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90章 大婚之假面新郎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必须戴上这玩意吗?”

    李南方接过花夜神递过来的面具,满脸都是哭笑不得的样子。

    大婚时手挽着新娘走上红地毯的新郎,脸上戴着个面具让人看不出他是谁来,就已经很让观礼嘉宾郁闷了。

    而这个面具,又偏偏是个福娃的样子。

    已经飞快换上一(身shen)藏青色立领中山装的李老板,看上去多么的玉树临风啊?

    相信举手投足间只需乱抛几个媚眼,就能倾倒所有五十岁以上的女(性xing)结果却要戴个福娃的面具,不但遮掩了他的英俊面孔,还平添了太多逗比的喜感。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婚,不是参加假面舞会。

    更何况,就算李南方必须得戴面具,来增强他的神秘感,好歹也得弄个看上去很威风的好吧?

    青面獠牙的,像历史上的狄青那样不行,那样与大婚的喜庆气氛极度不相符。

    弄个孙悟空,或者猪八戒的?

    不行?

    那就来个唐僧好吧,玉面小白脸。

    “唉,你就凑合着用吧。反正无论什么样的面具,也戴不了多久的。当你单膝跪地手捧钻戒说你(爱ai)我时,就要摘下来了。再说,让你戴福娃面具,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花夜神柔柔地笑着,环佩叮当的走过来,玉手抬起替李南方整理着已经很板正的衣领。

    “是谁能左右你,让我戴这个面具?”

    李南方立即敏锐捕捉到了这个问题。

    花夜神笑着摇头:“暂时保密。”

    “好吧。你该庆幸婚礼马上开始了,实在没时间重新梳妆打扮了。不然,哼哼,就凭你和我装神弄鬼,我也要让你无法直立行走。”

    夜神姐姐既然说是要保密了,李南方当然不好再问。

    但伸手在她丰(臀tun)上拍一巴掌,满脸**狞笑着威胁她,还是无伤大雅的。

    “坏死了你。”

    花夜神丰满地(娇jiao)躯立即一震,双眸中哗地浮上了流动的(春chun)水,(娇jiao)嗔着低声说:“其实,婚礼可以适当延迟些反正,我们双方都不愿意先出场。”

    婚礼可以适当延迟?

    适当延迟的这段时间内,用来做什么?

    唉。

    万恶的杨逍,把一个原本矜持端庄的白兰花,硬生生改造成了((荡dang)dang)漾之妇,(娇jiao)嗲之娃。

    当具备相当重大意义的婚礼应该已经开始时,在遭到李南方的挑逗后,还能大动(春chun)心。

    夜神姐姐控制不住她的生理需求,幸亏李南方还算有点理智。

    立即戴上福娃的面具,瓮声瓮气的说:“等到晚上,会让你知道我厉害的。”

    那张英俊,帅气的脸被福娃遮住后,花夜神眼眸中的(春chun)水,明显减少。

    她又赶紧伸手掐了下自己大腿,希望能用(身shen)体的疼痛,来驱赶那些不健康的悸动。

    应该是掐紫了吧?

    罪过,罪过。都是我的错。

    实在不该挑逗她的,明明知道她一点就着。

    暗中自我批评了几句后,李南方转移了话题:“主婚人安排的怎么样了?”

    他们大婚的主婚人是谁,是花夜神心中的痛。

    李南方本来不想问的。

    可看到夜神姐姐脸上还又红潮,就觉得用这个问题来打击她一下,就能起到正面效果。

    (春chun)心((荡dang)dang)漾的花夜神,后退一步半转(身shen),看向窗外:“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人。”

    “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

    “没花钱?嗯,也是。能给花总来当主婚人,就已经是他们最大的福气了。再要钱,那简直就是说不过去了。”

    李南方实话实说着,耸耸肩:“必须要单膝跪地,手捧钻戒向你求好吗?这是中式婚礼好吧。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中式婚礼上是不需要戒指的。”

    花夜神没和他辩驳什么,只是轻声说:“说起来,这场婚礼也勉强算是中西合璧了吧?毕竟人们也习惯了这种婚礼模式。当然了,如果你不喜欢跪地”

    “喜欢,当然喜欢了!”

    李南方不敢再说不喜欢了,夜神姐姐为他付出了那么多,有足够资格让他跪地戴钻戒的。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老婆,方为真男人。

    “真喜欢?”

    花夜神美眸流转,满脸似笑非笑的样子,让李南方更加心虚,连连点头后,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迅速岔开了话题:“咱们的观礼嘉宾,都是有谁?”

    “该来的,都来了。目前,他们应该已经步入婚礼现场了吧。”

    花夜神刚说完这句话,房门就被轻轻地敲响。

    等她轻声说进来后,陈副总推开了门:“花总,那边已经有动静了。”

    无论岳梓童为婚礼做出什么样的保密措施,这都是在花夜神的主场。

    在她休息,换装的房间,甚至楼层内,肯定不能有监控头的。

    依着花夜神的(身shen)份,当然不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

    就算有,也早就被早就赶来的岳家保镖们,在严密搜查中解除了。

    但八楼那边只要一有动静,陈副总还是会在第一时间得知,并及时汇报。

    “嗯,那我们也该走了。如果让岳家主,贺兰某人等久了,面子上不会太好。只要比他们晚几分钟进场,就好。”

    花夜神点头,缓缓抬起了左手。

    李南方立即伸手挽住她的玉臂,戴着可笑的福娃面具,和(娇jiao)滴滴的新娘并肩走出了房间。

    六楼。

    当大婚吉时已到后,东西两个大厅的上千人,都齐刷刷看向了电梯口那边。

    吕明亮,也在西大厅的人群中。

    今天的吕明亮敢发誓,他的穿着打扮,要比当初与蒋默然、吕燕两任妻子结婚时,还要正规一万倍。

    心里,也紧张一万倍。

    有两个原因。

    一主,一次。

    次要的是,他可能会看到前妻蒋默然。

    段香凝昨晚可是亲口告诉他说,蒋默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蒋默然了,人家已经从当初的丑小鸭,进化到让他高不可攀的白天鹅了。

    对段香凝的话,吕明亮是不会怀疑的。

    正如蒋默然能变成那样,他除了会给予她最诚挚的祝福外,绝不会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主要的则是,在青山也算有点地位的吕院长,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级别的婚礼。

    接到南方兄弟的邀请后,早上五点不到,吕院长就驾车赶来了京华。

    他怕坐动车,坐飞机会晚点,耽误他参加本次婚礼。

    老吕来的虽然很早,却不是最早进会所的人。

    因为两场被万众瞩目的婚礼,都在七星会所举办,所以三天前会所就已经不对外营业了。

    没有大婚请柬的人,是休想踏进门半步。

    哪怕吕院长说的天花乱坠,说他是花总新郎的好兄弟看门保安就问他:“你知道花总新郎是谁?”

    吕院长当然知道了,可他不敢说啊。

    他说不出来,人家自然不会让他进来了。

    就在吕明亮苦苦等待,心急如焚要不要给李南方打电话时,段香凝及时赶到。

    她是和陆航一起来的,手握两个婚礼的请柬。

    有段香凝作保,吕明亮才会被获许踏进了会所。

    在老吕心里,段香凝那就是天一般不容他反抗的存在了。

    可等他步入西大厅的会场,才知道段香凝在这群人里的地位,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而这群只把段香凝当做一回事的人里,连一个重量级的人物都没有。

    可想而知,没有被段香凝看在眼里的吕院长,在婚礼即将开始,各方重量级人物即将登场时,心中压力有多大。

    大的他都想逃跑,生怕做错了什么,会被人嫉恨上。

    但就算拿鞭子往外赶他,老吕也不会走的。

    他只会站在人群最后面,翘首以盼。

    “来了,来了。”

    前面等待的人群中,忽然有人这样说道。

    早就找了个绝佳位置就是贴在玻璃墙上的吕明亮,立即瞪大了眼。

    他看到两个电梯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开了。

    分别有两拨人,自里面低声说笑着走了出来。

    东边电梯里走出来的客人,是东大厅的,也就是来参加岳梓童婚礼的。

    那么西边电梯里走出来的客人,当然是花夜神的观礼嘉宾。

    双方人群见面后,齐刷刷的点头示意,满脸的笑容。

    大家都是观礼嘉宾,不像外面谣传的那样,是两个派系。

    别忘了,除了岳家,贺兰家两个豪门绝不会派人参加花夜神婚礼外,其它豪门可是在分了轻重后,再分两拨人来分别参加两场婚礼。

    所以,分别从两座电梯里走出来的人,很多都是亲兄弟,亲姐妹的。

    只是肩负着不同的使命而已,有必要像那些无知群众所想的那样,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见面后相互敌视吗?

    这些人,吕明亮一个都不认识。

    幸好现场不缺业余解说员,低声点明某人是谁时,吕明亮只需竖起耳朵,就能听个大概了。

    第一波分量足的嘉宾出场后很快,第二波观礼嘉宾也走出了电梯。

    吕明亮继续瞪大眼睛。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身shen)穿黑色露肩礼服,头发高高挽起,端庄高贵的美少妇,与一个年龄比她大些的美妇人,手挽着手的走出了电梯。

    “默然!”

    看到这个高贵到想让他顶礼膜拜的美少妇后,吕明亮下意识的张嘴,就要喊出她的名字时,肋下却剧痛了下。

    他慌忙回头看去,就看到(身shen)穿紫色礼服的段香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shen)边。

    段香凝没看他,轻声说:“吕院长,你应该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吧?我早就说过,她已经不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了。你知道她(身shen)边那位夫人是谁吗?”

    心中五味据杂的吕明亮,茫然摇头。

    段香凝微微笑了下,声音压得更低:“华夏最高警卫局大局长的夫人。她要想捏死你,李南方都保不了你。”

    我靠!

    怪不得传言说默然被某高官保养了呢。

    这高官居然是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

    吕明亮虽然不是很清楚警卫局是个什么样的单位,但却懂得什么叫“最高”。

    就老吕一个地方医院的院长,真敢对最高警卫局大局长的(情qing)人有所想法,那么他肯定是嫌死的够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