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2章 不服气来打我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以往每天早上八点,陈大力等人都会聚集在董世雄的办公室内,一起缅怀下昔(日ri)的美好后,再乘坐一辆面包车去青山段黄河岸边,出义工挖淤泥。

    就连(身shen)体状况都不怎么样的林晚晴,也得去。

    “公司不养闲人。”

    这是康维雅的原话。

    因为林晚晴也要出工这件事,闵柔曾经极力反对过。

    不过反对无效。

    “岳总说了,青山集团这边全都是我说了算。闵副总,您还是管好您的新厂建设工作吧。”

    就因为不小心“购买”了闵柔,才落到如此地步的康维雅,心中对她的怨恨,那绝对是天地可鉴的。

    只是碍于岳梓童的(淫yin)威,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闵柔也曾经气愤的给岳总打过电话。

    可结果呢?

    结果并没有比陈大力等人给岳总拨打电话后的结果,好多少。

    这让她蓦然明白了一件事。

    现在的岳梓童,再也不是以往那个(情qing)同姐妹的岳总了。

    而是,华夏京华岳家的家主!

    只要岳总不主动召见闵柔,她连见人家面的资格都没有。

    搞清楚这一切的闵柔,心中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就暂且不提了。

    单说原本是英三岛社会名流贵女,结果就因为买错了“产品”,导致李南方追杀到那边,最终被英某大臣当替罪羊推给岳梓童,沦落成打工仔的康维雅,能不怨恨这两个人吗?

    她不敢动闵柔。

    也不敢对李南方怎么着关键是那家伙已经死翘翘了,但她可以收拾李南方的心腹手下啊。

    她出掌开皇集团的大权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洗,排挤“亲李派”,大力提携向她靠拢的董君等人。

    董君原先是贺兰妖女的得力干将,与陈大力等人原本就不怎么对眼。

    贺兰妖女折戟沉沙后,本来意气风发的董君,也成了没娘的孩子,整天担心会不会受牵连。

    不过他的运气不错,代表岳梓童的康维雅,主动对他伸出了橄榄枝。

    在青山,康维雅就是岳家主的代言人。

    积极向康总靠拢,间接就算抱住了岳总的大长腿了。

    你说董君能不在看出康总要打击陈大力等人时,出谋划策,大效犬马之劳吗?

    马行,就是董君提拔上来的,顶替了陈大力安保处处长的职务。

    同时,马处长也担负着率领陈大力等人去黄河边上出义工的“重任”,职责是监工。

    今天他在外面等了足足半小时,都没等到人出来,这才进来看看,却发现大家在这儿吹着空调抽烟,能不生气吗?

    “草,你特么说什么哔话呢?”

    正在满心悲苦的陈大力,腾地就从沙发上蹦起来,抄起案几上的烟灰缸,狠狠砸了过去。

    如果屋子里只有一帮男人,马行说大家思(春chun)就思、(春chun)吧,反正男人有时候确实会这样。

    可林晚晴在屋子里啊。

    无论是陈大力王德发,还是老周凡主任他们,都把(身shen)世悲苦的林晚晴当做亲妹妹来呵护,疼(爱ai)的。

    更何况她又是老大李南方的义妹,哪怕老大已经死翘翘,大家混的再惨,也绝不会(允yun)许她被人不敬。

    尤其不敬林晚晴的人,是王德发昔(日ri)在开皇集团干保安队长时的手下,仗着得了老王几分真传抱上了董君的大腿,这才把大力哥给取而代之的。

    “哎哟,你敢动手!”

    幸亏马行反应速度也不慢,及时偏头,挂着风声砸过去的烟灰缸,擦着他耳朵砸在外面走廊墙壁上,咣地粉碎。

    马行被吓得面如土色,连声尖叫:“卧槽,反了,反了!来人啊,都给我过来,把这些暴乱分子给我抓起来!”

    马行顶替陈大力后,当然也会排除异己,安排忠于他的人了。

    所以在他接连吼叫几嗓子后,七八个保安就跑了过来,一个个手拿橡胶棍,虎视眈眈的瞪着办公室里,只等马处长一声令下,就会嗷嗷叫着扑进去。

    “大力,冷静些。”

    就在陈大力狞笑着,怒骂着“一帮小比崽子,还敢和你爷爷我吹胡子瞪眼”,伸手抄起一把椅子要冲过来时,董世雄挡在了他面前。

    大力哥可不是那种不拿老鼠的叫唤猫,马行这些人还真没被他放在眼里,毕竟人家也是曾经试图刺杀过冯大少的宇宙无敌横扫千军如卷席

    “董副总,你给闪开,让我把这小比养的弄死。”

    陈大力不住地吼叫着,高举着椅子要冲过去。

    王德发也过来帮忙劝他凡事三思而后行被一肩膀撞开后,董世雄只好给妻子使了个眼色。

    林晚晴会意,走过来轻声说:“大力哥,我们去会议室内坐坐吧。别为了这点小事,就招来警方的插手。”

    对于林晚晴的建议,陈大力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他知道林晚晴心脏不好,还真怕管不住自己真惹事了,让她担惊受怕。

    唯有满脸恶狠狠的点着马行鼻子,骂了个沙比,被林晚晴拽着走出了办公室。

    “大力哥,别这样,马行只是康总用来踢走我们的一把枪。你揍了他们,只会让康总有理由把我们都踢出公司的。”

    拽着陈大力来到会议室内,关上房门后,林晚晴轻声劝道。

    “我知道。”

    陈大力烦躁的点了点头,右手伸进口袋里去拿烟:“可我真是气不过姓马的这样嚣张。草,昨天下了那么大雨后,新闻里都说官方已经取消了义务工工作,他却还赶着我们大家去黄河边上,这不是欺负人吗?”

    “没烟了?哦,我记得休息室里还有几条开会时的用烟,给你拿来。”

    看到陈大力伸进口袋里找烟抽时,才想起已经给了王德发后,林晚晴立马乖巧的去拿烟。

    她不想再提起这件事。

    她只希望陈大力能忍忍,最好是能劝他不要再被夫妻俩和老王所连累,主动辞职免得留在这儿受气了。

    她刚要走向休息室,门却开了,有人冷冷地说:“既然姓马的敢欺负你,为毛不把他满嘴牙都打掉?”

    轰!

    这个冷冷地声音听在陈大力,林晚晴的耳朵里,就像昨天凌晨在窗前炸响的炸雷。

    不,要比炸雷还要响十倍!

    只把陈大力给劈的小脸蹭地雪白,林晚晴的(娇jiao)躯则猛地晃了下,抬手捂住了心口。

    两个人都像傻了那样,呆呆望着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人。

    足足半分钟,都没说话。

    却有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林晚晴逐渐涨红的小脸上滚落。

    接着,她就低低的叫了一声哥,扑向了李南方。

    一下子,她就把李南方抱在了怀里,无声哭泣了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李南方死在海外的消息传来后,林晚晴也是这样趴在董世雄怀中,哭到几乎晕眩。

    但现在的哭声,却包含着无法形容的狂喜。

    清晰感受到义妹心(情qing)有多激动的李南方,坦然抱住她的腰肢,右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打着,抬头看向了陈大力。

    陈大力嘴巴张的能塞进个大鸭蛋去,可望着李南方的眼里却没有惊喜,唯有恐惧,发出了模糊的音节:“鬼、鬼。”

    “你特么的,滚过来。”

    林晚晴都没说他是鬼,陈大力堂堂一大男人就吓成这个鸟样,让李南方很是气愤。

    陈大力明明不想过来的,可却像是被施了魔咒那样,乖乖走了过来。

    李南方又说:“转(身shen)。”

    他转(身shen)。

    李南方再说:“抬起(屁pi)股来,四十五度角。”

    抬到四十五度角的(屁pi)股,踢起来让人最舒服了。

    陈大力也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在被李老板一脚踢趴在地上后,他很伤心像个娘们那样,拍打着地板,母狼般的低声嚎哭起来。

    从这一脚的力道,角度以及疼痛感来分析,大力哥能确定踢他的人不是鬼,真是老大回来了。

    老大没有死!

    老大又回来了!

    兄弟们都没有白白遭受大半年的排挤,吃苦。

    他们的苦(日ri)子,终于在这个大雨倾盆的第二天,结束了。

    大力哥此时淌下的泪水,是兴奋的泪水。

    哭出的声音,自然也是最动人歌谣了。

    至于明明已经死了大半年的老大,怎么会没死呢?

    陈大力不想去多想。

    只要老大还活着,这就已经足够了。

    看到当初拿把刀子就敢刺杀冯大少的陈大力,此时居然像孩子似的趴在地上大哭,李南方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他当然知道,不受约束惯了的陈大力,为什么要留下来,甘心被排挤欺负了。

    是因为这伙人里最能打的陈大力走了后,谁来保护董世雄夫妻俩?

    不过这家伙总是趴在地上哭,让李老板感觉特别没面子。

    搀着林晚晴坐在椅子上后,李老板走过去,又在陈大力(屁pi)股上踢了一脚,骂道:“滚起来,擦干猫尿。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无论做了什么,老子给你顶着!”

    陈大力嗷的一声,就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冲进了休息室。

    “这货看到老子后,激动傻了?”

    看到陈大力没冲出去,反而跑进休息室后,李南方有些不解。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会议室内休息室的墙上,挂着电警棍。

    “记住,老子暂时不想让人知道我回来了。”

    凶神恶煞模样的陈大力冲向门口时,李南方提醒了一句。

    也不知道陈大力有没有听到,开门就冲了出去。

    林晚晴有些担心,连忙擦了擦泪水问:“哥,没事吧?别闹出人命来。”

    “没事。大力以前在街头上打架打惯了的,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

    李南方摇了摇头,坐在她对面椅子上:“晚晴,和哥说说,我走后公司里都是发生了哪些事。”

    就在林晚晴给李南方详细叙述他死后,哦,不,是他走后,大家遭受了何等的不公正待遇时,董世雄办公室内,马行一只脚踏在案几上,满脸嚣张的拿手指点着老王:“怎么,王副总,不服气啊。那就反抗嘛,就来打我啊。”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背后门口传来狞笑声:“沙比,这可是你主动让人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