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7章 段香凝的壁咚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时间仿佛凝固了那样,除了坐在(床chuang)上变成猪头的陈大力,董世雄等人都傻呆呆望着门口,满脸痴呆般的笑容。

    接连被抽了好多耳光的陈大力,总算等到反击的机会了,兔子般的从(床chuang)上跳下来,自董世雄开始抽起,一直抽到狗子。

    抽狗子时,他格外用力:“你个傻叉!别人以为老子变白痴了还有(情qing)可原,你特么跟我混了那么久,却也相信我会变傻。”

    狗子哪敢还手,唯有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看着近乎于疯狂的陈大力,再看看目瞪口呆好像见了鬼那样的董世雄等人,李南方的眼睛瞪大了:“大力,你疯了吧,敢拿玻璃瓶子砸狗子?”

    “老板,你没、您回来了?”

    当陈大力终于良心发现,意识到拿瓶子砸狗子脑袋有可能会搞出人命来时,董世雄等人也终于清醒了。

    李老板可不是个矫(情qing)的人,一屋子人又全都是带把的,他当然不会像看到默然姐姐,龙城城等人时,张开双臂把他们拥抱在温暖的怀抱里,唯有淡淡地笑了下,颇有诗意的说:“我曾经在鬼门关前转了几圈,阎王爷却不肯收我。挥了挥手,不许我带走一丝云彩的让我回来了。”

    王德发等人沉默。

    这是因为他们发现,老板好像不再是以前的老板了。

    “唉,你们这些没文化的盲流。”

    李南方叹了口气,大声说:“没错,老子没死!老子又回来了!以后,再也没谁敢欺负你们了。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好了!”

    李南方的话音未落,特护病房内蓦然腾起一片欢呼声。

    鼻子都被抽出了血的狗子,还把手塞嘴里,吹起了响亮的口哨。

    就连以往最稳重的董世雄,也从(床chuang)头柜上抓起水果盘,狠狠砸在了墙上。

    不这样做,就无法表示对死而复生的李老板,表示他们真挚的(爱ai)戴。

    “果然是一群没文化的盲流。”

    李南方骄傲的笑了下,头也不回地问:“段副院长,我说的对不对?”

    董世雄等人看着李老板发呆时,段香凝就来到了他背后。

    李南方没回头就知道她来了,不是因为他脑袋后面也长了眼睛,而是嗅到了段副院长迷人的体香。

    前天俩人纠缠了那么久,如果李南方还嗅不出她的体香,只能证明他就是个猪了。

    “你说的很对,你们就是一群没文化的盲流。不过,却是快乐的。”

    李南方明明是在问段香凝,董世雄等人是不是没文化的盲流,她却连他也说了进去。

    她的语气幽幽,带着从没有过的感触,更多的是惆怅。

    她一直以为,她成长的过程,才是真正的生活,衣食无缺,几乎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像绝大多数贩夫走卒那样,为买房子,送孩子上学,生病去哪家医院等琐事犯愁。

    但当她亲眼目睹董世雄等人看到李南方后,狂喜到几(欲yu)痴狂,段香凝才知道她此前的想法错了。

    大错,特错。

    真正的生活,是要有遗憾有感恩有狂喜更要有疯狂。

    她在努力过后却没达到目标,有遗憾吗?

    没有,她只有怒气,觉得凭她堂堂的段家大小姐,怎么就没实现目标呢?

    她对谁感恩过吗?

    也没有,太优越的生活环境,造就了她无论得到多大的好处,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她更没有因狂喜,就像董世雄等人这般疯狂过。

    因为她是段家嫡系大小姐,从小就接受贵族素质,修养等教育,就算遇到天大的喜事,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

    诚然,段香凝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很幸福很幸福的女人。

    出(身shen)名门,(身shen)材(性xing)感长相妩媚,举手投足间都带有发号施令惯了的上位者气势,让人只能仰视甚至膜拜她,自惭形秽。

    以前她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自从接到段储皇的电话,接受大理段氏核心层安排下来的任务,让她猛地意识到她和被吕明亮送出去的蒋默然,其实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美少妇多年才养就的优越感,尊严等东西都轰然倒塌,让她深陷在了迷茫之中。

    直到现在,当她亲眼见证董世雄等人的疯狂后,才仿佛意识到这才是有血有(肉rou)接地气的生活。

    此前被她以为的那种真生活,只是表面看上去很美丽,却没有丝毫生气的风景画。

    在这个晚霞满天的傍晚,段香凝顿悟出了她活着的真谛。

    她在幽幽说出那句话后,李南方说了些什么,接下来他又做了些什么,她都不知道了。

    她就痴痴地站在门口,倚在门框上,好像在看着里面那群以往被她看不起的土鳖们,正拿着矿泉水当美酒饮,不住地碰杯,傻子般的狼嚎几声,还会疯子般的跳跃几下。

    直到李南方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像说你不去你办公室坐着思、(春chun),却在这儿倚着门好像卖笑的算几个意思后,她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又一轮明月自东方高楼后升起。

    段香凝眨巴了下双眸回头,李南方已经走到了电梯门口。

    李老板今晚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安抚他这些虾兵蟹将的,让他们知道老子我又杀回来了,以后带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好好活着。

    在听老王说他有多么的机智,用跪在地上给韩军磕头的险恶方式,把那个一心要讨好康维雅的傻叉((逼))上风头浪尖,副所长的乌纱帽百分百再也戴不住后,李老板哈哈大笑着,拍着他肩膀说以后要整人时,千万别随便下跪,因为男儿膝下有黄金当然了,你老王不是男人,那就自当别论了。

    在听大力哥说,他在被抓进派出所后,是如何的英勇无畏,与警察队伍中那小撮败类斗智斗勇后,李南方就满脸遗憾的说,真该让陈大力在小黑屋里多呆三五天。

    看望心腹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李南方当然要走了。

    至于外出买晚餐快要回来的林晚晴,陈晓俩人,李南方没打算见。

    林妹妹那天已经见过了,没必要再见。

    陈晓还是算了吧。

    李南方就算是用脚丫子去想,也能想到陈晓在看到他后,会是怎么缠着他,强烈要求他把死而复生的过程仔细讲述一遍。

    末了,还会趁机索要一笔精神损失费,盖因她在得知李老板死翘翘了后,也曾经流过几滴伤心泪,不高兴了好多天。

    明天才是李南方送给这个世界大惊喜的好(日ri)子,他可不想在临门一脚时出现错误,让某些、不,是让某个忘恩负义的女人提前得知。

    那样,他所希望的精彩,就会大打折扣了。

    所以此时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还是很有必要的。

    站在电梯门口,李南方等待电梯上来时,走廊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

    他没去看。

    电梯门开了时,香风也恰到好处的扑鼻。

    无论段香凝和他是什么关系,(身shen)为一个男人,都该表现出男人应有的风度。

    李南方向旁边闪了一步,抬起右手,恭请段副院长先进电梯的动作,可圈可点。

    段香凝高傲的昂着下巴,满脸就该如此的样子走进了电梯。

    “段副院长,你的脸色好难看啊,昨晚睡觉时感冒了?”

    电梯缓缓下降时,李南方轻佻的目光,在段副院长脸上肆无忌惮的来回扫着:“幸亏你是医院的副院长,无论是打针吃药都不用拿钱。唉,怪不得当初那么竭力争夺院长宝座呢。哦,对了,段副院长,你要是成为院长了,死后占用医院太平间,是不是也不用拿租金呢?”

    段香凝用力咬了下嘴唇,脸色更加难堪,(娇jiao)躯也微微颤抖,高耸的(胸xiong)膛剧烈起伏着。

    她越生气,李南方就越高兴。

    因为刚才在特护病房内时,李南方就听董世雄说了。

    说在发现陈大力很不正常后,吕明亮本想安排专家会诊给他看病的,可段副院长却不同意。

    不是段副院长不关心病人的死活,她不同意专家会诊,是因为这个建议是吕明亮提出来的。

    她这样做就有草菅人命的重大嫌疑了。

    她和吕明亮争权夺利,放在官场,职场上都是很正常的现象。

    可她却拿着患者的安危,来当做争权的牺牲品,那就有些过了。

    李南方如果不好好讽刺她一顿,心里会感觉非常不舒服的。

    段香凝忍了。

    忍了的意思呢,就是就在李南方以为她要暴走,尖叫着扑过来对他拳脚相向时,她却笑了。

    笑的那样妩媚,眉梢眼角间甚至还浮上了(春chun)色,双眸里更是有(春chun)水在哗啦啦的流动,亮晶晶又(性xing)感的小嘴半张开,明明距离李南方只有一步远,她却走出了小碎步,只为腰肢能轻摆起来,带动(胸xiong)前微微的颤抖。

    “哇靠,这是个什么(情qing)况?”

    段香凝的不正常表现,居然让盼着她赶紧暴走,趁她扑上来时顺手在她(娇jiao)躯上拧几把,来尝尝鲜嫩豆腐滋味的李老板给吓了一跳,慌忙后退到了电梯墙角。

    很多臭男人都这样。

    女人拼命反抗时,他就会趁机动手动脚,从中获取没人(性xing)的酸爽。

    可当女人摆出一幅“来呀,你来上我呀”的架势,主动((逼))过来时,双方角色立即互换了,让他本能的感到了怕。

    李南方的退却,让段香凝双眸猛地一亮。

    仿佛孤独行走在黑夜中不知道去哪儿的旅人,忽然发现前方有灯火那样,再次紧((逼))一步时,右脚高高抬起。

    咚的一声响。

    这是白色红底细高跟鞋踏在电梯墙壁上时,发出的声音。

    段香凝修长结实的右腿,高过李南方的脑袋,踩在了电梯墙上,两条腿之间的角度,接近一百八十度。

    壁咚。

    在空间狭小的电梯内,段香凝居然对李南方施展出了壁咚绝技,就像一个恶少((逼))迫良家小少妇那样,让他无处可逃。

    然后,她嘴角勾起(淫yin)、邪的笑意,慢慢伸出右手食指,挑起了李南方的下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