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9章 大婚之段襄之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岳梓童的(身shen)份,不仅仅是京华岳家大小姐,还是岳家的家主。

    从客观角度来说,岳梓童是能与大理段氏、贺兰家,林家等豪门中那些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们,平起平坐的。

    所以她的大婚,就算平时与岳家明争暗斗的那些豪门,此时也会派遣本家最重要的人物来参加。

    在这种最高等的层次,大家哪怕在暗中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拼个血流成河,可在明面上却是嘻嘻哈哈一团和气,绝不会撕破脸皮的。

    如果大理段氏真只派了个段襄来参加婚礼,那么就说明段家没有遵从这个圈子里最基本的规则,无论他们有什么样的理由,都会引起整个圈子里所有人的不满。

    段家能雄霸西南数百年,绝不会做出这等没有水准的事来。

    宗刚也相信。

    更知道段家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花夜神那边。

    可为了岳家主的面子,他才说段家只派来了段襄。

    他总不能直言不讳的说,人家段家不尿咱们吧?

    只是不等他把这句话说完,(套tao)间那边就有个略带沙哑的磁(性xing)声音传来。

    宗刚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身shen)穿黑西装,白衬衣,脖子上扎着领带,脚下踩着一双平底黑皮鞋,留着短发的(奶nai)油小生,到背着双手,自(套tao)间内走了出来。

    岳梓童举办的中式婚礼,婚礼现场也是按照华夏风俗,挂满了大红灯笼,贴满了大红喜字,她本人更是一(身shen)绣凤的大红嫁衣,头戴珍珠凤冠,仿似电视剧里的皇后。

    但新郎却偏偏是一(身shen)标准的西装。

    如果外人听说,并在想象她们俩站在一起后,肯定会觉得不伦不类。

    这算中西合璧式婚礼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婚礼现场就不该这样布置了,怎么着也得加大西式婚礼色彩的比例。

    可当这些对此暗中嗤之以鼻的人,在看到新郎新娘站在一起后

    宗刚看着走到岳梓童(身shen)边后,右手放在她肩膀上的贺兰小新,心中叹了口气:“唉,妖孽,果然是妖孽啊。明明是个女人,明明穿着西装,可和大小姐站在一起后,却能给人一种琴瑟和鸣的毫无违和感。”

    宗刚暗中的感慨,并不是随便乱发的。

    只因他敢用脑袋担保,一万个人在看到穿成这样的贺兰小新,在和大小姐站在一起后,都会在蓦然一呆后,觉得这世界好和谐啊。

    就仿佛,唯有穿成这样的她们,才是世界上最最般配的一对。

    真要把穿着男装,却又透着妖女妩媚气质的贺兰小新换成男人,哪怕是全世界最最高大帅气的男人,也无法营造出她们给人的毫无违和感。

    “也许,她们才是天生的一对,无人代替。”

    宗刚心里这样想着,礼貌的笑了下,微微俯(身shen)低头。

    他在得知大小姐的新郎,居然是贺兰家的大小姐后,面瘫了足足三分钟,才恢复了正常。

    乱弹琴!

    瞎胡闹!

    岂有此理!

    这三个词,就是宗刚面瘫恢复正常后的最先反应。

    他第一次觉得,乱来的大小姐,可能并不值得他舍死追随。

    但在仔细想过大小姐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好处说不完后,饶是他心里还是不舒服,可却不得不佩服她这样做能给她,给岳家带来的大好处。

    别人知道此事后,暂且不提两个女女是不是再乱弹琴,贺兰家老头子是不是也在瞎胡闹,仅仅是从岳梓童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就会发现她走了一招妙棋。

    既能让岳家与贺兰家成功联姻,又能在保护她自己安危的同时,狠狠打击了一心想要成为贺兰家家主的贺兰群星,大力扶持贺兰扶苏成为贺兰家第三代家主。

    只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岳梓童这样做还有一桩对她,对贺兰家的大好处。

    那就是把京华林家绑上了两家的战车。

    贺兰扶苏与林依婷喜结秦晋之好,已成定局。

    既然贺兰扶苏已经是林家的女婿了,那么站在林家的角度上,是希望他被贺兰群星踩下去,只是个贺兰家的公子呢,还是希望他能成为贺兰家的第三代家主?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林家当然希望他们的女婿,能成为贺兰家第三代家主。

    唯有这样,才能把贺兰家与林家联谊的利益最大化。

    贺兰扶苏如果败在贺兰群星手里,贺兰家可能还觉得无所谓,但林家就会觉得面子上不好看,以后无法与贺兰家展开全方位的合作。

    这也是当岳梓童提出要把贺兰小新“娶回家”的荒唐要求后,贺兰老爷子沉默良久,才点头答应了的主要原因。

    把贺兰小新“嫁给”岳梓童,就能获得岳家,林家两大豪门的全力合作,与因顾忌世俗不同意这桩婚事,结果就失去岳家,与林家的全方位合作相比,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选择后者。

    这才是对贺兰家最有利的选择。

    只是贺兰家要牺牲贺兰群星了。

    别忘了,为了能把贺兰群星一踩到底,彻底把他打垮,让他永无出头之(日ri),岳梓童可是老早就做出要嫁给他的假象了。

    得意满满的贺兰群星,得知新郎不是他后,心里得有多么的冰凉?

    岳梓童不会去管。

    被他落井下石后的贺兰小新不会去管。

    为成为第三代家主而努力的贺兰扶苏,也不会去管。

    甚至,贺兰家那些年长的核心人物,更不会去管。

    为了整个家族的大利益,牺牲一个家族苦心培养多年的精英子弟,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在想通了岳梓童这个“一石三鸟”的妙计后,宗刚蓦然腾起极大的感慨:“现代这些年轻人,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心机简直是深沉的可怕啊。就这件事,如果换做是我,就算是面壁三十年,也想不出来的。”

    发过这样的感慨后,宗刚追随岳梓童的决心,算是上升到了顶峰。

    宗刚心想的这些,岳梓童当然不知道。

    她只是在贺兰小新右手放在她肩膀上后,精致的秀眉微微皱了下,随即舒展开来。

    她皱眉的动作虽轻,时间虽短,贺兰小新却敏锐捕捉到了,立即缩回手,假装整理脖子里的领带。

    现在的岳梓童,已非昔(日ri)阿蒙,绝对是贺兰小新能否完成帮兄弟成为家主的唯一关键所在,她当然不敢招惹“夫人”不快了。

    乖乖听话,会有糖吃的。

    岳梓童又看向了镜子里,淡淡地问:“你是怎么分析,段储皇要来,而且还要站在花夜神那边的?”

    她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宗刚的嘴巴动了下。

    他这是想提醒大小姐,吉时已到,是该在悠扬的婚乐中走上红地毯了。

    不过当岳梓童问出这句话后,他马上就闭上了嘴。

    为了搞清楚大理段氏的态度,婚礼可以向后推迟。

    贺兰小新低头,看着自己修剪的很整齐的手指甲,笑了笑说:“偏居西南的大理段氏,如果甘心永久(性xing)蛰伏在那边,那么不买这两场婚礼的账,只派段襄之流来走个过场,还算说得过去的。”

    如果让段襄听到贺兰小新,称她为“段襄之流”,她肯定得把鼻子气歪了。

    但事实上,所谓的段家四凤在早就成精的贺兰小新眼里,也就是“段襄之流”而已。

    她们真要对上早就在各层环境内打过滚的贺兰小新,被彻底地玩残,是必然的结果。

    “梓童,你觉得大理段氏会甘心永远偏居西南一角吗?”

    “不会。”

    岳梓童缓缓摇头:“如果真是这样,段家四凤中的金风段香凝,也不会以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的(身shen)份,下嫁京华陆家的陆航。”

    说到这儿。岳梓童抬头问宗刚:“宗叔叔,陆家今天来人了么?”

    陆航所在的陆家,在京华就是个不如流的小豪门,家里成就最高的也只是个副部。

    就这,还是段香凝下嫁陆家后才得到的。

    陆航本(身shen),现在还是药监部门的副处。

    像这种勉强算是小豪门家的人来到会场后,实在不值得岳家大管家特意重视的。

    所以宗刚在想了想,才摇头说:“我没有接到陆家的喜仪。但我保证,广撒请柬时,并没有落下陆家。”

    他没说有没有看到陆家来人,只说没有收到陆家的喜仪,个中意思显而易见了。

    “呵呵,陆家肯定会来人的。只是去了西大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陆航和段香凝都会出现在那边。”

    贺兰小新(阴yin)(阴yin)地笑了下,扯回了正题:“段家在把段香凝下嫁给陆航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启动了权力登陆江北的计划。所以,他们今天肯定会派重量级人物到达现场。除了每年一次前来参加某个聚会的段储皇外,我想不到任何人。”

    她的话音未落,宗刚口袋里的手机,又嗡嗡振动了起来。

    他拿出来放在耳边,只听了几秒钟就结束通话,抬头看着眼前这对女女,缓声说:“段储皇来了,乘坐了西边电梯。”

    “果然是这样。”

    岳梓童双眸微微眯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已经没时间去考虑段家,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段家绝不会做傻事。”

    贺兰小新螓首微微歪着,喃喃地说:“段家肯定不会做傻事。那么,让他们选择西大厅的原因,很可能是”

    她说到这儿后,拉长声音,稍稍停顿了下。

    和她心灵相通的岳梓童,立即接上:“花夜神的新郎。”

    能让大理段氏不惜得罪岳家,贺兰家甚至林家,转而结交花夜神唯一原因,不是背景比天大的花夜神,而是她的新郎。

    “花夜神的新郎,究竟是谁?”

    贺兰小新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在椅子后面来回走动着:“我实在想不出,华夏还有谁的魅力会力压我们,能值得段家大力投资。”

    “新郎是谁,很快就要看到了。”

    岳梓童半转(身shen),对贺兰小新说:“准备下,我们该出去了。”

    “已经准备好了。”

    贺兰小新说着,掀起西装从后腰处拿出个东西,扣在了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