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1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什么事?”

    这会儿精神严重不济的岳梓童,从抽屉里拿出了体温计。

    宗刚轻声说:“今天零点,一场特大暴雨降临了青山。”

    “是吗?”

    白天忙到(日ri)理万机的岳家主,当然不会关心某地今天零点的天气变化。

    但她在听说青山普降暴雨后,还是由衷的高兴。

    与李南方一样,岳梓童也把青山当做了她的故乡。

    前段时间去某省女子监狱看贺兰妖女时,她还感慨她的故乡为什么不来场大雨,来浇灌她的故乡呢。

    大小姐都这样了,宗刚又有什么理由,不时刻关注着那边的旱(情qing)呢?

    所以听说青山凌晨普降大雨后,岳梓童还是为青山人民由衷的高兴。

    “还有,还有一个传说。”

    深知大小姐“忧国忧民更忧青山众生”的宗刚,在说出青山普降大雨时,就是当喜事来说的,也没想别的。

    但他在说出这句话后,脑海中却猛地划过一道亮光,想到了那个传说。

    今夜,青山之龙回家了。

    故此,青山才普降大雨!

    当宗刚用极其缓慢的声音,把这两句话说出来后,岳梓童正在缓慢上升的体温,都无法阻止她立即做出(身shen)体绝对健康之人,才能做出的震惊表(情qing)了。

    远在西北的空空老和尚,在梁谋臣委派的人,苦口婆心外加哀求后,才吐出了“昨夜,龙回家”五字真言,让岳家主等人绞尽脑汁的去分析。

    就在岳梓童开始发烧还念念不忘顿悟这五个字时,宗刚忽然提到了来自青山民间的传说。

    老和尚的五字真言,与青山民间传说,都提到了“夜,龙,回家”的字眼。

    老和尚的五字真言,晦涩难懂。

    可青山的民间传说,却是人人都能听懂的:“青山大旱的原因,就是青山之龙前段时间去外地泡马子了。总算得知它老家要干死后,及时杀回来,下了一场透地的暴雨。”

    岳梓童呆愣许久,眨巴了下眼时,才发现宗刚已经不在了。

    大小姐发呆时的呆萌样,最好是少见为妙。

    “青山之龙,回家了?”

    岳梓童起(身shen)走到窗前,推窗望月没有。

    望着灰蒙蒙的黑夜,她许久都没动一下。

    她不动,并不代表时间也会随即停止。

    早上八点钟的太阳透过玻璃,洒在董世雄的办公室内,让房间温度高了许多。

    最近头发胡子都没怎么理的陈大力,低低骂了句什么,打开了空调。

    大力哥不修边幅,而且精神面貌也憔悴了很多,再也不是去年那个意气风发的陈处长了。

    遥想当年,大力哥初嫁成为南方集团的安保处处长时,那是何等的威风?

    说是出门时前呼后拥可能虚了点,但最起码无论到哪儿,(身shen)边都有三两个手下跟着,二十块钱以下的香烟看都不看,低于二十万的车子,都是不屑坐的。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南方集团大老板的嫡系心腹呢?

    暂且不说每个月多少薪水了,单说前来洽谈业务的各路老板,为能及时购买到南方黑丝时送上的好处费,就够他在京华买个、马桶那样大的地方了。

    意气风发啊。

    这个词,就仿佛是给他专门发明的。

    可再看看现在。

    “唉。”

    心中低低叹了口气的大力哥,低头看看脚上的黄胶鞋,带着泥巴还又撕了两条口子的裤子,再看看双手磨出的茧子,就在心里痛骂某个得势后没良心的女人。

    如果只是把南方老板昔(日ri)一番得力干将,送到青山段黄河大堤上出苦力,却依旧保持着既定的福利薪水,陈大力也认了。

    毕竟他和王德发等人,也算是从苦(日ri)子里熬过来的,干点脏点,累点的体力活,也不算毛事,就当是锻炼(身shen)体了。

    可已经被岳梓童正式委任为开皇集团常务副总的康维雅,万万不该把大家的一切福利都给剥削掉,实权拿走,只给他们留下董副总、王副总,陈处长等一干空名头吧?

    没有了以往的福利,没有了实权,就算他们被人叫总统,那又有个毛的用处呢?

    他们也想过反抗,以法律来当武器,为自己争取该有的权力,和利益。

    但!

    一纸李南方亲手写好的遗嘱复印件,就残忍剥夺了陈大力等人拿法律来当武器的权力。

    遗嘱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李南方若(身shen)死,南方集团将有岳梓童全权继承。

    李南方死了,遗嘱生效,南方集团就是岳梓童的财产了。

    包括人力在内的一切资源,全都是人家说了算。

    岳总让大力哥等人去干嘛,他们就得去干嘛。

    不干?

    好啊,那就上交辞职信,卷起铺盖滚蛋吧。

    依着陈大力的脾气,早就把辞职信上交了,再在最下面写上一行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然后潇洒的走人,继续做他手拿两把菜刀混世界的侠客生活。

    他倒是不屑留在没有李老板的公司内,可王德发,尤其是董世雄夫妻俩,却不走。

    不是他们舍不得离开倾注了他们大批心血的公司,而是因为他们离开后,又能去哪儿?

    王德发老家方圆三千三千米之内的所有人,可是都知道当年初中没毕业的他,现在已经是城里某跨国集团的副总,手下管着百多号人呢。

    就在去年刚入秋时,王副总更是在青山买了房子,把老婆孩子接了过来,从此再也不用干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哈哈(日ri)子了,已经成为了那边所有初中文凭以下的群众羡慕,嫉妒外加恨的偶像。

    如果他辞职再去找工作,就他这个年龄的人,除了做个保安,或者去工地上干个小工,每月月薪拿个两三千,那岂不是丢人丢大了,让无数粉丝为之痛心疾首?

    偶像的坠落,说不定还能从精神上击倒一大批粉丝的。

    所以呢,老王无论如何也要留在公司里,哪怕月薪已经下调到三千五,也不能走!

    留在这儿,最起码还有人会喊他王副总,还能让他保留些无用处的颜面。

    离开了,他只会被人喊老王。

    还不是隔壁的那个。

    至于董世雄和林晚晴,就更不能离开公司了。

    无论岳梓童是怎么对他们的,他们生是公司的人,死是公司必须得为他们的生命保障负责,就算岭南陈家再怎么想搞掉他们,都得考虑下他们当前是被谁罩着的。

    反倒是邬玉洁,老周等人,对此事看的很开。

    可以留下,走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大家都是从困难时期熬过来的好兄弟,自然是得同进共退了。

    陈大力也唯有这样,哪怕仅仅是为了老王的面子,董副总夫妻俩的安全,武力值最高的他也得留下来,为大家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

    尽管他的安保处处长位子,早就被总部派来的马行给顶替了,成为了(屁pi)权力都没有的副处长。

    手下所管辖的兄弟,也就是狗子等几个铁杆了。

    “总算是下雨了,今儿老子可以休息下了。”

    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很沉重后,最坚强的大力哥强笑了下,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烟。

    老王马上伸手过来。

    陈大力眉头一皱:“草,又和我要烟吸。”

    老王(屁pi)都不放一个,右手还伸在那儿。

    陈大力叹了口气,把剩下的半包烟都拍在了老王手里。

    他知道,老王把全家弄青山市区内后,别的不说,单说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每个月就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干巴巴的三千五百块,实在不够花的。

    老王媳妇现在整天外出打短工,挣个百八十块的来补贴家用。

    看到老王立马点上一颗烟,狠狠吸了一口就闭上眼的惬意样子,陈大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哭。

    李老板在时,大家的小(日ri)子是何等地惬意?

    车子是发的,房子是发的,甚至每天的烟酒都是别人送的。

    那时候,谁能想到大家能沦落到这一地步?

    这都是岳梓童不,不是岳梓童,是那个金发碧眼一看就是渴望被男人狂撸的康维雅造孽!

    岳梓童去年就已经不在青山,把开皇集团的大权,全部下放给康维雅了。

    听说,还算有点良心的岳总,成了什么家主。

    家主这个词汇,对于陈大力老王等人来说,感觉就和家长差不多。

    但董世雄却很明白,给他们解释说岳家家主,放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大人物。

    天那样的大!

    那么大的人物,怎么会有心思理睬大力哥等小人物的事呢?

    陈大力和老王也曾经给岳总打电话,想诉诉苦,请她看在以前大家还算熟人的份上,大人大量的赏碗饭吃。

    电话倒是打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人,却不是岳总,而是一个声音木呐的女孩子。

    得知他们是何许人后,都不等他们说出请求,就冷冷地说让他们去找康总。

    然后就挂掉了。

    三番两次都是这样,老王也就绝望了。

    如果去找康维雅管事,大家还用给岳总打电话吗?

    是谁剥夺了大家的权力,降低了大家的薪水,一心要把大家踢出公司,哪怕昔(日ri)的闵秘书,现在的闵副总一再给他们讲(情qing)都没用?

    就是康维雅!

    这个被岳梓童授权总管开皇集团的臭女人。

    康维雅要想把大家踢出公司的理由很简单,文化水平太低了,不堪重担。

    好吧,陈大力承认,他和老王俩人的文化程度确实羞于见人,但董世雄夫妻俩呢?

    那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啊,无论是文凭长相,还是工作能力,都能堪当副总重任,怎么也要被排斥呢?

    理由很简单。

    康维雅肯定深切了解过原南方集团的历史,知道他们都是李死鬼的心腹据说正是李南方的出现,才导致康维雅追随岳总的,对他以往的手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了。

    “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就在陈大力心中莫名悲苦难当时,房门忽然被人踢开,有人(阴yin)阳怪气的喝道:“不去工地干活,都在这儿思、(春chun)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