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70章 喊我一声姑奶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老天爷,你还敢对我再狠一些吗?”

    当一只邪恶的手捂住龙城城的嘴,另一只手动作相当娴熟的在黑暗中,在她最傲人的某个部位,狠狠抓了一把后,她终于放弃了挣扎。

    她觉得,她就是一条别菜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无论鱼儿有多么的愤怒,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被当做一盘可口的美味佳肴,端上饭桌。

    所以,她才想问问老天爷,还能对她再狠一些吗。

    能有多狠?

    大不了,再怀上一个孽种,来弥补她儿子被师母抱走的伤痛。

    她的儿子,还在成长阶段中最重要的哺(乳ru)期啊,就被师母不,不对。

    师母,是她和儿子的救命恩人。

    她绝不该责怪师母抱走了儿子。

    她儿子,是被可恶的命运给夺走的!

    难道说,可恶的命运“垂怜”她失去了儿子,这才在今晚派了一个垃圾,再送给她一个?

    “应该是这样吧?呵呵。现在无论我怀上谁的儿子,也没谁能管得着我了。”

    精神彻底崩溃,完全放弃徒劳挣扎的龙城城,心中自嘲的笑了下时,感觉到有温(热re)的液体,落在了脸上。

    这不是泪水。

    也不是口水。

    而是,(奶nai)水。

    她还在哺(乳ru)期内。

    她有着非常充足的(奶nai)水,能让她的小宝贝吃到肚子滴溜圆。

    可儿子却被无(情qing)的命运给抱走了,她母(性xing)的分泌却不曾停止,每晚都要自己捏一些出来,来缓解那种无语的酸胀感。

    她这种(情qing)况,就像当初和李南方等人一起流落到小荒岛上的艾薇儿,过了足足几个月后,才逐步摆脱了这种折磨。

    天上忽然下起了(奶nai)雨,是因为死死压住她的垃圾,动作粗暴抓住了她儿子的最(爱ai)。

    本来就急需有人来吸,来挤的(奶nai)水,自然会顺势飞出来了。

    龙城城感到脸上的温(热re)时,捂住她嘴巴,抓住她儿子最(爱ai)的两只猪手,都松开了。

    那个垃圾,也从她(身shen)上爬了起来。

    接着,就有清晰的吸咂声响起。

    “这个垃圾,竟然在喝我的(奶nai)!”

    已经放弃挣扎,甘心接受命运玩弄的龙城城,听到这个声音后,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已经燃尽了的怒火,再次被泼了汽油般的砰地一声,爆燃而起!

    怒火促使她尖叫一声,抬脚就踢了出去。

    龙城城在反抗中,高跟鞋早就不知道踢到哪儿去了。

    所以现在她的右脚上,只穿着南方黑丝。

    不过饶是这样,她这在盛怒下全力一脚的威力,也是大到惊人。

    砰地一声,应该是跺在了垃圾的下巴上。

    垃圾发出一声闷哼,踉踉跄跄后退,撞在了墙边的衣柜上。

    总算是一击奏效了!

    没有意识到她现在光光的龙城城,勇气倍增,尖叫着从(床chuang)上翻(身shen)爬起,伸手去抓东西:“我要杀了你!”

    屋子里漆黑一片,她当然看不到旁边有什么东西。

    不过人们都会在(床chuang)头位置,摆放一个(床chuang)头柜。

    男人的(床chuang)头柜上呢,一般都会有个玻璃烟灰缸。

    用烟灰缸当武器,只要力道够狠,角度够刁,运气够好就能轻易砸死人的。

    龙城城伸手去抓。

    果然!

    她抓到了沉甸甸的烟灰缸。

    “老天总算是青睐于我了。”

    龙城城心中狂喜,甩手对着黑影狠狠砸了过去。

    她在瞎猫碰上死耗子抓住烟灰缸,向黑影砸过去时,恰好碰到了台灯开关。

    啪的一声轻响,台灯亮了。

    然后龙城城就看到,包含着她万分怒气的烟灰缸,急逾流星,快似闪电,以无比刁钻的角度,恶狠狠直接砸向某垃圾的面门。

    这要是砸在垃圾脸上,可能死不了人,但绝对能把他鼻梁骨砸碎,甚至直接昏迷。

    无论哪种(情qing)况,龙城城都能接受。

    眼看烟灰缸就要砸在垃圾的脸上,龙城城嘴角居然悠地勾起一抹残忍的狞笑时,意外发生了。

    那个垃圾只是看似很随意的招了下手,烟灰缸就不见了。

    烟灰缸去哪儿?

    龙城城一呆。

    再呆!

    烟灰缸去哪儿了这个问题,现在对于她来说狗(屁pi)都算不上了。

    她只是呆呆望着那个满脸苦笑的垃圾,大脑内一片空白。

    却偏偏,能听到仿似来自天外无尽宇宙内传来的一个声音:“李南方。刚才要把她强女干的垃圾,居然是早就死去大半年的李南方。是她儿子的亲生父亲,是她几次在梦中神女会襄王的男主。”

    看着傻呆呆的龙城城,李人渣总算意识到刚才的玩笑,玩的有些过了些。

    不过,谁让龙城城非得在他小虫上脑,最渴望有女人来帮忙时出现在他面前?

    态度还是那样的恶劣。

    如果再扛着一根棒球棍的话,这就是去年的翻版啊。

    依着龙家大小姐,前岳家少(奶nai)(奶nai)的泼辣劲儿,把人防盗门给砸瘪这种事,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龙城城并不知道,她刚才一脚踢开李南方时,心中涌起的感觉,李南方那会儿就已经有过了。

    但人家孩子的表达方式,则比她诙谐也形象许多了:“这还真是刚要打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受到小虫的严重影响,李人渣马上捏着嗓子,用出了如此重口味的手段,算是送给她一个惊喜。

    不过这惊喜好像太过分了些。

    幸亏李南方在忽然感觉有甘甜的(乳ru)汁呲到嘴里后,心中那股子邪火被扑灭了,恢复了冷静。

    知道他玩的有些过了,这才甘心被踢了一脚。

    哼哼,如若不然,就凭龙城城那三脚猫的招式,能提到李老板?

    李老板望着发呆的龙城城,有些愧疚的苦笑了声后,小虫又忽地冒了出来。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尤其美人儿还是光光的

    相比起去年时,龙城城少了一分骨干,却多了一分(性xing)感的丰满。

    怪不得老百姓常说,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

    更怪不得色界前辈常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就李南方对“嫂子”的理解,就该是生过孩子的。

    灯光下龙城城的(娇jiao)躯,仿似泛着一层神圣的佛光。

    促使李南方(情qing)不自(禁jin)的走过去,双手合十弯腰低头,语气非常诚恳的说:“女施主,老衲已经有两天不吃(肉rou)滋味了,还请施舍一次,可否?”

    女施主秀眉猛地一挑,总算从懵圈状态内清醒过来,啊的一声尖叫中,眼镜蛇般的弹起,居然骑在了他脖子上,然后采住他肩膀衣服,右拳好像下冰雹那样,噼里啪啦的狠砸了下去。

    怒火中烧的女施主可没意识到,她现在全(身shen)光光地,骑在男人脖子上时,你好歹也从后面骑好吧?

    偏偏是脸对着脸的骑。

    这,这不是故意羞辱男人吗?

    就这样不尊重男人的女人,应该受到残酷的惩罚才对。

    李南方不趁机张嘴草,谁在丢板砖?

    孩子,很多时候都被人称之为(爱ai)(情qing)的结晶。

    虽说没有(爱ai)(情qing)的精、子和卵、子在相遇后,也会制造出生命的奇迹。

    但毫无疑问,当一对男女有了共同的孩子后,无论他们是一种多么糟糕的关系,都会让他们在某一刻,找到(爱ai)的共鸣。

    以最最原始的方式。

    随着(身shen)体内所藏的黑龙越来越强大,李南方受它的魔(性xing),邪(性xing)关键是那方面的功能,也越来越大。

    尤其回国和花夜神厮混过后。

    李南方俩人只听杨逍说,他开启了遭受红粉佳人折磨后的花夜神成为((荡dang)dang)漾妇人的大门。

    却不知道杨逍在让李南方为花夜神开启那扇大门的同时,利用了最原始的“采(阴yin)补阳”道理,加速了黑龙的成长。

    简单的来说就是,李南方对女人越渴望,蛇(性xing)本(淫yin)的黑龙成长速度就会越快。

    它成长的越快,对女色的要求也越来越大。

    对女色要求越大,它就成长越快这是一个说不上是恶(性xing),还是良(性xing)的循环。

    但对杨逍来说却很重要。

    因为她等黑龙长大,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她恨不得黑龙最好是明天就能长大,然后把李南方抓回烈焰谷,捆猪那样捆起来放在轩辕神像前的祭台上,手起刀落喀嚓一声恢复初始的昼男夜女样子,就不再是历代轩辕王上千年来的梦想了。

    杨逍成功通过花夜神来改造李南方的行为,就像养殖专业户给鸡喂掺杂了激素的饲料。

    本该三个月才能长大的鸡,结果一个月就变成美味端上了人们的饭桌,肯定会对人造成一定的伤害。

    以此类推,急不可待的杨逍利用花夜神,来催黑龙长大,结果肯定比让它自然成长逊色许多。

    至于结果会逊色到何种地步,杨逍顾不上了。

    等不及了啊!

    她是真怕让历代轩辕王等了上千年的黑龙,因为宿主李南方的某种意外原因提前夭折,那将成为烈焰谷永远的痛。

    不然,杨逍又为何在去年,就给花夜神下了能透支她妩媚的红粉佳人?

    可李南方不知道啊。

    他还在为能夜御十女的变态本事,而沾沾自喜呢。

    不过说实在的,他带给女人的酸爽,那绝对是太阳老高都晒着(屁pi)股后,都不愿意醒来的。

    龙城城生怕昨晚的一切,只是一个她向往很久的梦。

    啪,啪的两声响,好像打耳光的声音,惊到了在一束阳光中曼舞的灰尘,加快了舞蹈速度。

    也让龙城城的(娇jiao)躯,以及全(身shen)的神经,猛地一颤。

    这当然不是抽耳光的声音。

    李老板可是个君子,从来不打女人耳光的但可以打女人(屁pi)股啊。

    而且因为少妇美(臀tun)多(肉rou)的原因,手感可比打女人嘴巴好太多倍了。

    龙城城不是那种肯吃亏的女人,轻哼一声未落,已经伸手在李南方肋下,狠狠拧了一把。

    李南方打她(屁pi)股时,声音倒是很响,却舍不得用力。

    龙城城舍得啊,指甲又那样长,一下子就给李南方拧破油皮出血了,疼地他哇哇怪叫:“松手,松手,你这个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臭婆娘!”

    “想我松手也行。”

    龙城城故意狞笑着,手上更加用力:“那你得喊我一声姑(奶nai)(奶nai)!”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