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2章 踏进了她的家门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不说国外,单说华夏。

    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华夏,女人从来都是被当做附庸品来对待的。

    就算是在盛世唐宋时代,女人的地位也比一头驴子强不了多少。

    像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苏东坡等人,就曾经多次与至交好友互换(爱ai)妾来享乐。

    哪怕是贵为皇女,为了边疆和平,也得被发嫁到蛮族去给首领当老婆。

    当然了,随着近代女权的逐渐高涨,普通百姓家的女人们,大有把压迫她们五千年的男人们踩在脚下,翻(身shen)做主把歌唱的雌威但那也只局限于普通人家而已。

    在真正的豪门中,女(性xing)始终都只是为家族牟取最大利益的工具。

    像嫁给岳清科的龙城城,不知道要嫁给谁的岳梓童,还有为了扶持兄弟能成为家主,就化(身shen)敛财童子的贺兰小新。

    哪一个,不是为了本家族的大利益?

    段香凝既然是大理段氏的嫡系大小姐,那么就得在关键时刻,起到大小姐应该起到的作用。

    段香凝为了勾搭李南方,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不惜当着很多下属的面,高声喊出那句话,也是无奈的。

    就像龙城城所说的那样,其实她也很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为什么没人来可怜我呢?”

    目送龙城城排队走进检票口后,李老板很有感触的低声自语。

    他确实很可怜,还特别无能

    在得知岳清科曾经差点把他儿子活埋后,李南方除了像叫花子那样咬牙穷发狠之外,暂时什么都做不了。

    他不能去找岳清科的麻烦。

    而人家来找他的麻烦,则是顺理成章的。

    毕竟李老板把人家老婆肚子搞大了的行为,本(身shen)就该接受被万夫所指,被口水淹死的惩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促使岳清科必须搞掉龙城城母子而后快龙城城,是李南方的大舅嫂子。

    小姑子未婚夫把大舅嫂子的肚子搞大了,无论他是不是被迫的,这事放谁(身shen)上,谁都不会乐意的。

    所以李南方在听完原本的大舅嫂子,现如今儿子他老妈的哭诉后,唯有咬牙穷发狠后,再把恨力化作动了,趴在女人(身shen)上拼命折腾了。

    十一点,差三分。

    李南方来到了某小区的22号楼1009室门前。

    这是段香凝的家。

    青山中心医院也有自己的职工小区,尤其是各位重量级的领导们,都是两百多平的大复式。

    不过自持(身shen)份的段香凝,是绝不会和同事们住在一起的,她也如龙城城一样,自己掏钱在某白领扎堆的小资社区买了一(套tao)房子。

    要想知道段副院长的家庭住址,李南方只需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如果吕明亮连大对手住在哪儿都不知道,那么他干脆早点让出院长宝座吧。

    至于在接到李南方的电话后,吕明亮是何等的激动握了个草,在段香凝门前来回走了几遍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在意了。

    “唉,我本纯洁善良,奈何现实((逼))良为娼,这万恶的命运。”

    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时间数字,已经走到11:59分后,李南方才幽幽叹了口气,抬起好像吊了沙袋的手,颇有礼貌的敲响了房门。

    房门上是有门铃的,只需拿手指头轻轻一按,就会叮当一声响的。

    不过李老板却觉得,大男人按门铃,那也太有损男人风度。

    如果可以,他更喜欢抬脚就踢。

    门铃刚响,就是喀嚓一声轻响,房门开了。

    段香凝站在门后,静静地看着他。

    她肯定早就知道李南方在门外,也透过猫眼看到他好像驴子推磨般的来回走了。

    更知道这厮此时心里很矛盾,内心正在做着“敲门,还是不敲门”的艰难抉择。

    李南方在抉择,其实段香凝又何尝不是在抉择?

    自从医院回家后,无论是做什么,她都在想一件事等,不等。

    如果她等,就代表着她完全屈服在家族严令下,甘心当个工具来利用了。

    不等呢,则代表着她要用生命来保护她残存的最后一丝女(性xing)尊严。

    别看她已经和李老板多次发生那种难以启齿的关系,但那都是((逼))不得已的。

    无论是她在医院办公室内被强女干,还是在电闪雷鸣那个晚上,因恐惧而不得不按照李南方的吩咐,坐上去,自己动。

    而且迄今为止,她的合法丈夫,只担任着和合法丈夫的职责,和她没有哪怕是丁点的感(情qing)。

    但这一切,都不是段香凝甘心对李南方自荐枕席的理由。

    她害怕李南方,却又偏偏开始迷恋被他践踏尊严时的那种古怪感觉,甚至都压过了家族给她的严令。

    简单的来说就是她想逃离李南方。

    逃得越远越好,一辈子不再见面。

    可她刚做出这个决定,决定抛弃现有家庭,抛弃家族使命,连夜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时,一道无形的绳索,却又牢牢捆住了她的双脚,不许她外出一步。

    就是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房门被敲响了。

    徘徊在门外的李南方,终于做出“正确”决定的同时,也帮段香凝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在快速开门的那一刻时,段香凝就知道她的命运,就此改变。

    自这一刻起,她不会再去想家庭,想狗(屁pi)的女人尊严。

    她只能心甘(情qing)愿当李南方的女人,还是没有名份的哪一种。

    人一旦从痛苦的纠结中做出了决定,心就会在瞬间安静下来。

    就像现在的段香凝,以从没有过的镇定神色,静静地看着李南方。

    门开了后,李南方没有马上进门,而是倚在了门框上,手里捏着香烟,上下打量着女人。

    段香凝今晚换上一(身shen)黑色的,低(胸xiong)的,露出小半个后背的短裙。

    短裙下摆的长度,最多能遮掩住腿根。

    脚下却穿着一双水景色的细高跟皮凉鞋。

    十个卧蚕般的脚趾上,都涂抹了艳红色的水晶指甲油,在灯光照耀下泛出星星点点的(性xing)感光泽。

    满头的乌黑秀发,弯成了一个纂,把两个耳朵完全露了出来,晶莹地耳垂上,挂着镶钻白金耳坠。

    无风微微自动,((荡dang)dang)出动人的风(情qing)。

    修长白嫩的脖子上,没有佩戴项链,而是系了一根黑色的丝带。

    李南方不知道这根丝带的“官方名称”叫什么,却觉得它与白嫩脖子黑白相映下,仿佛拥有了生命那样。

    同样是黑白相映,大领的领口内,能看到两个大半的雪白半球。

    受稍稍有些紧(身shen)的黑色短裙束缚,两个雪白半圆中间那条沟堑,显得格外深邃。

    尤物。

    当李南方的目光,很没出现的定格在那条沟堑上时,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了这个词。

    绝对的尤物。

    他明明已经和这个女人多次发生过那种负距离的关系了,对她整个人,每一寸肌肤都算是熟悉无比了,可为什么此时却有了种熟悉的陌生感?

    就好像,他从没见过段香凝。

    他当然不是没见过段香凝,而是从没见过妆扮到如此(性xing)感的段香凝。

    “怎么样,好看吗?”

    就在李南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时,段香凝说话了。

    “好看。”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点头说:“也许好看这个词,还不足以描述你当前的样子。”

    段香凝又问:“从你踏进这个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了。而且,以后,我只能是你一个人的女人。我的合法丈夫,都不能再碰我一下。你还满意吗?”

    “我能说不满意吗?”

    李南方反问着,迈步走进了段香凝家里,擦着女人的肩膀。

    前一秒,段香凝就告诉他说,自从他踏进这个家门后,她就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了。

    现在,他踏进了她的家门。

    那么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他一个人的女人了。

    李南方在擦着女人的香肩走进来时,明显感觉到她的(娇jiao)躯猛地颤了下。

    还是那句话,以前他们俩早就发生过负距离的接触,那么现在他们俩擦肩而过时,她心中不该发颤才对。

    她颤了。

    这是因为她最不想渴望、最渴望的命运,已经成为定局。

    从没有过的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让段香凝茫然失措,痴痴看着门外走廊,呆愣很久都没动一下。

    却有泪水,从眼角缓缓地淌下。

    李南方就站在她背后,打量着屋子里的装饰。

    屋子里的装饰风格设计,家电家具包括窗帘,低柜上的小摆饰品,应该都是出自段香凝之手。

    她不愧是出自豪门,这格调就是与众不同。

    最起码,李南方进屋后,能从中感受出明显的温馨,浪漫,还带有一丝未泯的童心。

    这证明段香凝心中还有个美少女才会有的梦。

    李南方慢慢地侧脸,看向了门后的鞋架,衣架。

    衣架上挂着几件风衣、(套tao)装之类的,都是女式的。

    鞋架上有塑料拖两双。

    一双是玻璃水晶的,很小。

    一双却是蓝色的,和李南方的鞋码一般大。

    蓝色拖鞋的鞋面上,还有崭新的商标。

    从这双拖鞋上,李南方就能看出段香凝已经做好了他今晚会来的准备。

    就像,她精心打扮的如此(性xing)感。

    只是,既然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为什么在李南方迈过她命运的转折线后,她又默默地哭了呢?

    “我随时可以出去的。”

    李南方淡淡地说到:“而且,我也向你担保,我有办法不会让因为你没有完成任务,就会迁怒于你的大理段氏,永远都不会对你追究你的责任。”

    段香凝没说话,可默默地流泪动作,变成了轻轻的抽噎。

    “龙城城说的不错,出生在豪门之家的你们,其实都很可怜的。”

    李南方笑了下,转(身shen)抬手放在段香凝的香肩上:“真要有下辈子的话,不要再去当什么大小姐了。用一生的幸福,来换取所谓的卓然(身shen)份,这并不是一笔好买卖。”

    段香凝转(身shen)看着他,任由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却笑了下,走到鞋架前。

    她取下那双蓝色拖鞋,屈膝蹲了下来:“抬脚,我帮你换上鞋子。”

    李南方迟疑了下:“我刚才说的这番话,并不是在骗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