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1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刚走下舷梯看到一轮弯月悬挂在夜空中时,李南方还是很有感触的。

    想到了一句诗词,月是故乡明。

    青山虽说不是生他养他的故乡,但这儿寄托了李老板的(爱ai)(情qing),事业,有陈大力董世雄等一干马仔,此时正接受某个没良心女的煎熬,等待他来救赎。

    所以说他把青山视为故乡,对弯月也有一份说不出的亲近感,这也是很正常的。

    “啊,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声满是深(情qing)的呼唤还在耳边回((荡dang)dang),天色突变,弯月被乌云吞噬,比黄豆还要大的雨点,好像一个个邪恶的小妖怪那样,恶狠狠击打在李南方(身shen)上。

    “哇靠,不会是这样吧?哥们刚回家,就被淋成了落汤鸡。”

    李南方怪叫着,赶紧双手抱着脑袋跑向路边的候车亭下。

    候车亭的站牌上,标着几路要从几场回市区内公交车。

    因为他走下飞机后,展开双臂闭眼享受故乡气息的时间稍长了点,结果走到出租车停车场后,才发现空空如也,唯有坐公交回去了。

    他刚跑到候车亭下,狂风突起,夹裹着雨点横向砸在下面避雨的人(身shen)上。

    随着一声声的尖叫声响起,李南方发现候车亭下好几个女的,都弯腰捂住了小裙子,很有梦露那张经典照片的感觉嘛。

    可能比梦露那张经典照片还要惹人,好像有人端着盆子乱泼似的雨点,眨眼间就打透了大家(身shen)上的衣服。

    让李南方惊讶的看到,旁边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妇,(胸xiong)前好像多了两个花生米似的高点。

    “这场雨真好。”

    盯着人家那两点看了几秒钟后,李南方由衷的喃喃说道。

    呼!

    平地而起的风,真像妖怪那样也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呼呼地吼叫着,卷着雨水总往人(身shen)上扑。

    只是上方有顶子,四周却没任何墙体的候车亭,面对这种近乎于妖孽般的暴雨,根本无法给下面的人,提供任何的保障。

    唯有让包括李老板在内的所有人,都低头背对风向,接受暴雨的洗礼。

    “这算什么事啊?青山,我的故乡,你就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迎接哥们的回归嘛?你可知道我这(身shen)衣服,可是花了默然姐姐三个月的工资,就这样被雨水蹂躏了。”

    双手紧攥着手机的李南方,好像鹌鹑那样的缩着脖子,遭受暴雨敲打时,心中这样默默地说。

    钱不是问题。

    默然姐姐工作三个月的辛苦也可以放一边,关键是这(身shen)衣服包含着她浓浓地(爱ai)啊。

    “南方,我都听王阿姨说过了。你命中注定要和一个比我强千万倍的女子结婚,我,隋月月,也许还有别的女人只能给你当(情qing)、妇。呵呵,知道我以前想到这个词汇时,是有多么的反感它么?但现在我才发现,我以前想错了。女人之所以甘心给人当(情qing)、妇,那是因为男人能给予她幸福,金钱,或者是地位。”

    这番话,是蒋默然送李南方登机时,抱着他依偎在他怀里闭着眼低声说出来的。

    默然姐姐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的:“我,蒋默然,心甘(情qing)愿的给李南方当(情qing)、妇。一辈子不变。无论你以后,会不会抛弃我,都一辈子不变。”

    男人最喜欢这种女人了。

    懂事。

    懂得体贴男人。

    懂得摆正自己的位置,懂得该怎么做,才能不让心上人为难。

    面对蒋默然的真(情qing)告白,李老板除了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低头亲吻她头顶,眼睛都有些湿润咳,之外,还能说什么?

    那一刻,绝对是无声胜有声的。

    李南方都做好打算了,等回来青山后,就把默然姐姐给他精心挑选的衣服放起来,压在箱底,唯有需要穿戴整齐必须(骚sao)包的重要场合,才会拿出来穿,以此来表示对她的无限(爱ai)意。

    蒋默然因为(爱ai)他,能创造出总院四大传说之一的浪漫(爱ai)(情qing),那么李南方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她送的这(身shen)衣服?

    可天不随人愿啊。

    这不刚下飞机嘛,就遭遇了这场妖孽暴雨。

    还真是握了个草的了。

    这贼老天难道不希望我效仿默然姐姐,给后世子孙留下一段美好的传说?

    感受到打砸在背后的雨点力量越大,都开始隐隐生疼后,李南方刚在心里骂了句,就听到一阵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他抬手遮住了额头,回头勉强睁开眼看去,就看到一群人从远处的候机大厅内跑了出来。

    有男人,也有女人,机场建筑四周打来的(射she)灯下,看的很清楚。

    这群人中有穿着机场工作服的员工,也有戴着安全帽的施工人员,甚至还有十几个西装革履的公务员。

    李南方见过这些公务员,大家都是从京华乘坐同一班航班来青山的。

    路上,从他们私下里的交谈中,李南方听出了他们是青山环保局的公务员,这次去京华是申请什么救济款的。

    带队的领导,是个年近六十,还(身shen)材庞大的胖老头。

    不拘言笑的胖老头很有官威,没少被李南方暗骂装((逼))犯可现在,胖老头哪有半点装((逼))犯的意思?

    活脱脱就是一意气风发青少年啊。

    活力甚至比同行的年轻人更甚,高举着双手在暴雨中跳跃着,昂首嘶声高喊着什么,最后竟然噗通一声,重重跪倒在冰冷的,满是雨水的地上,丝毫不介意会磕坏了膝盖,只是不住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xiong)膛:“下雨了,下雨了!终于下雨了啊!”

    有胖老头带头,越来越多的人,都跪在了地上,捶打着(胸xiong)膛高喊下雨了。

    还有几个女的,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仿似这场淋透了李老板(爱ai)(情qing)的暴雨,是她们期盼依旧的甘露。

    眼看越来越多的人跑到雨里,候车亭下也有大半人都跑出去,疯子般的在雨中载歌载舞自以为见多识广的李老板,真正懵((逼))了:“哇靠,这些人疯了吗?不就是下个雨吗,搞得好像八辈子都没见过那样。”

    好像正在全力下雨的老天爷,听到了他不喜欢的声音,立即大手一挥,本来已经小了很多的狂风,再次平地突起,卷着暴雨狠狠扑进了候车亭下。

    打在(身shen)上生疼的雨水,让李南方怪叫一声,慌忙转(身shen)时,却又砰地撞在了一个人的后脑勺上。

    李老板很愤怒。

    就在这种天气极端恶劣的(情qing)况下,他都自顾不暇了,居然还有人把他不魁梧的(身shen)子,当做了能挡风遮雨的避风港,双手抱着肩膀躲在他背后。

    简直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看在这个穿白衬衣,黑裙子的女人,就是李老板刚跑进候车亭下时,看到(胸xiong)前有凸出两点的少妇,他肯定会抬手拨拉到旁边去。

    并不是所有的女人、哦,不,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能让李南方为她挡风遮雨的。

    “啊哦,你眼瞎了啊,碰我的头。”

    任何时代,都不缺少这种以她为中心,希望全世界都围着她转的无脑女人。

    她明明是躲在李老板的背后,来遮风挡雨,被不小心碰了后脑勺后,却愤怒的骂人。

    女人尖声怒骂声中,也顾不得大雨倾盆了,忽地转(身shen),一双好像也被雨淋了的水汪汪的眸子,恶狠狠地瞪向了李南方。

    “哈。”

    李南方被女人的不讲理给气笑了。

    他可不是惜香怜玉的绅士。

    他是相当现实的小人。

    所以在他给予别人帮助,不但没换来感谢反而被骂眼瞎了后,第一反应就是要抬手,把这个自以为是的臭女人给咦?

    李南方已经抬起手了,却又放下了。

    熟人。

    这世界简直是太小了,这个敢骂李老板的女人,居然是被他强女干后却连声都不敢吭一声的美女院长,段香凝。

    李南方记得很清楚,去年他在离开青山前往澳门搜救闵柔时,曾经在飞往京华的飞机上,遇到了段香凝。

    俩人坐在了一起,好像还发生了一些不得不说的事。

    不过随着李老板苦((逼))的澳门、英三岛之行,他就把这女人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谁曾想,在他时隔大半年再回青山时,遇到的第一个熟人会是段香凝。

    嗯,她应该也是乘坐同一趟航班回青山的。

    只是这次非常幸运的没有和李南方坐在一起,所以没能发生某件超级浪漫的事。

    唉,真尼玛地遗憾啊。

    李南方龌龊的笑了下时,那个近期又特别跋扈,频频和吕明亮对着干的美女院长,也看到撞到她后脑勺的人是谁了。

    人生在世,如果没有个又怕又恨的人,那还是完美的人生吗?

    拥有完美人生的段院长,看到已经在蒋默然的强烈要求下刮了胡子,理了长发的李南方后,心儿立即狂跳了声,闭眼嘶声尖叫:“鬼啊!”

    李南方为国捐躯,新任岳家主一周前在龙凤坡,和他骨灰举办(阴yin)婚的事,那些为三五千就忙到头昏脑胀的打工狗,当然不知道,也没心思去理睬。

    可吃喝无忧,贵为京华三流豪门少(奶nai)(奶nai),背靠娘家大理段氏的段香凝,当然能知道这些。

    也无比的关切此事。

    李南方客死他乡的消息传回来后,正在医院值夜班的美女院长,索(性xing)擅自脱岗换上(性xing)感美衣服,去了青山某迪厅好好放松了大半个晚上。

    庆祝。

    必须庆祝那个胆敢坏她清白之躯的人渣,就此灰飞烟灭。

    精神上也无比的放松,开始逐步蚕食吕明亮的权力,发誓七一之前,让老吕回家过个快乐的建军节

    可段香凝万万没想到,就在今天如此恶劣天气的子夜,看到了活生生的李南方!

    这不是鬼,又是什么?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后,段香凝双眼翻白,(身shen)子软软的往地上出溜。

    “你才是鬼,你们全家都是鬼。”

    活生生的活人,有谁愿意被人骂成是鬼呢?

    自尊心超强的李南方当然也不愿意,骂了句后,有心不管这个被吓昏了的娘们,可骨子里的惜香怜玉男人(情qing)怀,却驱使他伸手,把段香凝抱在了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