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2章 美人玉玉生烟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风更大了。

    雨却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拼了命的往下砸。

    那些渴望一场大雨来救救青山的人们,终于受不了老天爷的肆虐了。

    胖大官员被下属拉起来,匆忙跑向停车场时,某路公交车终于姗姗来迟,滴滴的叫着,轮胎碾轧过已经没过脚脖子的雨水,呼呼地行驶了过来。

    车门刚一打开,早就给冻得浑(身shen)发抖的人们,再也顾不上什么绅士不绅士的了,争先恐后的往上挤。

    国人就这点不好,

    挤公交时的粗鲁行为总是被外国媒体拿来大做文章,来证明华夏儒家所说的“人之初,(性xing)本善”理论是错的。

    更有甚者,还有些香蕉人说国民素质就是低。

    尽管他们在挤公交时也是那样,看到有人不小心掉了钱后,好像抢爹那样的嗷嗷叫着扑上去。

    李南方也想当一纯粹的国人。

    就凭李老板强壮的体魄,推开那些老弱病残挤上公交,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可他不会!

    他绝不会任由一个没有私家车,又等不到出租车的旅客,滞留在被暴雨肆虐的候车亭内。

    他,就是这么一个素质极高的人。

    好吧,不装((逼))了。

    李南方没去挤公交,主要是因为还抱着个被吓昏过去的段香凝。

    抱着个人就像和那些争先恐后的人挤公交,那也,那也太没品了。

    他能抛下段香凝吗?

    不能。

    绝对不能!

    段香凝可不是那种和苦哈哈挤公交的高素质公民,人家肯定有私家车的,之所以来候车亭下,还不是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雨,挡住了她前往停车场的步伐?

    既然段院长有私家车,碰巧又是李南方的熟人,那么他凭什么去和一帮苦哈哈挤公交,而不搭熟人的私家车回市区呢?

    既能照顾她,还能不用和人挤沙丁鱼那样的挤,绝对是一举两得的。

    滴,滴滴。

    公交车司机是个好人啊,看到还有两个人滞留候车亭下后,就按了下喇叭,示意他们上来。

    虽说车上早就没座位了,可站在车里,总比站在外面被暴风雨狂虐要好很多倍吧?

    李南方潇洒的摆了摆手,示意公车司机先走着,像哥们这种(身shen)份的人,是不屑坐公交的。

    咣当一声,公交车车门关上,又是一声喇叭,自已经成为小溪的公路上,斩风破浪的前行而去。

    很快,就消失在了希望的田野上尽头。

    “你如果没开车来机场,看我怎么收拾你。”

    目送那辆幸福的公交,载着一群幸福的人消失在视线内后,李南方抬头看了眼漏了般的天,幽幽叹了口气,抱着怀里的女人坐在了长条凳上。

    被吓昏过去的段香凝,竟然是半睁着眼,一幅死不瞑目的样子。

    吓了李南方一跳,赶紧伸手在她鼻下试探了下。

    这会儿的风虽然小了很多,不过依旧能很轻松的把雨刮进候车亭内,让李南方放在段香凝鼻下的手指,无法感受任何的气息。

    触手冰凉。

    也不是没有被吓死的人。

    像那些特别胆小的啊,有心脏病的。

    李南方可不知道段香凝有没有心脏病,如果真有,就这样活生生的被他吓死,那么无论这女人有多么地可恶,这都是一种罪过啊。

    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了担心她真被吓死的李南方,连忙顺着她衣领伸了下去,放在她心口上。

    希望,能感受到她还活着的心跳。

    “不错,还算你有点良心,没有害老子因你而死就会愧疚。”

    感受到清晰的心跳后,李南方才重重吐出了一口气。

    正要缩回手来时,却又不甘,非得在那团饱满上用力捏上几把,才能弥补李老板为她的担惊受怕之(情qing)。

    依旧弹(性xing)十足。

    不过因为她变成落汤鸡的缘故,(身shen)体很凉。

    这样,就极大影响了手感,多少有些不美。

    呼!

    风又神经病似的忽然大起来后,雨明显小了很多。

    别看天只漏了十几分钟,但已经足够让这座城市的排水系统瘫痪了。

    老天爷还算是仁慈的,没有在青山渴的冒烟时,就没好气般的狂下个不停。

    而是先急后缓。

    先来阵猛地过过瘾,再慢慢地倾洒好了。

    芒种,虽说算是揭开了盛夏即将到来的面纱,但在这时候还是枣核天的。

    何谓枣核天?

    就是早上和晚上冷,中午(热re)。

    当下刚好是零点,本来气温还不到二十度,一场狂风夹杂着的暴雨降临后,迅速让气温骤降至少七八度。

    零上十度左右的气温,当然不会冻死人。

    却会让人害冷。

    尤其是在全(身shen)都湿透了的(情qing)况下,如果不及时洗个(热re)水澡,或者换上干衣服,感冒发烧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李南方倒是不怎么在意。

    他(身shen)体素质强壮到几乎变态,休说被淋场雨了,就是泡在零下十八度的海水里靠,谁喜欢去泡谁泡。

    段香凝却不一定能受的了。

    尽管这女人的素质很低,本(身shen)又是干医院的,因此大病一场(身shen)心受损也是应该的,可李南方还是觉得就此眼睁睁看着她生病有些不男人。

    抱着她漫步雨中,走回候机大厅内的活,李南方是不屑干的。

    那样会被人误会,他们是一对亲(爱ai)的。

    和谁是亲(爱ai)的,李南方也不想和这女人成为亲(爱ai)的。

    唯有拿过她的小包,翻找汽车钥匙。

    女人小包内,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除了手机,化妆品,钥匙之外,还有什么湿巾,面巾,甚至还有一盒没开封的(套tao)(套tao)。

    “看来段院长的私生活不是很美满的,都没机会用。”

    找到汽车钥匙后,李南方感慨着抬头看了眼外面,把她横抱在怀里,嘴里哼着妹妹想哥泪花流走向了停车场。

    闲庭信步在雨中,不急不徐的高人风度十足。

    反正已经湿透了,手机也及时关机不怕淋雨了,走在雨中与坐在候车亭下,还有什么区别吗?

    至于被他抱在怀里仰面朝天的女人,会不会用鼻孔接水喝,那是她的(爱ai)好,李南方并不打算去管。

    “锥,锥。”

    来到停车场内后,李南方右手按着车钥匙上的遥控,左右晃了几下,很快就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不住地明灭起了车灯。

    这世道,有钱人的女人就(爱ai)开个白色宝马,来彰显她的(身shen)份远超苦哈哈大众。

    “咳,咳!”

    只要不是被吓死的人,鼻子里总是被灌水后,很快就会被呛醒的。

    段香凝剧烈咳嗽了几声,猛地睁开眼,刚要坐起来时,就听到一个(阴yin)恻恻地声音说道:“别动。”

    她的(娇jiao)躯,顿时猛地颤抖,切断了呼吸,以及张嘴要喊出的惨叫。

    她清醒过来的瞬间,就回忆起了她清醒之前,遭遇了多么怕人的事。

    她居然在光天化夜之下,在这个暴雨瓢泼的子夜时分,看到了早就死掉大半年的李南方。

    如此恶劣的天气下,在机场这种远离闹市区的场所,遇到些超自然的诡异现象,那简直是太、太正常了。

    不就是遇到个死鬼吗?

    出(身shen)大理段氏的段香凝在七岁时,还曾经听(奶nai)(奶nai)说起过,一群浑(身shen)长了绿毛的僵尸,曾经入侵过距离她当前居住城市不远的一个小村落。

    全村百十号人被僵尸咬了后,一夜之间死光了。

    所以呢,她在今晚遇到李南方后不会觉得奇怪,只会怕。

    怕到什么地步呢?

    怕到她的世界里,只有李死鬼,再也没有其它,甚至都看不到大雨了。

    却偏偏能听到李死鬼所说的每一句话:“站稳了。”

    段香凝站在了地上,双眼看着他,浑(身shen)发抖,双膝发软,却不敢瘫倒在地上。

    盖因他说,让她站稳了的。

    如果她站不稳唯有鬼,才知道他会把她怎么样。

    “打开车门。”

    “脱掉衣服。”

    “一件都不要留。”

    这句话,李老板本没打算说的,是因为看到段香凝对他言听计从,好像被他遥控的傀儡,感觉很有意思,就开始恶作剧了,索(性xing)让人把所有衣服都脱光了。

    可他只是让段香凝脱光衣服而已,却没让她把脱下来的衣服,都顺手扔到地上啊。

    地上那么多水,在灯光下泛着五颜六色的色彩那是污油漂在了水面上。

    而且,呼呼流淌的浑水,还散发出了一阵阵地恶臭气息。

    这肯定是下水道倒灌,或者干脆是机场化粪池里的污水溢出来了。

    想指望李南方用手帮段香凝从污水里捡起这些衣服?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他又没让她把衣服扔水里,是她自愿的,只能说明人家有钱任(性xing)。

    李南方特讨厌有点小钱就任(性xing)的臭女人。

    哪怕她全(身shen)光光地,也不用双手遮掩下某个部位,就这样木木地站在他面前,好像果体模特那样任由他刀子般的目光,在她(身shen)上嗖嗖地看李南方看够了后,也会觉得她很讨厌,冷冷地说:“上车。”

    段香凝去拉后车门时,李南方又说了:“左前面,副驾驶上。”

    他让果体美少妇坐在前面副驾驶上,倒不是为了等会儿边开车,还能边顺手做点什么。

    是因为他要开汽车暖风。

    坐在前面,能第一时间感受到暖风的温暖。

    呼。

    带有清新薄荷味的暖风,扑在了车里后,李南方感受到了(春chun)天的温暖。

    再随手打开。

    没想到段香凝喜欢听节奏欢快的,碰碰咔咔的响起后,让血液随着激昂的音律迅速循环起来,加快了驱赶寒冷的步伐。

    路上没多少来往的车子,段香凝又不是李南方的什么人,没必要管她光着(身shen)子坐在副驾驶上,是不是有伤风化。

    偶尔看她一眼,也是好的嘛。

    虽说这女人素质极度败坏,但是自(身shen)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前凸后翘的丰满(身shen)材,看似高贵的妩媚脸庞,总能在最短时间内把男人那根名为“征服”的神经,给撩拨起来。

    尤其在她苍白的脸颊上,慢慢浮上正常的红色后。

    美人如玉,玉生香。

    李南方心里浮上这句话时,段香凝忽然颤声说:“你,你想把我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