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8章 冲动是魔鬼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外面什么东西在鬼叫?”

    把香蕉放在案几上,从冰箱内拿出一罐易拉罐啤酒一口喝干的李南方,隐隐听到门外好像有刺耳的叫声响起。

    他想过去开门看看。

    不过夜神姐姐脱光光了(性xing)感(娇jiao)躯,却悠地浮在了眼前,媚媚地笑着,对他勾着手指,腻声说:“南方,你来姐姐这儿。”

    夜神姐姐在深(情qing)呼唤他,李南方哪有心思再去管门外到底是毛的东西在鬼叫,自然是连忙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笑着,开始拨打她的手机号。

    李人渣满脑子小虫在爬呀爬时,可不知道他儿子的老妈,蹲坐在地上过了足足半分钟,眼前的小星星才逐渐散去。

    老天爷总是教导世人,说什么只要你付出,就会有回报。

    龙城城下午去上班时,虽说发烧已经好了,可一个下午外加小半夜,精神依旧是病恹恹的,浑(身shen)没有力气,提不起精神。

    这是“大病初愈”后的后遗症。

    可忽然间重重摔了一跤后,让她疼到眼前发黑时,也出了一(身shen)的白毛汗。

    出汗是能排出(身shen)体病毒的最佳办法,比吃药打针不知好过多少倍。

    龙副市长就是这样,一(身shen)白毛汗湿透重衣后,精神大振!

    知觉(身shen)轻如燕,再也没有丝毫的病态,仿佛一挥手就能飞起来那样。

    狠摔一跤就是付出,出(身shen)白毛汗把(身shen)体里残存病毒都排出来,则是回报了。

    不过很明显,绝对是超值的回报,并没有感动龙副市长。

    尤其在她看到左脚高跟鞋鞋跟上串着的香蕉皮后,立即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了。

    “是谁,在这种还算高档的小资小区住户走廊中,乱扔香蕉皮?

    这一层总共东西两个住户,我没有扔,那么除了西户那个姓司的男人,或者女人外,还能有谁?

    肯定是男人!

    再怎么道德败坏的男人,也做不出这么没品的事来。

    如果不是我反应灵敏,就不仅仅是摔一跤疼到眼前发黑这么简单了。

    极有可能会把尾椎蹲裂,导致接下来的数月内,都卧(床chuang)不起。

    美貌(性xing)感,威严雍容如我,却要在数月内每天(屁pi)股朝上趴在(床chuang)上,需要人照顾吃饭洗手之类的,那绝对是对我副市长威信的沉重打击。

    此人,道德败坏到天理难容!”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龙城城越想越愤怒。

    怒火会赐予人力量的龙城城翻(身shen)站起,不顾美(臀tun)依旧生疼,快步走到西户门前,伸手去敲门。

    她可不管此时已经深夜,西户姓司的可能早就睡了。

    休说是睡了,即便是正在与段香凝做那种极尽恩(爱ai)之事,龙城城也得敲开门,狠狠教训姓司的一顿。

    如果姓司的认错态度好还罢了。

    如果狡辩说香蕉皮不是他扔的,或者干脆见龙副市长生得美艳(性xing)感,从而心生歹念,那么龙城城不介意让他付出最最沉重的代价。

    哪怕段香凝在场,因此而和她翻脸,在所不辞!

    (春chun)葱般弯起的手指,即将碰到门板时,龙城城忽然缩了回来。

    改为用尖尖地细高跟皮鞋鞋尖,狠踢房门。

    对门这种道德素质败坏到了极点的垃圾,是没资格让龙副市长用手敲门的。

    砰,砰砰!

    高跟鞋鞋尖大力踢在防盗门上的声音,在深夜中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这时候,李南方正在第六次拨打花夜神的手机。

    男人小虫上脑后,思维就会变的不正常了。

    第二遍拨打花夜神手机没人接听时,李南方就该想到美姐姐可能已经安寝了。

    毕竟在听从他花钱雇个德高望重者来当主婚人后,花夜神心(情qing)不会太好,不再像以往那样熬夜到凌晨而提前睡觉,也是很正常的。

    也有可能是故意不接他的电话,籍此来表示她小小的不满。

    按说李南方应该能理解美姐姐的苦衷,就别再打电话了,还是早点洗洗睡了去吧。

    可他小虫上脑了啊如果不让美姐姐按照他的意思来那个什么,他心里好像有猫爪子在抓呀。

    所以必须打通她电话,必须,必须的。

    李南方还不信了,他总是连续拨打下去,花夜神就能熟视无睹。

    可就在李老板神经病般狂拨美姐姐手机,耐心越来越小时,却有人在用脚踢他的房门。

    就凭李老板灵敏听觉,能根据房门发出的声音,迅速判断出门是被什么东西给搞响了。

    “握了个草,这谁啊,有病吗,大半夜就来砸老子的门,坏我好事。”

    自以为遭到“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不公正待遇的李南方,正值小虫上脑、正常脑汁极度缺少时,当然不会想到在这个时间段敢来用脚给他踢门之辈,很大可能是对门邻居。

    对门邻居是谁?

    李南方哪有心思去考虑这些,扔下手机蹭地站起来,快步走向了门口。

    砰,砰砰!

    刺耳的踢门声,还在响着,一声更比一声响。

    如果是让别人看到这一幕后男人则会关心龙城城的秀足:“这么美的小脚,可别踢伤了啊。是谁招惹美少妇盛怒,蹄之?真该遭雷劈。”

    女人却只关心那只细高跟:“哎哟,这是某某某牌子的吧?最低也是一万多块钱,就这样轻松把鞋尖踢坏了,这不是糟蹋好东西吗?真该遭雷劈。”

    盛怒中的龙城城不在乎。

    就算把右脚踢瘸了,她也要把门踢开,把里面那个乱扔垃圾的垃圾狠狠教训一顿。

    如有必要,可以找理由把他送进监狱。

    哪怕段香凝在场,都起不到毛的事。

    “是谁!?”

    西户门开了一道缝,一个有些沙哑的,愤怒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

    “开门!”

    龙城城的回答,简单直接外加粗暴。

    同时心中也在想:“姓司的果然是个垃圾。”

    “你有病吗?三更半夜的踹我家房门?”

    屋里那个男人,仿佛看到了龙副市长的满脸杀气,只敢把房门开一道缝,却不敢都打开。

    “开门!”

    龙城城懒得解释什么,再次大力一脚后,刁蛮(性xing)发作,侧(身shen)低头用肩膀撞向了房门。

    “挖槽,你要入室抢劫、不对,是入室劫色吗?小心我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把你个女流氓给抓起来哦。”

    男人肯定没想到外形(性xing)感端庄且妩媚的龙副市长,为了让他开门,居然冒着香肩受伤的危险,狠撞房门,更加吃惊了。

    “垃圾,你给我开门!”

    接连撞了几下,都没把房门撞开后,龙城城更加愤怒。

    愤怒让她丧失了仅存的理智,用上了全(身shen)的力气,就像当年撞断撑天支柱的某位天神那样,以“不是你开门,就是我肩胛骨断”的疯狂行为,恶狠狠地撞向了房门。

    这次,龙城城的目的达到了。

    达到的还是轻而易举。

    侧着的香肩还没有碰到房门呢,房门就大开了。

    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在了右肩,撞向房门时却撞空后,所产生的惯(性xing),促使龙城城好像抢骨头的小狗那样,迅疾无比扑向了西户客厅的地上。

    “啊!”

    龙城城可是做梦都没想到,藏在门后姓司的垃圾,会这样损。

    在她用上全部力气来撞门时,会用忽然开门的卑鄙行为来暗算她,让她以英勇赴死的姿态,扑向地上。

    垃圾家里没亮灯,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到。

    但这并不妨碍(身shen)子急促扑向地上时的龙城城,电光火石间就能预料到,接下来她将遭受多么惨痛的打击。

    这栋楼房都是统一精装修的。

    地板是符合国际标准的精美瓷砖,坚硬度堪比金刚石啊。

    她如果狠狠扑在地板上,以小狗抢骨头的姿势半嘴的整齐贝齿,直接被磕飞,那是最轻的结果了。

    严重呢,则有可能下巴,小鼻子都会骨折。

    “冲动是魔鬼,古人诚不我欺!”

    电光火石间就预见到自觉悲惨结局的龙城城,心中万分后悔。

    只是后悔从来都只是一个名词的形式存在,却不会对后悔之人提供任何反悔的机会。

    所以龙城城唯有边后悔,边提前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下意识地闭眼,脸朝下向地板上狠狠扑去。

    眼看,一代绝色佳人即将容颜受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有力的的腿,却及时横在了龙城城丰满的(胸xiong)前,向上一挑。

    龙城城不用半嘴贝齿把地板砸成个窟窿来的决心,巨力,被这条腿轻而易举的阻挡,化解掉。

    她就像蹦极运动员那样,从高空急速坠落即将碰到水面时,悠地向上弹起!

    接着,她就被弹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血腥恐怖预想中的残忍打击并没有出现,龙城城的心儿,却被吓得几乎要狂跳出(胸xiong)腔。

    被人抱在怀里后,她本能的伸手,在黑暗中精准的搂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绝处逢生的轻松,就像终于卸下了千斤重担那样,又是一(身shen)香汗喷涌而出,浑(身shen)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只想闭眼,依偎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让恐怖的心悸逐渐散去。

    至于这个人是谁,又怎么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把她从宁可自杀也不想自毁容颜的绝境中拉回来特么的,此时此刻无论换成哪个女人,也不会去考虑这些的。

    龙城城也是这样。

    她真心需要哪怕短短十秒钟的时间,来安抚她几乎跳爆的心儿。

    但黑暗中的那个垃圾,却不给她安心的机会,把她横抱在了怀里,低头就在她香香地脸蛋上,狠狠亲了下。

    接着,他就发出了邪恶的(淫yin)笑声,抱着她快步走向卧室方向。

    “什么鬼!?”

    垃圾的重吻,一下子惊醒了刚闭目思过的龙城城。

    同样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意识到了什么。

    导致她尾椎差点蹲裂的垃圾,居然趁她惊魂未定之际,强吻了她。

    这还不算,还又抢在她清醒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把她抱到了卧室内,重重仍在了大(床chuang)上。

    龙城城(娇jiao)躯砸在(床chuang)上后,接着弹起。

    刚弹起,又被黑暗中扑来人压在(身shen)下:“美人儿,乖,让大爷好好疼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