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9章 大婚之情人落泪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的现(身shen),把现场绝大多数人都给震懵了。

    不过被老谢与叶小刀保护在西大厅东南角的那群贵妇们,则没有任何的意外。

    就像,她们根本不在乎某些潜在的危险。

    有她们的丈夫在,她们不觉得谁能伤害得了她们。

    所以她们才能有一定的“闲(情qing)逸致”,来欣赏李南方现(身shen)后,集体懵((逼))诸人的面色表(情qing)。

    尤其是看到明珠龙家那群人,好像吃了大便后的后悔样子,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们,立即叽叽喳喳的展开了大讨论。

    丝毫不介意龙城城就站在旁边。

    当然,声音很小。

    毕竟还是要给曾经的龙大小姐,多少留点颜面的。

    只是她们的声音再怎么低,走进会场后异常低调还没被人发现的龙城城,也能听得到啊。

    肯定会在心里大骂“这群该死的八婆”后,只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不过就算是这样,龙城城也没打算离开这些八婆。

    倒不是说她在通过这群八婆齐聚东南角后,也察觉出了潜在的某种危险,前来蹭车寻求保护的。

    而是她想找机会和师母单独谈谈——好吧,就是哀求。

    龙城城想哀求师母,能不能让她看一眼,她的小宝贝?

    哪怕师母没有把她的小宝贝抱来呢。

    只和她说说孩子现在长多高,多重,有没有想妈妈,也行啊。

    就为这,龙城城唯有假装聋子,任由这群该死的八婆,对她的娘家人低声大加讽刺。

    什么有眼无珠啊,什么有眼不识荆山玉之类的。

    反正这是一群嘴巴特损,讽刺人又特有水准的八婆。

    保准让你听不到一个脏字,可说出来的话,却像刀子那样,在你心上可劲儿的割。

    师母,还有蒋默然,当然不会参与其中了。

    她们更不管这群八婆在讽刺完龙家后,又讽刺贺兰等豪门。

    她们只是神(情qing)专注的看着那边,希望事件能早点解决。

    只是这群八婆被她们老公给惯坏了,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真想让龙城城拿些黄瓜茄子之类的来,堵住她们的嘴。

    幸好,贺兰小新的忽然现(身shen),一下子就让这些八婆给乖乖闭上了嘴巴。

    龙城城在暗爽之余,也开始为李南方担心:“接下来,你该怎么面对这一切?”

    李南方怎么知道该怎么面对,岳梓童的新郎,居然是贺兰小新的残酷现实?

    不但是他,就连一天不自诩为天纵之才的胡老二,秦老七等人,此时也是满脸懵((逼))的样子。

    最好是这万恶的贼老天,能立即打个霹雳,把某个人渣干脆劈死拉倒。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混蛋,(身shen)份卓然的龙腾四大高手,有必要把(娇jiao)妻美妾们都搞来,给他的婚礼捧场吗?

    可结果呢?

    人家岳梓童并没有背叛李南方啊!

    李南方的未婚妻,在他的骨灰举办(阴yin)婚后,再娶他的女人回家自保,有什么错误吗?

    好像没有吧?

    如果说龙腾四大高手只想扑上去,把李人渣撕成碎片,才能力保他们的威名不受损,那么代表大理段氏前来参加婚礼的段储皇、段襄兄妹俩,却只想一头扎进粪坑内,淹死拉倒。

    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偷鸡不成蚀把米之类的话语,都无法形容段储皇兄妹俩,看到岳梓童的新郎,居然是李南方的女人后,心中那是何等的悲伤滋味了。

    傻子也能看出,当贺兰小新光彩照人的现(身shen)后,李南方与岳梓童之间最大的误会,彻底地迎刃而解。

    女女怎么能结婚呢?

    就算女女能结婚,可这对女女都是李南方的女人啊。

    他们完全可以在结束这场世所罕见的闹剧后,大家坐下来促膝长谈一番后,误会解除——接下来,就是商量该怎么过好(日ri)子了。

    这就握了个草了。

    他们倒是误会解除后,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可这并不代表着已经得罪岳家,贺兰家甚至林家的大理段氏,也能获得原谅啊。

    段储皇痛苦的闭了下眼睛时,却不知道躲在西大厅人群内的段香凝,暗中几乎把肚子都要笑破了。

    如果她没被段襄威胁,她肯定会为家族利益就要遭受三大豪门打击,而心中担忧。

    可谁让段襄威胁她了呢?

    没谁喜欢被威胁的,就像没谁被当做工具,来为别人争取更大的利益。

    现在可好了。

    贺兰小新的忽然现(身shen),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抽在了不把段香凝当人对待的大理段氏脸上。

    算是给她出了一口大大的恶气。

    心花怒放的女人,引起了吕院长的注意,开始琢磨她为何要如此兴奋了。

    “老吕,不该关心的问题,千万不要关心哦。”

    段香凝发现老吕一个劲用眼角瞅她后,要是放在以前,估计会立即翻脸。

    但现在段副院长心中酸爽到极致,也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只是微笑着“柔声”提醒了他一句,就看向了那边。

    被警告后的吕明亮,哪敢再琢磨她的气场为毛忽然间就强大了,只能讪笑了声,下意识看向了她的眸光落点。

    他看到了贺兰群星。

    老吕这种小人物,当然没资格认识大名鼎鼎的群星公子了。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能从贺兰群星脸上,看出了恍然大悟后的仇恨。

    长相再怎么英俊的公子哥,满脸怨恨时的样子,也会很可怕的。

    贺兰群星有理由去仇恨——仇恨现场每一个人!

    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他怎么就没想到岳梓童的新郎,居然会是贺兰小新呢?

    没有任何的词汇,能形容群星公子此时的心里感受。

    智商高,近乎于妖孽,是与长相英俊,气质脱俗三个特点,是贺兰群星骄傲的资本。

    可他现在才恍然醒悟,他的智商,相比起有着“妖女,狐狸”之称的贺兰小新来说,还是差了太多。

    人家想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那简直是太简单了。

    也许用“润物细无声”这个词,才能形容贺兰小新是怎么对贺兰群星耍心机的吧?

    在真正的妖孽面前,贺兰群星彻底被玩残,没有丝毫的奇怪之处。

    他自己也是心服口服。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就被击垮。

    就像他看到花夜神接连给予贺兰扶苏沉重打击时那样高兴——李南方居然还活着的现实,仍为他保留了反败为胜的希望。

    接下来,贺兰群星只需静观其变,再作打算就好了。

    静观其变的人,不仅仅是贺兰群星。

    几乎所有人在贺兰小新终于可以舒服的,肆无忌惮的扭着丰(臀tun)走向李南方时,都屏住了呼吸。

    把眼睛瞪到最大。

    大家渴望,接下来的好戏更加的精彩。

    贺兰小新绝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就像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让扶苏失望过那样。

    她有绝对的信心,能在扶苏一败涂地时,力挽狂澜!

    “你,还好吗?”

    贺兰小新走到了李南方面前,就像刚才他抬手轻抚岳梓童的脸颊那样,右手手指指背,自他脸颊上缓缓轻扫而过时,那双勾人魂魄的眸子里,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决堤般的淌落了下来。

    女人的眼泪,绝对是人类史上最厉害的武器之一。

    尤其是(情qing)人泪。

    彻底懵((逼))的李南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当前的(情qing)况,唯有呆((逼))似的点了点头:“我、我还好。”

    是啊,他确实很好。

    (身shen)体很好,气色很好,衣服很好,怀里的新娘,更好。

    简直是没有一点点不好的地方。

    但他此刻为什么感觉不到一点点的好呢?

    就好像在做梦啊。

    “可我们不好。”

    贺兰小新右手停在李南方的脸颊上,泪水明明不曾停止过,却偏偏吐字清晰:“我和梓童,都不好。这些天来,我们都在无时不刻的想你。”

    “是吗?”

    李南方毫无意义的反问时,花夜神心中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挣开了他的怀抱,半转(身shen)看向了别处。

    几乎是在看到贺兰小新的一瞬间,花夜神就明白了很多。

    可她却不知道,接下来她该怎么做。

    唯有自动退到旁边,把舞台让给绝对的男女主。

    至于这场牵扯太多势力进来的闹剧,最终会怎么收场——她就像一个等待判决的囚徒。

    无论什么样的惩罚,她都认了。

    不会后悔。

    只要李南方真心(爱ai)她,就足够。

    花夜神当前是什么感受,贺兰小新当然不会去管。

    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她当前要说些什么,才能把己方颓势逆转过来:“是的。南方,我们过的一点也不好。在你死后,我和梓童就成了任人压榨,任人宰割的鱼(肉rou)。为了自保,我们唯有不择手段——”

    她刚说到这儿,就被一只手给推开。

    推开她的人,是岳梓童。

    岳梓童的声音,沙哑的吓人,就像她现在仿似灌血的双眸:“新姐,你闪开。不要,和他说这些!”

    推开贺兰小新后,岳梓童终于主动站在了李南方的对立面,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李南方,在这儿,我要当着所有人,对您说一声对不起。只因我丧尽天良,利用了你的骨灰。请您,原谅我!”

    说着,她猛地弯腰,给李南方躬(身shen),九十度:“如果,您觉得我做的那件事,死都不足矣取得您的谅解,那您可以杀了我。我保证,没有谁会阻拦您。更不会有人在事后找您报仇。”

    李南方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当然不满岳梓童为了给岳家争取利益,就丧尽天良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的行为。

    可他能在岳梓童请他干掉她时,下手吗?

    当然——

    不能。

    岳梓童不会给他太多思考的机会,(挺ting)直了腰板:“您不说,那我就当您暂时原谅了我。以后,只要您想,随时都能来找我算账。”

    听她一口一个您的,李南方觉得相当别扭。

    有心想更正下吧——说什么?

    难道说:“自己人,没必要这样客气吗?”

    他们还是自己人吗?

    当然不是了。

    岳梓童再次抬头看向他时,眸光中饱含的刻骨怨恨,就已经足够说明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