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6章 大婚之危机乍现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哇靠,这个世道要乱啊!

    看到七星会所数十名员工,为保住饭碗居然高举着拳头冲过来,要把本来就吃亏了的岳梓童可劲痛扁,撕扯成碎片后梁主任这种见过大世面的人,也彻底懵圈了。

    他连忙大声高喊:“住手,住手,都住手!”

    都这个时候了,他才想出头,已经晚了。

    因为现场已经迅速乱成一团,没谁能听到他的喊声了。

    东大厅内的岳家诸人,虽说都期盼家主大人最好是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哪怕是蹲个马桶都会被带有艾滋病的蚊子在(屁pi)股上叮一口

    但毫无疑问的是,岳梓童是他们的家主。

    整个岳家的脸面。

    如果今天放任她被花夜神的人痛殴了,她自己颜面尽失还在其次,关键是岳家的脸面,也会被撕下来狠狠践踏。

    颜面,是需要任何一个豪门大族拼了命也要维护的。

    这一刻起,所有对岳梓童不满的岳家诸人,立即拉开椅子,推开桌子,不分男女老少,皆高声大呼着,冲出了东大厅。

    “住手,都给我住手!”

    岳家诸人为维护岳梓童的颜面,可以不顾场合,不顾颜面的冲上去开撕,但各位观礼嘉宾,则不能任由全武行开始。

    不然,那样也会让他们颜面无光的。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西大厅的荆红命,东大厅的贺兰扶苏,就齐刷刷的(挺ting)(身shen)而出,张开双臂挡在了诸人面前。

    这俩人在各自的大厅中,可是具备一定威望值的。

    虽说他们的(身shen)份要比不适合“(身shen)体力行”的梁主任低些,却比试图闹事的两派人马要高些,所以他们两个出场算是最合适的了。

    “哎哟,我真是醉了。”

    看到荆红第十在厉声大喝让诸人冷静时,脖子上的青筋都崩起来了,瞪大眼睛看好戏的秦老七,喃喃地说:“早知道现场(情qing)况如此精彩,我就该把家里那群兔崽子们带出来,让他们开开眼了。”

    “你是渴望你三儿子结婚时,也会出现这么(热re)闹的场景?”

    嘴上叼着烟的谢(情qing)伤,懒洋洋的问道。

    “草,你怎么不说你”

    秦老七回头刚要对怼老谢,双眼却猛地一眯,霍然回头看去。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谢(情qing)伤也攸地察觉出了什么,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们的危险神经在忽然被敲响后,胡老二已经抬手推开挡在他(身shen)边的两个人,向一个会所女侍应生扑去。

    秦老七和老谢,虽然都被安逸的生活腐蚀,这么多年来(身shen)手不进反退,无法再与专心练武的胡灭唐相比,但俩人在莫名的危险一闪即逝时,却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快速反应。

    正站在秦玉关椅子后面,翘首向那边看的美妇人,察觉出了丈夫的异样,立即低声问道:“怎么了?”

    “去墙角,都去,快!”

    秦玉关来不及解释什么,顺手抄起桌子上的一双筷子,试图寻找一闪即逝在人群中的胡灭唐。

    在不远处哭丧着脸,用手揉着耳朵的叶小刀,反应速度也堪称神速,(挺ting)(身shen)而起后顺手抓起了椅子,挡在了李墨羽(身shen)边。

    无论是秦玉关,还是谢(情qing)伤三人的老婆们,当初都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二十多年的安逸生活,并没有让她们忘记她们的丈夫,当年得罪了多少人的现实出其不意的致命危险,随时都会出现。

    所以,在看出(情qing)况貌似不对劲啊啊,啊后,根本不用秦老七再提醒一遍,立即手挽手,在叶小刀,谢(情qing)伤的护卫下,迅速向人最少的西南角迅速撤退。

    秦玉关(身shen)形一晃,拦住了要去那边劝说大家冷静的师母夫妻面前。

    “有(情qing)况?”

    好像永远也睡不醒的老头,双眼一睁时,居然有寒芒闪过。

    “看看再说。”

    秦玉关回头看向胡灭唐消失的那边,摇头说:“不敢确定。”

    “麻烦你去保护梓童,我们没事的。”

    师母的反应也不慢,急声说了句后,就跟着老头走向西南角。

    在丈夫等人意识到有危险来临后,师母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堂妹的安全,由此可见岳梓童在她心中的地位,真不一般。

    “我会的。”

    秦玉关轻声说了句时,就看到段储皇已经贴着玻璃墙,迅速走出西大厅,挡在了正要过来的梁主任面前。

    “这小子的反应也不慢。”

    秦老七微微点头,暗中赞了个。

    其实段储皇并没有察觉出秦玉关等人察觉出的某种危险,只因他距离这边十多米远呢。

    但他却看到了本来抱着胳膊看(热re)闹的龙腾三大高手,懒洋洋的样子忽然消失,瞬间散发出凛然气势,让周遭空气都放肆凝滞了一下,立即意识到了不妙。

    能让龙腾诸人瞬间做出如临大敌准备的,不管是任何人,任何事,都该值得段储皇去慎重对待。

    西大厅内的贵客,就是十数位花枝招展的美妇人,以及那对主婚人。

    不过段储皇敢肯定,这些人的安全都不用他来((操cao)cao)心。

    如果龙腾三大高手,还无法保护他们老婆们的安全,那么他们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这时候,最需要段储皇保护的,则是对这边危机毫无所知的梁主任。

    梁主任(身shen)边肯定有最高现役贴(身shen)保护,只是他们对未知危险的警觉,压根没法和秦玉关等人相比。

    所以段储皇这时候迅速跑去梁主任(身shen)边,给他提供最贴(身shen)的保护,才是最正确的。

    秦玉关虽说暂时还搞不懂段储皇的武力值怎么样,但单凭他对危险的反应这点来看,应该就不是个次于贺兰扶苏的高手。

    关键是经过段储皇的示警后,梁主任(身shen)边的最高现役,会立即警觉起来,把他带到最安全之处。

    只要自家老婆们,梁主任的安全没有问题,秦玉关就能放开手脚,配合老胡去追查的危险来源。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危险呢?

    就是老秦等人满脸幸灾乐祸样子看着两大新娘开撕时,忽然被人轻飘飘的扫了一眼。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眼,却包含着邪恶的(阴yin)森戾气,立即拨动了几个人的危机神经,做出了最快的反应。

    秦玉关转(身shen),刚要走向胡灭唐消失的那边,却撞在了一个端着托盘走过的女侍应生胳膊上。

    “啊哟。”

    猝不及防下的女侍应生轻呼一声,盛着酒水的托盘失手掉向了地上。

    眼看托盘就要落地,秦玉关却及时伸脚,动作轻灵的一挑,盘子嗖地飞起,恰好被他伸手抄住。

    “抱歉。”

    秦玉关把托盘递给脸色有些蜡黄,长相很安全,但(身shen)材不错的女侍应生时,心中本能的惋惜了下:“真是浪费了这幅好(身shen)材。”

    “谢,谢谢。”

    杨逍接过托盘,有些惶恐的点头道谢。

    “没事,又不是你的错。”

    秦玉关笑了下,闪(身shen)快步走了。

    杨逍端着托盘走向东南角那边时,眼角余光向西南角那边扫了眼,暗想:“可惜了。这几个臭男人,还算是有点本事。我只是在决定要挟持那个女人时,随意看了他们几个一眼,他们就心生警觉了。尤其是姓胡的,反应更是快到不行。幸亏我穿了侍者服,不然还真不好摆脱他们。”

    早在小荒岛时,杨逍就听李南方给黑白牡丹吹嘘过他的往事,他是个弃儿,却有个把他当亲儿子养的师母。

    如果谁敢惹他师母哭,他就要惹他师母哭,他都能和人拼命了。

    那么,要是趁乱挟持他师母,把她带回烈焰谷去囚(禁jin)起来,还怕李南方不乖乖去那边吗?

    绑架师母去烈焰谷,来挟持李南方的想法,是杨逍临时起意的。

    其实,真要让她仔细策划下,她或许就不会这样做了。

    但她现在想了,就要这样做。

    既然要想在悄无声息的(情qing)况下掳走师母,她(身shen)边老头虽然也是个高手,但并没有被杨逍看在眼里。

    左右不过是个早就该死的糟老头子罢了,杨逍只需一根淬毒的银针扎过去,老头就会微笑着勇赴极乐了。

    真正让杨逍所忌惮的,则是胡老二等人。

    所以她才在琢磨着该怎么引走他们时,下意识的看了他们一眼。

    就是杨逍这下意识的一眼,却立即引起了胡老二等人的警觉,并在瞬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

    胡灭唐追查杨逍时,根本不用担心阿莲娜会有危险。

    不然,事后谢老四,秦老七唯有提头去见他。

    兄弟几人配合多年,默契程度早就抵达了天衣无缝的境界。

    有人追敌,有人保护家人,有人居中顾全大局。

    三个人,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让杨逍无法下手的完美防御。

    唯有仗着(身shen)穿女侍应生工装,在人堆里一晃一闪,才躲开了胡老二的追踪。

    机会是稍纵即逝的,在龙腾三大高手有所察觉后,杨逍唯有放弃。

    秦老七可不知道,那个被他撞掉托盘的女侍应生,就是最危险的敌人。

    他只是在找到胡灭唐后,轻声问:“怎么样?”

    “没追到。”

    平时没正行的胡灭唐,脸色凝重地回答。

    秦玉关眉头一皱:“是那个妖孽?”

    胡灭唐目光四处扫(射she)着,淡淡地说:“除了他之外,没谁能躲过我。”

    老胡这边危机一闪即逝时,乱成一团的大厅门口那边可不知道。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荆红命俩人才把即将起冲突的两拨人分开。

    “伯父,请冷静下。”

    贺兰扶苏劝了满脸怒气的岳临城一句,抬头看向了岳梓童。

    岳家主还处在居然被抽耳光,怀疑是在做梦的懵圈中。

    看到她脸上几个清晰的手指印,贺兰扶苏眉头皱了下,看向花夜神说:“神姐,你这样做,也太过分了吧?”

    贺兰扶苏苦追岳梓童多年的事,贵圈内的人都知道。

    同样,花夜神苦追贺兰扶苏更多年的事,贵圈内的人也知道。

    所以现在大家听他为岳梓童,而指责花夜神,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在男人的心目中,曾经苦恋过他的女人,永远都不如他曾经苦恋的女人,更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