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45章 查到那个人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刺龙绅士是怎么飞出去的,飞出去后又撞到了谁(身shen)上,包括他们撞坏了几张桌子,有多少人都被吓得尖叫出声,蒋默然都没看到,也没听到。

    此时此刻,她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声音,一个人。

    李南方的声音,李南方的人。

    当李南方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后,蒋默然就感觉浑(身shen)的血液,都骤然停顿,大脑内空白一片,(身shen)子踉跄了下,本能促使她慌忙伸手扶住了桌子,双眸却像被吸铁石吸住那样,死死盯着前面的马尾男。

    马尾男不但绑着马尾,还留着小胡子,一看这外形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在蒋默然心中,就算他少个眼睛缺个耳朵还又是个大秃头,也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能吸引她在呆愣很久后,就忽地发出一声哭泣的尖叫,纵(身shen)扑进了他的怀中。

    只因,他是李南方。

    李南方只是小试牛刀,就把刺龙绅士给踢飞出去的这一幕,旁观群众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有几个刚才还失声惊叫的美女,很快就抖擞精神,双眸闪闪发光,手捧着(胸xiong)口一幅她好怕怕的样子,内心深处却在狂喊:“几个废物,赶紧爬起来,冲上去,把那个马尾装((逼))犯狠狠虐成狗。最好是把肠子,脑子打出来”

    很多表面看着文静的美女,其实骨子里都深藏着邪恶的因子。

    就像她们明明胆小如鼠,却总(爱ai)在深夜听鬼故事那样,(性xing)格复杂的让人头疼。

    但让几个美女失望加愤怒的是,被一脚踹飞的刺龙绅士,在猛地翻(身shen)跳起来后,却没像她们所想的那样,恶狠狠扑向那对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女,而是大手一挥:“哥几个,风紧,撤乎!”

    “没种的东西,滚吧!”

    当刺龙绅士带着他三个同伴跑出酒吧门口时,一个穿着有品的美少妇,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尖叫着伸手抄起一个酒杯,忽地砸了过去。

    正中刺龙绅士的后脑勺,砰地碎成了几片。

    “谁特么的敢拿杯子砸老子?是谁?给我站出来,我弄死她!”

    刺龙绅士抱着脑袋转(身shen),脸色狰狞的厉声喝问是谁。

    这还真是个没种的。

    他明明看到(身shen)穿露肩短裙的少妇,已经被她刚才的冲动动作吓呆了,此时就算冲上去,把她扑倒在桌子上,掀起她的短裙,扛起她穿着红色细高跟的大长腿她那个被吓到脸色苍白的男友也不敢放个(屁pi),他却只吼了一声,接着带人跑了。

    刺龙绅士带着几个同伴跑出酒吧后,直接跑到了路对面,对站在候车亭下的荆红夫人笑嘻嘻地说:“夫人,您看我们刚才演的怎么样?很精彩,是吧?”

    荆红夫人叹了口气:“唉,送你们一个字。”

    刺龙绅士感觉出了什么,立即笑的不自然了:“夫人,您说。”

    “猪。”

    美妇人就是美妇人,哪怕在说猪这个稍稍不文雅的字眼时,也是仪态万千的。

    刺龙绅士立即咧了下嘴,低声反驳:“我们要比猪强许多吧?”

    他们肯定比猪强许多。

    最起码,猪不会跑来酒吧喝酒。

    一脚踢飞刺龙绅士,听到他夸张的惨叫声后,李南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心里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时,也很感激十叔两口子。

    他们为李南方与蒋默然见面,安排了一出别出心裁的“英雄救美”桥段。

    虽说找来了几个演员的演技,比猪实在强不了多少,但骗骗蒋默然还是没问题的。

    这事要是让贺兰狐狸来安排,冒充混子来调戏良家妇女的那几个哥们,不断根胳膊折根腿的,是别想收工的。

    “哎,你怎么咬人呢?”

    温香软玉抱个满怀的李南方,看着窗外路对面候车亭微微点头时,右肩剧痛。

    却是蒋默然张嘴,狠狠咬了一口。

    疼地他惨叫一声后,默然姐姐抬起了善良的脸:“我想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还是,已经死了。”

    “你没做梦,更没死。这两点,我可以给你保证。”

    李南方揉着肩膀,不解的问道:“可你该咬你自己,才能试出是不是做梦啊。”

    “我咬自己会疼啊,你以为我傻吗?”

    蒋默然说着,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也不管(身shen)边有多少吃瓜群众,就狂吻了过去。

    这种主动示(爱ai)的大胆动作,放在以前就是打死蒋默然,她也不好意思做的。

    可现在,她却没有一点点的心理负担,想做就做。

    我的红唇,我做主。

    历经太多磨难后,再怎么内向的女人,也会变得泼辣起来。

    因为她们很清楚,在失去挚(爱ai)痛苦过后又失而复得面前,面子这东西其实一文不值的。

    大半年前,岳梓童失去了挚(爱ai)的小外甥。

    就在昨晚,她又失去了她的贞、((操cao)cao)。

    在外围境界人员多达十多人的岳家四合院内,堂堂的岳家家主居然被强女干了。

    虽说因为她的拼死反抗,开枪打伤了那个浑(身shen)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怪东西,强行终止了“最高境界”,但她终究还是被玷污了。

    她实在搞不懂,她的命运怎么会这样多劫。

    这老天爷怎么就偏偏对她下手呢!

    让她在成为岳家傀儡后,又失去挚(爱ai)小外甥的残酷现实,就已经让人无法承受了,干嘛又安排一个怪物在她与李南方的(阴yin)婚洞房花烛夜,扛着她那双自傲的大长腿,咣咣了足有三五分钟呢?

    这该死的贼老天,还让不让人活了?

    每当想到那可耻,可怕的一幕,岳梓童就想杀人。

    唯有杀人,才能化解她心中的愤怒!

    可杀谁啊?

    杀哪些外围警卫?

    还是杀宗刚?

    都不能杀啊。

    人家已经是兢兢业业,竭力保护她的安全了。

    结果她还是被干了只能说那个怪物,不是正常人类能搞定的。

    而且这件事也不能声张,不然传出去后,岳家主的名声就会大臭,特臭的。

    牙齿被打碎了,只能和血吞。

    “我以后,不会生个鬼婴吧?”

    正在书房内工作的岳梓童,脑海中忽然有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后,立即被吓了一跳,慌忙抬手在嘴上轻轻抽了一嘴巴,喃喃骂道:“岳梓童,你傻了还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呢?再说,那个怪物好像也没(射she)”

    帮,帮帮的敲门声,打断了岳家主的喃喃自语。

    “谁?”

    她又被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在腿上狠狠掐了一把,低声问道。

    “大小姐,是我,宗刚。”

    门外传来宗刚的声音。

    “哦,进来吧。”

    深吸一口气,让莫名烦躁的心迅速平静下来后,岳梓童端正了一下坐姿。

    宗刚推门走进来后,立即被浓烟的味道给呛着了。

    咳嗽声中,他打开了窗户。

    窗外的轻风,与明艳的阳光,立即扑了进来,带走了那些浑浊的东西。

    “大小姐,以后还是少吸点烟吧,这东西有害健康。”

    看了眼满是烟头的烟灰缸,宗刚委婉的劝说道。

    “嗯,我记住了。”

    岳梓童敷衍(性xing)的点了点头,把刚吸了半截的香烟掐灭在了烟灰缸内。

    她现在吸的烟,不是贺兰小新给她留下的“特供”烟。

    大半年来,她始终在极力控制自己,每天最多吸一颗。

    倒不是说岳梓童吸完了存货后,就再也没有了。

    而是怕吸多后,就再也吸不了别的烟,结果会导致毒瘾越来越大了。

    她要做岳家的武则天。

    要想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保重龙体是第一要素。

    绝不能轻言去死这也是岳阿姨被怪物强女干后,没有立即投环自尽,以保清白的唯一原因。

    想当年,武则天在等上皇位之前,不也是先后伺候过李二父子俩,多次差点死在王皇后,萧淑妃等人手里?

    唯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但毫无疑问,一旦让岳家主查出那个怪物是某人假扮的,又是仙乡何处,高姓大名,嘿嘿,不杀他全家真以为贵为家主的岳梓童,是任人强、不对,是任人宰割的鱼(肉rou)么?

    “结果出来了吗?”

    看了眼宗刚手里的文件夹,岳梓童双眸微微眯起,书房内瞬间就有狠戾之气弥漫。

    让照进来的明艳阳光,都变得惨淡了很多。

    宗刚的文件夹里,装着的是一份血液化验报告。

    这份报告里所用的标本,就是那晚被她用枪打伤后,溅在被子上的。

    本来,为了维护岳家主的无上尊严,她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而且宗刚也不会多问半个字。

    可如果就这样过去!

    特么的,如鲠在喉啊。

    让岳阿姨吃饭不香,睡觉失眠,戴着俩黑眼圈工作的样子很美吗?

    古人云,就没有不能对人说的事!

    恶梦连连的过了几天后,岳梓童终于下定决心,拿出了怪东西留在现场的犯罪证据,如实告诉了宗刚。

    尽管宗刚那天晚上就隐隐猜到了什么,可在听她说出真相后,还是被惊的差点昏过去。

    堂堂岳家主在自家卧室里被人强女干,这没什么奇怪这本来就是震惊国内外的大事件了,还又居然是被个浑(身shen)散发着腐臭气息的怪物给办了。

    这,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那个怪物是谁?

    毕竟岳梓童可是说了,怪物(身shen)上,嘴里都有腐尸的味道。

    按照民间那些不科学的说法来判断,这极有可能是一具腐尸。

    谁的腐尸?

    李南方?

    当时俩人都(情qing)不自(禁jin)想到这个名字后,都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

    如果那东西真是腐尸,那么只能说是李南方死后不忿他小姨会嫁给别人,才借尸还魂,在(阴yin)婚之夜跑来,要拿走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了。

    两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却绝不会说出来。

    太吓人了不是?

    眸光从宗刚手里的文件夹上挪开后,岳梓童故作没事人那样,端起了茶杯。

    宗刚把文件夹放在了书桌上,犹豫了片刻轻声说:“大小姐,查到那个人了。”

    “咳!”

    刚喝了一口水的岳梓童,闻言(娇jiao)躯一颤,手一晃喝呛了。

    顾不得咳嗽,她霍然抬头,恶狠狠的样子:“是谁!?”
小说推荐