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3章 我不会陪你去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风停了,雨也小了很多。

    可雨还在下,黑压压的夜空中,不断有银蛇乱窜。

    又是一道闪电瞬间把大地照亮时,段香凝看到了李南方的脸,是那样的苍白,没有一丝丝的人气,嘴角还弯起了诡异的笑。

    刚从无法描述的惊恐中清醒过来,段香凝的大脑还处于短路状态,压根没意识到她所看到的这张脸,其实是很正常的。

    任何人的脸,在当前这种环境下,都会给人这种深刻的视觉冲击。

    段香凝却以为,这才是传说中的鬼脸。

    鬼的脸。

    暖风温暖了她的(娇jiao)躯,激昂的旋律促进了她的血液循环,让她的(身shen)体不再害冷,但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

    她想知道,李死鬼要把她怎么样。

    是带到(阴yin)间,还是

    “你猜猜,美女。”

    李南方(阴yin)恻恻的笑着,伸出右手食指,在段香凝圆润的下巴上挑了下,又顺着她的脖子下滑,落在了一座山上。

    “我、我不知道。”

    段香凝不敢低头去看那只鬼手,一颗蓓蕾被捏了下时,有异样的过电感觉,让她(身shen)子再次猛地颤了下时,低低地呜咽道:“我、我还不想去死。我还没有活够,我不想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不要和您一样,去当个吓人的鬼。”

    李南方很生气。

    他的右手拇指,食指,已经(情qing)不自(禁jin)施展出让花夜神,蒋默然都能嘹亮歌唱的“二指禅”了,这娘们也该感受到他强大的活人气息了,怎么还把他当死鬼看?

    这是对他的二指禅的践踏,是羞辱。

    是,不可原谅的。

    尤其段香凝接下来的话,更让他猛地一用力:“只要您肯放过我。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您。我有钱,我有好多好多钱啊!”

    有钱就了不起吗?

    有钱就能把人当鬼看吗?

    有钱你总是说,又不拿出银行卡说出密码,这就是心不诚了不是?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段香凝疼地低声抽噎了起来。

    李南方缩回手,木然的说:“我想你死。”

    “我不想死,不想死。求求您,别带我走,别带我”

    段香凝说着,脑袋一偏,又昏了过去。

    “动不动就昏过去,比我还擅长。”

    李南方有些无语的撇了撇嘴,实在不好意思再吓唬她了。

    宝马车的后车座上,放着一件红色的风衣。

    这是段香凝出门时,预备天气突变特意放在车上的。

    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用风衣帮女人盖住了那具让正人君子憎恨的(诱you)人(娇jiao)躯,又在心里默念三遍“我是柳下惠”后,李南方开始犯愁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女人。

    把她送到酒店去?

    不行,住店需要(身shen)份证的,李南方不想让人知道他已经活着回到了青山。

    把她送到中心医院去?

    也不行。

    这女人虽说道德败坏,可她终究是个美女好吧,李南方承认段香凝如果只是个长相安全的女(性xing),他是不会如此为她着想的。

    更关键的是,她怎么着也是个领导,如果让值班人员看到领导光着(屁pi)股昏迷在车里,或者被男人扛进了办公室,那么她女(性xing)尊严就会被践踏到体无完肤的。

    把她送回家?

    鬼知道她家住在哪儿。

    她又是单(身shen)在青山,没什么亲朋好友,唯有几个擅于拍马的手下,实在不放心让李南方把她交给别人。

    算来算去,李南方唯有先把她带回他“家里”。

    他的家,当然是从邬玉洁那儿租来的房子了。

    当初可是一下交了三年的租金,把那愤青小子给开心了个半死。

    后来李南方把那房子让给了隋月月住。

    再后来,隋月月就成了金三角南区的老大,据说现在满腔雌心壮志,要一统金三角,肯定不会再住在那儿了。

    所以这房子就空了。

    却方便李南方深夜回到青山时,能有个温暖的小窝住。

    在回青山之前,李南方就想到来这儿住了,当然得备好“钥匙”。

    钥匙,就是一根铁丝罢了。

    一根铁丝在手,几乎整个青山市的房子,都随便李南方出入。

    听到门锁内传来喀嚓一声轻响后,李南方抓住门把稍稍一拽,门开了。

    在开门的一刹那,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那样,回头看向了对门。

    那时候,对门住了个风(情qing)万种的、的蛇蝎美女。

    他曾经和龙城城相互斗智斗勇过,更被她以权谋私的关进了派出所内,恍恍惚惚的骑着黑龙,去了个地方。

    往事历历在目,当初那个发誓要整死他的美少妇,已经成为了他儿子的亲妈,比汉姆生的李汉还要大一些,绝对是李南方的长子了。

    但现在,物是人非啊房子还在,走廊中也仿佛回((荡dang)dang)着龙城城的声音,可她却已经不在青山了。

    “唉。希望你能尽快从孩子被送到八百的孤独中振作起来,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好青年。”

    已经从荆红命那儿得知儿子消息的李南方,悲天悯人的装((逼))样子叹了口气,扛着被红风衣包着的段香凝,走进了屋子里。

    防盗门刚关上,电梯门就再次徐徐地打开了。

    手里拿着雨伞的龙城城,脸色难看还又疲倦的走了出来。

    打脸啊。

    红果果的打脸啊!

    无法更改的现实,就像一记无形的大手,在龙城城(娇jiao)嫩的脸上,噼里啪啦的一顿狂抽。

    偏偏,她没有半点脾气。

    盖因这只狠抽她小脸蛋的手,是老天爷的。

    龙城城本事再大,在老天爷的(淫yin)威面前,除了受着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让她跳着脚的大骂贼老天,快点雨过天晴?

    就算老天爷会听她的话,估计她也会被欢喜傻了的老常,率领一干同样欢喜傻了的抗旱办工作人员,给乱棍打死!

    大雨倾盆的那一刻,龙城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羞恼,没敢生气,却有莫名的恐惧。

    老常说是芒种这天有雨,就真有雨了。

    子夜钟声敲响那一刹那,还是月朗星稀的。

    可眨眼间,一场足够缓解青山大旱的倾盆大雨,就从天而降,让这座快要干死了的城市,很快就焕发了勃勃生机。

    看来,冥冥之中自由安排。

    那个为老常预言的老贼秃,来历不简单啊。

    老常此人,动不得!

    龙城城不愧是七窍玲珑之辈,在事实面前傻楞半晌后,立即琢磨出了味儿。

    她不信鬼神,事实却((逼))着她相信有些东西,不会因为她不相信,就不存在了。

    既然老常是被老天眷顾的,不能轻易踢飞龙城城马上就改变了策略,当场就像老常伸出了橄榄枝。

    激动到嚎啕大哭的老常,也不是傻子。

    就算他傻,他老婆程芳也不傻,知道此时恰恰是借助天威,抱上龙大市长美腿的绝佳机会,立即把他从暴雨里拽回来,给龙城城深深地三鞠躬,恭喜她今(日ri)得一福将。

    得一福将的龙城城,笑容在上车后就消失了。

    送她回家的一路上,她的秘书司机根本不敢和她说话。

    在下属和外人面前很精干的龙城城,唯有回到她时,才会显露出她的疲态。

    做女人难。

    做个当官的女人,更难啊。

    龙城城心里默念着这句话,走出电梯刚要转(身shen)走向她家,却愣了下。

    她看到走廊地板上有水渍。

    这是某人鞋子灌水后,走过时留下的脚印。

    “难道,他回来了!?”

    龙城城的眸光,顺着脚印看向了对面那扇防盗门时,心儿猛地一跳。

    李南方,曾经住在过对面房间内。

    浑(身shen)的血液,忽然就沸腾起来,促使龙城城快步走向了那边。

    可快要走到门口时,她又停住了脚步,失笑出声:“呵呵,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再回来住呢?这应该是房东搬回来,或者又租给了别人。”

    李南方可不知道,当他把段香凝放在浴缸内,开始放水时,他长子的老妈就在门外,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呢。

    既然已经把段香凝带回家来了,那么李南方就要担负起一定的责任,不能让这女人淋雨后感冒了。

    让她洗个(热re)水澡,再喝碗姜汤,应该能把(身shen)体里的寒气都驱赶出去的。

    水在慢慢淹过段香凝的(身shen)子时,她的眼睫毛忽闪了下。

    李南方假装没看到,只是嘿嘿地冷笑了声,故意自言自语:“牛头马面告诉我说,活人只要洗个(热re)水澡,喝碗姜汤,就能彻底把我们野鬼入侵的死气((逼))出来的。希望,她不要洗澡,更不要喝我做的姜汤。这个女人,其实很该死的。”

    为了增加鬼话的真实度,李南方故意只开了壁灯。

    昏黄的壁灯洒在他脸上,为他平添了一丝(阴yin)森鬼气。

    “来吧,来吧,亲(爱ai)地美女。我就在奈何桥上等着你,带你喝下孟婆汤,欣赏着两岸的彼岸花,走进酆都城”

    哼着自编自创的鬼哭歌,李南方在昏黄的灯光下,飘飘忽忽的走出了浴室,关上了房门。

    他能肯定,那个刚醒来的蠢女人,会按照她的鬼话,好好洗个(热re)水澡,再等着喝他做的姜汤。

    “唉,做好事就是没意思,还得伺候她。”

    李南方叹着气走向厨房时,随意扫视着屋子里。

    在他的印象中,隋月月是去年就去了金三角。

    因为房租不到期,邬玉洁又是个非常认真的呆货,绝不会擅自租给别人,那么这地方应该是从去年起,就没人住了。

    长时间没人住的房子,就算是关着门窗,案几沙发等家具上,也该有一层灰尘。

    可李南方却发现,房子里很干净。

    就像隋月月前几天才离开,特意仔细打扫了一遍那样。

    空气中,甚至还残留着李南方喜欢的薄荷香味。

    来到厨房内,李南方伸手刚要打开冰箱,动作顿住了。

    冰箱门上贴着一张粉红色的便筏,上面有几行娟秀的小字。

    李南方,我希望有一天,你的鬼魂能来这儿,看到我给你的留言。

    我想你。

    但我不会陪你去死。

    因为我觉得,我好好活着才是你希望的。

    隋月月。

    公元某年某月某(日ri)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