到场上形式逆转后,预感到她将失去丈夫,惶恐愤怒之下失去了理智,这才不顾一切的想要干掉岳梓童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咱们大家都别过了吧!

    这可不是李南方所希望看到的。

    既然大家都是哥们的女人,哪怕有天大的误会,咱们可以坐下来喝着小茶,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粗呢?

    大不了,哥们被你们两个瓜分了,一三五是你,二四六是她,星期天我休班

    不得不说李老板的思想确实奇葩,眼看花夜神已经张开双手,恶狠狠扑向岳梓童,周边围观者中反应快速的人,都已经发出惊叫声来提醒了,他还想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唉,这就是男人啊。

    老天爷此时没打雷,就已经是某人的命运了,不然他也绝没机会脸色蓦然一变,断声喝道:“夜神,别”

    夜神,别冲动。

    这就是李南方想说的话,就像贺兰扶苏发现请(情qing)况不对劲,也及时提醒岳梓童那样:“梓童,小”

    贺兰扶苏想说,梓童,小心背后!

    两个男人,都只来得及说出三个字时,岳梓童已经有所察觉,猛地转(身shen)!

    然后,他们三个,还有聚集在两个大厅门口的上百人,就看到有一根筷子粗细的东西,自扑向岳梓童的花夜神前(胸xiong),非常突兀,非常突兀地钻了出来。

    一声很轻,却又仿佛能让现场数千人都能听到的“噗”声过后,鲜红的鲜血,以放慢十数倍的速度,自花夜神饱满的(胸xiong)膛前,就像一朵鲜艳的梅花那样,慢慢地绽放。

    腊梅绽放时,花夜神就像翱翔天空下被猎人子弹击中的白天鹅,当空坠落。

    红衣飘飘,秀发散开,苍白的脸色上,带着一抹凄惨的笑。

    没有谁指使,或者提醒岳梓童。

    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在得到提醒后猛地转过(身shen)的岳梓童,以一个异常行云流水的抢跪动作,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后,(身shen)子急速向前滑行中,张开了双手。

    恰好花夜神自空中落下,落在了她的怀中。

    两个女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花夜神的螓首,在上百人的亲眼目睹下,依旧像慢动作那样缓缓后仰。

    让众人看清她脸上那一抹凄惨的笑时,却看向了李南方。

    右手艰难的抬起,伸向李南方的半途中,颓然的落下。

    有殷红殷红的鲜血,在她瞬间就灰白的唇角,小蛇般的淌下。

    滴落在了大红的嫁衣上,转瞬不见。

    花夜神忽然扑向岳梓童,并不是因羞恼成怒要偷袭她。

    而是因为她发现了有人在暗算岳梓童,才及时扑上去,用她的(娇jiao)躯挡住了那根像筷子般,却比出膛子弹杀伤力更强的东西。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所有人,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时,有厉声冷叱的声音,自双眼蓦然瞪大,张嘴想暴喝什么的李南方背后传来:“哪里走!”

    这应该是胡灭唐的声音。

    他发现了原本要暗算小姨的人。

    李南方心里这样想到。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暗杀岳梓童,胡灭唐会不会抓住凶手等等,李南方都没有去管。

    甚至,他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他自己都不知道,等他稍稍清醒时,才发现已经跪在了岳梓童对面,自她怀里抢过了花夜神。

    “夜神!”

    思维仿似凝滞了的李南方,终于嘶声喊出这两个字时,整个世界才仿佛猛地醒转了过来。

    惊叫声,怒喝声,小孩子的哭声,还有不但有人飞起,好像风筝那样的撞向人群,西大厅内彻底乱成一团的现实,决堤的洪水那样,倒灌进了李南方的大脑中枢。

    他还是没有看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跪在地上,双手用力抱着怀里的女人,嘶声大吼着她的名字,低头看去。

    不是仿似一根筷子般的东西,自花夜神后心钻进,又从她前(胸xiong)破膛而出。

    而是就是一根筷子。

    白色的象牙筷子,重量够足,价格不菲,是花夜神为大婚而特意新采购的。

    看着鲜血不住地自(胸xiong)口向外冒,李南方疯了似的狂吼着花夜神的名字时,脑海中再次浮上刚才的画面。

    确切的来说,是筷子好像出膛子弹那样,在空中急速运行轨迹。

    如果花夜神没有及时扑向岳梓童,以自(身shen)(娇jiao)躯当做(肉rou)盾,那么这根筷子,将会从岳梓童后脑刺进,自咽喉处突刺而出。

    “是谁,是谁要杀我?她、她没事吧?”

    岳梓童此时也明白了什么,手足无措的叫喊着,伸手就要去抓那根筷子,想把它拔、出来。

    这是她的本能动作,好像只要能把筷子拿出来,花夜神就能立即没事,翻(身shen)坐起来笑着说谢谢你了啊。

    只是她的手,刚要碰到筷子,就被李南方一把打开:“拿开!”

    啪的一声轻响,李南方的手就像抽耳光那样,抽在了岳梓童的手背上,很疼。

    但却让她清醒了,哑声说道:“南方”

    “滚!”

    李南方忽然猛地抬头,满脸都是自花夜神(胸xiong)口喷出来的鲜血,看上去好像魔鬼那样。

    尤其是那双眼睛,也在瞬间变为了妖异的赤红色,慢慢地都是即将崩溃的疯狂,用最大的声音吼道:“满意了吧?这下,你总算满意了吧!?”

    “我、我满意了什么?”

    脸色苍白的岳梓童,想问问李南方为什么要问她这个问题,却在眉梢猛地一抖后,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了。

    李南方这是在问她,事(情qing)搞到这一步,她是不是终于满意了?

    当初,李南方以岳家未婚女婿的(身shen)份,在英三岛大展神威,救下包括老菲等上百名流后的光荣牺牲,可是为岳家赚取了天大的好处。

    可岳家,却对此还不满意。

    他们还要利用李南方的骨灰,举办了一场(阴yin)婚,榨取他最后的一丝利用价值。

    这就有些太过了。

    无论谁说起这件事,都会说岳家对不起人家李南方。

    如果李南方真死了,也就罢了。

    可他偏偏还活着。

    历经九死一生后,终于逃离了小荒岛,重新入世。

    他重新入世后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居然是他一再被岳家当做牟取好处的工具,一再利用,甚至连他的“骨灰”都不放过再怎么大度的人,也会因此而愤怒的。

    更何况,李南方并不是太大度的人。

    所以才在岳梓童的(阴yin)婚之夜,化成鬼东西强女干她后,又恳请花夜神举办了这场盛大的婚礼。

    假如,岳梓童在看到李南方并没有死后,无论她有没有背叛小外甥,都会理智的坐下来好好谈谈,而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现出她岳家主的高姿态,给人认错后潇洒的转(身shen)花夜神就不会为她挡筷子了。

    这一切的过错,都在岳梓童!

    是她,不顾俩人那比天高,比海深的(爱ai)(情qing),仅仅是为了狗(屁pi)的家族利益,就变得丧心病狂。

    等李南方现(身shen)后,她又用一番精彩的表演,博取了现场诸人的同(情qing),成功让受害者反而成了负心的败类。

    这才引起了杨逍的愤怒。

    除了杨逍,还能有谁能把一根筷子,掷出出膛子弹般的速度?

    除了杨逍,现场数千人中,又有哪个敢擅自伤害岳家主!

    李南方没有怪杨逍。

    他是心疼花夜神,觉得她有些傻,为什么要给一个薄(情qing)寡义之辈当(肉rou)盾?

    他更恨自己刚才不该在发现新郎是贺兰小新后,想入非非,让夜神心生彷徨,以为他还在意她刚才对贺兰扶苏的态度,所以在看到岳梓童有危机出现时,想都不想的扑了过来。

    花夜神,想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她刚才犯下的错误。

    或者说,花夜神希望能用死,来向李南方证明,她有多么的(爱ai)他!

    为了(爱ai)他,她都能舍(身shen)去救他(爱ai)着的别的女人。

    比天高的愤怒,比海深的自责,让李南方目呲(欲yu)裂,眼神凶狠的盯着岳梓童,正要一只手!

    带着鲜血却依旧柔柔的手,轻轻捂在了他嘴上。

    他低头看去,就看到花夜神幸福的笑着,低声说:“南方,婚礼,还会继续吗?”

    她明明已经快要死了,却不在意。

    就像她不会后悔救下岳梓童。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在发现混迹人群中的王上,对岳梓童猛地一甩手后,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扑上来。

    花夜神这样做,只为岳梓童是她丈夫深(爱ai)的女人。

    只希望她的婚礼,能继续。

    她在外漂泊了太久,做梦都想有个真正的家。

    家里,能有个深(爱ai)着她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