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7章 飒爽女郎很跋扈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报复康维雅的方式,简单,粗暴。

    有效!

    就是用偷来的重卡,直接把她连人带车的撞飞。

    他不怕撞死人。

    因为他心里有数好吧,如果真把这臭女人给撞死了,难道还要李老板给她偿命?

    别开玩笑了啦。

    但可以肯定的是,李南方在驾车撞向康维雅时,无论是速度,力道,角度还是宝马车的防撞(性xing)能,包括车子在遭遇碰撞后安全气囊弹出的速度等问题,他早就在心中计算过了。

    所以他有百分之八十的信心,能确保康维雅在被撞飞后,只会受点严重脑震((荡dang)dang)啊之类的小轻伤。

    当场昏厥,被吓个半死那是肯定的了。

    不过那也算不了什么。

    在李南方看来,被狠狠撞一下,压根无法与被关(禁jin)闭三十多个小时相比。

    既然康维雅能让陈大力等人被关那么久的小黑屋,那么被他狠狠撞一下,也就很正常了。

    正常到什么地步呢?

    正常到在把劫持来的车子开到车站停车场内时,李南方刚给王红讲完第九个荤段子。

    给年轻女孩子讲内涵深刻的荤段子,帮她放松紧绷着的神经,感受到生活的美好,是每一个男人的责任。

    “你叫王红?嗯,这名字不错,有内涵,有深度,清纯,飘逸,淡雅。最关键的是,你慧眼如炬,才能去南方集团工作,贡献你宝贵青(春chun)的同时,也为自己获得了超值的回报。好好干,我看好你哦。”

    开门下车时,李南方才发现王红放在仪表盘上的工作证了。

    可能是装((逼))犯惯有的习惯,或者他是个最懂体贴下属的老板等原因,反正李南方好好夸奖了王红一顿。

    已经清醒,但惊魂未定的王红,唯有全(身shen)瑟瑟发抖的连连点头。

    哪怕眼前这个可怕的黑丝脑袋,说狗(屁pi)是香的,她也会点头同意。

    “这只、哦,是这双丝袜就送给你了,就当作是你人生中最美好的纪念吧。”

    李南方说着,把脑袋上的黑丝撸下来,又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只黑丝,放在了座椅上。

    这双黑丝,是他从段香凝家拿来的。

    南方黑丝。

    别看那个女人曾经恨死了李南方,可却穿人家研发出来的产品。

    真是没有骨气。

    这双黑丝是白天所用,价格不菲,就是这样扔掉的话,李南方会觉得不尊重被他视为孩子的产品,还是送人吧。

    “祝你今天好运。”

    李南方开门下车,对王红摆手示意再见时,顺便又送给了她一个比阳光更温暖的笑容。

    他没有再藏头露尾。

    除了脑袋上(套tao)装的黑丝不舒服,特像傻吊之外,还因为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等警方赶到车祸现场,根据蛛丝马迹追查到他(身shen)上时,估计他已经手挽着新娘,缓步走上了幸福的红地毯。

    再给青山警方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七星会所抓人的。

    关上车门,李南方迈起轻快的脚步,踏上幸福的旅程时,就听背后王红颤声叫道:“等、等等!”

    “还有事吗?妹子。”

    李南方在美女,尤其是自家公司的美女面前,从来都会保持一颗不急不躁的博(爱ai)之心。

    如果王红是个满脸胡子的西北大汉,让他等等的话,就会被他直接当做某种空气了。

    “你是李南、李老板。”

    一路上,王红的脸色都因害怕而苍白。

    现在却是因激动,呈现出了迷人的红色。

    她居然看到了已经死去大半年的李老板!

    王红能认识李老板,这都是因为总是向她献殷勤的陈大力,多次和她显摆过,他曾经和李老板吃过几次饭,吹过几次牛比为证明不是在欺骗无知小姑娘,大力哥不惜拿出他和李老板的合影来给她看。

    看的次数多了,王红记住李老板,在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后能认出他来,这也就很正常了。

    可能是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李南方真人的缘故,所以此时看到死而复生的他后,并没有感到害怕。

    只是惊讶。

    更多的是激动。

    望着那张激动的小脸,李南方郑重的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李南方。”

    王红跳下车子,大声问道:“你、你怎么不去死不对,你怎么没死呢?”

    “我怎么没死呢?”

    列车已经使出青山地区,以三百的时速向京华方向疾驰了,李南方还在为王红问出的这个问题,而耿耿于怀:“难道唯有我死了,你们才会觉得这世界很美好?唉,这思想简直是太邪恶了。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员工的份上,就凭你这个愚蠢的问题,我也会把你、把你的车胎扎了。”

    呜!

    一声长长的汽笛声自外面隐隐传来后,车厢上方传来机械女声的温柔提示声:“各位旅客请注意,动车马上就要进入京华南站。请各位旅客收拾好自己的行礼,准备下车。”

    真心话,机械女声相比起真人声音来说,实在不怎么好听。

    不过乘坐列车的大部分旅客,却都希望能早点听到这个声音。

    唯有这个声音响起来后,才证明沉闷无聊的旅途就要结束了。

    没有艳遇的旅途,就不是好旅途。

    可是即便有艳遇,即将参加夜神姐姐婚礼的李南方,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吗?

    当然不能。

    但真正的男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准备开车,看到一位很是英姿飒爽的妹子,正秀眉皱起站在她的车前打电话时,还是要问一句的:“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走你的。”

    这妹子简直白白浪费了火爆(身shen)材,与足够另类美的侧脸,面对李南方(热re)(情qing)的帮助声,居然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挥挥小手,语气冰冷的让他滚蛋。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素质。”

    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碰了个硬钉子的李南方,眉头微微皱了下,从前面左轮胎上拿出车钥匙,开门上车。

    这是一辆白色的大众越野车,是李南方乘坐飞机回青山的同时,花夜神派人停在这儿,专门为他坐动车回京时准备的。

    他在关上车门时,看了眼飒爽女郎旁边的车子。

    那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崭新崭新的,呈流水线式的车(身shen),蕴藏着速度的力量,与青(春chun)的活力,与飒爽女郎的外形气质,很是相得益彰。

    但有一点不配。

    跑车左后轮不见了。

    嘿,现在的偷车贼简直是太猖狂了,居然在这种地方就能把车轮给搞走,也算是神通广大了。

    李南方摇了摇头,启动车子刚要挂挡,把他好心当驴肝肺的飒爽女郎,却忽然快步走到了他车头前,抬手摆了摆。

    “几个意思?”

    李南方探出脑袋,看清了她的样子,皱眉问道。

    飒爽女郎的眉宇间,貌似有那么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影子,李南方记不起她该像谁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身shen)材超级棒,和人说话时已经习惯昂着下巴的飒爽女郎,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很美。

    因为她的双眸有些狭长,还是单眼皮。

    但只要你再看她第二眼后,你就会发现她其实真的很美。

    她的美,与李南方所熟悉的女人美不同怎么说呢?

    她站在这儿,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寒芒四(射she)。

    偏偏,她的(身shen)材还相当火爆,前凸后翘的。

    尤其是她的琼鼻,相当的秀(挺ting),完全弥补了她眼睛不是很好看的缺陷,让她整个人的档次,立马呈几何形式的上翻。

    简单的来说,她就像一匹骏马。

    自然是雌(性xing)的了。

    这种女人,十有八、九来自正儿八经的特种部队。

    不过,飒爽女郎看起来很孤傲,很狂野,恨不得让男人扒光她的衣服吊起来干她又是来自哪儿,和李南方有一毛钱的关系?

    好像没有。

    既然没有,那她为毛不争取李南方的意见,就开门坐在了副驾驶,又拿出一叠钞票重重摔在仪表盘上,始终不屑正眼看他一眼地说:“别废话。送我去七星会所。”

    为什么,越是自以为很骄傲的女人,就越喜欢犯((贱jian)jian)呢?

    李南方觉得,以后闲暇时,他可以专门研究下这个问题。

    最好是出版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书。

    相信男人们肯定会捧场,大把大把的钞票,就滔滔黄河水那样滚来了。

    他这样想,没有错。

    盖因就在刚才,他发现飒爽女郎皱眉打电话后,就意识到她遇到了麻烦。

    于是,李老板就本着一颗“做好事,会改善睡眠质量”的博(爱ai)之心,主动出声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了。

    如果她和李老板解释,说她的车子轮胎被人偷走了,麻烦他把她送到七星会所后,李南方肯定会在稍稍为难了下,说我本来是要去机场的,不过既然你着急去那儿,我就先送你过去好了后,礼貌的邀请她上车了。

    可她呢?

    却拽不啦唧的让李老板走他的。

    她继续拽,哪怕是拽一辈子,李南方也不会管。

    但她在拽完了后,却在李老板要开车走人时,拦住车子,摔出成沓的票子,让人送她去七星会所的行为,就是犯((贱jian)jian)了。

    不但是犯((贱jian)jian),还很有煞笔的嫌疑。

    远离犯((贱jian)jian)的煞笔,以免自己会被传染,这是李南方在遇到此类人时的一贯作风。

    “对不起,我不是出租车。”

    李南方也懒得看她了,伸出右手食指对车外点了点,示意她赶紧下车滚蛋。

    今儿是哥们和夜神姐姐大喜的良辰吉(日ri),实在不想被一个犯((贱jian)jian)的煞笔给传染上任何毛病。

    李南方刚表达完这层意思,飒爽女郎抬手就狠狠拍在了仪表盘上。

    草,把李南方吓了一跳,猛回头对她骂道:“草,你特么有病啊,还是大姨妈断更了,才这么大火气?”

    这真不愿李南方骂女人。

    实在因为这飒爽女郎太过分了。

    “你敢骂我?”

    飒爽女郎也豁然抬头,终于看向了李南方,语气(阴yin)森的说道:“兔崽子,你、你”

    她应该是想说“你特么是不是想死”之类的话。

    可在看到李南方的脸后,嘴里却像忽然捅进一根黄瓜那样,说不出话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