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3章 你想的太简单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不但是个人渣,更是个流氓。

    在接近两天的时间内,本该(日ri)理万机的龙副市长都被他缠在(床chuang)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哦,错了,从前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龙城城也不是总在(床chuang)上,还去了客厅,厨房,浴室内甚至是阳台上。

    但无论是在哪个地方,龙副市长除了正常的吃喝拉撒睡,和李南方互诉离别之苦,听他讲述他这大半年的遭遇之外,其它时间基本都是在唱歌。

    其实有时候她是在求饶。

    只是声音太好听了,所以听起来好像在唱歌那样。

    每当她不想唱歌时,李人渣就会说些疯话来挑逗她。

    就是刚才说出的这种话。

    但那是在家里啊,是在两人世界中啊。

    一对激(情qing)四(射she)的年轻男女过二人世界时,无论说哪些不要脸的话都不为过,毕竟这种话女人还是很(爱ai)听的。

    只是这种话一旦被别人听到,不但会觉得(肉rou)麻恶心,还会严重有损龙副市长的官威。

    重新杀回青山的这段(日ri)子里,最先感受到龙副市长官威的,自然是她的专车司机,以及小秘书了。

    在他们两个人的眼里,龙副市长绝对是那种必须被仰视,不可亵渎的存在。

    哪怕是在背后,她的高贵,她的冷艳,也能让思想最龌龊的男人自惭形秽,无法对她说一句非礼的话。

    在司机俩人眼里,龙城城就该是这么高贵的人儿。

    可现在,却有个男人对高贵到让人想起来就会忍不住要膜拜的人儿,说如此(肉rou)麻反胃的话。

    真是岂有此理!

    司机惊讶过后,紧接着就是勃然大怒,(情qing)不自(禁jin)的抬手,正要在方向盘上大力拍一下,主动请缨说龙副市长请您告诉我,冒犯您的那个臭男人是谁,我马上就杀过去把他满嘴的牙打碎,割掉他的舌头,看他以后还怎么胡说八道!

    只是司机的手刚抬起,却又猛地意识到不对劲。

    怎么就不对劲了呢?

    那是因为他忽然想起,那个在电话里冒犯龙副市长的男人,问她是不是又想他边吃(奶nai),边那个什么了。

    这句话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在此之前,端庄冷艳的龙副市长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过。

    她和人在一起时,特喜欢让人喊着她姑(奶nai)(奶nai),一边吃她的(奶nai),一边那个什么。

    忽然间,司机心里就莫名地空落落了。

    这都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些天始终被她当做雪莲仙子般的龙副市长,在某个男人面前就像他在司法单位工作的妻子那样,在和他过两人世界时,就会抛弃所有在人前的端庄,化(身shen)为一个狐狸精,给予无法享受的征服感。

    龙副市长,已经被某个男人征服了。

    事实就像一个摔碎了的稀世瓷器,导致司机有了莫名的空落落。

    开车的人,思想是不能出小差的,不然就有可能会发生交通事故。

    幸亏小秘书看出司机眼神茫然,很不对劲后,立即伸手在他腿上悄悄拧了一把。

    司机疼地嘴角一咧,清醒了过来,随即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眼小秘书时,就听龙副市长低低的声了过来。

    龙城城是明珠人。

    明珠女孩子在说话最大的特点就是嗲。

    是那种让男人听了就会猛地起(身shen)鸡皮疙瘩的嗲,尤其她们在用本土方言说话时,(娇jiao)嗲嗲更上一层境界。

    不过外地人一般都听不懂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人家正在工作好不好啊,(身shen)边还有专人陪同呢。唉,你啊,你。你知道不,刚才你那句话可是彻底打碎了我在手下的威严。什么?你错了?你有罪,你该死,你该躺在(床chuang)上接受我疯咳,不和你说了,嗓子有些痒。是啊,就是有些痒嘛。不然人家就不咳嗽了。当然不是因为吞你咳,咳!”

    正在低声细语埋怨李南方让她威信扫地的龙副市长,没说几句话就在不知不觉,又被某人渣带上了歧途,顺着他的话到一半时,才醒悟过来,(身shen)边还有人啊。

    龙城城就觉得脸蛋又火烫了起来。

    她根本不用太费心,也能断定她被李人渣(诱you)导着再次“开车”时说出的话,司机和秘书也听到了。

    尽管她用的是明珠本土方言,可再怎么方言的方言,在形容某些事时也能轻易被人听懂的。

    姑(奶nai)(奶nai)的尊严,在今天彻底扫地了。

    龙城城心中哀嚎一声,知道有些事越是掩饰,反而(欲yu)盖弥彰。

    倒不如索(性xing)把话挑明了,也避司机俩人在心中那个什么她,以后都用异样的眼神来看她。

    深吸一口气,龙城城用手捂住手机话筒,抬头看着前面,淡淡地说:“和我打电话的,是我儿子的亲生父亲。”

    龙城城是多么聪明的人儿啊?

    察言观色的本事,绝对是当世超一流的。

    接连遭遇尴尬后的解决方式,也像她的工作习惯那样,从来都是干脆麻利快的,能起到绝对(性xing)的作用。

    果然,当她看似很随意的说出这句话后,无论是司机还是小秘书,正在暗中酝酿的某些不健康,立即烟消云散了。

    刚才的“鄙视”,也立即升级为了羡慕。

    大家都成年人,当然都理解成年人的(爱ai)(情qing)。

    像龙副市长这种工作压力相当大的人,唯有有个能让她在精神上,(娇jiao)躯上彻底放松的丈夫,才能让她总是满怀激(情qing),无论遭遇何种困难,都能迎难而上的。

    在肩负重担的(娇jiao)妻工作期间,丈夫用疯言疯语来挑逗她,诚然会让她相当难堪,可同时也证明了俩人关系有多么的好,能让在难堪之余,感受到他浓浓地(爱ai),让她满心地甜滋滋。

    及时成功力挽即将崩溃的威信后,龙城城才在心中松了口气,再次举起了手机。

    她只告诉司机俩人,那个和她胡说八道的人渣,是她儿子的父亲,却没有说那是她丈夫。

    司机俩人却想当然的以为,某人渣就是她丈夫了。

    如果不是她丈夫,龙副市长这么冷艳高贵到让人忍不住膜拜的人儿,怎么可能会随便给丈夫之外的人,生儿子呢?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

    “和你说正事。”

    轻飘飘的化解尴尬后,龙城城脸色一郑:“关于董世雄等人的事,你想的太简单了。”

    明知道龙副市长(身shen)边有人,还在那边考虑着该怎么说才能让她再次“出丑”的某人渣他肯定觉得,这和东洋小电影里常见的狗血桥段那样了。

    一对男女正在(爱ai)着,女人丈夫忽然打电话来,男人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就能从中享受到超强的刺激感了。

    但龙城城的这句话,却像一把大铁锤,把李南方所有的龌龊思想,都砸了个粉碎。

    “能不能现在回家,和我仔细说说?”

    李南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问道。

    那边的龙城城也在想了想后,说:“还是我回家吧。”

    李南方既然是偷偷摸摸回到青山的,当然是有所图了。

    尤其明天就是他和岳梓童的大婚之(日ri)了,不是万不得已的事,他还不想暴露行踪,所以这两天才白天黑夜的躲在家里,让拥有博士文凭的龙城城,充分理解透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荒(淫yin)无度。

    龙城城也很理解,所以才要暂时房下手头工作,回家和他细说。

    “你想的太简单了。”

    龙城城回家看到李南方后,把这句话再次重复了遍。

    坐在沙发上吸烟的李南方没说话,双眼微微地眯起,好像没事人那样。

    龙城城却能清晰感受到了他心中的愤怒。

    更多的则是愧疚。

    韩军带人把陈大力抓走时,李南方就躲在公司会议室内。

    甚至站在窗口,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带走,因陈大力表现出烈士般气概时,李南方还骂他别装((逼)),装((逼))遭雷劈。

    他没有管,那是因为他想通过陈大力等人被抓走后,所“享受的待遇指数”上,来分析推断自己在岳梓童心中,究竟还有多么重。

    李南方以为,如果他在岳梓童心中地位够重,那么她早就该嘱咐那个叫康维雅的女人,在踢走陈大力等人时的动作,必须得“委婉”点。

    如果死后的他在岳梓童心中,只是个能被碾轧多少价值就碾轧多少价值的利用品,就有可能嘱咐康维雅,要对李南方这些心腹,给予最沉重的打击,以免因暂时的心慈手软,为以后造成没必要的麻烦。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在岳梓童的心目中,死了的李南方并没有任何的地位。

    不然,警方也不会因此把没动手的王德发等人都抓走,还关进了小黑屋。

    龙城城或许不知道小黑屋的厉害,却不代表着李南方不知道。

    被关(禁jin)闭三十六小时内,还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安全范畴。

    可王德发他们被关押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这个安全范畴。

    尤其听龙城城说,王德发在被放出来后,刚一清醒就跪在韩军面前,给人磕头哀求后,李南方都没有发现,他已经把果盘中的一个桔子,攥成了果泥。

    当初,他该出面制止陈大力等警方带走的。

    哪怕陈大力确实打伤了马行俩人。

    但那有什么呢?

    如果马行不尊重林晚晴时李南方在场,会把他的两条腿都打断!

    就因为李南方的私心,想借用陈大力等人被抓走的方式,来鉴定他在岳梓童心目中还有多么地重,就给他那些心腹造成了终生难忘的精神创伤。

    他这个老板,相当的不称职。

    “南风,这也不能怪你的。毕竟当初你也没想到,警方抓走董世雄他们后,会不按法律程序来走,而是关(禁jin)闭。”

    感受到李南方(身shen)上散发出的杀意越来越浓,本质心狠手辣的龙城城都有些怕了,连忙从沙发上起(身shen),坐在了他怀里。

    就像陪酒的妹子那样,龙城城右手勾住李南方的脖子,左手牵起他的手,从(套tao)裙下伸了进去,伏在他耳边呢喃道:“别因此愧疚,气坏了(身shen)子。你就说想让姓韩的付出什么代价吧,我立即安排人把他给办了。”

    现在卡的要死,三章都快写不出来了,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