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50章 天漏,雨倾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会议室的门刚关上,龙城城就从秘书手里拿过了公文包。

    微微低着头的老常,用眼角余光看到那只好像白玉雕刻雕出来的小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放在了桌子上。

    他不用去看,也知道那是当初他给龙城城立下的军令状。

    老常给龙城城立下军令状时,就是他们俩人外加小秘书。

    今晚,当她拿出这张很荒唐的军令状时,还是他们三个人。

    “说吧,有什么要说的就说。今晚,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说那些无稽之谈。”

    龙城城点上了一颗细细的香烟,姿势优雅的吐了个烟圈,冷冷地说:“说完后,希望你能马上给我写一封请调信。”

    那纸荒唐的军令状上写着呢,芒种之前不下雨的话,老常就得卷铺盖滚蛋。

    老常能立下这么荒唐的军令状,也是被龙城城((逼))的没办法了。

    但凡是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把妻子请高僧为青山算过的那些话,红着脸的说出来。

    就像他心里其实很清楚,龙市长之所以这样苦苦相((逼)),甚至还同意私下里立下军令状,都是因为他(屁pi)股下面这把椅子,是往上攀登的最佳跳板。

    一朝天子一朝臣。

    历朝历代,无论谁当权,世道怎么变,百姓们是否是安居乐业,唯独这句话不会改变。

    哪个当官,在上任后不大肆提携自己的心腹?

    可官场上的位子就这么多,要想提拔人,就得先把人整下去。

    但调离像老常这种没有太大实权,级别却很高的干部,可不是一句我不喜欢你就能搞定的。

    得有借口。

    合适的借口,让他自动请调的。

    青山恰逢百年不遇的大旱,抗旱办主任这个正处级宝座,就被龙城城给描上了。

    别看她是排名最后的副市长,但人家后台硬啊。

    一般干部谁敢招惹明珠龙家?

    哪怕有传言说,龙副市长已经和明珠龙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传言就是传言,也是狗(屁pi)。

    如果龙城城真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和明珠龙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她怎么可能会在三十刚出头,就能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副市长呢?

    当顶头上司换成龙副市长后,没有任何背景的老常,也在第一时间前去汇报工作实际上就是主动投靠。

    很可惜。

    龙副市长并没有张开她温暖的怀抱,来拥抱老常。

    上任之前,她就已经仔细研究过所辖部门诸位小领导的资料了,知道老常没什么背景,能坐上抗旱办主任的宝座,纯粹是常青这个名字起得好。

    象征意义,大于实用价值了。

    如果老常是那种工作能力超群的官员,龙城城也会递给他一根橄榄枝。

    可老常是吗?

    去年才走马上任,就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旱,这段时间内忙的好像(热re)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只能说是运气衰到了家。

    龙城城真怕老常的衰运气,会传染给她,当然不肯要他了。

    唯有让他滚蛋尔。

    “常主任,说实话。我还真想不到,你会拿出这么荒唐的理由,来给我立下军令状。”

    看着沉默不语的老常,龙城城(性xing)感的唇角,微微勾了下:“看在你这段时间内也着急上火的份上,我勉强答应了你,陪着你荒唐一次。但窗外明晃晃的月亮证明,荒唐就是荒唐,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好运。”

    “呵呵。”

    龙城城晒笑了下,美眸在军令状上扫了眼,慢悠悠的念道:“芒种前夕,今夜龙回家。龙若回家,必将天降大雨于青山。否则,常青将主动请辞抗旱防涝办公室主任一职。”

    龙城城的声音明明很好听,甚至还带有难么一丝(性xing)的暗示可听在老常的耳朵里,却偏偏像刺那样,扎的他心都疼。

    脸,也红成了猴子(屁pi)股那样。

    “常主任,你该说话了。”

    等了老常足足三分钟,都没听到他说话后,龙城城有些不耐烦了。

    “龙市长,我”

    老常深吸一口气抬头,勇敢的看着这张千(娇jiao)百媚的脸,刚要说出“请辞”这两个字时,会议室的房门开了。

    妻子程芳的声音,自他背后传来:“龙市长,常青虽说立下了军令状,他也会按照军令状上所说的来兑现承诺。但我想请您看一下时间,现在距离六号芒种还有整整半小时的时间。”

    “程芳,是谁让你进来的!”

    老常虽说马上就要宝座不保了,可他还是有着一个合格官员该有的素质,绝不会让妻子参与他与领导在工作上的“沟通”,立即呵斥道:“你胡说些什么呢?赶紧出去!”

    “我怎么就胡说了?现在还不到十一点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眼看丈夫宝座不保,(性xing)格泼辣外向的程芳也豁出去了。

    不但没有出去,反而快步走过来,把手机重重拍在了会议桌上。

    因为用力过大,手机屏幕立即龟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但这并不妨碍让龙城城看到屏幕上的时间。

    正在和下属在单位谈工作,他不在本单位工作的老婆,却忽然闯进来的行为,换成任何一个领导,都不会高兴的。

    尤其如大有来头,以往就以心狠手辣而著称的龙城城。

    不过,看在老常马上就要卷铺盖滚蛋的份上,龙城城决定原谅程芳。

    故作大人大量的优雅笑了下,曰:“常主任,这位就是你在街道办工作的妻子程芳吧?”

    “是我。呵呵,我一个区区小妇女,竟然能让龙大市长知道名字,看来您以前没少关心我们家老常啊。”

    不等老常说话,程芳就冷笑着反驳道。

    话里有话,还带刺。

    她是豁出去了。

    眼看老常就要卷铺盖滚蛋了,还有必要怕得罪龙城城吗?

    别看街道办主任、哦,是副主任。

    别看这个官儿不大,却是对官场规矩最懂的人。

    深知官场就是战场,既然要决定收拾敌人,那么毋须一棍子打死,免得他东山再起,会对自己造成大威胁。

    所以,刚来青山才十天的龙城城,既然要对老常下手,那么就会给予他最沉痛的打击,彻底把未来的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一个街道办主任,还是副职,龙城城有必要和她逞口舌之利吗?

    只会保持着她大领导该有的风度,微笑着说:“关心每一个下属,是我应尽的义务。程主任,我和常主任是在谈工作,你是不是暂时回避?”

    “不。”

    程主任脆生生的回了个字,又甩开试图把她拉出去的丈夫,看着龙城城的双眼,没理由的红了。

    泪水,哗地淌了下来。

    哽咽着说话的声音,让铁石人听了都会心疼:“龙市长,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觉得我家老常不行。但我觉得他是一个合格的官员,最起码对得起他当前的位子。您或许也知道了,在旱(情qing)加重后的这几个月内,他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官场,同样不相信眼泪。

    无论程主任哭成了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是她历数老常这段时间内付出了多大心血,龙城城都始终面带笑容,温文尔雅的样子,让程芳恨不得扑上去,一把抓花她的脸。

    等程芳说完后,龙城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用手拍了拍桌子上的军令状。

    军中无戏言。

    官场,也无戏言。

    “还有五分钟,才是六号呢!”

    龙城城的绝(情qing),彻底让程芳没脾气了。

    但倔强之气也被激起了,她说什么也得等子夜零点后,才承认那份军令状生效。

    军令状会生效吗?

    龙城城看了眼窗外明晃晃的月亮,失笑道:“好,那我们就再等五分钟。”

    “唉,程芳,你先出去吧。”

    老常低低叹了口气,温言劝说妻子。

    他是彻底的绝望了。

    再等五分钟?

    休说是再等五分钟了,就是再等一秒钟,老常都会觉得这是一种折磨。

    “还有不到三百秒,你就等不及了吗?”

    程芳猛地打开他的手,尖声叫道。

    老常的喉结,咕噔滚动了下,再次叹了口气,转(身shen)走到了窗前。

    其实他也知道,妻子也已经绝望了。

    之所以坚持再等这几分钟,无非是耍小(性xing)子,让龙城城看到她幼稚的一面罢了。

    但这有什么呢?

    人无完人,这才是有血有(肉rou)的妻子不是?

    站在窗前的老常,吸完一颗烟后,微微苦笑了下时,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我怎么会哭了呢?”

    老常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心中一楞时,又有几滴水,砸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这不是泪水。

    这是雨水。

    雨水!

    明晃晃的月亮还挂在天上,可天上却下起了雨。

    “十二点了。程主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龙副市长那优雅从容的声音,在老常背后传来时,他猛地转(身shen),嘎声叫道:“下、下雨了!”

    “下雨了?”

    龙城城秀眉皱了下,抬头看向了窗外。

    当她看到天上的月亮后,笑了,轻声说:“范进中举。”

    范进中举的故事,人人都知道,无非是暗讽那些突然走了狗屎运的人,因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狂喜,从而精神失常。

    虽然龙城城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老常,并不是很恰当,但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月亮就在天上,哪儿来的雨?”

    龙城城用有些怜悯的眸光看了眼老常,刚起(身shen)站起来,一道惊雷,忽然自皓月当空中炸响!

    喀嚓!

    震得门窗玻璃都是瑟瑟发抖,更是把毫无心理准备的龙大市长,给吓得噗通一声蹲坐在了椅子上。

    惊雷毫无征兆的击碎芒种这天的子夜时,风起。

    大风起!

    云涌。

    乌云涌!

    就像有个看不见的妖怪那样,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乌云,很轻松就把那轮弯月吞了下去。

    电闪雷鸣。

    无数条金蛇般的闪电,自青山上空来回的乱窜。

    带着久违了的轰隆隆声。

    “下雨了,下雨了!”

    窗外传来抗旱办全体值班人员近乎于疯狂的呐喊声,他们像中举的范进那样,高举着双手在院子里跳跃。

    天,好像漏了。

    雨,如倾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