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6章 我们也算一家人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吕明亮一愣抬头,却见段香凝快步走了过来。

    不等他说什么,一只素手伸过来,从他手里夺走了那封辞职信。

    吕明亮气笑了:“段院长,我都说好辞职了,你怎么还信不过我,这样急不可耐的来看我有没有写好?”

    “我确实信不过你。”

    段香凝看着辞职信,淡淡地说:“如果你能值得女人去信任,那么你前妻也不会委屈到给人做(情qing)人的地步了。”

    “你!”

    吕明亮的脸,悠地涨红,却只说出了这一个字。

    “我很惊讶,就你这样一个为了往上爬,就不惜把(娇jiao)妻送人的男人,会写的这样一笔好字。”

    段香凝才不管吕明亮是什么感受,慢悠悠地说:“真是可惜了。”

    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是她是可惜吕明亮这种龌龊的人能写出一笔好字,还是可惜蒋默然当初怎么会瞎了眼的嫁给他。

    但无论是哪种可惜,对吕明亮来说都是很沉重的打击。

    让他脸色苍白的张了张嘴,蹲坐在了老板椅上。

    “我也很可惜。”

    段香凝忽然话锋一转,拿着辞职信的双手慢慢交错,把信纸撕成了两半。

    吕明亮嘴巴又急促的动了几下,总算能说出话了:“你,你可惜什么?”

    段香凝不答反问:“我漂亮吗?”

    吕明亮更加懵((逼)),却依旧诚实的点了点头。

    “(性xing)感吗?”

    “(性xing)(性xing)感。”

    “我(身shen)份高贵吗?”

    段香凝又把辞职信横着撕了一遍,脸上的笑容很古怪:“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是来自大理段氏了。但你肯定不知道,我会是那边的嫡系大小姐。吕院长,你懂得什么叫嫡系大小姐吗?”

    吕明亮总算恢复了点理智:“嫡系,嫡系就是核心的意思吧。段院长,你的(身shen)份当然高贵了。不是我这种升斗小民能高攀,得罪得起的。所以,还请你看在我诚心辞职的份上,放过我吧。”

    他以为,段香凝向他显摆她的高贵,她的(性xing)感,她的漂亮,就是在骄傲的威胁他。

    可段香凝却无视了吕明亮的婉转求饶,(娇jiao)媚的脸上忽然浮上一个古怪的笑容:“可是你知道吗?从现在起,我这个(性xing)感漂亮,(身shen)份高贵的段家嫡系大小姐,却要给李南方当姘头了。吕院长,你懂得什么是姘头吗?”

    懵((逼))这两个字,都无法形容他在听段香凝说出这番话后的反应了。

    用傻((逼))?

    无论用哪个词,吕明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这样子,早就在段香凝的意料之中,当然也不会介意他事后会怎么想。

    只是把撕成碎纸的辞职信扔在了废纸篓内,淡淡地说:“以后,你还是继续做你的院长。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会尽量的配合你工作,让你做出更大的成绩。我这样做,当然不是因为你能写一笔好字。而是因为我和你前妻的命运,是相同的。”

    “我,现在就是李南方的地下(情qing)人。

    而你呢,为了往上爬就把(娇jiao)妻推进了他怀里,换取了和他称兄道弟的资格。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勉强算是一家人了。

    既然是一家人,我当然没必要再和你争权夺利了。

    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最好是不要去打探。

    你该懂得知道的越多,麻烦就越多的道理。

    还有,我希望我们两个都能出现在李南方与花夜神的婚礼上。

    哦,我现在有些小激动,说话语无伦次了。

    那就简单的来说吧。

    李南方并没有死。

    他回到了青山。

    明天他会在七星会所与花夜神举办盛大的婚礼。

    知道七星会所是什么所在吧?

    那是花夜神的产业。

    最后说一句,在明天十点之前,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李南方还活着的消息。

    不然,你就有可能惹他生气,为巴结他而送出的(娇jiao)妻,也白送了。

    呵呵,你运气好的话呢,还能在明天的酒宴上,见到你昔(日ri)的(娇jiao)妻。

    但我敢保证,你再见到她后,你会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会觉得配不上她。”

    不管不顾,语无伦次的说出这番话后,更不等吕明亮做出任何反应,段香凝转(身shen)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为大理段氏彻底贡献出尊严,(身shen)体,甚至(爱ai)(情qing),那么段香凝就不会再犹豫,只会像现在她铿锵的脚步声那样,勇敢地向前走去

    陈大力等人被安排在了十六楼的特护楼层,而吕明亮的办公室则在六楼。

    就算段香凝此时再怎么充满昂扬的斗志,能乘坐电梯却偏偏要步行十层楼的楼梯这种事,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叮当一声电梯门开了,段香凝迈步走了进去。

    电梯里只有一个人,正背对着门口看墙上的广告。

    乘坐电梯遇到陌生人很正常啊,段香凝当然不会在意,伸手刚要点十六楼的键时,才发现是亮着的。

    这就证明那个人也去十六楼的。

    她还是没在意,甚至都懒得再去看对方一眼,自顾自的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微微闭眼倚在了墙壁上,幽幽地叹了口气。

    别看她对吕明亮说那番话时,说的那样光棍,实则她心里在滴血。

    尤其在和老吕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勉强算是一家人了”这句话时,她好想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是堂堂的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一个先被李人渣推倒践踏后,又被家族当做用来和他拉关系的工具?

    她暂时还搞不懂,堂堂地大理段氏为什么要主动讨好李人渣,为此不惜牺牲她。

    她只知道,她和被吕明亮当做公关工具推到李南方怀中,现在死心塌地给他当(情qing)人的蒋默然,没什么两样!

    所以她实在没资格,也没理由去嗤笑吕明亮。

    她在老吕面前的强势,只是在透支她没遇到李南方之前的自尊罢了。

    但这种自尊,在她主动说出那番话后,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叮当一声轻响,电梯停在了十六层时,段香凝忽然觉得脸上凉飕飕的。

    流泪了。

    美人泪?

    她在反手去擦泪痕时,心里这样想着笑了下,就听到有人问:“好端端的哭什么?”

    我哭什么?

    我哭我苦((逼))的命运!

    这两句话就像闪电那样从段香凝脑海中划过时,她猛地睁眼尖声叫道:“我哭不哭的,管你(屁pi)事!”

    段香凝喊出这句话后,蓦然愣住。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哭?

    当然是因为她要被大理段氏当做工具,来讨好电梯里的这个男人了。

    “满嘴的脏话,真没素质,还副院长呢。”

    李南方满脸的轻蔑,撇了撇嘴,昂首走出了电梯。

    望着很有素质的李人渣背影,段香凝多么地渴望,眼前能有一把47,把他突突成马蜂窝啊。

    某特护病房内,董世雄正拿着湿毛巾,试图给陈大力擦脸:“大力,你能不能清醒下,别笑了?你已经从小黑屋内出来了,我们就在医院里呢。”

    陈大力任由老董给他擦着脸,依旧古里古怪的笑着。

    他忍的太辛苦了,就像吃坏了肚子却找不到厕所的人。

    甚至比那还要辛苦!

    找不到厕所的人,大不了拉一裤子

    可他明明知道老板还活着,已经回来了,在场被关过小黑屋的兄弟,都是绝对的有功之臣,(日ri)后骏马得骑,美人得抱的幸福生活正在前方不远处招手,却偏偏不能说出来。

    这是何等的痛苦啊。

    相信已经外出和陈晓一起买晚餐的林晚晴,此时也忍得很辛苦吧?

    “唉,老王,你说该怎么办?”

    脸色更加憔悴的董世雄,实在擦不掉陈大力脸上的白痴笑容,很犯愁的叹了口气,询问老王几个人。

    老王擅于装傻卖呆,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让真傻了的陈大力恢复正常。

    和老周,邬玉洁等人对望了眼,王德发忽然就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老董,我听说(身shen)体吃痛就是狠抽人耳光,能有效治疗神(情qing)恍惚。要不,咱们试试?”

    老王说的这个桥段,可是经常在电影里出现的。

    而且每次效果还不错,被抽了耳光的男女主,会在呆愣下后,立即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董世雄自然也知道,可他还是有点犹豫:“这办法能管用吗?别忘了,那是经过艺术加工的。”

    老周倒是很赞成,脸色郑重的说:“死马当活马医吧。试试,总比看着他傻笑要好很多。”

    邬玉洁,还有陈大力的绝对心腹狗子,也是高举双手赞同。

    “好,那就死马当活马医。”

    既然大家一致赞同,董世雄也豁出去了,抬手采住陈大力的衣领子:“大力,得罪了。希望能起到效果吧。”

    接着,抬手在陈大力脸上抽了一巴掌。

    巴掌声未落,王德发就摇头:“不行,老董。你这样打太轻了,根本起不到作用。”

    老周等人也连连点头附和。

    董世雄一看,果然没起到任何的作用,陈大力没事人似的,还在那儿白痴般的笑呢。

    “看来不来狠的是不行了。”

    董世雄咬着牙,把右胳膊抡圆了,狠狠抽在了陈大力的脸上。

    啪!

    这记耳光,暂且不说有力无力,单单这响声估计都能传到三里地之外。

    可陈大力还在笑。

    其实大力哥不想笑,想哭:“我特么明明很正常,就是憋不住幸福的脚步,你们却拿大嘴巴抽我。”

    “不管事?再来!”

    董世雄与老王等人又对望了眼,统一好意见后,再次抬起胳膊。

    啪!

    陈大力还在笑!

    这次,老董没征求老王等人的意见,继续狠抽。

    啪!

    啪啪!

    工夫不负有心人。

    就在董世雄第七次抡起胳膊要抽下去时,已经被抽到泪水横流却还在傻笑的陈大力,终于嗷的一嗓子:“别,别打了!草,你们看门口,就知道老子为毛要笑了!”

    “看门口?门口有毛?”

    老王率先看向门口。

    然后,他整个人就变成了呆((逼))。

    但那张比橘子皮光滑不了多少的老脸上,却慢慢浮上陈大力般的白痴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