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5章 大婚之新娘开撕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在没有摘下面具之前,李南方甘心做绿叶,来衬托花夜神。

    两个原因。

    第一,花夜神拥有让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甘心给她做绿叶的绝代风华。

    其二,他有种天大的成就感。

    尤其在想到这么(娇jiao)滴滴的美(娇jiao)娘,只属于他一个人后,(身shen)体内那条黑龙就会蠢蠢(欲yu)动,一个劲的促使他立即扑倒女人,酣畅淋漓一整天。

    有些女人,天生就能给男人强大的占有(欲yu)。

    幸亏李南方不像黑龙那样思想肮脏必须肮脏,也得在没人的夜深人静时。

    那是(身shen)为人类的最基本修养。

    他面戴憨态可掬的福娃,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轻挽着花夜神的玉臂,缓步走向西大厅时,并没有看大厅内那些极度羡慕嫉妒恨他的愚蠢人类们。

    而是看向了东大厅。

    出于某种实在不想说的原因,李南方可能比现场所有人,都想知道岳梓童的新郎是谁。

    他希望,岳梓童的新婚丈夫,以后能死在他的残魄军刺之下。

    老谢早就告诉过他,只要他觉得该死之人,那就尽(情qing)去杀好了。

    但一定要心存“替天行道”的伟大怜悯之心。

    岳梓童的新婚丈夫该死。

    那个现在风光无限,以后则会后悔不已的男人,实在不该答应接受岳梓童的。

    那个叫岳梓童的女人,这辈子如果要嫁人,只能嫁给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渣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

    他没觉得他这样想有什么错。

    这样做,有没有对不起花夜神。

    他就是这样想着,看向了岳梓童。

    相比起(阴yin)婚那天,岳梓童明显憔悴了很多。

    哪怕脸上画着精致到不行的淡妆,也无法掩饰她双眸中流露出的憔悴。

    但不知道为什么,和她相隔足有数十米远的李南方,居然能从她(身shen)上清晰感受到一股子“我就这样作死”的冷漠呢?

    四目相对的瞬间,李南方的脚步停顿了下。

    岳梓童也停顿了,是心。

    目光明明是种无形的东西,但却能传送很多清晰的感受,或者内心想说的话语。

    “岳梓童,你会后悔的。”

    李南方看向岳梓童的目光中,满满地的全是这意思。

    “你、你是谁?”

    岳梓童心儿骤停了下时,用眸光这样问戴着福娃的男人。

    “我是今天那个让你无地自容,以后每晚都会做恶梦,让你新婚丈夫丧命的那个人。”

    李南方心中邪邪的笑着,说出的这句话,用目光准确无误的传送了过去。

    他人(性xing)的想法,获得了黑龙的极力赞同。

    它盘旋着,咆哮着:“扑过去,当众推倒她!”

    “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不是你以为的这么傻比。”

    李南方心中冷笑着,生怕黑龙加大蛊惑他的力度,目光迅速从岳梓童脸上挪开,看向了她(身shen)边的新郎。

    两对新人大婚前,从来没协商过。

    但她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身shen)穿大红嫁衣,又让各自的新郎,脸上戴了面具。

    无论今天的婚礼会闹出多大的乱子,相信很多年后,依旧会被人们津津乐道。

    福娃看向黑蝴蝶时,面具下的贺兰小新也在看他。

    与岳梓童不同,贺兰小新没感受到李南方投来的邪恶,复杂目光。

    只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凛然杀意。

    就仿佛,他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杀她。

    “你是谁?”

    贺兰小新用眸光这样问李南方。

    “杀你的人。”

    李南方眼神冷漠的回答。

    “你为什么要杀我?”

    “只因你是岳梓童的新郎。”

    “你究竟是谁?”

    “杀你的人。”

    “你,究竟是谁!?”

    贺兰小新第三次,用眸光问出这个问题时,挽着岳梓童手臂的左手,因为感受到清晰的杀意,导致内心紧张,手指(情qing)不自(禁jin)下用力掐住了新娘的皓腕。

    “别怕他。无论他是谁,他都不能伤害你。”

    岳梓童感受到贺兰小新内心的惶恐后,微微侧脸低声说道:“就算我保护不了你,荆红命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她能肯定,当贺兰小新摘下面具,荆红命等人认出新郎是谁后,依着他们的高智商,绝对能在最短时间内,想通这是为什么。

    当初在红豆监狱时,李南方可是对贺兰小新承诺过的。

    他虽然死了,但(身shen)为他承诺的“监护人”,荆红命他们必须完成他没完成的遗愿,不许任何人伤害贺兰小新的。

    只是,岳梓童一点都不明白,花夜神的新郎怎么会这样痛恨贺兰小新呢?

    就在岳梓童呆呆盯着那对新人,即将走进西大厅时,忽听贺兰小新哑声说:“梓童,我、我忽然感觉,我该认识花夜神的新郎。”

    “你也感觉,你该认识他吗?”

    不知道为什么,岳梓童在说出这句话后,一个相当可怕的念头,长龙掠空那样自她脑海中闪过,让她(娇jiao)躯猛地一颤,猛地挣开贺兰小新的手,向前迈步大声喊道:“你,究竟是谁!?”

    两场婚礼进行曲正在齐奏,西大厅那边的掌声正如雷鸣,岳梓童忽然冲动下大声喊出的这句话,按说不该被人听到。

    可东西大厅内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是因为她在向前跨步时,恰好走到了婚台前方,供婚礼司仪讲话的麦克风前。

    扩音质量绝佳的麦克风,把她清脆的叫声,在扩大十数倍后,轻易击穿音乐、掌声,迅速穿梭在东西两个大厅内的空气中,让每一个人都听清楚了。

    于是,所有的声音,就像被刀削断了那样,嘎然而止。

    咳嗽声都没有一声。

    岳梓童问出的这个问题,正是现场很多人最想知道的问题。

    尽管大家伙都知道,最多再等几分钟,两个新郎是谁就会真相大白了。

    可大家伙还是希望,能早点知道其中一个新郎是谁。

    所以在齐刷刷的闭嘴,看到岳梓童双手拎着大红嫁衣,快步走下婚台,直接走向西大厅门口的那对新人时,没谁阻止。

    但这不代表着花夜神不会有所动作。

    眼看岳梓童不顾新娘(身shen)份,碎步极快的走过来后,花夜神莲步轻移,挡在了李南方面前,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声音却很冷:“岳家主,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我要看看他是谁!”

    岳梓童的回答相当干脆,伸手去推花夜神。

    夜神姐姐可是烈焰四大神女之一,(身shen)怀高深邪功,当然不是岳梓童这种半吊子国安特工能推开的。

    依旧是无声的冷笑着,她也抬起了右手。

    后发先至,啪地一声抓住了岳梓童的手腕,稍稍用力,就把她甩出了几步:“岳家主,请你自重。”

    人家花夜神这样说,并没有丝毫错误。

    人家新郎是谁,管你岳梓童毛线的事啊?

    哦,就因为他脸上戴着个福娃面具,让你看不出是谁来,你就得摘下来看看他是谁啊?

    简直是岂有此理。

    可岳梓童偏偏不自重,在被花夜神推出去后,(身shen)子踉跄了下,接着又冲上来,冷声厉叱:“花夜神,你给我闪开!”

    “我就不闪开。”

    花夜神也有些怒了。

    本来嘛,岳梓童就对不起她丈夫。

    她早就憋着一口气要给丈夫出气呢,只是没找到机会罢了。

    现在机会来了。

    “你给我闪开,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一心想摘下福娃面具,想印证心中那个最可怕的想法,岳梓童哪有心思和花夜神墨迹,再次(娇jiao)喝着伸手去推花夜神。

    花夜神抬手!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彻东西两个大厅。

    数千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卧槽,新娘动手打新娘了?

    这是要开撕的节奏啊。

    耳光声响起后,数千人都集体懵圈。

    居然没有人想到,此时该冲过来,分开要开撕的两大新娘。

    岳梓童也被打懵了。

    挨抽后原地转了好几个圈的人,几乎就没有不懵的。

    她好不容易稳住(身shen)子后,左手捂住脸,满眼都是不相信的看着花夜神:“你、你敢打我?”

    花夜神则微微冷笑:“那又怎么样?”

    “放肆!”

    最忠于岳梓童的宗刚,此时总算清醒了过来,厉喝一声冲了过来。

    无论是花夜神,还是岳梓童,在华夏的地位都是超然的。

    就算双方有天大的仇恨,可在明面上则会遵照圈子里的规定,一团姐妹(情qing)深的和气。

    更何况,现在是被万众瞩目的婚礼上呢?

    所以没有谁会想到,花夜神居然会对岳梓童动粗。

    正如大家还没搞清楚,岳梓童没什么会冲过来,非得看人新郎是谁那样。

    直到耳光声响起后,大家才意识到该做点什么。

    去劝架?

    劝谁啊?

    劝花夜神?

    还是劝岳梓童?

    卧槽,劝谁冷静,就会得罪谁啊。

    这活还真不好干。

    除非这个人是梁主任,以他无上的威望,来规劝双方冷静。

    只是这时候他出声相劝,已经吃亏的岳梓童,会不会以为他拉偏仗啊?

    还是,先故作反应迟钝,稍等片刻再说吧。

    梁主任等人能故做迟钝,但宗刚不能。

    无论花夜神的来头有多大,岳家诸人又有多么期盼岳梓童出丑,他这个大管家都得履行忠心护主的职责,这才厉喝着冲了过来。

    就算是死,他也得为大小姐挣回颜面。

    挣回颜面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对花夜神那张吹弹可破的脸上,也狠狠来一巴掌好了。

    只是他刚扑过来,同样忠心护主的陈副总,已经不顾一切的低头对扑了过去:“你干什么你!”

    砰地一声,两个人重重撞在了一起。

    陈副总的额头,恰好撞在了宗刚的鼻子上

    立即,宗叔叔就鼻血四溅了。

    陈副总则痛的(娇jiao)呼一声,回头喝道:“都尼玛的傻了?”

    这可是花夜神的主场。

    西大厅内数百靠她吃饭的员工呢。

    懵((逼))过后的员工们,眼见盛大婚礼要上演全武行,陈副总已经当先拍马出阵,与敌方大将两败俱伤,他们如果还傻站着不动,事后肯定会卷铺盖滚蛋的。

    “保卫花总!”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数十名会所员工,率先冲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