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81章 其实我们女人很可怜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车子慢慢停在车站停车场内后,一路上都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龙城城,终于说话了。

    其实这一路上她不是不想说话,只是看李南方没有说话的意思,就闭目养神了。

    “我能遇到什么难题?”

    李南方耸耸肩,故作轻松的笑道:“你老公我可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人,多次在鬼门关前徘徊,还不是全须全发的回来了?连阎王爷我都能搞定,还能有什么难题是我不能解决的?”

    龙城城抬手看了下腕表,说:“距离发车还有半小时的时间,应该足够你和我说说了。”

    李南方点上一颗烟,问:“能不能不说?”

    “唉,是不是和段香凝有关?”

    龙城城幽幽叹了口气,(身shen)子前倾趴在驾驶座上问。

    这是个高智商的女人。

    那天看到段香凝从李南方家里走出来后,就起了疑心。

    只是段香凝也不是简单之辈,马上就用一番谎言遮掩了过去。

    可后来因为那个香蕉皮,勃然大怒下的龙城城开始砸门,结果却被李人渣缠住折腾了接近两天。

    对门住着的人不姓司,而是姓李名南方。

    段香凝为什么要撒谎,依着龙城城的智商,根本不需太费脑子就能推断出怎么回事了:“怪不得小段说那人姓司呢,原来是诅咒他去死的意思。”

    不过在与李南方缠绵的那两天里,龙城城始终没有提及这件事。

    她不提,李南方当然不会主动告诉她这些。

    毕竟怀里抱着小龙女时再提起别的女人,貌似也太不厚道了些。

    更何况李南方也不知道段香凝曾经在门口遇到过龙城城,所以现在听她提到小段后,本能地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回青山的那天是芒种吧?那天我感冒了,下午才去上班。刚出家门,就看到段香凝从你家里走了出来。”

    龙城城如实说道:“当时我很惊讶,就问她怎么会在那儿。她告诉我说,是去看一个姓司的朋友。”

    不心虚的女人,是没必要撒谎的。

    段香凝既然心虚撒谎,那么在知道对门住的是李南方后,龙城城立即就猜到俩人的关系不一般了。

    她没拆穿,是因为她觉得吧,她没权力去管李南方的私事。

    有权利能制约李南方在外沾花惹草的人,只能是花夜神。

    一年来历经多次打击的龙城城,更加成熟,给自己的定位也更准确。

    唯有这样,她才能紧紧抓住她想要的东西。

    听她这样说后,李南方才知道怎么回事,低声骂了句:“靠,臭娘们,敢咒我早死。”

    龙城城马上说:“英三岛的超级海啸都没留住你,这就证明你这人的命相当大,早死是不可能的了。但是,麻烦肯定会一大堆。”

    “是啊,就是麻烦一大堆。”

    李南方苦笑了下,拿着香烟看着排队进车站的人群发呆。

    他没有问龙城城是怎么猜出,他一路上心神不定是和段香凝有关。

    因为他相信龙城城在知道段香凝的存在,在知道今天傍晚去中心医院看望陈大力后,有可能会遇到她,然后惹上一些麻烦。

    甚至,李南方都能肯定,龙城城已经猜到他遇到怎么样的麻烦了。

    确实是这样。

    陪着李南方沉默了几分钟后,龙城城才低声说:“大理段氏早在四年前,让段香凝下嫁京华某三流小家族时,就已经开始布局将权力的触手,伸过江北的计划了。只是这些年段香凝在这边的发展,应该不是很让人满意。所以,大理段氏要寻找一个新的契机。”

    这个新的契机,就是段香凝无意中“勾搭”上了李南方。

    新契机的出现,让大理段氏核心层眼前一亮,马上通过详细的分析,确定了新的计划。

    段香凝在这个计划中,就是大理段氏能否成功登陆江北的关键所在。

    暂且不提背景有着天大的花夜神,仅仅是背后站着荆红命的李南方,就要比段香凝下嫁的某小家族强过百倍不止。

    真以为荆红命能占据最高警卫局大局长之为二十多年,是因为他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了各届领导对他的赏识吗?

    当然不是。

    任何成功者的背后,都站着一些倾力付出,大力支持他的人。

    大理段氏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给段香凝下达了必须死缠李南方的铁令。

    什么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已经(身shen)为人之妻等等的尊严啊,在整个家族利益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岳梓童不就是这样?

    她在与李南方的骨灰举办(阴yin)婚后,再和贺兰家联姻的行为,能为岳家和她本人,牟取到更大的利益。

    “大理段氏给段香凝下令必须死缠着你,除了因为你背后有荆红命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已经分析出,你要与花夜神结婚了。花夜神虽说始终在商场上发展,可所有豪门都很清楚,她背后站着什么样的大人物。”

    龙城城详细的分析着:“南方,无论你多么鄙视大理段氏这种利用女人来牟取利益的行为,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我是段家的掌权人,我也会这样做的。”

    不等李南方回答,她又自嘲的笑了下:“呵呵,我还敢确定,等明天你以新郎的(身shen)份,出现在花夜神(身shen)边后。不但会让岳梓童极度震惊,会让大理段氏窃喜不已,还会让明珠龙家后悔不迭。”

    李南方忽然出现,岳梓童肯定震惊,大理段氏也会窃喜,但明珠龙家怎么会后悔呢?

    李南方有些不明白,回头看着她,用目光询问。

    龙城城双眸中浮上痛苦的神色,却坚强的笑着:“因为你是我儿子的亲生父亲啊。”

    李南方恍然大悟。

    大理段氏发现他很有结交价值后,立即给已经成为人之妻的段香凝下令,必须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的勾搭他了,那么就证明他拥有某些关键(性xing)的作用,值得段家这样做。

    段家都能这样做了,明珠龙家又凭什么不想这样做呢?

    而且他们相比起段家来说,更具备“合法”的(身shen)份。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南方也算是明珠龙家的女婿了。

    可他们却为了和岳家保持盟友关系,放任岳清科追杀龙城城,要把李南方的亲儿子给干掉。

    这种行为,彻底斩断了明珠龙家与李南方交好的可能,简直是赔了女儿又没捞到任何好处,能不后悔吗?

    岳家震惊,段家窃喜,龙家后悔,李南方则懵((逼)):“我、我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重要吗?是,荆红十叔待我如子侄。但我毕竟只是”

    龙城城打断了他的话:“仅仅是子侄吗?”

    李南方愣了下:“不是子侄,还能是什么?”

    龙城城微微冷笑:“如果只是子侄,他会帮你养(情qing)人?”

    李南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是因为他忽然发现,龙城城说的一点也没错。

    他一直以为,荆红十叔等人对他好,是因为他是老谢的得意弟子。

    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如果李南方只是老谢的得意弟子,就算有三个脑袋,也不可能让荆红命甘心给丫地养(情qing)人。

    那,是为什么呢?

    李南方很想知道。

    “南方。”

    看到李南方满脸茫然的样子,龙城城伸手,手指在他脸上轻轻抚摸着:“也许事实不是我所想象的这样。荆红命呵护你,是真把你当亲侄子看了。”

    李南方点头,脱口说道:“荆红十叔对我的呵护,绝对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点,我敢用脑袋来担保。”

    龙城城笑了。

    笑容在穿过车窗的灯光下,就像一朵白玫瑰蓦然绽放:“是呀。既然荆红命他们都是发自内心的来呵护你,把你当做亲儿子来管教,那你又何必质疑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好呢?”

    “习惯,嘿嘿,习惯而已。”

    李南方尴尬的笑了下:“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总是遭白眼,被人讨厌惯了的原因吧?所以别人对我好后,我就会怀疑人家对我是不是别有用心段香凝说了,我今晚十一点之前不去她家,她就会立即给岳梓童打电话,曝光我。”

    这就是李南方一路上闷闷不乐的原因。

    他真心不喜欢被人威胁,哪怕是这种颇具香艳色彩的威胁。

    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会理都不理段香凝的威胁:“好呀,你现在就给岳梓童打电话,告诉她我还活着,是花夜神神秘的新郎,就为明天给她一个大大地惊喜。可就算她知道了,那又有什么呢?最多也就是震惊效果大大减弱罢了。”

    可现在他不会这样做了。

    因为随着和越来越多的贵族交涉,李南方也懂得了很多所谓的潜规则。

    他不在意段香凝曝光他已经回到了青山,却必须去考虑荆红命等人的利益。

    他拒绝段香凝的“盛(情qing)邀请”,就等于把主动交好的大理段氏,推到了岳梓童那一边。

    主动对李南方伸出橄榄枝的大理段氏被拒绝后,肯定会倍感没面子,继而羞恼成怒,此后以全力打压不识抬举的李南方为己任。

    李南方背后却又站着荆红命。

    那么,打击李南方就等于与荆红命一派的人为敌了。

    荆红命等人已经为李南方付出很多了,如果再给他们招惹大理段氏这种重量级的敌人

    唉,李南方以后还有脸去见他们吗?

    可要让李南方迫于大理段氏的(淫yin)威,今晚主动去“送货上门”,却又觉得男人尊严被践踏了。

    所以他纠结,他闷闷不乐。

    龙城城的手,放在了李南方嘴上,轻声说:“南方,你知道么?别看我,岳梓童,段香凝甚至花夜神,在人前都很风光的样子。但我们这些人,都只是各大豪门争权夺利的工具。必要时,休说是让段香凝主动结交你了,就算让她去嫁给一个叫饭的糟老头子,她也得照办。”

    “我们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其实都很可怜的。”

    龙城城说完这句话后,推门下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