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47章 你不了解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其实,她也是有苦衷的。”

    就在叶小刀挥舞着右拳,义正词严叱责岳梓童时,秦老七忽然变脸了,满脸仁慈的指数,比得道高僧还要高十万倍。

    老师的反复无常,让叶小刀很是懵((逼)),高举着的右手僵在空中,半张着嘴巴好像刚吃了一坨狗屎那样。

    看他这熊样,秦老七眉头又皱了起来:“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叶小刀如梦初醒,赶紧陪着笑脸的说:“您老人家说出来的话,当然是十分,不,是万分正确。”

    “唉,正所谓生我者父母,懂我者小刀啊。”

    秦玉关幽幽叹了口气:“你知道吗?这些天来,我一直深陷强烈的自我谴责中,无法自拔。每当想到一个孤独无助,唯有做惊人之举来自保的女孩子,却要遭受精神上的极大折磨,我就想把李南方那兔崽子的脑袋拧下来。再问问他,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女人?”

    叶小刀四处的看着。

    他在找垃圾箱。

    他想把垃圾箱吐满,用这种方式来抗议老师的强烈不要脸。

    当初,秦玉关从荆红命那边得知李南方已经悄悄回国的消息后,当即就快马加鞭的从香港飞来了京华。

    他来京华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电告叶小刀速速赶来京华救驾。

    只因他是口袋空空跑来京华的。

    放在二十多年前,秦老七走遍天下,不管是吃喝玩乐的都不用花钱,他可以去偷,去抢,去坑有钱人啊。

    现在不行了。

    他可是有(身shen)份的人,再像年轻时那样乱来,岂不是会让人笑下大牙来?

    被家里那帮风(情qing)万种的母老虎往死里剥削,浑(身shen)上下绝不会超过一百块钱的秦玉关,流落街头时间长了后宁可饿死,也不会做那种事的。

    但叶小刀可以做啊。

    虽说叶小刀来钱的手段,不是去偷就是抢年轻人嘛,谁还不犯点错误?

    等他把三十万的现金双手供上来后,老秦顿时就怒火填膺了。

    要不是看在他孝心可嘉的份上,肯定会代表人民给予他寒冬般残酷处罚。

    秦玉关跑来京华,除了实在受不了家里那群母老虎的剥削之外,主要还是来帮荆红命做事的。

    荆红命现在贵为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每天工作可谓是(日ri)理万机,哪儿有空暗中盯梢李南方,看看这兔崽子都是想做些什么?

    秦老七就是够兄弟,接到荆红命的求助电话后,无视母老虎们不许他出来的严令,悍然在把六七个母老虎折腾一遍后,不顾双腿发软,趁夜翻墙逃出了别墅。

    他很享受这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生活。

    雾霾指数很高的京华,能让他自由自在的呼吸,感慨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人在心(情qing)不错时,脑子就会清醒,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做出尽快的,无比正确的反应。

    就像七天前的那个晚上,如果不是秦老七躲在暗中,替光着(屁pi)股仓惶逃走的李南方,用脚搓去了滴落在地上的血迹,真以为岳梓童那帮警卫员都是吃闲饭的,不会顺着血迹查到他的落脚之地?

    给后生晚辈擦(屁pi)股这种事,按说像秦玉关这等大有(身shen)份的人,应该是不屑做的。

    可人家不但做了,还做的津津有味。

    荆红命等人都没想到李南方受伤后,岳梓童会根据的血液化验,来查出他的真实(身shen)份,秦玉关就想到了。

    立即,老秦就动用了他庞大的人脉圈,按照他的意思,高速运转了起来。

    京华几家著名的n权威机构负责人,都提前得到了他委托人下达的通知,等宗刚秦玉关更断定,岳梓童派人拿着李南方的血样去化验,只能派她最信得过的宗刚前去。

    宗刚并不知道,他在走进某n权威机构的大门时,老秦的(阴yin)谋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早在安排人去做这些事时,还有被老秦委托的人,在京华十数家医院内,查找最合适的“替死鬼”。

    老秦对替死鬼的要求很高,必须是男(性xing),必须在5月28号上午十点左右死亡,还必须符合近期来过京华等条件。

    全国各地,每年至少有数百万人来京华看病。

    这些病人中,每天都会怎么着,也得有人在5月28号上午十点左右死亡吧?

    于是,生前并没有作孽的柳钢镚,就很荣幸的成为了“幸运儿”。

    可能老爷也觉得老秦这个(阴yin)谋很好玩,就笑嘻嘻的插了一手,所以才让柳钢镚逝世当晚,蜀中某处电闪雷鸣,山体滑坡,徒增了几倍的神秘诡异。

    等宗刚根据血样化验结果,速速派人在蜀中彻查后,才能得到让他目瞪口呆的结果。

    当然了,很有(身shen)份的老秦,是绝不会亏待柳钢镚极其家属的。

    不但承诺会确保他家人平安无事,还又奉上了百万巨款,算作酬谢。

    正常因病去世的柳钢镚,肯定万万没想到,在他逝世后还能给后人留下如此财富。

    至于柳钢镚在(阴yin)间是不是得意万分,到处宣扬他的被利用价值,结果惹恼了蹲坐在马扎上吃瓜的阎王老子,一怒之下把他打进拔舌地狱,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阴yin)谋再次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岳家主有多鬼灵精,碰到真正的江湖老鸟,她唯有乖乖吃瘪的下场。

    (阴yin)谋堪称完美的得逞后,秦玉关在得意之后,又开始悲天悯人了。

    深知老师是什么鸟德(性xing)的叶小刀,除了顺着他的意思,也狠狠可怜了岳梓童一把后,还能有什么办法?

    “学生愚蠢,到现在都没看透,岳梓童会嫁给贺兰家的哪位大少。还请老师您不吝指点。”

    看到老师深陷自责中而无法自拔后,已经接到七位师母“必须让你老师开心,不然你就等着死吧”警告电话的叶小刀,唯有肩负起开导秦玉关的重担,转移了话题。

    “你问我,我去问谁?”

    让叶小刀没想到的是,他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问题,竟然让自以为无所不知的老秦感觉相当没面子,恶声恶气的反问了句后,抬脚就踢。

    不小心惹怒老师的叶小刀,唯有乖乖受着。

    其实这也不能怪叶小刀不懂事。

    因为换做任何一个人,在得知老秦,荆红命等人联手后,都能把李南方什么时候回国,回国后做了些什么,包括他假扮僵尸鬼东西闯进他小姨绣房内,扛着两条大白天咣咣地事儿都能推测出来了,怎么就不知道岳梓童会嫁给贺兰家哪位大少这种简单消息呢?

    直到被踢了一脚后,叶小刀才琢磨过味儿来。

    不是老秦等人不想知道岳梓童那天去贺兰家和老爷子商讨的结果,而是他们做事相当有原则。

    无论贺兰家晚辈暗中做了那些人神共愤的坏事,但贺兰老爷子都是值得晚辈万分敬仰的存在只要有贺兰老爷子插手的事,秦玉关等人就绝不会去打探什么。

    这是对老人为华夏做出个突出贡献的尊重,也是这群鸟人坚守的原则。

    所以哪怕老秦等人因不知道岳梓童究竟选择了贺兰家哪个大少,而搞得心里好像有猫儿在抓那样发痒,他们也不会去打探这些,只能像叶小刀等人这般的推测。

    被踢了一脚虽然很疼,但叶小刀却觉得很值。

    只因他又从老师(身shen)上,学到了他此前没想到的一些东西。

    看这家伙一脸醒悟的模样,老秦冷笑:“你给老子说说,你最看好贺兰家的谁?”

    “贺兰群星。”

    叶小刀张嘴就说:“除了贺兰群星之外,就再也没有谁能配得上岳家的家主了。而且,您也听说了,岳梓童对他的态度,格外的不一样。”

    秦玉关脸色慢慢郑重起来,沉默很久后才摇头说道:“不会是贺兰群星。”

    叶小刀愣了下:“为什么不会是他?那,那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被岳梓童看上眼?”

    “我也不知道。”

    秦玉关再次摇头:“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绝不会是贺兰群星。小刀,别看你祸害了太多的良家妇女。可你对女人心思的了解,还仅仅停留在丰、(乳ru)、肥、(臀tun)的低档次。你根本不知道她们内心的真实想法。有时候,女人越是高看一个男人,不一定是心仪他。”

    在心里大骂老师竟然会拐弯抹角讽刺自家是某虫子的叶小刀,只好继续捧哏:“那,她为什么要高看他?”

    “还有可能是对他不满。”

    秦玉关脸上浮上神秘莫测的笑意,缓缓的解释道:“你平时想算计一个人时,会不会先用好脸色来打消他对你的警惕心,然后再下手?”

    “那是我屡试不爽的手段。”

    叶小刀坦然承认,接着又提出了新的疑问:“可是,据我所知,岳梓童此前和贺兰群星,并没有过任何的交往啊。没有交往,就谈不上(爱ai)恨(情qing)仇,那么她怎么可能会对他不满,要用这种方式来打击他呢?”

    “因为贺兰扶苏。”

    秦玉关嘴角勾了下,淡淡地说

    “贺兰扶苏?”

    叶小刀又懵了:“岳梓童要算计贺兰群星,怎么会是因为”

    他刚说到这儿,忽然明白了过来,嘴角咧了下,喃喃地说:“真没想到,以往被李南方形容为(胸xiong)大无脑的岳梓童,也会耍(阴yin)谋了。为了帮她的老(情qing)人,居然对贺兰群星使出了这种杀手锏。可是,我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就算她想帮贺兰扶苏来打击贺兰群星,也没必要用这么狠辣的手段吧?毕竟,扶苏公子已经名草有主了。而贺兰群星也不是好惹的。”

    “也许,这里面有你想不到的交易。这个交易,对贺兰家有着一定的大好处。不然,贺兰老爷子怎么可能会同意她这样做。把家里一个优秀的家主候选人,很踩下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天,岳梓童确定要与贺兰群星即将喜结连理的消息,会风一般吹遍贵族圈内的每一个人耳朵里。”

    秦玉关不屑的耸耸肩,看着头顶的艳阳,喃喃地说:“天这么(热re),是该来场大雨降降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