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9章 今夜不回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人在心不在焉时,就有可能会犯错误。

    李南方就是这样,电梯门刚开就快步迈了出去,恰好与刚要走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绝对是本能的反应,李南方(身shen)体刚与对方接触,就能从手感还是别的感觉上,断定对方是个女人了。

    男人(胸xiong)膛上可没那两团鼓囊囊的(肉rou),尤其是瞬间触动他嗅觉神经的幽香,立即让他进一步意识到对方是个女孩子了。

    或者干脆说是个小处子。

    好吧,说人话就是对方是个未成年女孩儿。

    低头出电梯时不小心撞了要走进来的女孩儿,放在(日ri)常生活中也是个正常现象,无非说声对不起就能搞定,然后大家个人忙个人的去了。

    对不起啊。

    这几个字还在李南方嘴上打转,那个女孩儿就像机关枪那样的开骂了:“握了个草的,你走路不长眼吗?走路低着个脑袋这是要找钱呢,还是寻找你早就扔进女人沟沟里的青(春chun)?靠,你敢和姑(奶nai)(奶nai)我瞪眼?你信不信,信不信”

    陈晓骂到这儿时,双眼猛地睁大,满脸好像见了鬼的样子,呆愣当场后,连喘气都不忘记了。

    和陈晓一起去外面给陈大力等人买晚餐才回来的林晚晴,就站在她(身shen)边。

    在他们不小心撞在一起后,林晚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呢,陈晓对着李南方就是一通臭骂。

    结果,她在骂到一半时苦笑了下,林晚晴对李南方说:“哥,你没事吧?”

    “没事。我已经见过老董他们了,该说的都说了。那个什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哦,对了,有空你帮我好好管教下这死丫头。不然,她早晚会碰到硬茬吃亏。还高中生呢,真没素质。”

    对林晚晴摆了摆手,又狠狠瞪了眼还在发呆的陈晓,李南方快步走了。

    目送李南方走出大厅后,林晚晴好看的秀眉皱成了疙瘩。

    她能看得出,哥又摊上愁事了。

    不然,他也不会在训斥陈晓时,眼神也总是飘忽,这是明摆着心神不宁呢。

    “唉。佛祖您就不能保佑我哥万事如意吗?他已经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累了。”

    林晚晴忽然很心疼李南方,真想追出去从他背后,把他紧紧地抱住。

    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错,就这样静静地抱着他,让他感受到她那颗很担心他的心,他的烦恼或许就会减轻些吧?

    就在林晚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真要跑出去时,陈晓清醒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尖声叫道:“挖槽,我不是在做梦吧?刚才那个傻、那个人是李南方?早就死翘翘了的李南方?”

    看了眼大堂内被陈晓的大惊小怪声所吸引,都看过来的人,林晚晴叹了口气:“唉,陈晓,咱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不能,不能,绝对不能!”

    陈晓把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那样,继续很大声的:“草,草,我必须要用这种语言方式,来表达我心中的极度震”

    “南方哥,你怎么又回来了?”

    林晚晴可不喜欢陈晓在背后对他哥不尊重,忽然愣了下抬头看向了门口。

    听说李南方又回来了,陈晓马上就闭嘴,接着下意识双手捂住了(屁pi)股。

    李南方曾经狠打过她(屁pi)股的那一幕,仿佛就在昨天。

    真疼啊。

    她看向大堂门口,却发现是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连忙问:“他、他的人呢?”

    李南方的人,早就上车向医院门口驶去了。

    天刚擦黑不久,大街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不时有一对对小(情qing)侣走过,幸福的样子让李南方很想停车,跳过去把男的一脚踹到在地上,大骂他还没有素质啊,为毛在别人很心烦时跑来大街上秀恩(爱ai)呢?

    当然了,他只是这样想想而已,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毕竟他是个有素质的人,怎么可能会做那些没素质的事呢?

    心里烦闷时,完全可以找个酒吧喝一杯,遇到顺眼的美女调戏下嘛。

    他刚想到要喝酒,就看到了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似曾相识的样子。

    李南方记起来了。

    去年他刚来青山没多久时,就曾经来这儿喝过酒,遇到了在这儿打工的隋月月,并帮她教训了要非礼她的金少。

    也是在那个晚上,毫不关心他死活的岳梓童,碍于大姐的面子,得知这厮在这边遇到麻烦后,驾车飞速赶来,恰好遇到她小外甥被酒吧老板等人群殴,顿时就勃然大怒了,施展出她超级女特工的绝世风采,把那些人全部一一摆平。

    李南方还记得,小姨在摆出朝天一炷香的飒爽造型时,他还曾经提醒她走光来着。

    这些事的发生,仿佛就在昨天,并给了李南方一种清晰的错觉。

    就仿佛,他只要走进去,就能在某个卡座上看到一个女孩子。

    他在看到女孩子的同时,她也看到了他,秀眉立即皱了下,轻哼着问道:“哼,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来。”

    “这才八点半多点吧,很晚吗?”

    李南方喃喃地回了句,把车子贴边停下,开门下车缓步走进了酒吧内。

    酒吧内的装潢,布局与去年时不一样了。

    酒吧老板,也已经不再是那个脖子上戴着大粗金链子,胳膊上描龙刺虎,嘴上叼着细香烟的光头了,换成了一个穿西装,对谁都会笑着客气说话的年轻人。

    新老板的形象,可比当初那个大光头好多了。

    但李南方看着不顺眼。

    你说你一个开酒吧的,不就该搞个大光头,满(身shen)的刺青,脖子上挂着个大链子吗?

    为毛穿的这样正式,搞的好像人民教师那样,让人看了心里就会觉得别扭呢?

    这就好比吃(肉rou)的狼,忽然变成了一只吃草的羊那样,简直是太没代入感了。

    不但酒吧的装潢,布局,老板都变了,而且所有的卡座上,都没有李南方最想看到的那个女孩子。

    今晚的酒吧内,没有岳梓童,也没有隋月月。

    只有十数个不认识的年轻男女,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有的看手机,有的在相拥着亲嘴儿。

    李南方心里莫名的空落落了,随便找了个卡座坐了下来。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一个穿着大红色无袖旗袍的女侍应生,扭着腰肢走过来,满脸的职业笑容。

    “来一打”

    李南方刚要说来一打啤酒时,忽然想起九点半时还得去车站送龙城城,就改口:“来一杯今夜不回家吧。”

    今夜不回家,是专门为男士打造的一款鸡尾酒,酒精度数超过了40,被火点燃后更有伤口上撒盐的感觉,厚重、浓烈、辛辣,滋味怪怪地,可能只有真正的勇士才敢于尝试。

    也可能唯有傻子才会点上这样一杯玩意儿,轻晃着酒杯,回想曾经一些致死难忘的往事。

    李南方就是这样一个傻子。

    更傻的是,他在点了一杯今夜不回家后,只是拿在手里慢慢地晃,却没有喝。

    暂时不能喝酒。

    因为他等会儿要送龙城城去车站,如果喝了酒,谁能保证在路上不会遇到交警叔叔查酒驾?

    一旦被查住,李南方在想隐藏行踪就非常困难了。

    尽管依着他的车技,警方是拦不住他的,但他还是不想招惹没必要的麻烦。

    反正也没谁规定,在酒吧点酒后就必须得喝掉。

    哥们喜欢端着酒杯玩儿,谁又能管得着?

    灯光下,五颜六色的液体在酒杯壁内来回的游走,总是试图挂在杯子上,最终却只能无奈的淌下来。

    就像李南方当前无奈的人生。

    盯着酒杯,他想了很多,很多。

    再过十多个小时,就是他和花夜神喜结良缘的吉时了,他会用神秘新郎忽然出场的方式,让那个负心汉、不,是负心女在万众瞩目下,无地自容。

    自从和花夜神要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后,这些天他总是在幻想岳梓童看到他后,会是一幅怎么样的反应。

    每次想起来,他都会有种解气的酸爽感。

    太特么的解气了!

    就是某位名媛正在参加高档酒会,被好多绅士围着大献殷勤时却要拉肚子总算暗中咬牙,小心无差错的周旋下来,蹲在厕所马桶上后的那种感觉。

    尤其是在一个人发呆时,李南方更会这样想。

    现在他还是在想。

    想岳梓童明天看到他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着想着,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冷笑。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越是这样想,就代表着他越在乎岳梓童。

    如果他不在乎她,又何必如此的绞尽脑汁,费尽心血呢?

    他完全可以没事人那样,走到她面前和她亲切的握下手,预祝她和贺兰某人新婚愉快,然后转(身shen)就走。

    太在乎一个人,也会入魔的。

    嗡,嗡嗡,手机急促的振动声,把李南方从那种残忍的报复快、感中惊醒。

    是龙城城打来的电话,问他安抚完他那些虾兵蟹将了没有。

    如果没有的话呢,她可以给专车司机打电话,派专车送她去机场。

    “已经谈完了,我去送你。”

    李南方说了句,拿出几张钞票放在桌上,起(身shen)快步走出了酒吧。

    以后,他都不会再来这儿了。

    有些东西,有些人该放下就得放下。

    就像那杯酒还放在桌子上,旁边的钞票已经被服务生拿走了。

    年轻的女侍应生,正值多愁善感的年华,在李南方端着酒杯长时间发呆时,就已经注意到他,并猜出他今晚来酒吧不是为了喝酒,而是为了回忆一段美好的往事。

    于是女侍应生就觉得,最好是让这杯孤零零的酒,还有已经不再有青烟冒起的烟灰缸,在桌子上多呆会儿。

    也许,等会儿会有位美丽的女士坐在这个座位上,看到这杯酒,烟灰缸里的几个烟头后,会联想到有个来寻找回忆的男人,曾经在这儿坐过。

    女侍应生应该去买彩票。

    因为她刚这样预想,就看到一个穿着(身shen)材窈窕的年轻女郎,走进酒吧内左右看了几眼,径直走到那张卡座前,稍稍犹豫了下,掀起风衣的下摆款款坐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