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49章 今夜龙回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还有两个小时,就是芒种了。”

    常山主任把骑在他(身shen)上的程主任推开,从(床chuang)上坐了起来。

    光着白花花(娇jiao)躯的程主任,正在第三次的兴头上呢,就被丈夫推开,当然不会高兴了。

    色胆包天这个成语,可不仅仅是用在男人(身shen)上。

    对于程主任这种正值虎狼之年的中年美妇,更加贴切一些。

    尽管这是在抗旱办主任办公室内,她也能确定她刚才嘹亮的歌唱声,早就从敞开着的窗户里,飘满了整个抗旱办小院的上空,让那些同样几个月来基本都吃住在单位的年轻人们,心理上遭受到了毁灭(性xing)的创伤。

    但这能怪谁呢?

    古人都说食色(性xing)也了。

    和丈夫愉快的,合法的欢快,是仅次于填饱肚子的最大需求之一。

    所以,程主任没觉得她做错了什么。

    十天才来单位,和丈夫恩(爱ai)一个晚上,任何人都说不出个不行的。

    别人(爱ai)怎么说,就说吧。

    反正嘴长在他们脸上,无论说什么多难听的话,程主任也挡不住不是?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和丈夫在一起的每一秒钟现在被推开,当然不乐意了。

    “你以前说过的,今夜龙回家。”

    老常再次把张手求干的老婆推开,穿上裤子下地,走到窗前点上一颗烟,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皓月沉默。

    开着窗子办事不是说老常两口子在给那些单(身shen)狗发福利,心理上也没不好的癖好。

    纯粹是为了能看到窗外的天气变化。

    好多天之前,为给丈夫解忧的程主任,独自回了趟娘家,请爷爷找空空大师算了下,得出“龙不在家,何来大雨”之说。

    老和尚还又说,青山龙会在芒种这天回来,看到它治下城市干旱到这个地步后,就会甚为痛心,立即排云布雨,让那充满希望的雨儿,遍洒这座干涸的城市。

    程主任是非常相信空空大师这番预言的。

    可随着芒种倒计时为零,天上依旧皓月一轮,程主任就有种被老贼秃欺骗了的感觉。

    更有些对不起丈夫,所以今晚才特意赶来,尽(情qing)释放她女(性xing)的魅力,来抚慰丈夫那颗受伤的心儿。

    可丈夫心系苍生黎民,前两次都是草草完事儿,搞得程主任更难受了。

    她有心扑过去,把老常逆推在窗口,成就好事但看到丈夫消瘦的肩膀后,就于心不忍了,低低叹了口气,默默地穿起了衣服。

    老常再次已经成为习惯的叹气声传来后,让程主任心中怒火蹭地上来了。

    心中恨恨地骂道:“靠,这死老天就是不下雨。

    龙死半路上了?

    青山四周城市今年的雨水格外多,可就这儿不下雨,田地里裂成的口子能放进脚去,七十二名泉早就断流了。

    今年来青山旅游的游客客流量,要比往年同期减少了百分之四十。

    没有了水的青山,就是没有了灵魂的女人。

    无论女人长得再漂亮,但也是一具让人不喜欢的行尸走(肉rou)。

    这座城市的领导们,据说急的都开始建议开挖大运河,引黄河水来倒灌整座城市了。

    还有不靠谱的,甚至建议用古礼来祭天求雨。

    一切都是贼老天的错,领导们凭什么要把青山干旱的怒火,撒在俺老公头上啊?

    就因为他是抗旱办主任?

    这就握了个草了。

    抗旱办主任只是个处级干部罢了,可不是东海龙王,能纵(身shen)半空中随便打个喷嚏,就有倾盆大雨而下了。

    抗旱办主任也是人啊,也有七(情qing)六(欲yu),也有老婆,老婆还是会有七(情qing)六(欲yu)的不是?

    主管这座城市抗旱工作的副市长,又是凭什么为此把俺家老常喊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点着他鼻子把他当臭袜子般的训,((逼))着他立下军令状啊?

    芒种之前,如果还没有解决旱(情qing),老常就得卷铺盖滚蛋!

    凭什么这样对俺家老常啊?

    难道就凭您龙大花生、哦,不,是龙大市长,是个刚调来不久的美女市长?

    就凭您以前在青山干过倡廉局的大局长,曾经整过许多级别比你还高的干部?

    这没道理啊。

    真心没道理。

    俺家老常在您的(淫yin)威下,不得不听从俺的建议,向您立下了军令状,在芒种之前如果旱(情qing)还没得到解决的话,就会卷铺盖滚蛋。

    唉,龙大花生、龙大市长,咱能不能讲点道理啊。

    那天您问俺家老常,是怎么笃定芒种这一天是有雨,还是倾盆大雨的。

    还说,您已经详细咨询过天气预报台了,在近一个月内,青山依旧艳阳高照,丝丝细雨都没有的。

    因此,您就谴责俺家老常是个神棍,是不合适在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尸位素餐者。

    据说很美丽,很(性xing)感的龙大,大市长啊,俺家老常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俺告诉他说这天有雨的。

    他是被您给((逼))的没办法了,才把俺们两口子的悄悄话告诉了您。

    结果,却换来了您无(情qing)的讥笑。

    好吧,俺承认俺有些天真了,当初不该把终(身shen)幸福,俺家老常的仕途,都寄托在那个老贼秃的(身shen)上。

    但木已成舟,还能怎么办?

    唯有老常被踢出革、命队伍后,俺陪他去打工了。

    唉,区区街道办副主任的薪水,实在不够两个人花的啊。

    不过,龙大市长您也小心了,我程芳可不是好惹的。

    到时候,我会四处宣扬,您这是以权谋私,刻意打击国家栋梁之材”

    程主任暗中恨恨地骂到这儿时,窗外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汽车喇叭声。

    “龙副市长来了。”

    正在吸第三颗烟的老常,探头向外看了眼,随即转(身shen)快步走向休息室门口:“你赶紧打扫一下,喷点空气清洗剂!搞得味道这么难闻,如果被龙副市长嗅到,我就死定了。”

    “(屁pi)。你已经死定了。”

    等丈夫摔门快步走出去迎接龙大市长后,程芳撇了撇嘴,低低的骂了句。

    话虽这样说,可她还是按照丈夫的意思,紧急打扫了起卫生。

    “龙市长,我代表市抗旱办全体工作人员,对您深夜前来视察工作,表示(热re)烈的欢迎。”

    等穿着一款浅灰色(套tao)裙的美女市长,从车里款款迈步下来时,常主任也刚好跑下台阶,率领两个副手走过去时,老远就伸出了双手,满脸恰到好处的激动神色。

    美女市长却不吃他这一(套tao)。

    就像没看到老常那双渴望求握的手儿那样,龙城城美眸流转,自其他人脸上扫过,又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明月,才淡淡地说:“去会议室吧。请所有值班人员。”

    “是。”

    老常求握手被拒后,肯定会尴尬的不行。

    不过他当然不敢有任何意见龙副市长的大名,他可是早就有所耳闻了。

    去年她就在青山任职,不过却是青山地区的倡廉局,大权在握,全地区大小官员就没一个不害怕她的。

    常主任不怕。

    那时候,他还是抗旱办的一个没实权的科级干部而已,能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行为,引起龙大局长的关注?

    他却知道这女人相当心狠手辣,任职才短短数月,就有十多个官员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因此大家暗中给她取名,龙魔女。

    据说去年龙魔女忽然调离青山那一天,市面上的鞭炮都成了稀缺物资了。

    可就在大家抚额相庆时,龙魔女又在十天前杀回了青山。

    这次虽说不再担任倡廉局的局长,而是排名靠后的副市长,但青山所有的大小官员们,没谁敢因此而小看她。

    据说,她来自明珠龙家,那可是华夏的顶级豪门啊,随便打个喷嚏,就能淹死常主任这样的。

    无论大家是怎么看待龙城城,但有一点任谁都无法否认。

    这是个美女。

    最顶级的美女。

    以前认识她的人都在私下里说,她比去年担任倡廉局大局长时,还要更美。

    浑(身shen)上下,都散发出让男人多看一眼,就把持不住想尿了的妩媚气息。

    有经验者很快得出了结论,龙魔女生孩子了。

    没有生孩子的女人,绝不会有她这种迷人气质。

    看来,她去年调离青山,就是回家生养了。

    按常理来推断,刚生了孩子的女人,该是相当善良,对谁都充满(爱ai)的才对。

    为毛!

    所有见过龙城城的人,都能从她蓬勃的妩媚迷人中,感受到澎湃的戾气在鼓((荡dang)dang)?

    就像刚生了孩子,孩子就被猎人抢走的金钱豹那样,对人类充满了深深的恨意。

    所以常主任见到她后,根本不敢看她那双眼睛,生怕她会忽然变(身shen)金钱豹,扑过来把他撕成碎片,还高喊着:“混蛋,你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啊!”

    反倒是抗旱办的小科员们,见到如此妩媚动人的美女高官后,都集体石化了。

    嘴角哈喇子滴落在桌面上,都不知道。

    “特么的,你们这些人是要找死呢?真以为她深夜前来,是给你们送福利的?”

    看到一众男下属都傻缺般的这样,常主任恨不得拍桌子,让所有人都滚出去。

    终于感觉到常主任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后,一众男下属这才清醒过来。

    纷纷羞愧的低头,抬手去擦嘴角的口水。

    更有人担心龙副市长会大发雷霆,当场拍桌子喝令他们都滚粗,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定要打断尔等的第三根腿之类的。

    幸好龙副市长并没有这样做,甚至都没有发怒。

    看来,她已经习惯了男人看到她后就会流口水了。

    一帮月薪三五千的小职员罢了,实在没资格让龙副市长生气的。

    就算她必须生气,也会对这儿的最高长官老常发威:“常主任,你给我说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呀?

    当然是内心虔诚的祈求老天爷,赶紧下雨了哦。

    其他不知常主任已经立下军令状的科员们,都纳闷的看向了老常。

    常主任看向了窗外的明月,黯然一声长叹,对大家说:“请大家先出去吧,我想单独和龙市长汇报下工作。”

    没有谁说话,全都点了点头,哗啦啦的站起(身shen),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