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4章 大婚之若有来生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天,就是全部的意思。

    贺兰小新在贺兰扶苏心中,不但是亲姐姐,更像是母亲。

    为了他,贺兰小新能付出包括生命在内的任何代价,能做任何事,哪怕被万夫所指。

    她不在乎。

    她觉得,她活着就是为了扶苏。

    事实证明,就算她被关进监狱里后,每天所想的事,也是该怎么帮扶苏成为贺兰家的家主。

    就这样一个如母亲的姐姐,如果在看到乔装打扮的她后,却因为她学男人走路学了个惟妙惟肖,就认不出她是谁,那么他就不配是贺兰扶苏。

    从出现到现在,她都没看他一眼。

    可有种叫姐弟的至亲之(情qing),就算贺兰扶苏此时已经变成了瞎子,也能感受到她是他的姐。

    男人的心,就像在被一万把刀子同时割那样,疼地他脸色苍白,无法呼吸,黄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滚滚落下,再也无法像男人那样骄傲的站着,唯有右手捂住心口,慢慢坐了下来。

    “扶苏哥哥,你怎么了?”

    今天以未婚妻(身shen)份,与贺兰扶苏一起进场的林依婷,忽然发现(爱ai)人相当不对劲后,顿时被吓坏了,慌忙从小包里拿出纸巾,替他擦额头的冷汗。

    “没,没事的。”

    贺兰扶苏苍白的笑了下,端起茶杯喝水。

    他的手,抖的厉害。

    就像他以为他在喝水,却没意识到茶水顺着下巴,都洒在了(胸xiong)前。

    林依婷更加慌了,连忙去擦。

    未婚妻在做什么,贺兰扶苏已经不知道了。

    此时此刻,他的眼前,他的世界里,所有人都不见了。

    唯有他,和姐姐。

    那时候他才九岁。

    九岁的孩子,正是贪玩的年纪。

    那一天是周末,他没有遵照姐姐的意思,在家背诵唐诗宋词三百首,而是与年龄相仿的几个堂叔兄弟,缠着家里的大管家,去了郊外儿童乐园疯玩了一天。

    他刚回到自己房间,姐姐就进来了。

    手里拿着鞭子。

    他想跑。

    他哀声求饶,抱着脑袋。

    甚至,他都反抗了。

    可无论他哀求,还是反抗,鞭子都狠狠抽了下来。

    劈头盖脸,毫不留(情qing)。

    贺兰扶苏满地乱滚,嚎啕大哭声招来了很多家人们。

    但没有谁管。

    因为贺兰老爷子早就有令,无论这姐弟俩做什么,别人都不许插手。

    被多人强势围观挨鞭子,贺兰扶苏心中有多苦恼,怨恨是可想而知了。

    九岁的孩子,不怎么懂事,但也懂得了太多。

    尤其是他小小男子汉的尊严。

    他大骂:“贺兰小新,你又不是我爸,我妈,你管不着老子!”

    贺兰小新没哭,自然也没笑,只是冷着一张脸,一鞭比一鞭抽的更狠。

    直到满地乱滚的贺兰扶苏,后脑重重碰在桌腿上,双眼翻白的昏了过去。

    等他幽幽醒来时,夜已深。

    低低的哭泣,在屋子里回((荡dang)dang)。

    他昏了多久,贺兰小新就哭了多久。

    更用针,在她拿鞭子的那只胳膊上,扎了多久!

    从那之后,贺兰扶苏就像变了个人。

    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学习。

    琴棋书画,散打搏击,天文地理,古今中外,甚至星学占卜。

    没有谁能理解贺兰扶苏的成长过程中,吃了多少苦。

    但他自己却知道,哪怕他吃苦吃的再多十倍,也比不上姐姐为他的付出。

    “如果真的有来生,希望我是哥哥,你是妹妹。”

    这句话,贺兰扶苏在心中说过不止一万遍。

    却不曾对姐姐说过一遍,就像他再说十万遍,也比不上姐姐为他的付出。

    他明白了。

    姐姐为什么要嫁给岳梓童。

    他也明白了,岳梓童为什么要娶姐姐。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为他而活,一个则是尽可能的弥补,他苦恋她多年。

    “我是幸福的。”

    贺兰扶苏忽然抬头,对还在给他擦衣服的林依婷,笑着说道。

    林依婷稍稍一楞,随即脸上浮上一抹动人的红晕。

    她以为,她的扶苏哥哥是因为能拥有她,才会这样说。

    贺兰扶苏当然不会解释。

    他已经能坦然接受姐姐,苦恋多年的女孩子,给予他的超值馈赠。

    那么,他所需要做的,则是要好好的活着,竭力完成她们所希望的。

    并,宁可付出生命,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们两个。

    是三个。

    还有林依婷。

    时至今天的此时此刻,贺兰扶苏才忘记岳梓童,正式接纳林依婷。

    人生的顿悟,很多时候只是在一瞬间。

    贺兰群星清晰感受到了他的改变,攸地回头看来,眼神警惕。

    贺兰扶苏笑了下,举杯点了点头。

    他已经不再担心贺兰群星能追上他了。

    他能保证,他就是未来的贺兰家第三代家主。

    “他究竟怎么了?他知道新郎是谁!”

    贺兰群星稍稍茫然后,猛地醒悟过来时,就听旁边有人低声说:“来了,来了。”

    西大厅的新郎新娘,终于姗姗来迟。

    “哇噻,新娘好(性xing)感!”

    无论是东大厅,还是西大厅,无论是德高望重之辈,还是轻狂年少,在看到花夜神时,都在心中这样惊叹。

    比岳梓童晚了足足五分钟现(身shen)的花夜神,在出场这个环节上,碾轧(性xing)的完胜对手。

    因为她很清楚,当师母出现后,就会给岳梓童带去无法形容的震撼,最沉重的打击。

    师母当前的(身shen)份,说是乡野村妇也不为过。

    就算是拍马,也无法与为岳梓童主婚的梁主任相比。

    但她对岳梓童,花夜神两个新娘来说,却有着无法代替的意义。

    她,是李南方的师母。

    如果不是两个新郎的(身shen)份,太过神秘诡异,相信挽着夜神姐姐胳膊走出来的李老板,就算是婚宴结束后,都不会有人关注他的。

    这能怪谁呢?

    谁让他(身shen)边的新娘,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现场数千人,除了东大厅的新娘之外,任何人在她面前,都会黯然无光。

    尤其,脸上还特么戴着一个逗比的福娃面具。

    唉,幸亏丢人就丢这一次。

    李南方还是很能想得开的,笑眯眯的他没笑,是福娃在笑眯眯的,接受数千道目光,好像飞刀那样,嗖嗖地飞来。

    其间大部分,都带有明显的敌意。

    至少得有八百个道貌岸然的人,此时想把他干掉,再把新娘抢回家去。

    他们出现后,西大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在陈副总小手一挥下,同样是由某著名演奏乐队演奏的婚礼进行曲,等等等地响了起来。

    还有掌声。

    如雷鸣。

    彻底压过了来自东大厅的嘈杂。

    东大厅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已经习惯了收敛心中的所想,哪怕是在需要大声鼓掌,大声尖叫,打呼哨的婚礼上。

    西大厅则不同了。

    除了龙腾几位,段储皇等人之外,其他大部分人,可都是会所的员工。

    陈副总有严令,当花总与新郎联袂而来时,必须鼓掌。

    掌声,最好是能把屋顶子掀翻!

    这可是巴结上司的绝佳机会,数百上千的员工如果不把手拍烂了,都无法表达对赏他们一碗饭吃的花总,那黄河水般滔滔不绝的敬仰啊。

    满脸痛苦的老胡,抬手捂住了耳朵,喃喃地说:“我老人家来此,绝对是个天大的错误。”

    “来都来了,再说这些没用的(屁pi)话,会被人看不起的。”

    秦玉关则依旧是懒洋洋的,晃着手里的茶杯,双脚一抬,习惯(性xing)的就要放在桌子上时,左耳却被人揪住。

    他连忙回头看去,就看到一绝色美妇,正双眸满含杀气的瞪着他:“能不能别给姐妹们丢人?”

    “这就靠了,我不就是想让脚舒服些吗?”

    秦老七实在搞不懂,宇宙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变故,才让他从一(热re)血男儿,在数年内就蜕变成了一个,一个像谢(情qing)伤那样的男人。

    谢(情qing)伤最大的特点,就是怕老婆啊。

    据说搓板都跪坏七八个了,简直是全宇宙男人的耻辱!

    秦玉关刚嘴硬的说完这句话,绝色美妇唇边就弯起一抹(阴yin)森冷笑,心儿立即剧颤,赶紧求饶:“啊,都是我不好。都是叶小刀那混蛋教坏了我。”

    杨逍既然能装扮成女侍应生,那么不想让人知道刀爷其实很威猛的叶小刀,假扮成一个男服务生,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早就一双脚搁在桌子上的叶小刀,看到无良老师被大师母拧住耳朵后,心里绝对是乐开了花。

    如果可以,刀爷肯定会引亢高歌一曲妹妹你坐船头。

    只是还没等他尽(情qing)享受心中的欢乐,战火就忽地卷来。

    在大师母回头看来时,叶小刀心中大骂着“老秦,你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些啊。明明你是我老师,怎么会说我教坏了你”,刚要迅速的放下脚,左耳就剧痛到不行。

    他根本不用回头,仅仅从这只手在拧住他耳朵时的稳,准,狠三方面,就能判断出它的主人是谁。

    除了老师的八大老婆之一的李墨羽,还能有谁?

    李墨羽特别喜欢管教叶小刀,像严母那样。

    只因,她有个很早就喜欢叶小刀的女儿。

    早在二十多年前,李墨羽可曾经担当过俄罗斯吸血蝙蝠的二当家,嫁给秦老七的过程,也是相当曲折,让人听闻后会忍不住凄然泪下的。

    更让刀爷抓狂的是,李墨羽在老师那帮老婆里,是(性xing)子最烈的那一个。

    据悉,当年她被人挟持后,为不连累秦老七,就悍然使出了同归于尽的绝招手握军刺,恶狠狠刺向自己小腹,只为把自己刺个透心凉后,再把站在她背后勒住她脖子的某恶棍,一起刺死。

    就这样一个(性xing)子相当暴烈的女人,生出来的女儿再漂亮,也肯定会遗传她老妈的某些大“优点”。

    是个有理想的男人,在得知被这样的女孩子喜欢后,能不赶紧有多远,就逃多远,更故意四处拈花惹草来自污,希望师妹能对他失望,把他当做一坨臭狗屎给忘掉吗?

    但目前来看,叶小刀的自污貌似不怎么成功。

    “轻、轻点,新郎新娘都过来了!”

    叶小刀不敢反抗,唯有迅速转移八师母的注意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