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4章 我就是想男人想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有李老板撑腰的陈大力,刚才还一副要把康维雅给打残的凶恶样。

    可当人家俏生生站在他面前,面带冷笑地问他能把她怎么样时,陈大力嘴巴动了动,半天都没放出个(屁pi)来。

    他总不能真以为有李老板给他撑腰,就能像痛扁马行那样,把康总也给一棍子夯个头破血流吧?

    天大的仇恨,也无法促使他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来对付美女。

    “董总监,报警。”

    陈大力的反应,早就在康维雅的意料之中,轻蔑的笑了下,回头对董君但淡淡地说。

    “好。”

    董君立即答应了声,拿出手机转(身shen)快步走向旁边时,扫了眼董世雄等人,包含着满满地幸灾乐祸。

    青山对于董君来说,绝对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早在来青山之前,(身shen)为贺兰小新心腹的董君,可是在海外为她打理某个公司的,工作轻松,薪水高,上班时的工作有秘术干,下班后可以干秘书那小(日ri)子,绝对是酸爽到不要。

    可就因为他眼馋岳梓童的美貌,与开皇集团未来老板的(身shen)份地位,在新姐承诺只要他肯努力,她在旁边大力撮合,早晚会抱的美人归,财色双手。

    于是,董君就放弃了海外更优越的生活,信心百倍的杀来了青山。

    结果呢?

    大家都看到了。

    董总监真的只是董总监了。

    休说抱得岳梓童这个美人归了,迄今为止连人家小手儿都没捞着碰一下。

    以前,他还经常做怀抱美人的美梦。

    可现在,再给他是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岳家主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更因为贺兰小新的东窗事发,他成了没人管的孩子,昔(日ri)的海归精英,有着经天纬地之奇才,结果当前却只能窝在开皇集团这个小庙里,当个总监。

    残酷的现实,让董君自怨自哀时,也在痛恨一个人。

    李南方!

    如果不是那个死鬼,提前霸占了岳总的芳心,风流倜傥如他董君,也未必没机会在她成为岳家主之前泡上她。

    那时候真要泡上了她,董君就是岳家主的夫君,想不飞黄腾踏都不行啊。

    有道是(爱ai)屋及乌,董君恨死了李南方,那么肯定也会看他那些心腹手下不顺眼了。

    好凑巧啊,就在董君听闻李南方(身shen)死海外的好消息后,康维雅就来到了青山。

    康总在青山熟悉了一个月,召开第一次中高层会议时,曾经巧妙的试探了下在座各位。

    大体意思是说,斜对面原南方集团总部,现在是公司的分公司,还有保留的必要吗?

    不出她所料,闵柔马上就举手发言,大谈特谈分公司有保留的必要。

    而董君,则立即敏锐的嗅到了什么,立即顺着康总的意思,与闵柔唱反调。

    说实话,在场的中高层站在公司利益角度上来看,都觉得那边没有保留的必要了。

    不过,(身shen)为岳总心腹中心腹的闵副总既然一再反对撤销那边,大家当然不会为此就得罪她,更不会得罪康总,唯有壁上观。

    就这样,有了董君的强烈支持,没有齐副总等人响应的闵柔,付出最大的努力,就是让董世雄等人依旧保持副总名头,呆在公司内,领点生活费当大闲人就好。

    但她也很清楚,随着岳总现在京华那边越来越忙,再也不会顾及这边,董世雄等人被踢出公司的(日ri)子,是越来越近了。

    今天,就是绝佳的机会。

    董君可以断定。

    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了董世雄等人一眼后,又看了眼闵柔。

    在闵副总脸上看到他想看到的无奈,绝望后,暗中得意的冷笑一声,快步走向旁边拨打报警电话去了。

    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有人敢用如此残忍的手段对待同事,这还了得?

    接到报警电话够,当地派出所立即派出两辆警车,副所长亲自带队火速赶来了。

    不得不说,世界上总有那样一些女人,天生就是拉关系的好手。

    康维雅就是这种女人。

    本(身shen)相貌出众,又是华籍外国人,更是已经高升为京华岳家家主钦定的公司接班人,她在短短半年内就成为青山最被瞩目的名人之一,也就很正常了。

    这样一个背景深厚,自(身shen)硬件过硬的美女,谁不想结交啊?

    苦于没有结交几乎罢了。

    当地派出所的副所长韩军同志,走进办公室后,都没顾得上看现场(情qing)况,就向康总伸出了右手,连声做着自我批评,说他来晚了,让康总受惊了。

    也许真是巧合。

    康维雅恨死了从没谋面过的李南方,董君恨死了破坏他成为岳家主夫君的李南方,韩军同样痛恨横刀夺(爱ai)夺走白灵儿的李南方!

    唉,由此可见,李老板以往是犯下了多少滔天大罪,拉出去枪毙一百次都不嫌多啊。

    不过算这厮命好,去年时就死在了国外,无法让人把他挫骨扬灰,唯有把满腔的愤怒,都撒在他昔(日ri)的心腹(身shen)上了。

    “韩所,麻烦警方为受害人务必追讨一个公道。”

    修长白腻,且软软的小手,被韩军双手握住猛烈摇晃时,在众人面前宝象尊严的康总,碧眸微微眨了下时,右手小手指在韩所掌心轻轻勾了几下。

    这两个带有些许暧昧的小动作,立即让自诩为铮铮铁汉的韩所虎躯一震,连声说好。

    “带走,把他们全带走!”

    简单了解了一下剧(情qing),不,是事发过程后,韩军当机立断,大手一挥,喝令手下立即带走陈大力等人。

    要戴上手铐!

    “慢着!”

    不等脸色突变的董世雄等人说话,闵柔(娇jiao)喝一声迈步出来:“韩所,警方带走陈大力是应该的,可为什么要带走董世雄他们?相信各位都已经了解过了,和马行等人动手的只有陈大力一个人。董世雄他们并没有”

    韩军冷笑着打断了闵柔:“呵呵,闵副总,我当然知道打人者只有陈大力本人。但董世雄他们既然(身shen)为现场目击证人,却没有及时阻挡凶手行凶打人,这本(身shen)就是一种犯罪。”

    不等闵柔再说什么,韩军就不耐烦的说:“闵副总,论起经商我不行。可办案,则是我的专业。希望你不要阻碍警方执行公务,不然我将会以妨碍公务罪,唯你是问。”

    “你、你们还讲、讲不讲道理?”

    闵柔一着急,又开始结巴,那双因憔悴而更大的眼眸里,也浮上了水雾。

    “去和法律讲道理的吧。”

    韩军冷冷回了句,回头再次喝令手下:“都愣着干嘛呢?难道让我亲自动手吗?”

    几个警员可不敢劳驾韩所亲自动手,连忙摘下的铐子,不由分说就扑向了董世雄等人。

    “凭什么要给我戴手铐?”

    在董世雄的反对声中,咔嚓连续几声响,四五个人全部被戴上了手铐。

    王德发还挨了一脚。

    反倒是陈大力,这会儿再展现出了他不惧生死的高风亮节,就像被反动派抓获的地下党那样,满脸轻蔑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反抗,任由警员给他戴上了手铐。

    几个警员把除林晚晴之外,李南方的几个主要心腹,都一打尽,连推带搡的押出了门口。

    “康总,您放心,我会在最短时间内,把这件案子查个一清二楚,给受害者们讨还公道。”

    临走前,韩军又握着康总柔弱无骨的小手猛晃了十多下后,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他们前脚刚走,救护车后脚就到了。

    训练有素的男护士们,麻利的把马行俩人抬上了担架,很快就拉着“完啦,完啦”的笛声,向中心医院疾驰而去。

    马行被一棍子打昏,某保安被打断一根腿这种事,对于康维雅来说,绝对是回头就忘的区区小事。

    她更看重的是,总算找到机会把李死鬼这些心腹,都给踢出公司了。

    至于脸色苍白的闵副总,此时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心(情qing)唉,康总忙得很,哪有空陪着她在这儿发呆呢,还是带着其他高层去视察工作要紧。

    办公室内,只留下了倚在门后墙上发呆的闵柔。

    空气中,还弥漫着马行的鲜血味道,以及某个保安留下的尿(骚sao)味。

    闵柔不在意。

    实际上她也没嗅到,只为她不能保护李南方的心腹手下们,而感到深深地自责。

    闵副总正在这边发呆,分公司其他员工,可不敢滞留当场,个个都黯然神伤的默默去了一楼,没人说话,都在回忆李老板当家时,大家伙一团和气,干劲十足的好(日ri)子。

    “也许,我本来就是个废物吧?除了只给人添麻烦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用途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闵柔才眨了下眼睛,低低地呢喃出声。

    她决定了!

    她现在就启程去京华,找岳总。

    除了岳总之外,谁也救不了陈大力他们。

    虽说岳总已经不再是以前她想见,就能见到的岳总了,但俩人终究是好姐妹。

    她这次进京,就算是跪在岳家门口,跪个三天三夜,也要见到岳总。

    主意拿定后,闵柔深吸一口气,刚要离开后墙时,就听有人在耳边轻声说:“你怎么是废物呢?你最多是个傻傻的呆萌甜罢了。不是你总给人添麻烦,是麻烦总是来找你。”

    过电,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闵柔现在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她可能呆愣了一秒钟,也许是两个世纪,直到大颗大颗的泪水汹涌而出时,才猛地回头!

    然后,就看到了那张朝思暮想,每当想到后都会愧疚,痛苦万分的脸。

    当初如果不是她任(性xing),独自去了澳门,李南方怎么可能会(身shen)死海外?

    几乎把满腔心血都倾注在南方集团的董世雄等人,又怎么可能被警方带走?

    看着面色憔悴,瞬间就变成泪人儿的女孩子,李南方笑了下,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闵秘书,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难道说,是想男人想的吗?”

    闵柔猛地扑倒在他怀里,双手搂住了他脖子,垫着脚尖,唇儿疯狂的盖在他脸上时,不断嘎声叫道:“是,是!我就是想男人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