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5章 一次和千百次的区别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请进。”

    一个包含着尊贵淡雅,威严动听的女声,随着老吕的敲门声,自虚掩着的门缝力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后,吕明亮心中忽然腾起强烈的无力感。

    在段副院长面前,他就是个阻挡她进步的跳梁小丑。

    李南方活着时,吕明亮还能压制住她,让她干好副院长该做的工作就行,别的不用多劳心了。

    那时候的段香凝,也是很配合。

    但随着李南方死翘翘的消息传来,吕明亮头上的保护伞被拿掉,来自段香凝的炮火,就准确落在他脑袋上。

    而他除了抱头溃败之外,根本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真有办法,吕明亮这个院长,又怎么会连召集医院专家组的权力都没有,还得亲自登门来请示她这个副院长呢?

    “但愿这次她能配合我的工作吧。我自己的得失,反而是次要的了。”

    当前一心为患者服务的吕明亮,在心里默默说了句后,推门走了进去。

    有位长者说过,官职越大,工作就会越轻松。

    因为当你坐在一定的高度上后,手下就会有一群人为你争相效劳的,恨不得连吃饭,上厕所这种事都替你去做。

    所以现在大权在握的段香凝,小(日ri)子过的相当舒适,只要青山的天还没有塌下来,就没谁会来打搅她。

    一个女人,尤其是美女,在无所事事时,如果不对镜贴花黄,把自己打扮的更加(性xing)感漂亮,那还能做什么?

    总不能盯着墙壁发呆吧?

    “段、段院长。”

    看了眼左手举着小镜子,右手拿着唇膏涂唇儿的段香凝,吕明亮犹豫了下,还是把段副院长中的那个“副”字给去掉了。

    这是一种态度。

    一种吕明亮继续退让,来抬高段香凝的态度。

    “哦,老吕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段香凝眼眸轻轻流转了下,又看向了小镜子,淡淡地说:“先坐下吧,我很快就会画完的。”

    这哪是一把手主动来找副手谈工作啊,完全是员工被领导召唤的样子。

    吕明亮不在意。

    他已经失去了在意的权力,乖乖按照段香凝的吩咐,走到旁边沙发前坐了下来。

    老吕正襟危坐,双手放在膝盖上盯着案几上时,眼角余光不时扫向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女人。

    美女。

    无论吕明亮对段香凝有多大的意见,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绝品美女。

    段香凝的美,不是青山中心医院现在所谓的三大院花能比的。

    三大院花的美,只能说是田野里的小黄花,而段香凝的美,则是带着((逼))人贵气的牡丹。

    就算段香凝不是出(身shen)豪门,没有这股子((逼))人贵气,又是年过三旬,也不是三大院花能相比的。

    这女人的皮肤好到不得了,让人怀疑是凝固的牛(奶nai)制成。

    古人云,一俊遮白丑。

    更何况段香凝一点都不丑呢?

    尤其是现在,偷眼观察她化妆的吕明亮,发现她比前几天更水灵白嫩,更有女人味儿了些。

    老吕可是过来人了,当然很清楚女人出现这种气场后,都是男人辛苦浇灌的结果。

    “或许,青山医院内唯有前妻默然能和她一拼高下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吕明亮忽然想起了前妻蒋默然。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没有丝毫的私心杂念。

    一来是他已经和吕护士长结婚了,宝宝就会在今年降生。

    二来则是他早就听到谣言,说前妻在李南方挂掉后,又成功抱上了京华某高官的大腿,现在公然住在人家家里。

    好像曾经有垂涎她美貌的登徒子想打她主意来着,结果却被打击到堪称残忍。

    那种大人物的女人,又岂是老吕敢惦记的?

    “老吕,你有什么事吗?”

    轻轻抿了下嘴唇又微微张开,让唇儿看起来更加(性xing)感迷人后,段香凝才满意的放下小镜子,看向了吕明亮。

    相比起去年来说,段香凝在官场上的表现成熟了很多。

    去年她刚来中心医院时,可是跋扈到一塌糊涂。

    不断的挫折,是唯一能让人迅速成熟的捷径。

    去年接连遭受李南方打击的段香凝,迅速成熟起来,才能让她用温和的语气和老吕交谈了。

    吕明亮抬头,接着看向了别处:“段院长,是这样的”

    他不敢和这个女人对视。

    那是因为在俩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就发现她的双眸里,流淌着满满的(春chun)水,盯着的时间稍长,就会深陷进去,(情qing)不自(禁jin)流露出让他事后就会后悔的丑态。

    听吕明亮说完来意后,段香凝没有马上说话,秀眉却微微地皱了起来。

    看来她不愿意。

    呵呵,也是。

    陈大力是南方兄弟的嫡系心腹,她又把南方恨得要死,在“(爱ai)屋及乌”下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同意组织专家会诊呢?

    吕明亮心中苦笑了下时,敲门时的那种强烈无力感,再次潮水般的涌来,把他淹没。

    他忽然厌倦了当前的工作,此前苦苦追求的某些东西,只想做个(胸xiong)无大志的小市民,再也不用为争权夺利绞尽脑汁,每天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周末时可以带着妻子,领着孩子去游玩。

    那种生活虽然平淡,却又是真实的生活。

    “也许,我以前的想法是错的。为此才导致默然幸好,我现在还有吕燕,更有即将出世的小宝宝。一切,也不是太晚。”

    等了足足三分钟,都没等到段香凝有所表示的吕明亮,从沙发上站起来笑道:“段院长,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你要和我做笔交易?”

    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段香凝,闻言看向了吕明亮,随即嗤笑出声:“切,老吕。你觉得,你有和我做交易的资格?”

    当一个男人对一个美女说,咱们做笔交易时,那么这笔交易的内容,应该是和(床chuang)有关的。

    所以段香凝以为老吕对她产生了什么不健康的念头,觉得很好笑。

    就算前天晚上段副院长为讨好李南方,放弃了她名门闺秀、甚至女人最基本的尊严,使出了她的浑(身shen)解数,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荡dang)dang)漾之妇,但那也仅仅是在李人渣面前而已!

    吕明亮,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和她做交易?

    “段院长,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明天就主动把请辞信递交给领导。”

    仿佛没有看到段香凝满脸的讥讽,吕明亮大步走到了办公桌前,双手按在了桌沿上,(身shen)子微微前倾,居高临下的样子,让他想到了森林中看着抓下小狐狸的大老虎。

    他是第一次用这种姿态,来看段香凝,来和她说话。

    他已经决定为李南方做完最后一件事后,就辞职走人去做个小市民了。

    只要他不犯法,段香凝总不能因为他此时的“无礼”态度,就因羞恼成怒把他((逼))上绝路吧?

    段香凝还真没想到,大半年来都像个窝囊废似的吕明亮,会这么大胆的挑战她。

    老吕的勇敢,居然让段香凝稍稍有些慌,本能的赶紧站起来,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的话音未落,就醒悟吕明亮想让她做什么了。

    果然,吕明亮接下来所提出的要求,和她所想的完全一致。

    就是让她立即组织全院的专家,为陈大力来一次会诊。

    “就、就这要求?”

    段香凝有些不相信:“为了一个陈大力,你就不惜放弃院长宝座?”

    “宝座?呵呵。”

    吕明亮笑了下,目光从段香凝背后的椅子上扫过,转(身shen)就走:“段院长。现在我可以正式称呼你段院长了,还请你能答应我的要求。不然,就算是拼着去死,我也会把你为了争权夺利却无视病人的行为,曝光。”

    大胆!

    你敢威胁我?

    这是段香凝的本能反应,双眸眯起时抬手,刚要狠狠拍在桌子上,眼前却悠地浮上一个懒洋洋的男人样子。

    所有的怒气,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她虽然实在看不起吕明亮,却不敢忽视他背后站着的那个人渣。

    尤其是前晚她在他家时,他语气轻蔑的说出的那几个字,更像一记记耳光,把她的尊严,骄傲,勇敢都抽了个粉碎:“坐上来,自己动。”

    坐上来,自己动这句话,很久之前就在络上疯传了。

    刚看到这句话时,段香凝想找到它的“发明人”,一刀把他变成太监。

    她绝不认可这句话,更不会按照这句话去取悦男人。

    除非除非遇到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渣。

    那天晚上,李人渣好像对她说了两次。

    她就乖乖地坐上去,自己动了两次。

    第一次时,她是满含羞耻。

    第二次,则是感觉在云端里飞最起码,她满头的乌黑秀发,在左右疯狂的飞舞。

    那个人渣,不但践踏了她所有的尊严,还让得知他还活着的娘家哥哥,亲自给她打来电话,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

    段香凝不傻,很快就从段储皇的那番话里,听出段家希望她能为了家族利益,不要在乎一些没必要的小结。

    “没必要?

    呵呵,堂堂的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在李人渣面前却要坐上去,自己动,这也是没必要的吗?”

    呆望着门口的段香凝,很久后才轻笑了下:“其实,段储皇说的也没错。毕竟,我已经坐上去,自己动过了。自己动一次,和动十次,千百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又自嘲的笑了下后,段香凝拿定主意,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吕明亮正在奋笔疾书。

    能写出一笔好字,是老吕最大的骄傲之一。

    现在很多人在辞职时,都会用打印机把辞职信打印出来。

    老吕却觉得,唯有用手写出来的,才能包含着他被迫辞职的无奈,愤怒。

    刚把辞职信写完,吕明亮正要检查一遍时,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老吕头也不抬起的说。

    好长一段时间了,除了他的几个铁杆心腹之外,就再也没谁来找他汇报工作了。

    所以他以为是心腹,当然不用太客气了。

    门刚打开,一阵醉人的香风就被吹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