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60章 神秘的十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岳梓童对花夜神没多少好感。

    哪怕她在成为家主后,已经从爷爷遗传下来的关系谱中,获悉花夜神不是一般商人。

    原因很简单,谁让花夜神在去年时,还很不要脸的和她争抢小外甥来着?

    无论花夜神那时候是不是为了报复扶苏公子,岳梓童每当想起那一天,心里就不会高兴。

    她选择把婚礼放在七星会所,也是因为那是华夏最高档的场所罢了。

    岳家家主与贺兰家核心某大少大婚,这可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大事,怎么能草率呢?

    如果不把大婚地点放在七星会所,就算她同意,岳家与贺兰家两家也不同意的。

    必须得大办,特办。

    她只是岳家的家主,又不是什么骏马得骑的高官,根本不用担心别人会说她劳民伤财的。

    足够普天同庆的岳家主大婚婚礼放在七星会所,那是花夜神的荣幸!

    可事实上,花夜神不但没有因此“感恩戴得”,反而也搞了场大婚和岳阿姨打擂台。

    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不知新郎是谁,相同的请柬这不是挑衅岳家主的无上尊严,那又是什么?

    当然了,花夜神明知道那天是岳家主的大婚之(日ri),还特意发请柬来的行为,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这是最起码的礼节,总不能因为那天岳梓童要去七星会所举办婚礼,在华夏也有着一定地位的花夜神,就不给岳家请帖了吧?

    “花夜神,你到底要搞什么事(情qing)?”

    双手拇指按着太阳(穴xue)的岳梓童,盯着请柬沉默了足足半小时后,才低低地自言自语:“是看不惯我,才用这种方式来恶心我,谴责我不该利用南方吗?”

    “呵呵,那又怎么样?打就打败,难道我会怕你?你再怎么风光,背后那位老人再对你言听计从,我就不信各大豪门的家主,会放弃我而去给你捧场。这注定了,你会在十号那天成为一个跳梁小丑的。”

    岳梓童轻蔑的笑了下,抬起头看着书房窗外逐渐下沉的太阳:“你,根本不知道我对小外甥的感(情qing),有多么的深。这辈子,我除了他之外,就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了。”

    喃喃自语的话音未落,岳梓童心儿忽然砰地大跳了下。

    这辈子,她真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了吗?

    那么,在她与南方(阴yin)婚之夜,那个把她强女干三分钟的鬼东西,又算什么呢?

    放羊的老头。

    柳钢镚!

    远在数千里之遥的蜀中某县,居然在(身shen)死的当晚,诈尸跑来了京华,把水灵灵,白嫩嫩的本小姨,给咣咣了至少三分钟。

    想想,就恶心啊。

    这种死后还敢做崇的老东西,哪怕是烧成骨灰,也该把他的骨灰撒在茅坑里!

    岳梓童却没有这样做。

    一来是在冥冥之中,仿佛有股子神秘的力量,不许她这样做。

    非得要做?

    好啊,暗牧暗牧暗牧哄,再来三五十个僵尸,一起趁夜跑去京华岳家四合院内,把水灵白嫩的某女给那个什么了啊。

    二来呢,则是因为岳梓童迄今为止都不相信,她真被一个死了的糟老头给办了。

    尽管铁证如山,让她在暗派人手彻查过后,依旧是这样的结果。

    这可能是她内心深处,依旧不肯承认这残酷的现实。

    可能是为了惩罚她怎么就不信现实吧,每当太阳要落山,随着(阴yin)盛阳衰的转变,她的体温又开始有了明显的上升。

    这种怪病,就连贺兰家老爷子(身shen)边的陈老,都束手无策,唯有给出了一个相当荒唐的建议。

    “让我和死了的南方亲自交谈,请求他的宽恕。”

    岳梓童桀然笑了下,忍住了要爆粗口的冲动:“陈老,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咒我早死呢?我肯定会死的,但绝不是现在。最早,也是在十五年后!”

    帮、帮帮的几声敲门声,打断了岳梓童的自语。

    开门进来的是宗刚。

    除了宗刚和保姆王嫂之外,任何人不经(允yun)许,都不能走进后院来书房前敲门的。

    “大小姐,该怎么回复花总那边?”

    宗刚进来后,扫了眼书桌上的大红请柬,低声问道。

    岳梓童左手抚着额头,秀眉微皱淡淡地说:“告诉她,届时我将亲口祝贺她和某人能白头偕老。”

    “嗯,我明天就亲自去一趟七星会所。”

    “有没有查出,她要和谁结婚?”

    “没有。”

    宗刚摇了摇头,如实回禀:“就连会所的几个副总,都不知道她的新郎是谁。我也曾经和梁谋臣他们几个分析过,但没有得出让人信服的结果。获许,她就是看您不顺眼,这才随便找个男人来给您添堵吧?”

    “花夜神再怎么不像以前的花夜神,再怎么看我不顺眼要给我添堵,她也绝不会随便找个男人来结婚的。”

    岳梓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后继续说:“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毕竟她在华夏的(身shen)份地位,也不是一般商人能比得。”

    宗刚苦笑:“我和老梁他们也都这样认为的。但我们老梁还给西北那边打电话,请人去求教空空大师来解惑。”

    “哦?”

    岳梓童精神明显振了下,问道:“老和尚是怎么说的?”

    要不是自(身shen)(身shen)份很高,得知在(阴yin)婚之夜强女干她的居然是个死放羊老头后,已经相信超自然现象的岳梓童,肯定会亲自赶赴西北,有请空空大师解惑了。

    岳梓童相信老和尚,自然是因为(阴yin)婚一事。

    那时候,梁谋臣亲自出马去西北,有请老和尚来京华选址时,人家可是很为难的,说什么他道行浅,实在镇不住某些东西出来做崇。

    当时岳梓童听了老梁的汇报后,还是很嗤之以鼻的。

    但铁一般的事实,却证明老和尚没有说错。

    出现个杀手,后来又出来个背影有些像李南方的家伙,把三拳两脚就把齐月给打残的杀手送到龙卷风内等事,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那天忽然剧变的天气,突起的龙卷风!

    把岳梓童的(阴yin)婚现场给搞了个乱七八糟。

    结果到了晚上,她又被唉,一言难尽啊。

    如果还不相信某些事的存在,凡事都要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结果只能是她的(身shen)心饱受摧残。

    所以岳梓童迫切想知道,老和尚怎么看她被鬼东西咣咣一事的。

    “昨夜,龙回家。”

    宗刚说出了这五个字。

    岳梓童愣了下:“什么?”

    宗刚又把这五个字重复了一遍。

    岳梓童有些懵:“这,这就是老和尚得知我被、我反复高烧后,给出的答案?”

    “是的。老梁说的很清楚,我没有记错。”

    “昨夜,龙回家,这是什么意思?”

    岳梓童秀眉皱的更紧了,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想搞清楚期间的意思。

    同时也很痛恨老和尚太装神弄鬼了些,就不能说人话吗?

    非得高些歇语来让人费脑子。

    昨夜这个词,很好了解啊,就是昨天晚上。

    可龙回家呢?

    龙回家三个字的意思,可不能简单的理解为一条在外浪的龙,终于回家去了。

    这三个字里,大有乾坤啊。

    和岳梓童(阴yin)婚之夜被鬼东西咣咣后反复高烧有关,必须得慎重对待。

    想来想去,岳梓童头都晕忽忽的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看到家主那憔悴的小脸上,又浮上病态的嫣红后,宗刚心中低低叹了口气。

    知道家主又开始发烧了。

    “除了,除了这五个字外,老贼、老和尚就没说别的了?”

    岳梓童深吸一口气,让精神稍稍振作了下,问。

    宗刚摇头:“没有,但老梁说,他用双手食指比划了个十字。”

    “比划了个十字?”

    岳梓童无声的晒笑了声:“难道,是让我去信仰当地耶稣吗?”

    受西方文化的荼毒,现在年轻人只要一看到十字,就会想起耶稣大神。

    不过岳梓童却对耶稣大神没多少兴趣,一来怀疑他听不懂汉语,二来她坚信她是炎黄子孙,先祖是女娲娘娘用泥土捏出来的小人而不是夏娃的一根肋骨后人。

    宗刚再次摇头,示意他也搞不懂老和尚为毛比划十字。

    其实他和老梁都曾经认为老和尚劝奉岳梓童信仰耶稣大神的,不过很快就否决了,老和尚是佛教徒,四方招摇撞骗光施的佛缘还不够呢,怎么可能会把岳家主这种优质客户,推让给耶稣大神呢?

    那么,老和尚比划个十字,又是毛意思呢?

    “算了,(爱ai)怎么地就怎么地吧,反正我现在荆红命他们心中已经臭到家了。再臭,又能臭到哪儿去?”

    岳梓童不以为然的笑了下,强打着精神转移了话题:“梁叔叔那边是什么反应?”

    岳梓童的这个问题,才是宗刚今天最重要的任务。

    岳家主要正式大婚了。

    本着一事不烦二主的大原则,当然还要有请梁主任来当主婚人了。

    她觉得,梁主任不会推辞。

    不过,既然有请梁主任再次给她当主婚人,那么她要嫁娶的新郎是谁,当然不能瞒着人家了。

    宗刚苦笑:“梁主任吃惊了很久。”

    岳梓童也笑:“是啊。换谁,在得知我的新郎是谁后,都会吃惊许久的。当初,宗叔叔你们几个,不也是吃惊许久么?”

    “梁主任吃惊过后,特意让人查了婚姻法。”

    “我早就查过了。”

    岳梓童耸耸肩,说:“我国婚姻法第五条规定,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

    很明显,法律规定的是男女双方结婚,没有明文规定不许一对女女结婚。

    这证明婚姻法是不提倡一对女女,或者一对男男结婚的。

    更不会对某对男男女女的婚姻,提供法律保护,给他们颁发结婚证。

    只能说,这种事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相信苦笑半晌之后的梁主任,唯有捏着鼻子前去主婚的。

    “哦,对了。大小姐,有件事我觉得必须得给您说一声。”

    宗刚汇报完工作后,刚要走,却又想起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