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4章 鬼也是讲卫生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隋月月给李南方鬼魂留下的这张便筏,是在一周前。

    前段时间,她自金三角来过内地,是为了诛杀连姐。

    结果却被荆红命给阻止了。

    这些事,蒋默然曾经给李南方详细的叙述过。

    隋月月在无奈的撤出京华后,回到了青山,在这儿小住了几天,回忆她曾经的某段幸福往事。

    临走前,她留下了这张便筏。

    这几行字,无疑是隋月月的肺腑之言。

    李南方很欣赏她的生活态度。

    他不觉得,有一天他真死了后,他的女人们就会像蒋默然那样,为伊消得人憔悴最终一命呜呼。

    没谁有权利在死后,还要带走别人。

    哪怕他们是深深相(爱ai)着的。

    “希望你的野心,不要把你带上歧途。不然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李南方盯着这张便筏看了半晌,才摘下来撕碎,放在了门后的废纸篓内。

    没谁告诉李南方,说隋月月有很大的野心,早晚会走上歧途。

    这是他自己看出来的。

    隋月月,不是池中之物。

    通过俩人交往的那些天,李南方能看出她就是那种机会一旦强大,她就会立即抓住的女强人。

    几乎所有的女强人,都不想被世俗、法律规定的条条框框困住。

    她们只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让自己更加强大,最好是能成为武则天那样的妖孽。

    “唉。”

    又叹了口气后,李南方才甩了甩脑袋,把隋月月的影子抛之脑后,开始做饭。

    飞机上提供的快餐,只配去喂猪。

    所以李南方宁可饿肚子,也不会去吃猪食的。

    不过也不会在三更半夜的大秀厨艺,简单做两碗面条就好。

    一个大碗,一个小碗。

    大碗里的面条,是小碗里的三倍有余。

    冰箱里的蔬菜还算新鲜。

    小油菜,鸡蛋,虾仁做出来的面,绝对是最好的夜宵。

    当李南方把面条端出餐厅后,浴室的门开了。

    却没人走出来。

    看来,那个相信了李南方鬼话的蠢女人,正躲在浴室里,给她自己不住地打气。

    “自己出来吃饭,喝姜汤。难道还要我去把你抱过来吗?”

    李南方(阴yin)恻恻的声音,在昏暗的客厅内,就仿似一个看不见的幽灵,正贴着天花板,墙壁无声鬼笑着,扑向了浴室内。

    由浴室内散出来的昏黄灯光,把段香凝的(身shen)影映照在墙上,能让李南方清晰看到她的(身shen)子一抖。

    几秒钟后,她从浴室内缓步走了出来,低着头,双手裹着红风衣。

    李南方站了起来,依旧(阴yin)森森的语气:“你先喝姜汤,我去洗个澡鬼,也是讲卫生的。”

    段香凝当然不会说什么,只是轻轻嗯了声。

    李南方经过她(身shen)边时,恶趣味弯腰伸手,掀起了风衣一角。

    “啊。”

    女人低低地一声尖叫,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上,慌忙回头看去时,哪儿还有人影?

    倒是有鬼哭的歌声从浴室内传出来。

    段香凝惊恐中,当然没注意到李死鬼左肋下夹着一件黑色的睡袍。

    这也是隋月月新置办下的。

    那个女人,仿佛早就算到李南方会回来,就像一个出差到外地的贤惠妻子,把一应用品都备好了。

    段香凝可不知道,依着李死鬼的本事,在她惊惶中迅速窜进浴室内,从而让她怀疑唯有鬼魂才能如此快速,还是很简单的。

    她只是被吓的要死,真想不顾一切的捂着脸逃出这儿,找个人多的地方放声痛哭。

    她不敢啊。

    李死鬼以为她还在昏迷中时,说的可是很清楚,她如果不喝碗姜汤就会被他带走的。

    看着冒着些许蒸汽的姜汤,段香凝慢慢地坐了下来。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姜汤,只是闻着像是。

    更不知道这里面放得是不是红糖,生姜。

    也许是一些尸虫

    想到这儿后,段香凝赶紧抬手捂住了嘴,泪珠又噼里啪啦的滚落了下来。

    她真是恨死了这该死的贼老天,怎么会让她在去年时遇到了李南方?

    也恨大理段氏,非得安排她来青山。

    如果她不来青山,就不会遇到李南方。

    不遇到李南方,就不会沦落到当前这种地步,非得喝有可能是尸虫做成的姜汤水。

    “你怎么不喝?”

    一个(阴yin)恻恻,故意拉长了音节的声音,打断了段香凝的默默哭泣。

    “我、我喝,我马上喝!”

    段香凝被吓了一跳,慌忙睁眼,就看到李南方神色木然的站在案几前,双眼也不转动,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她。

    十几分钟后,姜汤还是有些烫。

    段香凝却顾不上这些了,端起来咕噔咕噔的往嘴里灌。

    淡红色的姜汤,从她嘴角洒下,顺着修长的脖子淌进了衣领内。

    她却毫无知觉,就像她根本不知道姜汤的味道,是不是她所熟悉的姜汤。

    几口,就喝完了。

    抬手擦了擦嘴,段香凝抬头去看李南方:“我、我喝完了。”

    这句话说完后才发现,刚才还站在案几前的李南方已经不见了。

    李死鬼忽然消失后,段香凝不但没有开心,反而更加惊恐。

    看不到的鬼,才是最可怕的。

    唯有鬼才知道,他忽然从哪儿冒出来。

    段香凝死死地盯着门口,嘴巴半张着,一动也不敢动,做足了李死鬼忽然出现的心理准备,那样才能避免被吓坏。

    他、他去哪儿了?

    难道,他走了?

    段香凝脑海中刚升起这两个疑问,就觉得右耳一凉,李死鬼(阴yin)恻恻的声音响起:“我在这儿呢。”

    “啊”

    段香凝再次被吓得失声惊叫,但只半声,就双手捂住脸低声呜咽了起来。

    她小时候听(奶nai)(奶nai)说过,人的头顶,双肩处各有一把火,这就是阳火。

    阳火不灭,鬼不敢凑(身shen)。

    鬼要想害人,必须得躲在人背后,往人双耳边吹(阴yin)气,扑灭一把火后,它就不害怕了。

    很明显啊,刚才躲在她背后的李死鬼,就对着她右耳吹(阴yin)气,吹灭了一把阳火。

    三把阳火都灭了后,她的灵魂就会出窍,被鬼带走了。

    “别哭,不然你就死定了。”

    李死鬼好像笑了下,嘴巴凑在她右耳边,声音很(阴yin),很邪恶的说:“来,乖,擦干泪,陪我吃饭。”

    段香凝从没有这样乖过,立马止住了哭声,从李死鬼的鬼手中接过纸巾,用力擦泪。

    “尝尝我做的面条,这可是你从没吃过的美味哦。当然了,你也可以不吃。呵,呵呵。”

    趁着她喝姜汤时就坐在她右侧的李南方,也不怕他的装神弄鬼会遭报应,诡笑了几声,端起那个大海碗,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

    他如果不说最后一句话,不笑那两声的话,段香凝肯定不想吃饭。

    休说她不知道这有什么玩意做成的,单说当前这气氛,这心(情qing),她哪儿吃得下去?

    可要是不吃她不敢想象,唯有双手颤抖着端起小碗,拿起筷子慢慢吃了起来。

    真心说,李死鬼做饭的厨艺,那可是让嘴刁的贺兰妖精都钦佩不已的,别看只是一碗面条,也是色香味俱全的了。

    段香凝再怎么害怕,也能吃出面条很好吃。

    随着(热re)乎乎的面条下肚,段香凝狂跳的心儿,终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耳边李死鬼大口大口吃面条的声音,让她联想到了猪。

    “洗过碗筷吗?”

    当段香凝终于吃完那小碗面后,李死鬼已经懒洋洋的半躺在沙发上,等候多时了。

    “洗、洗过。”

    段香凝连忙点头。

    其实她没洗过。

    大理段氏出来的大小姐,有必要洗碗吗?

    可她不敢说没洗过啊。

    李死鬼的话里话外,都透着让她去洗碗的意思。

    “既然洗过,那还不赶紧去洗,等着我去呢?”

    对这种没什么眼里价的蠢女人,李死鬼从来都懒得客气。

    真以为她是小姨了?

    想到“小姨”这个词后,李南方心悠地疼了下,烦躁的对段香凝骂道:“靠,还不快去?”

    “啊,我、我这就去。”

    段香凝蹭地蹦起来,慌忙端起碗筷跑进了厨房。

    因为跑的过急,风衣被厨房门口的柜角给勾住了,露出大半个白花花的(身shen)子。

    心(情qing)忽然不好的李南方,没心(情qing)去欣赏这种美,横躺在沙发上,点上了一颗烟。

    怎么跑也跑不动的段香凝,回头看怎么回事时,才发现鬼,能抽烟吗?

    鬼是不能抽烟的。

    鬼可能不怕灯光。

    因为根据玄门上的说法,电灯光是(阴yin)光。

    而火,不管是明火还是烟头这种火,才是真正让鬼怕得东西。

    段香凝清楚的看到,李死鬼吸烟时,点了火机。

    火机燃起的火苗,就是真正的火。

    “如果把她换成是小姨,我还会这样吓唬她吗?”

    李南方慢慢吐出个烟圈,心中自问时,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哗啦一声脆响。

    很明显,从没有过洗过碗的段家大小姐,把一个碗摔碎了。

    刺耳的瓷器碎裂声,让李南方更加烦躁,吼道:“你连个碗都洗不了,还有脸活着吗!”

    “对,对不起。”

    厨房内,传来段香凝结结巴巴的道歉声。

    “哼,废物。”

    段香凝的道歉,让李老板意识到他当前的行为,貌似有些不爷们,冷哼一声懒得再骂她了。

    两颗烟吸完时,段香凝终于收拾好了,走出厨房,手扶着门框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已经洗完了。也、也把碎了的碗打扫干净了。接下来,还要做,做什么?”

    “(爱ai)做什么就做什么,滚蛋也行。”

    李南方随口说了句时,窗外又有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随即响起的惊雷,震得窗户玻璃都哗哗作响。

    又是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门窗上。

    雨又下大了。

    这么大的雨,又是深夜,李南方还真怕段香凝一个人走,会出什么意外,就说:“算了,你今晚就住在这儿吧。你睡卧室,我睡沙发。放心,老子可做不出半夜爬女人(床chuang)那种没品的事来。”

    听说李死鬼让她走时,段香凝心中还是一喜的,但唯有低低的嗯了声,贴着墙根快步走进了卧室内。

    砰地一声,大力关上了房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