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6章 别怕,我是好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很多读者、不,是很多人都说,动不动就打女人的男人,再怎么牛比也不是个好男人。

    李南方也很清楚这个道理,也想专心做个不打女人的好男人。

    可关键问题是,有些女人如果不被男人打,她就永远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祖籍英三岛的康维雅总裁,应该就是这样一种女人。

    你说你明明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还差点害的李老板殒命海外,就算拉出去枪毙一万次也不多幸好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岳家主及时出手相救,把你从水深火(热re)的英三岛带来了华夏,并委以重任管理开皇集团,那你干嘛不做个对社会,对人民有贡献的人呢?

    为什么,把昔(日ri)英三岛高层贵妇却沦落到成为岳家主一只走狗的怒气,都撒在了李南方那些心腹手下(身shen)上呢?

    陈大力他们活这么大容易吗?

    哦,不对,是陈大力他们帮李老板创建南方集团的过程容易吗?

    南方集团能取得当前的成绩与规模,期间凝聚着陈大力等人的大批心血。

    桃子好不容易成熟了,就在大家翘首期盼时即将到嘴的桃子,忽然就飞了。

    飞了就飞了吧,谁让李老板自己作死呢。

    可李老板自己作死,又关陈大力等人毛事啊,就被来青山大半年就树立起威信的康维雅,可劲儿的排挤,打击。

    被关(禁jin)闭啊。

    也幸亏陈大力等人的神经还算大条些,不然下半辈子就去神经病医院开心生活去吧。

    “摘了我们种出来的桃子,还要把我们往死里整。呵呵,谁要是敢说老子(身shen)为男人,就得顾忌男人的颜面,不能打击报复她,我就去草他妈。”

    等原本是贺兰小新的那辆白色宝马车,自前面路口打着左闪驶过来后,李南方(阴yin)笑了声,松开刹车,猛地踩下了油门。

    他现在脸上戴着闵柔开车时的大墨镜,不过开的车子却不是那辆红色小两厢了。

    这是一辆前四后八的渣土车。

    为了找重量级的车子,李南方可是费了足足、半分钟的时间。

    肯定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所以才在李南方急需重量级车子时,提前给他预备了一辆,就停在出来市区立交桥下的小路口上。

    至于重卡司机去哪儿了和李南方的关系很大吗?

    好吧,还是有点关系的,毕竟偷开人家的车子,故意去撞别人车子的行为,是可耻的,是需要红彤彤的毛爷爷来弥补的。

    只要是钱能解决了的问题,就不会是问题。

    李南方已经在副驾驶上放上了一万块的“租车”费。

    他宁可花十万块,也不能把小柔儿的坐骑撞坏的。

    关键是,国产小两厢和两百多万的宝马硬抗,获胜的机率实在渺茫到让人心疼。

    至于车祸发生后,李南方又该怎么脱(身shen)这都是小事,不值得一提。

    当那辆迎面驶来的重卡,出现在康维雅的视线内时,她没在意。

    只是皱了下好看的眉头,撇了撇嘴低声报怨:“华夏就是华夏,再过五百年,也赶不上我大英帝国。大白天的,就有重卡在郊区横冲直闯。唉,凑合吧。”

    还是十六七岁时,康维雅就(爱ai)上了飙车。

    后来给某大人物当了(情qing)妇后,随着(身shen)份越来越尊贵,她当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疯玩了。

    甚至,最近五年以来,她都没有自己开车过。

    但喜欢亲自开车的因子,还在她骨子里活跃着。

    沦落到华夏后,她(身shen)上的贵妇光环大幅度下降下降到成为了岳家主的走狗,还有必要继续压制(爱ai)开车的活跃因子吗?

    在康维雅看来,真正(爱ai)车的人如果只是坐在车上,就像要和心(爱ai)的男人(爱ai)(爱ai)时,却要让别的女人来代替那样。

    一点,都不爽啊。

    于是,康维雅拒绝了开皇集团诸多希望能给洋美女总裁开车的小车司机的请求,每天上下班都是自己开车。

    当然了,在公司上班期间外出视察工作时,她为了维护她总裁的威严,还是要坐在车后座,就像眼巴巴看着别的女人,代替她和她心(爱ai)的男人那个什么。

    康维雅白天时在开皇集团总部大楼工作,晚上休息时,则是住在岳梓童的那栋别墅内。

    岳家主之所以(允yun)许康维雅可以住在那儿,除了表示对她的完全信任之外,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很清楚再好的房子如果没人住,也会迅速败落下来的。

    可怜的康维雅,不但要给岳家主打工,还要为她免费看房子。

    更可怜的是,因为康总的某些错误行为,给她招来了几乎是要命的灾难!

    滴,滴滴!

    就在康维雅正常行驶,即将与迎面驶来的那辆重卡擦肩而过时,重卡忽然按了下喇叭。

    重卡喇叭发出的声音,和它自(身shen)庞大的车(身shen)成正比,相当的高亢,还尖锐,锥子那样几乎能把人的耳膜刺穿。

    “鬼叫什么呢!”

    康维雅被这声突如其来的笛声吓了一大跳,张嘴骂了句时,下意识的抬脚减油门。

    驾车正常行驶的人在被吓了一跳,及时减油门后下一步动作,基本就是打方向盘把车子贴边。

    康维雅也有这种本能地反应。

    只是不等她打方向盘!

    那辆高速冲来的重卡,就像疯牛那样猛地偏头,对着白色宝马狠狠撞了过来。

    “啊!”

    康维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整个世界就是猛地巨震。

    王红是一个司机,女司机。

    昨天刚拿出驾照来,今天算是第一次正式上路。

    刚学出车本来的女司机,自己上路是最大的特点就是慢。

    除了慢之外,还会遵从教练的训话,真要珍惜生命,必须远离重卡。

    所以王红在看到对面驶来一辆重卡后,本能想到教练说过的这句话了,立即把车子贴边,让车速减到了四十迈。

    她刚把车速从四十五减到四十就看到那辆重卡,忽然间就撞向了正在向前行驶的一辆白色轿车。

    她的视觉神经,刚把这一幕传送给她的大脑,大脑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她就看到那辆白色轿车,就像风筝那样从路上悠地飘起,飞过了路边护栏。

    “撞车了。”

    王红默默地这样想。

    不害怕,不惊讶。

    亲眼目睹这起车祸的她,暂时还没想到害怕,想到惊讶。

    就好像,她走在大街上看到有个小猫自眼前横穿而过那样,有什么好害怕,好惊讶的?

    但当那辆在空中翻着滚的白色轿车,轰然一声落在路边排水沟外侧的田地里,车(身shen)左右剧颤了几下,朝天的车轮仍在继续高速旋转后,王红才猛地醒悟过来。

    完全是本能的,她马上一脚跺下了刹车,闭眼,双手抱头,嘴里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尖叫。

    她不应该在南方集团上班。

    她该去参加女高音的选拔赛,说不定在苦练半年后,就能成为帕瓦罗蒂那样的著名男高音?

    好吧,暂时就是男高音吧,反正就是代表她此时发出的尖叫声,很高,时间很长的意思。

    足足得有一个世纪?

    还是一秒钟?

    王红不知道。

    直到好像有人在拍她的肩膀后,她的尖叫声才嘎然停止,睁眼回头看去。

    在她尖叫时,居然有个人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在了她(身shen)边。

    她明明是锁上车门的好不好?

    这个手里拿着一根铁丝,脑袋上(套tao)着一只黑丝袜的人,是怎么坐在她车上的?

    王红大张着嘴巴,呆呆望着这个人,一动不动傻了那样。

    其实她就是傻了。

    她在看到这个人后,大脑里就迅速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这是劫匪。不但要劫车,还有可能会劫色。”

    她大脑快速做出这种判断,都是受电影的荼毒。

    电影里那些劫匪,不都是脑袋上(套tao)着一只女式黑丝吗?

    价格低廉,还管用。

    实在是劫车劫色时的必备首选之物。

    好端端的开着车,怎么就忽然出现劫车劫色的歹徒了呢?

    在黑丝脑袋人收起铁丝时,王红终于醒悟了过来,嘴巴猛地合了下,接着张嘴,又要发出高亢的尖叫声时,一只手却及时捂在了她嘴上。

    把她的尖叫声,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黑丝脑袋人说话了:“妹子,别怕,我是好人。”

    是啊,你是好人。

    你们全家的都是好人啊。

    不是好人的人,怎么会在脑袋上(套tao)个女人黑丝,忽然出现在我车上呢?

    如果能说话,王红肯定这样说。

    “我虽然是好人,但如果你不配合我,尖叫甚至反抗我什么的,那么我就会启动坏人模式了。”

    李南方古怪的笑了声,用商量的语气和人说:“你听明白了吗?如果没听明白的话,我再说一遍好了。”

    乖乖配合,别反抗!

    不然,你就等着被这是王红大脑帮她分析黑丝男人这番话后得出的结论,并规劝她还是照他的话去做,以免遭到严重到不行的伤害。

    比方被人就势按在车里,掀起裙子咣咣掉,再一刀捅死,抛尸荒野。

    “好,那就按我的去做。”

    看到王红点头后,李南方才松开她的手:“开车,送我去火车站。我是八点的火车,这才七点多点呢,在路上慢慢开,我想欣赏下道路两侧的风景。”

    王红点头,向左轻打了下方向盘,又向右打,再向左打。

    “你在做什么呢?”

    看她总做这个动作,眼神也很呆滞后,李南方明白了。

    这女司机吓傻了。

    好吧,看来得劳驾李老板自己驾车了。

    “妹子,你的小模样不但很可以,这(屁pi)股也愣是要的。”

    李南方把王红抱在车后座,启动车子时回头夸了她一句,又随口问道:“这是要去上班吗?在哪个单位上班?”

    (屁pi)股在被拍了下后,腾起的那种过电般的感觉,终于让王红清醒了些。

    先是打了个冷颤,才颤声说:“我、我在南方集团上、上班。”

    “挖槽,我刚才做了些什么?居然非礼了我的员工。”

    李老板有些尴尬,连忙点头表示赞同:“嗯,南方集团是个好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