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7章 大婚之看我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花夜神一怒之下当众抽了岳梓童耳光后,其实也是有点后悔的。

    无论她多么想为李南方出口恶气,毕竟岳梓童的(身shen)份在那儿摆着呢。

    今天会所东西两个大厅内,更是重量级人物云集,她这一巴掌抽过去,可不仅仅只是抽了岳梓童的脸,抽的是整个岳家。

    如若不然,心里把岳梓童怨恨到死的岳临城等人,也不会齐声吼叫着冲过来,一幅要拼命的模样了。

    但她也仅仅是有点后悔而已。

    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还是会这样做。

    盖因岳梓童在冲过来要摘下李南方的福娃面具时,不是以她岳家家主的(身shen)份。

    像岳家主这么崇高的(身shen)份,怎么可能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下,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举动?

    那么,花夜神为了维护她丈夫的面子,用暴力来制止岳梓童的不理智行为,也就变得有(情qing)可原了。

    现场一片(骚sao)乱中,出手后就有点后悔的花夜神,很快就想通了这一点,底气又壮了起来。

    不过,她想看看丈夫的意思。

    只因她很清楚,岳梓童在李南方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场大婚了。

    她的眼角余光,扫向旁边的福娃——什么都看不到。

    却能看到李南方的眼睛。

    他的眼神平静,并没有因花夜神掌抽岳梓童,就有所不满。

    李南方如此反应,花夜神就放心了。

    她并不知道,李南方平静地眼神是装出来的。

    尽管早在大婚开始之前,李南方就曾经用强女干的方式,惩罚过岳梓童,更发誓要让她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

    可当岳梓童对他有所察觉,不管不顾的冲过来要解开他的面具,却被花夜神一耳光抽懵后,李南方的心,却悠地疼了下。

    就像是,针扎?

    他无法确定。

    仿似他也搞不懂,看到小姨被抽耳光后,他怎么就会心疼呢?

    难道,不应该是她遭受打击越大,他越该高兴才对吗?

    在这一刻,李南方并不知道男人都有个通病,那就是娶来的老婆,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

    简单的来说就是他动手打岳梓童可以,但别人动手,他就会不爽了。

    只是他不敢,也不能把任何的不爽,自眼神中流露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从来都以特别注重(身shen)份风度的夜神姐姐之所以出手,就是为了给他出气。

    男人打女人,会被人看不起的。

    女人打女人,有时候就会变得很正常了。

    假如他流露出丝毫的不满,夜神姐姐都会感觉受伤,会呆愣当场,会觉得无论她怎么努力去(爱ai)他,都比不上狠狠伤害过他的岳梓童。

    那样,对花夜神是相当不公的。

    李南方就算再不是好人,也不能在主动要求了这场婚礼后,却因为花夜神为他出气,就对她有任何不满。

    真心说,当他发现花夜神偷眼看过来时,没有故意流露出“打的好,打的妙,打的呱呱叫”的眼神,就已经对不起夜神姐姐为他在众目睽睽下,自毁形象充泼妇的行为了。

    但他平静的目光对于花夜神来说,已经足够。

    这一刻,她才清晰感受到,她在李南方心中的地位,已经压过了岳梓童。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贺兰扶苏却(挺ting)(身shen)而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她的“野蛮行为”太过了。

    谁都可以因此指责花夜神太过了,哪怕她手下的某个员工,因为看不惯她不顾(身shen)份的撒泼,都能站出来指责她。

    但独独贺兰扶苏不行。

    在这个圈子里,在这个会所内的数千人,谁不知道花夜神曾经苦苦追求贺兰扶苏好多年?

    为了他,花夜神宁愿去做任何事。

    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得到贺兰扶苏的“垂青”,成为了贵族圈内一个不大不小笑话的同时,对她的威信,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尤其是她与李南方大婚时,贺兰扶苏这个她苦追多年都没结果的“老(情qing)人”,凭什么站出来,当众指责她呢?

    就因为,她曾经低声下气苦追他多年,未果?

    就因为,岳家主是他苦恋多年的女孩子?

    所以他在她面前,才能始终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才会在岳家主颜面受损后,急不可待的跳出来?

    一股子苦水,随着贺兰扶苏的指责,从花夜神心底泛起。

    自凡是女人,无论是哪个层次,平时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的,都有着女人固有的偏执。

    花夜神也是这样。

    看着满脸满眼都是责怪神色的贺兰扶苏,花夜神以往对他所有的(爱ai)意,都被凄苦的怒火焚烧殆尽。

    她猛地明白,她已经不再(爱ai)贺兰扶苏了。

    她现在是李夫人!

    既然她已经不再在意贺兰扶苏,为什么在受到他的指责时,仍然像以前对他百依百顺那样,不是低头道谦,就是默声不语呢?

    于是,花夜神笑了。

    她看着贺兰扶苏,笑得灿烂无比:“贺兰扶苏,你以为你是谁啊,就跳出来指责我?”

    是啊,你以为你是谁?

    你是花夜神的丈夫?

    还是,你是岳梓童的丈夫!

    既然你谁的丈夫都不是,那你有什么资格,站出来为岳梓童出头呢?

    就因为,你曾经苦恋过她,想让人家知道你对她仍是一往(情qing)深,所以才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表现吗?

    你以为你是谁。

    听花夜神说出这句话后,贺兰扶苏(身shen)子猛地踉跄了下,脸色苍白。

    他终于意识到,他刚才看似很公道的一句话,犯了多么致命的错误。

    花夜神苦追他那么多年,他都没给人机会,只能说他不(爱ai)她。

    毕竟男女之间的感(情qing),是非常复杂,非常微妙,不是因为女的漂亮男的帅,就能成为夫妻的。

    今天,贺兰扶苏应该很虔诚的祝贺花夜神,与新郎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才对。

    而不是,仗着花夜神苦恋他多年,就像从前那样站在绝对的高处,去指责她做错了什么。

    花夜神,终究是个女人。

    渴望真(爱ai)的女人。

    也正是最渴望真(爱ai)的女人,才在好不容易找到真(爱ai)后,特别在乎守着丈夫时对“老(情qing)人”的态度。

    如果她默默接受了贺兰扶苏的指责,那么李南方对她会怎么想?

    她已经失去了多年的大好青(春chun),真心不想再失去李南方了。

    所以在看到苦恋多年的贺兰扶苏,脸色悠地苍白后,她有了无比的快意,立即补了更犀利的一刀:“贺兰扶苏,你当着你未婚妻林依婷的面,就对别人的新娘大献殷勤,就不怕你未婚妻面子没处放吗?”

    看到扶苏哥哥(身shen)子一晃,下意识赶紧伸手搀扶住他的林依婷,闻言脸色也是巨变,嘴巴张开,却又颓然的闭上,低下了头。

    当花夜神质问贺兰扶苏是谁时,现场就诡异的静了下来。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几个人之间的恩怨,都想看看,他们在当前这种特庄重,也更复杂的场合,该怎么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情qing)问题。

    贺兰扶苏眼角剧烈跳动了记下,也慢慢地低下头,哑声说:“神姐,对、对不起。”

    他是真心道歉。

    不然,也不会在接连遭受打击后,依然会尊称她为神姐,而不是像花夜神那般,直呼她的名字。

    “你不该和我道歉,你该向岳家主的新婚夫君说声对不起。只因,你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表现时,并没有考虑到人家的感受。”

    接连两刀斩出去后,花夜神再也无法控制她对苦恋贺兰扶苏多年未果后积攒的怒气了,又是狠辣一刀。

    贺兰扶苏还没任何反应呢,花夜神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是李南方的叹息。

    她稍稍愕然了下,随即豁然省悟。

    她在云淡风轻的问贺兰扶苏是谁后,就该适可而止,不再搭理他了。

    那样,才能恰到好处的证明,她苦恋多年的贺兰扶苏,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以后,都不会再提起。

    但她却接二连三的补刀,极尽可能的去伤害贺兰扶苏,还是因为——她在乎他。

    男女之间的某一方,太恨对方了,同样是在乎他的一个方式。

    (爱ai)着,并相互伤害着,是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

    李南方不是叶小刀那样的(情qing)圣,但他却有任何男人都该有感(情qing)分析功能。

    其实就算是再蠢的男人,在看到花夜神接连狠伤贺兰扶苏后,都能感觉出她有多么地在乎他了。

    忽然间,李南方觉得眼前这场由他极力要求的大婚,纯粹就特么一个闹剧。

    他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相当不光彩的角色。

    无论他胜,还是败。

    从没有过的索然无味,让李南方再也没心(情qing)玩下去了。

    看着一手捂着左脸的岳梓童,他轻笑一声,伸手去摘面具:“岳家主,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现在,你的愿望达到了。”

    花夜神趁机对贺兰扶苏倾斜她多年苦恋的愤怒时,岳梓童已经清醒了。

    要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纵(身shen)扑向花夜神,把那张(娇jiao)媚的脸蛋抽肿,抓花!

    但她现在不会了。

    花夜神那一记耳光,也算是彻底把她抽醒了。

    让她清晰意识到,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岳梓童,而是肩负让整个岳家平稳前行重担的岳家主。

    堂堂一大豪门家主,居然在自(身shen)大婚上,做出非得要看别人新郎的举动,不但不合(情qing)理,还又愚蠢。

    被人花夜神抽耳光,是咎由自取的。

    尤其她在亲眼看到,因为她的不理智,促使贺兰扶苏为她说话,却惨遭花夜神接连沉重打击后,心中悔意更盛。

    她想弥补犯下的错误。

    也必须弥补。

    可就算她七窍玲珑,八步成诗——急切之间,又怎么能想出好的办法来呢?

    为掩饰尴尬,当前她必须依旧用手捂着脸,做懵((逼))状。

    就在此时,花夜神的新郎,忽然说话了。

    来不及分辨这个那么熟悉的声音,岳梓童蓦然抬头看去。

    就看到,随着那个福娃面具被缓缓地拿下,一张大半年来始终出现在她梦中的脸,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