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7章 我已经很大方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俩人四目相对后,段香凝的脸腾地涨红,赶紧垂首,左脚抬起一个标准的舞蹈动作,侧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会在这儿?”

    李南方脱口问出的这句话,再次证明了男人基本都是“拔鸟无(情qing)”的货色。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李南方,毕竟他刚才可是做梦梦到他是孙悟空,被如来佛的五指山压在了山下,压得他喘不过气快要窒息时,西天取经的唐三藏终于姗姗来迟,替他揭下了那张写有咒语的黄表纸,这才助他掀开了(身shen)上的大山。

    却没料到,这座大山原来是趴在他(胸xiong)膛上沉睡很久的段香凝。

    猛然间想到自己不是孙悟空,而是李人渣后,他讪笑了下又问:“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就是波的一声。”

    如果真有目睹这一切的精灵存在,它肯定会抄起一块板砖狠狠砸在李南方后脑勺上:“无耻的人类、不,是无耻的男人,你竟然对美少妇问这么无耻的问题。还那是什么声音,当然是你的那个什么拔”

    段香凝想去死。

    更祈盼黑夜里划过苍穹的闪电,能再次击下,把她狠狠劈成灰烬。

    她实在没脸活了好不好?

    如果说凌晨因害怕打雷,才主动牺牲色相来寻求李南方的保护行为,是值得原谅的,不用内疚的,那么她在惨遭人渣的长时间轰击后,怎么就能累到趴在他(身shen)上沉沉睡过去了呢?

    更让她无地自容的是,刚才她被李人渣推倒在地上后,发出的那声响声,只想让她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辈子再也不出来。

    “啊,哦,那个什么,对不起啊,我就是随口问问。”

    李人渣看到段香凝的摆腿动作后,立即明白了过来,意识到他这个问题严重伤害了女人的自尊,赶紧讪笑了声,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向浴室。

    也仅仅是讪笑而已。

    他并不内疚。

    盖因昨晚他可没打算对段香凝做什么的,是她很不要脸的逆推了他。

    说起来,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贞、((操cao)cao)就这样被蛮横的夺走了。

    当然了,鉴于男人贞、((操cao)cao)不值钱的缘故,李南方是不会让她赔偿损失的。

    男人,就该有男人的风采。

    三把两撸的洗完澡后,李南方裹着浴巾出来时,段香凝已经不在客厅内了。

    卧室的房门,紧紧的关着。

    她实在没脸见人了,堂堂地大理段氏嫡系大小姐,京华某三流小豪门内说一不二的少(奶nai)(奶nai),居然极其不要脸的逆推了一个人渣。

    尽管,如果昨晚没有在机场遇到李人渣,就算是杀了她,她也不会做这种事。

    可这能怪人李南方吗?

    她能去候车亭里躲雨,人家也能躲雨好吧?

    是她误会人家是个鬼,才被吓昏过去。

    还是人李人渣大人大量把她带回了家,好心的请她泡(热re)水澡,喝姜汤她却恩将仇报,把恩人的贞、((操cao)cao)给夺走了。

    这件事,全责都在她。

    官司打到南天门去,她也赢不了的。

    “喂,你不会想不开要跳楼自杀吧?可别那样做啊。真要自杀,去别处跳,我可不想惹上官司。如果你嫌跳楼自杀会摔成饼,模样很不好看呢,那就去喝安眠药吧。反正你是医院里的大领导,搞大量安眠药很简单的。”

    李南方敲着房门,好心的提了个建议,又说:“那个什么,你能不能先出来去洗个澡?我觉得吧,临死之前把(身shen)子洗白白了,能死的有尊严一些。另外,我换洗的衣服就在卧室衣柜内呢。”

    话音未落,房门开了,一个红色的人形物体扑了出来。

    吓得李南方赶紧躲在旁边,定睛看去才发现那应该是裹着风衣的段香凝。

    没脸见人的她,连脑袋都蒙住了。

    脑袋被蒙住的人,急匆匆跑路时很可能会撞在电线杆子上。

    这儿是李南方家,当然没有电线杆子,可却有墙啊。

    砰地一声。

    亲眼看到段香凝一脑袋撞在浴室墙壁上,(身shen)子晃了晃,软软地瘫倒在地上,曲线玲珑还又白花花的(身shen)子,再次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李南方视线里。

    “哼哼,又想色(诱you)我?休想!”

    李南方冷笑一声,毅然决然的进屋,砰地大力关上了房门。

    打开窗户,嗅着青山植被被暴雨沐浴过后散发出的清晰气息,李南方顿觉神清气爽,浑(身shen)上下散发着蓬勃的生机。

    隋月月算不上一个好女孩。

    但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好妻子。

    因为她明明知道李南方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家里来,还是在大衣柜内为他准备了几(套tao)衣服。

    好几个款式,甚至还有参加宴会时所用的礼服。

    对西装,礼服之类的,从小备受遭白眼的李南方并不是太感兴趣。

    如果必须让他选择正装当然是隋月月特意为他准备下的藏青色中山装了。

    所有真心在意李南方的人,都知道他酷(爱ai)这个颜色的中山装。

    这样看上去才有范儿不是?

    段香凝却不知道她该穿什么衣服,在她心乱如麻中洗完澡后。

    她想刷洗(身shen)体上的罪恶,可转念一想,貌似罪恶的来源是她,不是人家李南方。

    所以,她最好是忏悔。

    可为毛,在忏悔中,她却很希望某个人渣能踹开反锁着的浴室房门,恶狼那般的扑进来,再次让她沉沉的睡到次(日ri)午后呢?

    “都说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原来男人和男人也不一样的。我家那个男人和他相比起来,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xing)啊。”

    段香凝拿毛巾擦着(娇jiao)躯,(情qing)不自(禁jin)的喃喃自语时,房门被敲响了。

    “啊!”

    段香凝怵然一惊,脱口叫道:“别,别进来!”

    敲门声消失了。

    段香凝保持着拿着毛巾的动作,定定地呆愣了足有三分钟后,忽然又后悔了。

    她该让他进来的。

    他进来后,他们就能

    用力咬了下嘴唇,强迫自己千万别这样龌龊后,段香凝悄悄走到门后,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外面的动静。

    没有任何的动静。

    “难道他故意躲在外面,等我开门时,趁机扑进来,再很恨地欺负我吗?”

    等了半晌都没等到什么后,段香凝再次咬牙:“好吧,那就来吧!反正被上一次是上,被上两次,十次也是被上,能有什么区别呢?”

    决心下定后,段香凝拧开插销,猛地拉开了门。

    外面没有人。

    她提起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但随即就变得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了。

    “原来,一个晚上,我就被他调教成((荡dang)dang)、妇了吗?”

    清晰意识到自己心里为什么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后,段香凝无比的痛苦。

    不过很快就原谅了自己。

    因为她觉得,任何一个女人在和李南方尽(情qing)厮混过后,都会被他的“神骏”而征服的。

    她,只是被征服中的一个而已。

    更何况,她也有决心能把这种羞愧(欲yu)死的感觉忘掉。

    外面没有人,倒是有一个衣架。

    衣架上,挑挂着一(身shen)很时尚的普拉达(套tao)裙,还有一双黑色高跟鞋。

    这是隋月月置办下的衣服。

    她既然能给李死鬼置办衣服,那么就实在没理由不给自己置办的。

    或许在她的心里,这个租来的房子,就是她和李南方的家吧?

    隋月月相比起段香凝来说,稍稍瘦了点,但衣服穿在段香凝(身shen)上却是恰好。

    鞋子的鞋码,也仿佛是为她专门买的那样。

    段香凝穿戴整齐,对着镜子整理了下,悄悄地走出了浴室。

    李南方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正捧着一个海碗吃面条。

    听到高跟鞋轻轻的踏地声传来,李南方头也不抬的说:“不就是穿个衣服吗?这么啰嗦。你还吃饭不?”

    他不提吃饭,段香凝还感觉不到饿。

    凌晨刚回来时,她也吃了一小碗面条的。

    不过那碗面条,早就随着长达数小时之久的鏖战,被当做能力消耗了。

    现在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她又刚洗了个(热re)水澡,能不感到饿吗?

    更何况,李南方做饭的手艺,还是相当要得的。

    咕噜,咕噜。

    她听到自己肚子发出的抗议声后,刚要说什么,就听李南方说:“哦,不愿意吃啊?我就猜到你不愿意吃,所以才只做了够我一个人吃的饭。”

    虚伪!

    卑鄙!

    无耻!

    谁说我不愿意吃了?

    段香凝真想扑过去,把这个臭人渣扑倒在地上,榨干他最后一滴油水,让他变成人干。

    可她不敢啊。

    唯有咕噔咽了口口水,强笑了下正要说我还不饿时,李南方又说话了:“既然不饿,不想吃那就走吧。喏,车钥匙在这儿,恕不远送了。”

    哗啦一声响,段香凝的白色宝马车钥匙飞了过来。

    她本能的伸手接住。

    低着头吃面条的李南方,含糊不清的说:“哦,对了。我不希望你对别人说,我已经活着回到青山了。不然,我就把你强女干我长达数小时的事说出去。到时候,你会没脸做人的。”

    段香凝想尖叫着大骂,想问问他到底是谁在强女干谁!

    是,她承认凌晨时,她为了寻求安全感,迫不得已上交了保护费。

    可仅仅开头是她主动的好吧?

    十几分钟后,她就彻底深陷狂风暴雨中不能自拔了。

    有哪个女人在强女干男人时,会在快要累死时,还能趴在他(身shen)上睡着呢?

    只是这些话,就算是打死段香凝,她也不会说出来的。

    唯有接连几个深呼吸,让脸色恢复了平静后,才淡淡说了句知道了,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门口。

    刚开门,死人渣的声音又传来:“你穿的这(身shen)衣服花了一万八千块,四舍五入就算两万吧。回去后记得转账给我,我已经在你手机里保存了我的联系方式。我没有和你要((嫖piao)piao)资就很大方了,怎么可能再送你一(身shen)衣服呢?”

    砰地一声!

    段香凝用狠狠关门的声音,切断了那个死人渣的声音。

    她真想问问老天爷,怎么会造出这么个不要脸的男人出来。

    为了区区两万块钱,就自称被((嫖piao)piao)了。

    吱呀一声响,就在段香凝被气的眼前发黑时,对面房门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