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110章 大婚之真相大白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是你先对不起我的!如果你没有利用我的‘骨灰’,来为岳家争取最大的利益,我怎么会这样对你?”

    面对岳梓童那双眸子里近乎于歹毒的怨恨,李南方真心想大声喊出这句话。

    这也是事实。

    另外,他还想大声质问岳梓童:“就算你为了自保,要迎娶贺兰小新为新郎,那你也别藏着掖着啊。我要是早就知道你的新郎是她,我怎么会鼓动夜神姐姐给我一个婚礼,来对怼你?”

    只是他嘴巴动了好几下,都没把这两句话说出来。

    唯有脑袋一歪,看向了别处,倾听心底有个声音默默地说:“你要是质问她这些,你就被全世界的人所鄙视。不就是错了吗?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嘛。反正女人这种生物,只需让她出了恶气,再花言巧语的哄哄就会好了。”

    岳梓童却不想李南方躲避,抬手伸出食指,勾住了他的下巴:“我要您,看着我。”

    这就太过了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的轻薄于我,真是岂有此理。

    李南方被岳梓童拿手指挑起下巴后,满心的不爽,一拨楞脑袋躲开了。

    岳梓童手指又挑住了他的下巴,依旧是那句话:“我要您,看着我。”

    “唉。”

    当着数千人的面,李南方真不想和女人一般见识——

    轻叹一声,看着她,故作淡然的说:“好,我看着你。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请你拿开你的手。”

    “您可以掰断它。”

    岳梓童丝毫不在意她(春chun)葱般的手指被掰断后,应该会很疼。

    反正,就是李南方掰断她的手指,她也不会松手。

    李南方当然舍不得、哦,不对,是不能做那种暴殄天物的事,依旧故作不屑:“呵呵,你究竟想说什么?”

    “就一个问题。”

    岳梓童在问人问题时,总是习惯(性xing)的伸出手指。

    眼睛扫了下她左手竖在空中的食指,李南方懒洋洋的说:“问。”

    “五月28号,也就是我和你的‘骨灰’举办(阴yin)婚的当晚。曾经有个浑(身shen)散着腐臭气息的鬼东西,趁夜潜进我的卧室,把我强女干了。我就想知道,那个鬼东西,是不是您假扮的。”

    岳梓童这番话刚说出口,现场诸人在呆愣片刻后,忽然间就像飓风横扫水面那样,哗地掀起一阵惊咦。

    岳家主和未婚夫李南方的骨灰,在西北郊举办(阴yin)婚这件事,别看并没有见报,但除了七星会所的那些员工,其他人几乎都知道。

    他们也知道,在(阴yin)婚仪式举办过程中,出现了沙尘暴突袭现场的诡异事件。

    但大家却真心不知道,岳家主在(阴yin)婚当晚,被一个浑(身shen)散发着腐臭气息的鬼东西,给强、强女干了啊。

    (身shen)份尊贵无比,且又年轻貌美(娇jiao)滴滴的岳家主,居然被强女干——无论是被人,还是被鬼东西强女干,都是值得人们在私下里大谈特谈的大事件啊。

    可为什么,却没人知道呢?

    知道的人却没说出来,这简直是太没八卦精神了吧。

    (身shen)份再怎么尊贵的人,也是具备一定八卦恶趣味精神的。

    就连梁主任,此时也竖起了耳朵,俩眼死死盯着李南方,生怕听漏一个字。

    “我、我没——”

    半夜跑进人岳家主闺房内,以某种卑鄙手段把人强女干这种事,李南方要是承认了,那多有损他的颜面?

    该承认的必须承认,不该承认的就是死都不能承认,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只是他刚说出这三个字,岳梓童忽然猛地向前一俯(身shen),额头几乎都要碰到他的额头了,鼻尖确实碰着鼻尖。

    他下意识的想多,却觉得下巴下一疼。

    岳梓童的右手,死死捏住了他下巴。

    不等他有所反抗,岳梓童就(阴yin)声说道:“李南方,你还没看到大姐吧?”

    “大姐?”

    李南方愣了下,随即醒悟:“师、师母?”

    “对,就是你师母,我的大堂姐。”

    “师母也来了?”

    李南方慌忙回头去找,却被岳梓童动作粗暴的扳了过来。

    “靠,你还有完没完?”

    李南方烦了:“信不信我——”

    “你现场强女干我?”

    “我——你现在是家主了,怎么说话如此的没品?”

    “家主又怎么样?呵呵,还不也是被你玩的滴滴转?”

    岳梓童丝毫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她,甚至还故意邪邪地笑着:“大姐今天就是你和花夜神的大婚主持人。呵呵,我刚看到她时,还纳闷她怎么站在我对立面呢。包括,你那些老不死的叔叔们!”

    她在说到最后这句话时,声音明显提高了。

    立即,人群中就响起胡老二不满的声音:“喂,我说那个谁,你说谁是老不死的呢?”

    “就是,就是。”

    秦老七也很是不忿:“你可以说我们不死,但我们老吗?”

    这俩人的呱噪,岳梓童当然不会在意,只是说她想说的话:“原来,他们都知道你活着回来了。却没谁告诉我,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好啊,现在他们的心愿已经实现了。我自暴家丑,被某个鬼东西强女干过。所以,我才要你以大姐的生死来发誓,那晚强女干我的,是不是你!”

    李南方脸色一变。

    他不是不敢承认,他只是相当愤怒于岳梓童((逼))着他,以他用命来尊敬的师母来发誓。

    “别发怒,李南方。”

    李南方的怒火刚要上脑,岳梓童及时说道:“我也不想用大姐来((逼))你发誓的。可,可我真没办法了。我必须,必须,必须知道,是谁——在强女干了我。”

    接连三个必须说出来后,岳梓童就像用尽了全(身shen)的力气。

    脚下踉跄了下,松开李南方的下巴,向后接连退了几步,却抬手阻止了要过来搀扶她的贺兰小新,双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轻声说道:“如果你敢说,不是你。我立马就在这儿,给你磕头认错。”

    李南方看着她,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才缓缓地说道:“不是我——”

    岳梓童的花容,顿时比宣纸还要苍白。

    她忽然问李南方这个问题,不惜自暴家丑,主要是因为她想到了宗刚从空空大师那儿求来的话。

    自从(阴yin)婚过后,每当(阴yin)气上行,她就会发烧。

    发烧时犹如做过山车般一会儿冷,一会儿(热re)也还罢了。

    关键是总做恶梦。

    每晚都会重温(阴yin)婚之夜,她被个浑(身shen)散发着腐臭气息的鬼东西,扛着两条大长腿猛咣的恐怖一幕。

    也就自从她成为家主后,神经修炼的要比以前坚韧了太多。

    如果是放在开皇集团当老总时,绝对会被折磨到精神崩溃的。

    长达十多天的折磨,让岳梓童宁可付出所有能付出的代价,也想找到谜底,从痛苦中挣脱出来。

    可空空大师却说,得需要她和那个已经死了的鬼东西,在现实中进行亲切的面对面会晤才行。

    那时候,她还很纳闷,活着的她,怎么能和死了的柳钢镚交谈呢?

    直到现在看到死而复活的李南方后,岳梓童才算蓦然醒悟。

    什么狗(屁pi)柳钢镚啊?

    什么僵尸一夜疾驰数千里,自蜀入京来夺取她的少妇贞、((操cao)cao)啊等等,等等,都是狗(屁pi)。

    这一手都是李南方策划的。

    也唯有这个混蛋,才有能躲开岳家警卫的(身shen)手,更有那样做的动机。

    但她又不能仅凭猜测,就能断定李南方就是那个鬼东西。

    她必须让李南方亲口说出来,那么没品的事,就是他干的。

    为此,她不惜冒着惹李南方暴怒的大不韪,才用大姐开威胁他。

    李南方说了,不是他。

    就像被人狠狠打了一闷棍那样,岳梓童脸上的血色,悠地退尽了。

    在她抬出大姐来后,李南方仍然说不是他,那么就真不是他,可能真是死了的老羊倌。

    这个结果,是她死上一万遍,都无法承受的。

    极端难受的恶心,让她猛地张开嘴,正要喷出一口黑血之类的东西来时,就听李南方又木木地说:“还能有谁?”

    是不是你乔装鬼东西,强女干了我?

    岳梓童是这样问的。

    不是我,还能有谁——李南方是这样回答的。

    只是,他中间拉长了语气罢了。

    岳梓童已经张开的嘴巴,嘎然闭上。

    瞬间之前那无法控制的恶心,刷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强女干不可怕,可怕的是,强女干她的不是人。

    只要是人,那就好了。

    尤其这个人,还是早就已经和他有过半截夫妻,又有未婚夫妻关系,更是她(阴yin)婚丈夫的李南方。

    当然了,根据最新的法规规定,就算是两口子,在没有获得男女一方同意的前提下,一方要是强行上了对方,也造成了强女干罪,要受到法律严惩的。

    不过,大人大量的岳家主,决定原谅李南方。

    脸上重新浮上迷人的红晕,多(日ri)笼罩在她周遭的(阴yin)云,悠地散去。

    真心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后,让她更加如天山雪莲般的迷人:“好。你还算是个男人。这样——咱们就谁也不再欠谁的了,你说对吗?”

    “对。”

    李南方依旧是木木地样子,点了点头。

    “但我必须告诉你,你以后不要再那样对我了。求你,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

    岳梓童看向了花夜神,明媚的笑道:“花总,真心抱歉打搅了您的婚礼。事后,小妹我定当亲自拜访您,给您负荆请罪。”

    花夜神咬了下唇儿,没说话。

    “就这么说定了。各位,请回东大厅吧。婚礼,继续。”

    岳梓童飒爽的笑着,转(身shen),留给李南方夫妇一个美丽的背影。

    等等!

    李南方很想这样说。

    他想问问岳梓童,明知道他已经“复活”了,怎么还要和贺兰小新结婚。

    可他刚要张嘴,就看到花夜神正在看着他,目光里全是哀求的神色。

    她希望,李南方能给她这场完整的婚礼。

    至于婚礼之后,李南方又是怎么去找岳梓童,她绝不会再管。

    可李南方却觉得,他得好好想想——

    还没等他想,花夜神忽然张手,迅疾无比的扑向了岳梓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