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8章 大婚之一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飒爽女郎好像见了鬼那样,盯着李老板呆愣了最多也就是一瞬间,就迅速恢复了平静。

    这时候,如果李南方没有很装((逼))的双眼朝天,就能捕捉到飒爽女郎呆愣的一瞬间了。

    可他在装((逼))啊。

    该装((逼))时却不装,这就好比蹲坑后才发现没有手纸那样心塞。

    “对不对,我刚才态度咳。”

    飒爽女郎轻咳了声,解释道:“我刚才的态度不好,是因为别人偷走了我的车轮。”

    听她这样说后,李老板的怒气才小了些。

    也是,任谁的车子车轮被偷走后,心(情qing)也会不好的,会误解别人的好意等等。

    “嗯,可以理解。幸亏我是个大人大量的,很少和女人一般见识。”

    飒爽女郎既然赔礼道歉了,李南方如果再揪住人家错误不放,那就有些有损男人群体的尊严了。

    飒爽女郎好像低低地嗯了声,拿出手机用手指在上面点戳了起来。

    看来是在用微信联系同伴,讲述这边的(情qing)况。

    李南方当然不会探过脑袋的去看人家说些什么,只是挂挡启动车子后,说道:“把你的钱收起来吧。算你运气好,我也要去七星会所那边。”

    飒爽女郎还是没说话,却乖乖按照李南方的意思,收起了那些钱。

    于是,李老板觉得她也不是太拽,还有被改造的希望,最起码知错就改不是?

    一路上,飒爽女郎都没和他说一句话。

    这让只要开车就习惯了天南地北胡吹八吹的李南方,感觉有些不自然。

    幸好车站距离七星会所的所在地不是太远,上午九点四十五分时,车子停在了会所的地下停车场内。

    “谢谢。”

    飒爽女郎开门跳下车子,总算能像正常人那样和他说声谢了。

    不用谢。

    或者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还没有等李南方想好该回应哪一句,飒爽女郎已经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电梯那边。

    李南方摇了摇头,也没在意。

    等飒爽女郎走进电梯后,他才下车,左右打量了下,快步走向东南角那边。

    七星会所的地下停车场东南角,有一部直通顶楼的小电梯,这是供花夜神专用的。

    为避免是人不是人的就来乘坐这部电梯,特意在电梯按键上设置了密码。

    滴,滴几声响,电梯门缓缓地开了。

    “呼,我来了。岳梓童,你做好看到我的准备了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李南方将要迈步走进电梯里时,忽然想到了岳梓童。

    岳梓童当然没做好看到他的准备。

    因为她不知道他还活着。

    九点五十,当化妆师帮岳梓童小心抚平最后一根乱发时,门外也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因为某些不愿意被人知道的原因,岳梓童无法像正常婚礼那样等候新郎的车子,把她从岳家接出来,再送来新婚仪式现场,所以早上太阳还没有升起时,她就已经来到了七星会所内。

    早在定下要在这儿结婚时,宗刚就已经按照她的意思,在会所提前预订了豪华包厢,来暂时充当她的绣楼。

    她的绣楼在八层。

    她的婚礼现场,就安排在了六层。

    七星会所的六层,没有包厢之类的,只有东西两个大厅。

    每个大厅,都能容纳上千人,这是专门为举办大型婚礼所用的。

    而且两座大厅之间,除了走廊过道之外,内部墙壁全都是用钢化玻璃隔开来的。

    所以两个大厅都能隔着玻璃相望,如果不想让别人看到呢,只需拉上窗帘就好了。

    岳梓童订的是东大厅。

    就像买房者们盛传的“买南不买北,买东不买西”那样,在很多人眼里,紫气东来的东边,才是尊贵的方向。

    岳家主大婚所用的场所,当然要尊贵无比了。

    既然岳梓童已经提前好多天预订了东大厅,那么犯病般和她对怼的花夜神,再怎么是会所的老板,也只能屈居西大厅了。

    早在三天前,两座大厅就已经张灯结彩,开始布置各自的婚礼现场了。

    两个新娘对怼吧,布置两个大厅的工作人员,也不时地隔着玻璃,用很不友好的目光扫视对方。

    就仿佛他们是本次婚礼上的新郎那样,真是吃饱了撑的。

    争奇斗艳。

    好像也唯有这个成语,才能形容两个较劲布置的婚礼现场。

    还都是中式婚礼,所以红色就成了两座大厅的主题。

    什么红色小旗,大红灯笼,大红拱形门,贴在玻璃上的大红喜字,甚至所有布置婚礼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全部穿着红色唐装,旗袍。

    据说某些会所员工为讨好花总,连内里裤衩都换成喜庆的红色了。

    更有甚者,干脆把头发也染成了红色,看上去就像个红毛鬼那样。

    不过负责婚礼现场筹备工作的陈副总,却很满意。

    陈副总,就是当初在医院里被叶小刀强行咣咣了的那位女士。

    往事如烟,也不堪回首。

    陈副总当然不会因为那次的挫折,就丧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了,唯有加倍努力工作,来获得花总的赏识。

    工夫不负有心人,陈副总的付出,终于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所以才被委任为婚礼现场布置的负责人。

    相比起干劲十足的陈副总,负责岳家这边工作的宗刚,可能是因为年龄大的缘故,不和她一般见识,随便她抢走了所有的风头。

    两位风云女子要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一层大楼内,举办同样都不知道新郎是谁的婚礼,不能说是旷古奇闻了,但肯定是百年罕见。

    自然会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密切关注,一般嘉宾很早就来到了婚礼现场。

    为避免前来观礼的嘉宾走错大厅,导致没必要的尴尬,所以不但电梯被区分开了,又在大厅门前摆放了新娘的巨幅玉照。

    两个足有两人高的巨幅照片上,两位穿着中式大红嫁衣,头戴凤冠的新娘,那绝对是千(娇jiao)百媚,仪态万千,让人看仅仅是看一眼,就会觉得那些所谓的美女明星,在这两位面前就是乡野村妇,实在不值一提了。

    这可不是经过艺术加工了的照片。

    事实上,无论是岳梓童还是花夜神,本(身shen)就是超一等的美女。

    唯一的区别,就是(身shen)材消瘦点的岳梓童看上去亭亭玉立,仿似天山雪莲一般的清纯。

    而(身shen)材丰满的花夜神则是袅袅婷婷,美眸流转间尽显妖娆本色。

    九点半时,东西大厅内就已经人满为患了。

    有前来捧场的观礼嘉宾,各家的亲朋好友,以及专职服务生。

    单单从人数来看,西大厅的人数,得比东大厅的人数要多三分之一。

    但若是从社会地位的角度上来判断唉,陈副总就有些灰心丧气。

    西大厅这边人是不少,可大部分都是会所员工。

    前来花总婚礼现场的观礼嘉宾,也基本都是华夏各层豪门的“二号”人物。

    各层豪门的一号人物,基本都去了东大厅。

    陈副总为此很郁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她是某豪门的家主,在遭遇这种事后,也会经过非常痛苦的抉择后,最终决定把家里的一号人物派去东大厅。

    毕竟岳梓童是岳家家主,又是和贺兰家联姻。

    唯有傻子,或者心存某种异想天开之辈,才会把家里的一号人物派来给花夜神捧场呢。

    花夜神背后那位老人的影响力是很大,可他是绝不会献(身shen)婚礼,并干涉大家的选择。

    林家,陈家,龙家,方家,段家,贺兰家

    站在西大厅门口,笑迎八方来宾的陈副总,每当有人从电梯里走出来后,就会在心中默默记下这些人是谁,以备等会儿向花总汇报。

    陈副总可不知道,她在默默地做这工作时,站在她对面的岳家大管家宗刚,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等不再有人自电梯里走出来后,宗刚抬手看了眼手表,礼貌(性xing)的对陈副总点了头,抬脚走向了楼梯。

    步行来到八层后,宗刚在经过一个包厢门口时,(情qing)不自(禁jin)的放轻了脚步。

    这间包厢内,坐了十数个前来恭贺岳总大婚的绝对大人物。

    像本次主婚人梁主任,简称林二代的林家二代家主,简称龙一代的龙家家主,简称总之,除了大理段氏还没有人出现外,该来的人都来了。

    岳临城兄弟俩,与梁谋臣等岳系大将正在相陪。

    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最东边的包厢门前后,宗刚轻轻敲响了房门。

    门开了,几个专业化妆师背着专业工具箱,自里面鱼贯走出。

    等她们都出来后,宗刚才走进去随手掩上了房门。

    “宗叔叔,吉时已到了么?”

    脸色平静的岳梓童,看着镜子里那个美到不像话的新娘,淡淡地问。

    “还有十分钟。”

    宗刚看了眼包厢的(套tao)间房门,开始低声汇报工作。

    尽管大小姐等会儿去了婚礼现场后,自己会看到都是哪些人到场了,可他还是简单汇报了下:“除了大理段氏,别家该来的,都来了。”

    他在说到“该来的”这三个字时,稍稍加重了语气,意思是说:“这些人,都是各豪门的重要人物。”

    “大理段氏?”

    岳梓童秀眉微微挑了下,接着松缓:“嗯,也许他们会选择西大厅。”

    “没有理由。”

    宗刚摇头:“除非段家故意爆冷,但这种结果不会出现。”

    岳梓童刚要说什么,宗刚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唯有各大豪门代表人物出现时,接替他迎宾工作的副手,才会拨通他的电话。

    宗刚接起电话后,眉头就皱了下,淡淡地嗯了声,收起了电话说道:“大理段氏来人了,是段家四凤中的段襄。”

    “段襄?”

    岳梓童缓缓回头,微微冷笑:“看来,我没有猜错。大理段氏这次还真是要烧冷灶了。不过没什么,他们这样做,肯定会有这样做的理由。”

    “也许,段家只派来了段襄”

    宗刚说到这儿,就听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磁(性xing)声音,自(套tao)间门口传来:“绝不是这样。段储皇肯定会来,但他选择了花夜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