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5章 她会同意丈夫养小三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这可能是个梦。

    往常那样,每当闵柔看到李南方,抱住他脖子狂吻他时就会醒来,发现枕头早就被泪水打湿了。

    可就算是梦,闵柔也很珍惜。

    她希望,这个梦不要快点醒来。

    哪怕,嘴里品尝到了鲜血的滋味。

    嘴里,怎么会有鲜血呢?

    闵柔呆了下,终于肯松开李人渣的嘴巴,小脑袋后仰时才发现,某人的嘴唇被她咬破了。

    嘴唇被小狗似的闵柔咬破,李南方当然会觉得疼了。

    不过这没什么,疼在嘴上,甜在心里。

    别的男人,还没资格被闵秘书咬破小嘴巴呢。

    “我是不是在做梦?”

    闵柔痴痴地望着李南方,很久后才轻声问道。

    李南方想了想,给了个蹩脚的建议:“要不,你咬破你嘴唇试试?疼的话呢,就不是做梦。不疼呢,当然就是做梦了。”

    “咬破我自己的嘴唇?”

    被誉为呆萌甜的女孩子眨巴了下眼,问道:“你当我傻吗?那会痛的。”

    “可你不是想验证下,你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吗?”

    “好吧,那我再咬你。”

    “咬我?”

    李南方连忙伸手,挡住了又凑过来的小嘴巴,满脸心悸的样子:“咬我,只能是我疼好吧。”

    “你疼了,我就会疼。”

    推开李南方的手,闵柔闭眼凑了过来。

    看在她说的这句话,貌似很浪漫的份上,李南方唯有让她咬。

    闵柔没咬。

    只是柔柔的吻了他嘴唇下,低声说:“我感觉到了,很疼。这,不是梦。”

    李南方心中一((荡dang)dang),抬手把她唇上的鲜血当口红用,替她涂抹了下:“以后想咬我了,随时都可以。”

    “可你会走开啊。”

    “这次回来后,我就不走了。”

    “撒谎。”

    “我从来不骗人的。”

    “以后想走了,记得带着我。”

    闵柔睁开眼,右手捂着心口轻声说:“不然,这儿会丢掉。”

    李南方嘴角动了动,没说话。

    闵柔也用力抿了下嘴唇,眸子里的亮光,渐渐地黯淡:“你,还是要走的。你,是不会带我一起走的。”

    “唉。”

    李南方叹了口气,双手放在她消瘦的肩膀上,看着她的双眸,认真地说:“我要结婚了。”

    “和,和谁?”

    闵柔的语气,越发的干涩:“是和岳总吗?”

    岳总要大婚的消息,闵柔早就知道了。

    可她也知道,岳总的未婚夫不是李南方。

    她现在还这样说,只是出于某种本能。

    也许在她的心里,唯有岳总才能配得上李南方吧?

    如果岳总没有嫁给李南方,那么谁才能拥有这个男人?

    曾几何时,闵柔一度以为,那个人可能是她。

    但很明显,李南方当前说话的口气,要娶的那个女人,不是她。

    “花夜神。”

    李南方当然能感受到闵柔心(情qing)变化,心里也隐隐作痛,但却偏偏不能因为这点痛,就辜负把所有都交给他的夜神姐姐。

    不过也稍稍有些欣慰。

    他认识闵柔那么久,都没碰她,算是帮她把最珍贵的东西保留了下来。

    只要了她的(爱ai)(情qing)?

    “花夜神?”

    闵柔居然知道花夜神的存在:“是京华七星会所的老板吗?”

    李南方点了点头。

    闵柔笑了,很欣慰的样子:“嗯,你配不上人家。”

    李南方有些不愿意了:“凭什么这样说呀?我哪儿不好,配不上她了?”

    他是真有些不愿意。

    难道,现在女人味十足的夜神姐姐,只配嫁给贺兰扶苏那种人?

    却让李老板这个级别的俊才,干看着流口水?

    真是毫无道理,岂有此理啊。

    闵柔不答反问:“她应该是个很大度的女人吧?”

    李南方随意点了点头:“还行吧。”

    闵柔歪着小脑袋瓜,问:“那,你能不能帮我问她个问题?”

    “说。”

    李南方很豪气的说:“其实不用问她的。因为我们家是我做主。只要我决定了的事,她都只能去无条件执行。不听话,会被打(屁pi)股的。”

    李老板这么说,倒不是在吹牛。

    花夜神连他提出要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籍此来对怼岳梓童这种事都能答应,还有什么事,不是由李南方来做主的?

    “帮我问问她,同意她丈夫养一个叫闵柔的小三不。”

    闵柔极其认真的说:“如果她同意了呢,最好是让她写份合同,签字画押。以后,都不许用暴力来殴打小三。”

    李南方呆了。

    他不能不呆。

    他要不呆,那么他就不是个人。

    夜,又来临了。

    青山某座山上,李南方搂着怀里的女孩子,望着远处最亮的那颗星,在夜风吹来后,掀起衬衣下摆,挡在了她脸上。

    她好像是睡着了。

    连续三个小时都没说话,都闭着眼的人,是不是就是睡着了?

    可李南方却知道,她没睡着。

    她不说话,她闭着眼,那是因为她在潜心享受,依偎在他怀里的感觉。

    现在距离陈大力等人被带走,已经是十多个小时了。

    李南方这个当老大的,却问都不曾问过。

    怪不得很久之后,陈大力还会在被他踢了后,会在暗中骂他是有异(性xing)没人(性xing)呢。

    “夜深了,回家吧,真怕有狼出现。”

    李南方把空烟盒扔到山沟里后,打了个哈欠建议。

    “我能去参加你的婚礼吗?”

    闵柔今天脑子有些不正常,因为她总问些没头没脑的话。

    李南方犹豫了下,说:“小三去参加新娘的婚礼,好像不怎么合适吧?毕竟,新娘这一天最大,需要所有人的尊重。”

    “我就是这么一说。”

    闵柔总算离开了他的怀抱,双手抱腿,下巴放在膝盖上望着远处,惬意的叹了口气:“唉。你打算怎么要回你的公司?”

    李南方微微冷笑:“还用要吗?”

    闵柔想了想:“嗯,也是。根本不用要,因为南方集团本来就是你的。”

    “回家吧,你那个极品老爸又给你打电话了。”

    李南方不想再谈正事看了眼旁边早地上,屏幕又亮起来的手机说。

    “回家后,我会和老闵谈判。”

    当车子停在闵柔的小区门口,她推门下车时,对李南方说道。

    “祝你旗开得胜!”

    李南方举起了右手。

    “加油!”

    闵柔也抬手,在他掌心轻轻击打了下,才欢快的跳了下去。

    为他关上车门时,还嘱咐他:“这可是我的车子,不许给我开坏了。”

    望着闵柔好像一蹦一跳的背影,消失在了小区内后,李南方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

    他觉得,他可能真是个混蛋。

    如果不是混蛋,怎么可能给一心要给他当小三的女孩子,出谋划策帮她和老闵谈判呢?

    闵柔曾经问他,如果老闵死活都不同意,她给他当小三,怎么办。

    李南方冷笑着徐徐说道,问问你爸,他还欠我很多钱的。

    早年间有黄世仁为((逼))债杨白劳,拿喜儿抵债的前车之鉴,那么欠了李南方太多钱的老闵,除了拿宝贝女儿来还债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说在澳门时,李南方曾经为老闵赢了很多钱,单说为赎他时出的那八百万吧。

    李老板是有钱。

    可人家的钱,就是大风从天上刮来的吗?

    那也是一颗汗珠子摔八瓣,一分钱一分钱挣来的好吧!

    老闵凭什么不还钱啊?

    就凭他姓闵,还是凭他是个老赌棍?

    闵柔可是说了,当初老闵从澳门带来的那些钱,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已经投资干生意了,现在手头流动资金不会超过三万块。

    哼哼。

    三万块,现在李老板眼里,比三毛钱差不多。

    既然他实在无能力还钱,那么只能去当杨白劳,拿女儿抵债了!

    没得商量。

    生意场上无父子好不好?

    可为什么,当李南方帮闵柔说出这个计策后,会有深深的负罪感呢?

    “难道说,我还有良心?真奇怪。”

    估摸着闵柔已经回家后,李南方才遗憾的摇了摇头,启动了车子。

    自从回来后,李南方始终没有给师母打电话,告诉她,她的南方回来了。

    两个原因。

    第一,荆红命既然知道他已经活着回来了,那么就代表着谢(情qing)伤也知道了。

    谢(情qing)伤既然知道了,就代表着薛星寒也知道了。

    薛星寒也知道后就凭那婆娘的大嘴巴,整个八百的人应该都知道了。

    第二个原因,却是李南方不想让师母伤心。

    师母亲手为他挑选,极力促成的未婚妻,现在却很快就成为贺兰家的媳妇了。

    师母会因此愧对他。

    毕竟岳梓童利用他的“骨灰”,来榨干他最后一丝价值的行为,简直是让所有正义之士心寒啊。

    师母尤其会心痛不已。

    如果这时候亲耳听到她的南方的声音,她不哭才奇怪。

    李南方可是最怕师母哭的了。

    所以在没有找到让师母不用哭的理由之前,李南方不想给她打电话。

    他的电话却响了,是夜神姐姐打来的。

    妻子的声音,比夏天的风还要温柔:“南方,现在哪儿?”

    “回家的路上。”

    李南方当然不会在电话里告诉花夜神,刚才为她丈夫收了个小三不男人的男人,才会此时说这件事。

    “去过公司了?”

    “嗯。早上刚去过。”

    李南方点了下车喇叭,提醒前面闯红灯横过公路的老大爷一定要珍惜余声后,才说:“一切都像你所想象的那样。那个康维雅伙同董君等人,把董世雄他们打击到不行。”

    “小事。”

    花夜神轻笑了声,又问:“你没露面吧?”

    “在咱们大婚之前,我就是个早就死了的死人。”

    李南方随口回了句,问:“打电话干嘛呢?想我了?”

    “这只是一个原因。”

    花夜神坦然承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合适的主婚人人选。”

    花夜神不用分析,也知道即将为岳家主主婚的人会是谁。

    依着她的自(身shen)实力,她也完全可以找个同等量级的大人物来当主婚人。

    但她不会那样做。

    盖因她真那样做了,就会掀起没必要的官场斗争。

    花夜神对怼岳梓童,那么两对新人的主婚人,肯定不会是一个阵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